— 2018 每日讀經 — 傳道書 1:1-2:26

1/31/2018 星期三 傳道書 1:1-2:26

「我又專心察明智慧、狂妄、和愚昧,乃知這也是捕風。因為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 (傳1:17,18)

中國人是很現實的民族,不論做什麼事都要有它實際上的果效。連讀書也是有現實的目的:書中自有黃金屋、書中自有顏如玉;讀書不但是在得財富、和婚姻的捷徑,連名聲、權勢都是在乎你書讀的好不好。

對我來說,這個觀念在四十年前初到美國時、受到了很大的挑戰。

在剛剛設法適應獨在異鄉為異客的時期,每一個週五的晚上獨自埋首在地下室、給父母寫家書,是我一週以來精神上的避風港。家書的內容除了報平安之外,免不了報告學習狀況;當然常是報喜不報憂。然而,心裡總是免不了一些悵然。

但在那同一個時間,一定會踫到那一位吹著口哨、快快樂樂的清掃工人;不久,我們這兩位在實驗大樓唯有的真人(也有一些機器人在旁邊),也可聊上幾句。

這位清掃工人的清純、簡單、快樂不僅讓我印象深刻,也是我所羨慕的。為什麼讀書不見得讓人滿足?為什麼我還常帶著憂愁、而他就可以輕輕鬆鬆的擁有我努力想要、卻又得不到的喜樂?

所羅門王的聰明智慧是無人出其右的,連他都說:「多有智慧、就多有愁煩,加增知識的、就加增憂傷」,那麼我花了二十多年的時間、找到同樣的結論、這還有什麼話說呢?

原來,人的滿足不在財富、名聲、權勢、或是知識、智慧;而是認識這位造我、愛我的主!雖然,接著我又花了十多年的時間才達到這個結論,但回過頭來看,這些彎曲之路還是值得的。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30:1-31:31

1/30/2018 星期二 箴言 30:1-31:31

「我求你兩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賜給我,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神的名。」 (箴30:7-9)

去年(2017)十月底,報紙上發表了由國際職業會計師協會(AICPA)所統計的美國個人財務的滿意度指數(PFSi, Personal Financial Satisfaction Index),這個指數為25.9,創下近24年的新高。

據分析是因特朗普當選總統後,股市屢創新高,讓投資者非常滿意。

但在同時,個人財務的痛苦度指數(PFPi, Personal Financial Pain Index)還是高居42.1,表示對自己財務狀況不滿的,還是大有人在。

在這資本主義的社會中,賺錢、和囤積財富是理所當然的事;因為錢財帶來了個人的聲望、權利、享受、及滿足。

然而,箴言要我們向神所祈求的卻不是無盡的財富: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只要賜給我需用的飲食就夠了!這是一個與世俗完全不相容的理念。

他之所以這樣求,有一個很好的理由: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神的名。

他完全以耶和華與他的關係來衡量他在財富上的需要,錢太少、或錢太多都可能影響到他與神的關係,所以,他知道他對錢需要的尺度在那裡。

難到他對自己這麼沒有信心嗎?不是的!因為他愛耶和華的心遠超過他對錢財的依靠;他也承認自己無法逃過錢財的誘惑。所以,他有這麼誠摯的禱告。

「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賜給我」:這是多麼的謙卑、懇切!相信神會應允他的。

下一次在花錢、賺錢上有猶豫不決的遲疑時,好不好就借用這個禱詞:「求你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你的名。」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28:1-29:27

1/29/2018 星期一 箴言 28:1-29:27

「賙濟貧窮的、不致缺乏,佯為不見的、必多受咒詛。」 (箴28:27)

