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32:1-33:33

11/30/2017 星期四 約伯記 32:1-33:33

「我年輕、你們老邁、因此我退讓、不敢向你們陳說我的意見…我的胸懷如盛酒之囊、沒有出氣之縫、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我必不看人的情面、也不奉承人。」 (伯32:6,19-21)

我們雖然都知道:在這世上沒有完美的人,但我們還是難免希望能找到一些受大家景仰的人物,做我們的模範、和英雄。

一旦有了心目中的英雄之後,就在不知不覺間更美化了他們的形象、加深了自己對他們的愛慕。

最近適逢馬丁路德改教五百週年,各樣的集會、講座、及出版詳述了很多馬丁路德的生平、他的神學、靈程、勇氣、及鋒利的筆桿,實在令人叫好。

馬丁路德雖然在貧民與貴族、地主的爭戰中,傾向貴族、向貧民施高壓平反動;但那總是他在當時政治立場的選擇,難以用我們的後知之明去多加批評。

然而,另今人詫意的是:馬丁路德為什麼會不顧在羅馬書9-11章、及啓示錄7章中,神對以色列人全家得救、這麼清楚的心意視而不顧呢?

馬丁路德在他一生中,一再的以他犀利的文章、和演說,對以色列人無情、負面的批判,以致於在他之後的數百年,助長了在歐洲反猶太主義;這是令我訝異和不解的。

同樣的,以利戶是一位聰明、又犀利的年青人,在約伯三位朋友不完全神學觀的陳述之後,他再也忍不住了:「我的胸懷如盛酒之囊、沒有出氣之縫、又如新皮袋快要破裂。我要說話、使我舒暢,我要開口回答」。(32:19-21)

以利戶的神學論點及觀念,比約伯那三位朋友要高明的多;他還是有同樣的缺點:他舒暢的開口回答之後,雖然神學上是完全正確,但當他舒暢之後,卻使約伯陷在更深的無言痛苦裡。

今天,在痛苦中的人最需要的不是高超正確的神學,而是同理心的陪伴。

以利戶可以在系統神學的課拿A+、馬丁路德是更正教義的巨檗;但他們都還是人,有人的局限和缺點;可以羨慕他們,但並不見得要模仿他們。

還是把人、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帶到神面前,才是最上策。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30:1-31:40

11/29/2017 星期三 約伯記 30:1-31:40

「神興起、我怎樣行呢?他察問、我怎樣回答呢?…惟願有一位肯聽我(看哪、在這裡有我所劃的押、願全能者回答我)、願那敵我者所寫的狀詞在我這裡,我必帶在肩上、又綁在頭上為冠冕我必向他述說我腳步的數目、必如君王進到他面前。」 (伯31:14,35-37)

我們照基督信仰的真理、聖經的啓示可以這麼說:神是至尊、至榮、全然公義、無所不在、無所不能、滿有恩慈憐憫的獨一真神。

那麼,如此完美的這一位神,祂怎能允許苦難的存在、及發生呢?

學者可以說:這可能是因為個人、或社會整體的罪,所帶來的結果、所要付的代價;或是統計學上的少數離散點,不需要問為什麼、總是會有的。

然而,這不能解決在苦難中的人、他自己的問題。因為,主觀的來說,他不是統計學上的一個小點,在他自己統計學上,他是那個唯一的百分之百!

主觀的來說,他不應該、也不需要為別人、或社會整體的罪付上代價;客觀的來說,神不應該、也不需要使他為別人或社會整體的罪付上代價。

約伯就是在苦難中的這個人,他知道神在掌權、他也知道神是公義的;但在神的公義審判中,他是站在什麼地位呢?(31:14)

約伯有自己的標準和經驗:他耐心的聽僕人的爭辯、公正的判斷是非、施憐憫給有需要的人(31:11,13,16) 。

但當他以自己的標準和經驗投影到神與他的關係時,他就有了很大的難處:神似乎是沉默然不語的不聽他的答辯。(31:35)

甚至他在懷疑,那位控告他的人所寫的狀詞,是否己經在神的前面、卻又不讓他看見呢?(31:36)

約伯說出了我們在苦難中的冤屈和無耐;但是我們一開始就比約伯多知道了一點:控告他的不是神、乃是撒旦。(1:6-12)

同時,神對約伯的沉默然不語是為了成就更大的事:證明撒旦對敬虔人Quid pro quo的控靠。(11/26的默想)

