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89:1-92:15

12/31/2017 星期天 詩篇 89:1-92:15

「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你已將至高者當你的居所,禍患必不臨到你、災害也不挨近你的帳棚。」 (詩91:9,10)

安全感是很重要的,人到一個新的地方、處一個新環境,多少都會有些不自在的感覺。

尤其對我們離鄉背井、在美國居住的人來說,幾乎每一個人都有一段可記念的故事。

然而,隨著時日,生活穩定下來、日子很習慣,安全感也建立起來了。

可是,當越感到舒適、習慣、和安全的時候,我就在不知不覺間成為被試探的目標。

這並不是說舒適、安全的生活不是件好事。但當在習以為常之中,忘了深切地為神的恩典和保守感恩的時候,我就成為魔鬼攻擊的最好目標。

當蛇在問夏娃:「神豈是真說、不許你們喫園中所有樹上的果子麼?」的時候,豈不是在個一切都美好的情況下嗎?

所以,「耶和華是我的避難所,我要將至高者當我的居所」不只是在患難處的禱告而己,而是每一天的宣告。

要知道什麼是遭試探的日子,更要知道什麼是在神恩典保守之中的日子。

真正安全、舒適的地方是謙卑的與神同行的地方。

那是我警覺到我是這麼的容易跌倒,以致於經常的需要仰望神保守、看顧、和維繫的地方。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86:1-88:18

12/30/2017 星期六 詩篇 86:1-88:18

「耶和華阿、我呼求你,我早晨的禱告要達到你面前。」 (詩88:13)

禱告需要專心、安靜。

那是個停止其他一切的活動、和一切不在禱告上的心思意念,專心在神的面前回憶、反思、默想,誠實的向神展開自己的生命、求神憐憫、和蒙神安慰的時間。

禱告是向神祈求幫助、智慧、及能力的時間。

禱告是我向神講、也是我從神那兒聽的機會。

禱告是一個得到新啟發、發現新方向的途徑。

當長期落入在不禱告、沒有規律、沒有節制的生活中的時候,我很容易失去了生活中的方向、及力量;而落在試探中的掙扎,浪費了許多的時間、及精力。

有沒有想過:多少時候在工作上的困倦無力、或在人際關係的難處,是敲響了自己與神疏遠的警鐘?

有沒有計算過為了省下那一點點禱告的時間,而多走了多少冤枉路?

最好的時間安排開始於禱告;最好的禱告時間在清晨。

我早晨的禱告要達到耶和華面前!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83:1-85:13

12/29/2017 星期五 詩篇 83:1-85:13

「神阿、求你不要靜默,神阿、求你不要閉口、也不要不作聲。」 (詩83:1)

人和人的相處是建築在花時間相識、相知。心和心的溝通,也不見得一定要以言語和聲音堆積出來。

同樣的,有時候人在神面前的靜默也是合宜的(詩76:8)。

但是,在人向神禱告的時候,期盼是神對他禱告的回應、而不是沈默。

然而,能經常聽到神聲音的人,可能不多。

亞薩顯然是與神非常親近的人;他在祈求的時候,期盼的是聽到神的聲音:「神阿、求你不要閉口、也不要不作聲」。

為什麼他為神的靜默無聲如此的在意?因為他心裏有一個很沈重的負擔:神國子民的生存受到了很大的威脅(83:2-5),而他看不到神在阻止這種狀態的作為。

不知道亞薩最後是否聽到神的聲音?但是神把他的禱告放在聖經之中,表示神悅納他的這個禱告;所以,祂也容許我們做類似的禱告。

神對我的禱告、祈求,也有靜默無聲的時候。

雖然我知道神的時間不是我所能定的;但我知道可我以求祂不要對我靜默,這已經給了我很大的安慰了。

「況且我們的軟弱有聖靈幫助、我們本不曉得當怎樣禱告、只是聖靈親自用說不出來的歎息、替我們禱告。鑒察人心的、曉得聖靈的意思.因為聖靈照著神的旨意替聖徒祈求」(羅8:26,27)。

感謝主!衪在這個時候甚至差遣聖靈幫助我禱告、讓我有把握這是照著衪的旨意禱告。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79:1-81:16