我們認識神以後,可能會有一個基本觀念的改變,就是了解「擁有」和「託付」的差別。

擁有是與身俱來的觀念:它是以自我為中心而發展出來我們與外界的關係。

我們從小就知道我的、與不是我的,其間有很大的差別:我的玩具是給我玩的,不是我的玩具、就只能在旁邊看著別人玩了。

長大了之後,更珍惜有和沒有的差別了。因為對我所有的,我有完全使用的主權。

我可以自由的選擇喜歡的工作、可以主動的尋找婚姻的伴侶、可以為照己意安排子女的學習環境、可以把錢財用在自己願意的地方。

然而,經驗告訴我,工作、配偶、子女、金錢,並不是我真正擁有的,它們都是神給我的恩典。

如果我把我有的當成完全是屬於我的,我就把自己當成它們的主人、而不是管家。

如果我把我有的當成完全是屬於我的,我就把它們當成自己的成就,於是產生了擁有、緊捉不放的情節。

然而,在仔細、誠實的分析之下,我必需承認:今天我所有的,並不完全是自己的努力得到的–時間、環境、機遇… 都不在我的掌握之中。所以,我只能說:這完全是神的恩典。

在恩典之中,我只是我所有的管家,神是我所有的主人。

我怎麼樣安排我所有的,要從我所有的主人— 神的角度來看,這包括了工作、配偶、子女、金錢…。

這是喜樂生命的祕訣:我是管家、不是主人。

錢財是神給的思典,它不是為了佔有,而是用來事奉神、祝褔別人的機會。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26:1-27:27

1/28/2018 星期天 箴言 26:1-27:27

「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仇敵連連親嘴、卻是多餘。」 (箴27:5)

愛面子是中國人的共同特點。正人君子不但愛自己的面子、也要温文懦雅地為別人留面子。

因為愛自己的面子,我們在別人面前多有保留。失去了許多與弟兄姊妹分享、分擔的機會;在屬靈上孤自獨行,找不到伙伴、在事業上孤軍奮鬥,沒有導師(mentor) 的指引。

然而,聖經告訴我:人需要伙伴,更需要能幫助自己成長的伙伴。

第一件可以做的,就是要有接受別人責備的智慧 — 有人說那是雅量,但聖經卻告訴我那是智慧。

「當面的責備、強如背地的愛情」:「當面」在原文中是坦白、揭開的意思。

所以,我大可不必在別人面前,當面責備他。而是要以愛他的心,誠懇的把他自己沒有看到的,坦白地講給他聽。

同時,當我聽到了別人的責備時,要先提醒自己:別為了愛面子,急著為自己辯護。他可是真愛我呢!正在為我揭開我自己沒法看到的那一面!

「朋友加的傷痕出於忠誠」:「忠誠」的原文就是「阿門」, 有肯定、可靠、和滋潤的意思。

聖經用「傷痕」與「當面的責備」為同意平行;用「朋友」與「背地的愛情」為反意平行,是非常巧妙的安排。

是的:當面的責備實在讓我不好受,像傷痕一樣的深印我心。

然而,我需要的是什麼呢?

奉承的蜜糖、連連的親嘴嗎?– 那可能是我的仇敵要做的。

背地的愛情嗎?– 那連我的虛榮心都沒辦法滿足!

真誠的責備不但揭開了我的盲點,那是對我的肯定;那讓我知道什麼是真愛;那是來滋潤我的人生。

下一次他(她)再說我的時候,我的回答是:「謝謝你,你是我真正的好朋友!」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24:1-25:28

1/27/2018 星期六 箴言 24:1-25:28

「恆常忍耐、可以勸動君王,柔和的舌頭、能折斷骨頭。」 (箴25:15)

不久前趁著新年假期,和家人們看了一套最近出版、有關大自然的記錄片 Planet Earth。

看了之後,對創造世界的神有更深一層的敬畏和感恩,因為大自然在各處表現的能力、與美麗,正是在訴說那位創造者的容耀。

除此之外,還學到一些新知識。原來決定地球上的地理、氣候、及動植物…等萬象的變化的元素是非常的普通、尋常的:風、水、與岩漿。

岩漿從地下噴出、冷卻後成了岩石,再加上長時間受到風、水蒸氣、河流、及洋流的雕塑,成為變化萬千的大自然之美。

人品格上的操練及型成也是相似:恆常忍耐、可以勸動君王,柔和的舌頭、能折斷骨頭。

忍耐要恆常,才能使出它的能力;即使君王的雄壯與威武也敵不過它的影響。

獅子舌頭雖然柔軟;再硬的大象骨頭也被舔的乾乾淨淨。

同樣的,小小的舌頭,既能溶化一顆原是暴跳如雷的心;也可激動一個原是靜如止水的靈。

「看哪、船隻雖然甚大、又被大風催逼、只用小小的舵、就隨著掌舵的意思轉動。這樣、舌頭在百體裡也是最小的、卻能說大話。看哪、最小的火、能點最大的樹林…我們用舌頭頌讚那為主為父的、又用舌頭咒詛那照著神形像被造的人,頌讚和咒詛從一個口裡出來、我的弟兄們、這是不應當的。」 (雅3:4-10)