除了約伯外,神對主耶穌上十字架的苦難也是默然不語,但那卻成就了我們的救恩。

是不是神籍著約伯、和主耶穌在告訴我們:在苦難中神不但在掌權,祂也正在使萬事互相效力、叫愛神的人得益處呢?(羅8:28)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26:1-29:25

11/28/2017 星期二 約伯記 26:1-29:25

「然而智慧有何處可尋,聰明之處在哪裡呢?…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曉得智慧的所在…他對人說、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 (伯28:12,23,28)

除了錢財之外,最能吸引人的該屬智慧了。智慧的人生,是大家所羨慕的;智慧的言語,是大家所愛聽的;智慧的判斷,是大家想達到的。

在富足的時候,需要智慧來分配資源、在貧乏的時候,需要智慧去知道如何處卑賤;在歡樂的時候,需要智慧來節制、在困難的時候,需要智慧去找振作力量的來源。

然而,什麼是智慧?智慧從那裡來?不見得能找到大家都信服的答案。

約伯在這突如而來的苦難中,也發出了這個嘆息:「然而智慧有何處可尋,聰明之處在哪裡呢?」(28:12)。

在深淵、滄海、活人之地都找了、也都找不到之後(28:13-22),約伯達到了這個結論:「神明白智慧的道路、曉得智慧的所在」(28:23)。神是智慧的創造者、神才曉得什麼是智慧、只有神明白得什麼是智慧的道路。

事實上,智慧是聖經中一個這麼重要的主題,從約伯記開始、詩篇、箴言、傳道書、直到雅歌,統稱為智慧書。

而智慧書的重點,早在約伯記28:28就點明了:「敬畏主就是智慧、遠離惡便是聰明」;反過來說,不敬畏神的人就是笨人、惡人、愚頑人。

或許有人會說,這個定義過於簡單、和武斷。但凡嚐過主恩滋味的人,從自己的人生經歷來看,都不得不承認:智慧就是神自己、敬畏神就是智慧的開端、也是智慧的終點。

與其在世間的哲理中找那摸不著、抓不到的智慧,還不如現在就開始過一個敬畏神的生活。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23:1-25:6

11/27/2017 星期一 約伯記 23:1-25:6

「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伯24:22-25)

中學開始學英語不久之後,有一天老師在教未來式,為了加深我們的印象、和學習的興趣,告訴大家:「今天不上課了,我要教你們法文、和教你們一首歌!」。她教的這首英文歌就有一個法文名字” Que Sera, Sera” ,它的英文翻譯就是未來式的標準語法” Whatever Will Be, Will Be” 。

雖然我知道的法文少之又少,但Que Sera, Sera從此是我可以誏誏上囗的少數幾個法國字之一;至於那歌詞的內容倒底在講什麼,我得還再等將近廿年才懂。

原來,當年歲稍長,就漸漸知道世事並不都是黑白分明;努力不見得就會成功、好人不一定就會得好報。Que Sera, Sera 就是勸人要灑脫一點的接受事實、不需事事斤斤計較。

不願多思想的人就說Que Sera, Sera,即然無法解釋,就灑脫的接受它吧!

但人的困難就在明明希望做一個灑脫的人,但不僅還是要想:自己怎麼樣來看世事的多變、無常旳人生?

我們認神的人知道:世事的無常是神的作為,為了要使人謙卑下來,再一次旳歸回到神那裡。

這就是約伯在他三位朋友遷強的來解釋他的苦難之後的感想:「神使他們安穩、他們就有所倚靠,神的眼目也看顧他們的道路。他們被高舉不過片時就沒有了,他們降為卑、被除滅、與眾人一樣,又如穀穗被割。」

他的結論是強而有力的:「若不是這樣、誰能證實我是說謊的、將我的言語駁為虛空呢?」

在思想苦難時,如果我們把神拿開就找不到答案;同樣的,在思想世事的變化時,如果我們把神拿開也找不到合理的解釋。

除非我們謙卑的在神面前承認自己的有限和無助,我們很難從神那裡得到安息與平靜。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21:1-22:30

11/26/2017 星期天 約伯記 21:1-22:30

「你要認識神、就得平安,福氣也必臨到你。你當領受他口中的教訓、將他的言語存在心裡。你若歸向全能者、從你帳棚中遠除不義、就必得建立。」 (伯22:21-23)

從前還在職場上班時,每隔一兩年、公司都會要求我們完成一個網上的職業倫理課程。在這個課程中,有一個特別的字常常被提到:” Quid pro quo” 。

這是一個拉丁文,照英文的翻譯就是”this for that” ,用這個換那個,非常簡單的字、非常通俗的句子。

起初,我還納悶:為什麼不用this for that就好了?還要用這麼文雅不俗的拉丁文呢?