12/28/2017 星期四 詩篇 79:1-82:8

「你們當為貧寒的人和孤兒伸冤,當為困苦和窮乏的人施行公義。當保護貧寒和窮乏的人、救他們脫離惡人的手。你們仍不知道、也不明白、在黑暗中走來走去,地的根基都搖動了。」 (詩82:3-5)

少年氣盛的時候,我們對社會公益都有相當程度的關心。

大學時有一個名叫「慈幼社」的社團,專門服事孤兒院、及弱勢團體的孩子們;當時,那是校園中最大的社團之一。

但年事稍長以後,現實了一點;公義從社會的角度轉成以個人自身的意義來看 — 社會是否公義與我的關係不大;只等到有一天,自己的權益受到了損害,才明暸公義是多麼的重要。

來到了美國後,第一個與政府接觸的機構是移民局;在那裡的一些不很受尊重經驗後,更是想要明哲保身、小心翼翼了。

及至對這個社會多一點了解之後,才知道,報章雜誌對積極追求社會公義的人常冠之為「左派」。

當然,這使我對社會公益這個題目更避之惟恐不及了!

然而,讀了聖經以後,才發現聖經非常的強調社會公義:對無力保護自己權益的移民、貧寒人、窮乏人、和孤兒有許多施恩的例子。

詩82篇甚至形容一個沒有照顧到窮乏人和孤兒的社會是:「地的根基都搖動了」!

所以,社會公義不再是現實與不現實、左派或右派、民主黨或共和黨的問題;而是神的屬性、藉著祂的子民,在地上是不是可以彰顯的問題了!

我該怎麼做呢?我可做什麼呢?

「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甚麼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彌6:8)。

存謙卑的心、與我的神同行就是行公義、好憐憫的基礎!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78:1-72

12/27/2017 星期三 詩篇 78:1-72

「我要開口說比喻,我要說出古時的謎語,是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也是我們的祖宗告訴我們的。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 (詩78:2-4)

「世風日下、人心不古」、「一代不如一代」是歷代許多中國人的感嘆,這也增加了年青人不少與上一代的距離和反感。

但是,當年青人成長了為老年人時,他們又有同樣的嘆息。

但到底什麼是古?古有什麼是好的?有人曾經仔細地整理、研究過嗎?

讀了聖經之後,發現以色列人對古的觀念卻不是一個模糊、一廂情願的印象。

以色列人以耶和華為中心的歷史觀,可以比我們更客觀的來看古時的事、也可以把歷史的褒貶有一個明確的標準、有一個確定的目的。

歷史包括了兩個部份:有些是親身目睹的「我們所聽見所知道的」、但更多的是「我們的祖宗告訴我們的」。

歷史記錄的首要條件是真實、不可以報喜不報憂;所以,「我們不將這些事向他們的子孫隱瞞」。

歷史的目的是「要將耶和華的美德和他的能力、並他奇妙的作為、述說給後代聽」、「好叫他們仰望神、不忘記神的作為,惟要守他的命令」(78:7)。

以色列人從這些原則來看歷史,所以他們可以勇敢的面對以往的錯誤:「不要像他們的祖宗、是頑梗悖逆居心不正之輩、向著神心不誠實」(78:8)、「因為他們不信服神、不倚賴他的救恩」(78:22)、「他殺他們的時候、他們才求問他、回心轉意、切切的尋求神」(78:34)。

赫胥黎曾說:「人從歷史中學到最重要的功課就是:人從歷史中學到的功課不多」,這似乎是一件可悲的事實。

然而,信神的人卻有我們的盼望。

其一是神的憐憫:「但他有憐憫、赦免他們的罪孽、不滅絕他們.而且屢次消他的怒氣、不發盡他的忿怒」(78:38)、「他卻領出自己的民如羊、在曠野引他們如羊群」(78:52)。

其次是基督的來到:「從羊圈中將他召來.叫他不再跟從那些帶奶的母羊、為要牧養自己的百姓雅各、和自己的產業以色列。於是他按心中的純正、牧養他們、用手中的巧妙、引導他們」(78:70-72)。

今天,我可以從「世風日下、人心不古」的循環中走出來,詩78篇使我對歷史的演變、歷史的方向、和我對歷史的責任,更清楚了!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75:1-77:20

12/26/2017 星期二 詩篇 75:1-77:20

「我在患難之日尋求主,我在夜間不住的舉手禱告,我的心不肯受安慰。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麼…我要提說耶和華所行的,我要記念你古時的奇事,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 (詩77:2,7,11,12)

有人說整本聖經,除了詩篇之外,大部份是神要對人講的話;只有詩篇是人對神講的話。

也因為如此,我真得更要感謝詩篇的作者了(當然,這是在感謝神之後)!