舌頭對於人品格上雕塑的能力、是不亞於風、和水對影響大自然的功能!看來,我得格外的小心來管制它了。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21:1-23:35

1/26/2018 星期五 箴言 21:1-23:35

「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 (箴21:2)

除了有意犯罪的人之外,沒有一個人不會認為自己不是憑著良心做事。

然而,憑著良心做事的人所做出的事,卻經常傷害到其他的人。

每一個人的才智不一樣、環境也不同,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的事,不會有一個客觀的標準,也不見得是對的。

聖經卻不然,它所啟示的觀念和律法不是一些神聖、簡單可行的行為準則而己;有時侯,神的話使人困撓、讓人不舒服。

其實,也不應該對這種現象感到意外,因為聖潔的神和有罪的人、永生之道和死亡之路、做事奉人的僕人和當被人事奉的主人… 這些原來就是不能相合的。

神的話不僅是讓我知道、明白後就算了,而是常常的向我的本性、原來的習慣、舊有的觀念挑戰。

不僅如此,當神籍著聖經向我的心說話時,祂挑戰我的不只是觀念上的重整、更是要過一個獻給祂的心志和生命。

照著神的話來過生活,不見得是件容易的事,因為,那會使我漸漸的和這個世界的價值觀脫節了。

然而,這還是一條非常吸引人的路,得到好處的不但是我自己,也是在為鹽為光上最好的選擇、非走不可的路。

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惟有跟隨主耶穌使人心得安息。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19:1-20:30

1/25/2018 星期四 箴言 19:1-20:30

「強壯乃少年人的榮耀,白髮為老年人的尊榮。」 (箴20:29)

小時候對美國的認識不多,但有一句話是常聽到的:「美國是小孩子的天堂、青年人的戰場、老年人的墳墓。」

雖然當時對這句話的意義不甚明瞭;但卻是非常羨慕美國孩子在物質上的豐富。

中國人卻講究敬老尊賢,對年長者總是得有幾份的尊重、「我吃過的鹽比你吃過的飯還多」是爭辯時有力的論點。

不幸的是:輪到自己進入美國社會時,己經錯過了天堂時期,而直接進入了戰場;然而在向墳墓前進的路途上,不知不覺的還是滿懷念那敬老尊賢的美德。

對於白髮,我一直沒有什麼特別的感受;直到被按立為長老之後不久,聽到一位姊妹的評語:「我看你不像個長老!」(心往下一沈),「怎麼頭髮還是黑的?」(鬆了口氣) 。

從此,我開始羨慕白髮;神也滿有恩典,這幾年使我的白髮增加的特別快。

聖經對於年齡有最公正、持平的看法:「強壯乃少年人的榮耀,白髮為老年人的尊榮」。

不論是少年人、或是老年人都有值得他珍習的一面;不論是強壯、或是白髮都是他的榮耀;問題在是否接納自己人生自然的階段。

不但接納自己,對於在不同年齡層次的他人-不論他是小孩子、青年人、或老年人;我也得存著尊重的態度對待他,因為他與我一樣的:都是神形象的承受者,那就是值得有尊榮與榮耀的最大原因。

除了神的家 — 教會–之外,你我很難在其他的地方看到同時尊重小孩子、青年人、和老年人的場合了;我豈能視教會生活為循常呢!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17:1-18:24

1/24/2018 星期三 箴言 17:1-18:24

「戲笑窮人的、是辱沒造他的主,幸災樂禍的、必不免受罰。」 (箴17:5)

我們處在一個一切以錢財來定位的世界。

從大處的世界舞台來說:二次大戰前後所爭的是帝國主義是強權; 但現在所爭的己經變成是誰屬經濟大國了!

從國家內部的政治來說:從前所看重的意識形態; 現在大家所在意的己經是:"It’s the economy, stupid!"