原來,「用這個換那個」是人與生俱來的交易觀念,再加上人處處以自我為最高利益打算的心態,很容易就陷入以自己的身份為自己謀利的行為。

在政府的職位上這是貪污、在私人公司的職位上這是舞弊,這些都是履見不鮮的事。所以,公司用Quid pro quo這個重字來加深大家印象的用心,是可以被理解的。

其實,許多人對神的觀念、人與神的互動,也存著這個心態:無論神是多麼偉大,祂一定有某些地方要人的幫忙,否則神不必要這麼的在乎人,要人認識祂、敬拜衪。

所以,要想從神那裡得好處,非得先知道祂的需要是什麼:如果人知道神捎不到的癢處在那裡,他必定能很有把握的得到神的祝福。

約伯的朋友以利法、就是有這種錯誤的觀念;只是他表現的方式比一般人高尚、屬靈一點。

「認識神、領受他口中的教訓、將祂的言語存在心裡、歸向全能者、遠除不義…」這些都是對的,也是神要求人做的;然而,把這些事直接連到「得平安、福氣必臨到、必得建立」就有了問題。

因為,把這種因果關係放在一起,豈不是在賄賂神、要脅神、想要與神交換條件嗎?

「遠除不義、歸向神、認識神、將祂的言語存在心裡…」都是我們應該做的,但是其動機卻不是為了「得平安、福氣、和建立」;而是人對神愛我們的自然回應;這是關係的親密,不是買賣的交易。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19:1-20:29

11/25/2017 星期六 約伯記 19:1-20:29

「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都記錄在書上,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伯19:23-26)

不論是神學家、哲學家、或任例的大思想家,如果他用認真、客觀的角度來研究、思想苦難的來源及義意的話,最終的結論都不約而同的是:苦難是個奧秘、永遠解不開的迷。

但是,如果我們有機會去問正在苦難當中的人、或者去讀一些有苦難經歷作者的文章書籍的話,就會發現從主觀來看苦難的人,他們的體會更是深入、他們的思想更是令我們深省、他們的經歷也都能夠幫助人。

就像詩人所說的「我受苦是與我有益、為要使我學習你的律例」(詩119:71),這句話只能由受苦的、人從自己的經歷中說出來才是有力量的。其他的人是無法有邏輯思想達到同樣的結論、對人也不會有任何的果效!

約伯記的可貴就在這裡,約伯用第一人稱、把自己在極端苦難中的心思意念寫了下來;不僅如此,藉著與四位朋友的交談,也把我們對於苦難的一些不正確、不成熟的觀念一一擊破了。這是何等的寶貴!

刻骨銘心的經歷、引發了刻骨銘心的深思;刻骨銘心的深思、成就了濬智通達的哲理。

約伯在痛苦中的呼求,代表了歷代所有在痛苦中之人的呼求;他的呼籲「惟願我的言語、現在寫上、都記錄在書上,用鐵筆鐫刻、用鉛灌在磐石上、直存到永遠。」到後來、居然成為了事實,成為聖經的一部份、千古為人誦讀,也幫助歷代受苦的聖徒們。

他在痛苦中的盼望「我知道我的救贖主活著、末了必站立在地上,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真正的摸著了神的心意,把神在創世以前、為我們預備的救恩,藉著人的口說出來了!

在這一點上來說,我們的確是比約伯幸福多了,他的盼望、在我們的身上成為了事實;他的呼籲、在我們的身上成為了應允。

今天,我們確實的知道:我們的救贖主活著;我們凟定的相信:「我這皮肉滅絕之後、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我們不需要像約伯一樣的痛苦經歷、就可以有比他更有把握的知道:我必在肉體之外得見神!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15:1-18:21

11/24/2017 星期五 約伯記 15:1-18:21

「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地阿、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現今、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伯16:17-22)

來到美國之後,不但生活上有許多要適應這新環境的挑戰,在對一些事情上的做法、和觀念也是受到了相當大的沖擊。

其中的一項就是漫長的法律程序:甚至在出國之前,就不時的聽到師長們對美國死刑犯人的仁慈、和長久忍耐不以為然。

我第一次被點名、叫去法院做陪審團的候選人時,也有這種情結:為了一個小小的家暴案子,使得一百多人在法院呆座了三天,才定下了十二名陪審團員,這是多麼大的社會成本、多麼不值得的事啊!