因為,詩篇所描寫的,幾乎包括了所有人可以經驗的環境、曾經感受的心境、及那種說不清的感受。

我可以在詩篇中讀到人在一些極端不同的情況下,人對神講的話,就好像在這些看似相對的環境中:喜悅和絕望、信仰與懷疑、狂喜和沮喪、和平與動盪,詩人沒有停止與神的傾訴。

在詩篇中,我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就如詩77篇所講的 — 人在信心的爭扎。

原來,信心不只是個意念上的立志、或是頭腦裏的知識而己;更是生活中的經歷。

詩人的爭扎,安慰了我的心;因為,原來我的爭扎並不是那麼的特別。

詩人沒有提供一個簡單的解決之道,讓我知道信心的旅程不見得是簡單、又平順的一條路。

但是,當詩人「我也要思想你的經營、默念你的作為」後,他找到了答案。

原來,不論他的信心是高是低,神一直是與他同在的。

詩人的解脫,也激勵了我;因為,如果他可以做的到,我也該可能做的到。

知道詩人曾經歷過類似的難處,不見得可以讓我的難處變小一點;但即然他可以走得出來,這就帶給我說不盡的希望。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72:1-74:23

12/25/2017 星期一 詩篇 72:1-74:23

「然而我常與你同在,你攙著我的右手。你要以你的訓言引導我、以後必接我到榮耀裡。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詩73:23-25)

在這網路發達的時代,隱私是我們都很看重的基本權益。

因為,不論是政府、商家、或歹徒都巴不得有一雙大眼睛,緊緊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

然而,詩人在極端的及腦怒(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73:2),和困惑(惡人既是常享安逸、財寶便加增,73:12)之時,神的同在卻成為他的安慰。

被人監視會使我不安穩,因為人心姣詐、誰能識透呢?

但我知道,神是無所不在的。「我常與你同在」,祂不是用冰冷無情的眼光、用律法中精準的標準來檢視我的一舉一動;而是「你攙著我的右手」,用温柔、細膩的手來扶持與帶領我。

「你的訓言引導我」,包括了鼓勵、教導、和修正,目的是「我到榮耀裡」。

所以,我要經常的提醒自己,我生活中的一舉一動都在神的看顧中。

我好行為的動機不是為了懼怕神的管教,而是很興奮地了解到:在這混亂的世界中,神可以對我關心、修正我的行為。

因為祂訓言的引導,與我生命的更新與變化是有絕對的關係。

當我在這條漸漸像耶穌的路程中一步一步向前走的時候;在神看顧的眼前,我的生活總是一個偉大、刺激的經歷。

我雖然不知道前面會發生什麼事,但確信事後總能驚呀的說:「我常與你同在,你攙著我的右手」!

「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69:1-71:24

12/24/2017 星期天 詩篇 69:1-71:24

「我陷在深淤泥中、沒有立腳之地,我到了深水中,大水漫過我身…但我在悅納的時候、向你耶和華祈禱。神阿、求你按你豐盛的慈愛、憑你拯救的誠實、應允我。」 (詩69:2,13)

人都會遇生命中的難處;但每一個人對命中難處的反應都不一樣。

我們的自然反應是先把生活放到空檔、再從這激流中退出來;希望這困難消失的夢想可以很快的實現。

但是,除了被動的等待之外,困難並不能阻止我們不再有希望、做計劃、或更殷勤的禱告。因為,困難也可以成為有新的希望、和新的目標的動力。

然而,我也知道:「我陷在深淤泥中、大水漫過我身」(69:2),在這種危急困難之處,我的意志力、我樂觀的心態,都是靠不住的。

我需要有外力的幫助,那是從神來的幫助:「在這悅納的時候、我向耶和華祈禱」(69:13),憑著祂豐盛的慈愛和誠實、不是我的敬虔與善行。

當我轉向神的時刻,我才了解到我還有許多可以盼望的、和可以追求的,「我為你的殿心裡焦急、如同火燒」(69:9)。

於是,我就不再浪費在為自己空等的上面了。

「願你的救恩將我安置在高處。謙卑的人看見了、就喜樂…尋求神的人、願你們的心甦醒」(69:29,32)。

如此看來,困難不應該是我信心和盼望的攔阻。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66:1-68:35