從個人的奮鬥目標來說:從前的人思慮的是如何為國為民做一番大事業;現在人所羨慕的是如何在卅歲之前股票上市,做一個提早退休的千萬富翁。

然而,箴言卻多次把耶和華和窮人連在一起,耶和華站在窮人的立場上。

我如何對待窮人,就等於我如何對待耶和華:
「欺壓貧寒的、是辱沒造他的主.憐憫窮乏的、乃是尊敬主。」( 14:31)、
「憐憫貧窮的、就是借給耶和華.他的善行、耶和華必償還。」( 19:17)、
「富戶窮人、在世相遇、都為耶和華所造。」(22:2)

箴17:5:「戲笑窮人的、是辱沒造他的主,幸災樂禍的、 必不免受罰。」窮人與災禍平行,表示窮人是處在災禍之中, 需要別人的幫助。

當幫助有需要的人時,其實我在代表耶和華來幫助他。

我怎麼對待有需要的人,就顯示了我自己的屬靈狀況。

所以,今天所要分辦的,不是我是屬於那1%、還是落在那99% 當中。

談到了錢財,重要的是我可不可以用這些錢財來顯示神的憐憫和豐富。

問題在:我是誰的鄰舍?而不在:誰是我的鄰舍?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15:1-16:33

1/23/2018 星期二 箴言 15:1-16:33

「聽從生命責備的、必常在智慧人中。棄絕管教的、輕看自己的生命,聽從責備的、卻得智慧。」 (箴15:31,32)

沒有人願意被責備,因為在責備之先必先有錯;接受了責備、也等於認錯了,甚至更進一步的,開始願意接受錯誤的後果、和補償、改正的行動。

即然如此,不論是責備人的人、或是被責備的人,都得小心謹慎的來看這件事。

所以,在責備之前、有的是以建議開始,不但是建議還是小小的建議;或是提醒,更是溫馨的提醒;或是批評,而且是善意、建設性、對事不對人的批評。

當自我的保護網過多、太厚了之後,人不但自己聽不得責備,也不願意去責備任何人。但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見得就從此更和諧,反而更疏遠、孤獨了。

這種傾向似乎在西方社會特別顯著,所以自來到北美之後,常不自覺的懷念少年時朋友之間的直率與真誠。

怎麼樣來打破這種循環呢?

「聽從生命責備的、必常在智慧人中」;「他(聖靈)既來了、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約16:18);「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提後3:16)。

好不好先讓自己打開、做一個願意聽到建議、被提醒、接受批評、聽從責備的人開始;這不僅對事情的處理、更是對生命的成長!

— 2018 每日讀經 — 箴言 13:1-14:35

1/22/2018 星期一 箴言 13:1-14:35

「善人給子孫遺留產業,罪人為義人積存資財。」 (箴13:22)

不論是來北美讀書後留下來、或直接到此工作的第一代中國移民來說,在這裡所經過的生活文化適應所付的代價,在逐漸好轉的經濟狀況下,自己再回頭看看;這一切似乎都是值得的。

就是因為在起步困難中的經歷,勤儉成為我們生命中的一部分、花錢總是得三思的;再加上好轉的經濟狀況下,自然而然地、資財就漸漸積存起來了。

歐美人士的理財觀念是:壯年積財是為了老年花;最成功的人生理財是花到進棺材時,正好把所有的錢都花完了;該玩、該享受的也都盡興了。

中國人不是如此:花不完的錢留給自己的子孫是天經地義的事,我們在自己的週圍可以看到不少這些現象。

有不少的朋友們的孩子是屬於Y世代,生於1980-90年代; 2000年的.com、及今日的高科技時代正值他們少壯年歲工作的高峰,所以,他們根本不需要父母的資助,甚至有不少第二代的孩子在資財上比父母還豐富。

怎麼辦?這真是個有趣的問題。

一個從小教孩子的是上進學習、努力事業、積存資財…的人,當有一日孩子們都做到了、突然發現自己再也沒有什麼可以影響、幫助下一代了;他心中悵然若失之感是不難想像的。

箴言說的是:「善人給子孫遺留產業」,這裡的「產業」顯然比「資財」要廣泛的多:價值觀、人格操守、信仰、EQ…都是我門可以為子孫遺留產業。

但這些產業是要花時間、有耐心長期的身教影響的結果,並不是在遺囑中給子孫的遺產後多加幾個零就可以解決的。

我給子孫遺留產業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