這種觀念一直到信了主、讀了聖經以後,才有了基本上的改變。因為,人是多麼的有限、偏見是多麼的難被自己看見、公平和公義是多麼的重要;為了減少一些人為上面的失誤,陪審團的公認會比個人的判斷要好得多;為了公義,這是值得付上的代價。

「在一個人在被定罪之前,他是無辜的」”Innocent until proven guilty” ,這是社會能給個人最大的保障。

約伯在苦難中,他所祈求的就是這個 – 在還沒有窮盡所有可能的調查、證據的驗證、和合宜的判斷之前,就先假設了他是個犯罪的人,這對他是極其的不公平。

然而,這正是約伯三位朋友對他的判斷:他是有罪的;所以他只好向神呼求:「我的手中、卻無強暴、我的祈禱、也是清潔。」

不僅如此,他向地和天哀哭:「地阿、不要遮蓋我的血、不要阻擋我的哀求;在天有我的見證、在上有我的中保。」

他的心是何等的傷痛:「我的朋友譏誚我,我卻向神眼淚汪汪」;他渴望公義的來臨是何等的殷切:「願人得與神辯白、如同人與朋友辯白一樣。」

所以,今後我們在判斷人的行為和動機的時候,是不是也該把握住這一個原則:「在一個人在被定罪之前,他是無辜的」。

不要自己伸冤、寧可讓步、聽憑主怒,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羅12:19)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13:1-14:27

11/23/2017 星期四 約伯記 13:1-14:27

「請你們聽我的辯論、留心聽我口中的分訴。你們要為神說不義的話麼、為他說詭詐的言語麼?你們要為神徇情麼?要為他爭論麼?他查出你們來、這豈是好麼?人欺哄人、你們也要照樣欺哄他麼?」 (伯13:6-9)

R.C. Sproul 是一位著作豐富的更正教神學家。他在一本厚達350多頁、介紹系統神學的書上所用的名字,叫做「每一個人都是一位神學家」Everyone’s a Theologian。

這是因為在任何時候,當我們在思考聖經的教導、努力去理解它,我們就是從事神學工作。

因此,我們必須用系統的方式,把聖經的各種教訓結合在一起,用適當的、經過時間考驗的解釋方法,來達到基於真理的神學。

然而,大部份的人缺少這種訓練,也沒有機會花那應該有的時間和經歷,來建立他自己的神學。

所以,我們就憑著自己的印象和經歷、再加上一點聖經的知識、及講台、主日學聽來的隻字片語;常常還是滿有自信的、為自己堅信的神學立場辯護。

約伯的三位朋友:以利法他、比勒達、瑣法,就是這種業餘神學家的代表。

當談到神學上的問題時,他們似乎是馬上興奮到不厭其煩的與約伯講論他們的神學觀念,教導約伯該知道的、點出約伯的盲點;反而忘了他們來探望約伯原來的用意 – 那該是安慰他、而不是指責他。

一再受冤枉的約伯、不得不提起精神與他們辯論。在約伯的耳中,他聽到的是:這三位朋友為神說不義的話、詭詐的言語、牽強的為神徇情;而不是他所認識和經歷的神。

約伯所認識的神是公義的、有智慧的、掌管萬有的,而不需要別人來為祂徇情、爭論的。

雖然約伯無法解釋他自己這麼大的苦難從何而來,但這三位朋友的點評是完全不正確的;甚至他們是不是好人、是不是在人欺哄人都成為值得約伯再思考的。

今天在我們的人際關係中,不論是夫婦之間、主僕之間、親子之間、朋友之間…也都很容易的犯了同樣的毛病:錯誤的神學、即使一字不差的引用聖經的經文、還是錯誤的!

我們難免、也不得不是一個小小的神學家、不得不有自己的神學立場;但神學最終的驗證還是在個人的生命、是鹽是光的生命見證上。

要提醒自己的是:不要欺哄自己、也不要欺哄別人!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10:1-12:25

11/22/2017 星期三 約伯記 10:1-12:25

「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然而你待我的這些事、早已藏在你心裡,我知道你久有此意。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正是滿心羞愧、眼見我的苦情。」 (伯10:12-15)