12/23/2017 星期六 詩篇 66:1-68:35

「願神憐憫我們、賜福與我們、用臉光照我們。好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萬國得知你的救恩。神阿、願列邦稱讚你。願萬民都稱讚你。」 (詩67:1-3)

相信不止我一人,對宣教曾經認為是主耶穌在一個新約給門徒的觀念及命令;而且,大使命(太28:18-20)給人一種嚴肅、偉大、又極其困難的感覺。

然而,仔細讀了聖經之後,才發現早在舊約裡,處處都可以看到大使命的影子。

就像詩67篇、初看之下,是一篇敬拜讚美詩(67:1,3,4,5)。

但是,它又像一篇感恩的詩(67:1,6,7),甚至有人說,它是謝飯詩:「地已經出了土產,神就是我們的神、要賜福與我們」(67:6)。

為什麼詩人在謝飯的時侯,可以想到「叫世界得知你的道路、萬國得知你的救恩、願列邦稱讚你、願萬民都稱讚你…願列邦稱讚你、地的四極都要敬畏他」?

這麼廣擴的視野和胸襟從那兒來的呢?

可能是詩人看到桌上的土產,想到的是:這是神造的萬物完美的配合而產生的:豐富的雨水、肥沃的土地、充沛的陽光、勤勞的農夫、辛苦的商人、熟練的大廚…才能有這道好菜。

從小處看到世界、也從求自我的褔份,到求萬國萬民的褔份:巴不得所有的人都可以像我一樣,知道神的道路、和衪的救恩(67:2);知道要稱讚神(67:3)、敬畏神(67:7)。

如此看來,大使命是一個認識神、敬拜神的人的自然反應。

這不是那麼難懂的、也不見得是那麼難做的,不是嗎?

— 2017 每日讀經 — 詩篇 62:1-65:13

12/22/2017 星期五 詩篇 62:1-65:13

「你眷顧地、降下透雨、使地大得肥美。神的河滿了水,你這樣澆灌了地、好為人預備五穀。你澆透地的犁溝、潤平犁脊,降甘霖、使地軟和。其中發長的、蒙你賜福。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詩65:9-11)

詩人可以把我們心裡可以感受到,但是口中說不清楚、筆下也寫不出來的意念成為簡潔而深刻的文字。

不論是凡夫俗子、或是大詩人,對於大自然都有同樣的讚嘆。

李白的「陽春召我以煙景,大塊假我以文章」,啟發了許多人的遐思;但他自己卻沒有把那個大塊文章好好的寫清楚。

大衛看到了山(65:6)、海(65:6)、日出日落(65:8)、和河中的水(65:9)。

他不但從大自然當中看到了神的大能(64:6),也看到了神的威嚴(65:5)。

在這麼偉大的創造之前,人只能與萬物一樣的安靜下來(65:7)。

在平靜之中,再仔細的看神藉著水給人的恩典(65:9-10):神以透雨眷顧大地、為人預備了五縠;在乾旱、不平的黎脊上降甘霖,使地軟和、可以長樁稼。

對嚴旱的加州人來說,這豈不是我們朝思夜想的願望嗎?

同樣的乾旱,也曾經(或是現在)發生在我們的生命中。

又乾又硬的心,正像車輪壓過的犁溝、高低不平,除了勉強用暴力剷平,幾乎看不到什麼出路。

但是那一天,神的愛就像這透雨,這麼溫和地、完全地軟化了我的心。

回頭再看這段經歷,是神以祂的恩典做為我年歲的冠冕;當我的路徑有神的同行時,心中滿溢的是祂為我預備的脂油。(65:11)

我還可以再靜默下去嗎?

「草場以羊群為衣,谷中也長滿了五穀。這一切都歡呼歌唱!」(65:13),這其中歡呼歌唱的聲音有我的在其中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