人習慣了一個生活環境之後,任何的變動都需要一段適應的時間、甚至成為一個經神上的負擔和挑戰。

記得我剛上大學、第一次離家時,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

經過了那一次的經歷以後,自己還以為已經學會了功課;想不到來美國留學又是一個新的考驗、還是有些新的功課要學。

即使今天、把年邁的母親接到家來就近奉養照顧,不僅她老人家在適應上有些困難;連妻子和我都需要再一次的調整、適應照顧母親的生活。

從這個角度來看,苦難也可以說是一種極端的生活變動;怎麼樣來看苦難?怎麼樣來與苦難相處?都與我們對變動的認識、與我們對變動的適應力有關。

由約伯對比勒達的回答中(第9,10章),或許可以對我們有一些的提醒和幫助。

首先,對於苦難來源的分析,雖然約伯與他的三位朋友一樣,不知道那真正的原因;但約伯不像他的朋友一樣、用簡單的思想和意念,把一切的事都簡化成黑白分明的倫理、道德的必然結果。

約伯把他的疑問提到神面前,因為他知道神在掌管萬事,他苦難的原因、和解決的方法,對他雖然是一個謎,但神不但允許這些事發生、也知道這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

而且,神久有此意、早已藏在衪的心裡。雖然,約伯無法了解;但從一開始,他就非常了解神擁有的絕對主權、和神與人的關係。

在這苦難的巨大生活變動中,約伯還不忘記神從前一直是怎麼樣對待他的:「你將生命和慈愛賜給我、你也眷顧保全我的心靈」。

是的,即使在苦難中,也不要忘記回憶和數算從前視以為常、從神而來的恩典。

對於自己的受苦是不是完全無辜的?約伯也沒有把握:「我若犯罪、你就察看我、並不赦免我的罪孽。我若行惡、便有了禍,我若為義、也不敢抬頭」。

他只能滿心羞愧、眼見自己的苦情;同時也求神正視他的苦情。

對於苦難的奧秘,你我可能都與約伯一樣的無知與無奈;對於苦難的接受,你我可能都與約伯一樣的難以承當;但是至少我們可以學的是:怎麼樣的到神的面前來回憶和數算從前的恩典、訴說現在的苦情。

— 2017 每日讀經 — 約伯記 8:1-9:35

11/21/2017 星期二 約伯記 8:1-9:35

「他本不像我是人、使我可以回答他、又使我們可以同聽審判。我們中間沒有聽訟的人、可以向我們兩造按手。願他把杖離開我、不使驚惶威嚇我。」 (伯9:32-34)

哈弗大學商學院、曾對一般開會議事的過程做了一個研究,這個研究的目的是想回答一個有趣的問題誰:當一群人在商討對一件事的做法、或對一個人的看法時,誰是操縱結論走向的最重要一個人?

一般的想法不是第一個發言的人,就是最後一個發言的人。

首先發言的人定下了討論的主題、他對接下來討論的人和事的態度、對其他人應該有不少的影響。

再下一個可能是最後一個發言的人,因為他是做結論、和最後決定的人。

出乎大家所預料的,研究結果顯示:最能操縱結論走向的一個人,竟是第二個發言的人。

因為,與會的人對首先發言的(通常是一個領導)論點不是不熟悉、就是下意識的存著一個懷疑的態度來審視它。

最後一位發言人雖然有做總結的權威,但是他通常不會不照著大家的共識而行、因為眾怒難犯,他需要維持自己做領導的形象。

如果第二個發言人跟著首先發言的走,會使大家對一個發言人的權威更加肯定、也容易順著走。

但是,如果第二個發言人與前面的那位唱反調,就挑起了大家對權威的懷疑、和反抗;接下來大家很可能就越走越遠了。

這麼看來約伯的第二個朋友比勒達、不但跟著先前的以利法他、認為約伯的苦難來自他的罪,而且更毫不客氣的指責約伯:「這些話你要說到幾時.口中的言語如狂風要到幾時呢?神豈能偏離公平,全能者豈能偏離公義?」(8:2)

難怪約伯這時放棄了與人的爭辯、而渴望神為他主持公道。

但面對神也是困難的:「人在神面前怎能成為義呢?若願意與他爭辯、千中之一也不能回答。」(9:2,3)

所以,約伯真希望人和神之間有一可以聽訟的中保(9:23)。

約伯當時只能希望、找不一個中保;但今天我們知道:主耶穌就是人和神之間的中保。

當撒旦在控告我們時,聖靈提醒我們主的愛和同在、主耶穌在天父面前遮蓋我們的過犯。

但審判台前,有最合適為我們辯護的第二個發言人 – 主耶穌。

這讓我們有一個有把握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