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每日讀經 — 尼希米記 1:1-11

10/31/2017 星期二 尼希米記 1:1-11

「他們對我說、那些被擄歸回剩下的人、在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城門被火焚燒。我聽見這話、就坐下哭泣、悲哀幾日,在天上的神面前禁食祈禱說…你僕人晝夜在你面前為你眾僕人以色列民的祈禱、承認我們以色列人向你所犯的罪,我與我父家都有罪了。」 (尼1:3-6)

我們教會四邊的鄰舍有三邊被蘋果公司的辦公室包圍著、弟兄弟姊妹之中也有不少在蘋果公司上班的,再加上蘋果公司是世界上資產排名數一數二的公司;所以,我難免對有關它的分析、報導的文章給一些特別的注意力。

有篇文章這樣的分析:蘋果公司之所以成為這麼成功的大企業,不僅是因為它的產品好、行銷力強、和不斷的研究創新;最重要的是:在其他的競爭對手還沒有警覺之前,它己經看到將來市場的需要是什麼。當別的公司還在努力搶奪今天現有市場的時候,蘋果公司已經在為未來市場的需要準備了。

所以,當所有其他的人為現今的狀況發出直覺、和本能性的反應時;有遠見的人早以看到:在這些現況之外,什麼才是那真的需要、而且為這些需要開始做出該有的回應了。

尼希米就是這樣有前瞻性的領袖:相信關心那些在猶大、被擄歸回剩下的人應該有不少;聽到猶大省遭大難、受凌辱,並且耶路撒冷的城牆拆毀之後、哭泣、悲哀的人也有。但是在這個情況之下、知道猶大今後的需要是什麼、下一步該做什麼的人卻不多。

然而,尼希米除了關心祖國、為祖國的遭難哭泣之外,他知道猶大最需要的不是在民族主義的抬頭、政權的獨立、或軍事力量的建設;而是一個靈性的復興、恢復與神的關係。

尼希米也知道要怎麼做:他從認罪的禱告開始,承認以色列人向神所犯的罪。雖然他是被擄到巴比倫的第二代、或許是第三代的子孫,他還是把自己、和他父家都包括在犯了罪的群體當中。

今天,我們可以關心成功的企業、或羡慕成功的企業家;但是,更應該關心神的國、羡慕扭時代中轉靈性低潮的屬靈偉人;而尼希米就是一位這樣的人!

他看到那時代的需要、他從自已內室的禱告開始、他不以自己的舒適溫飽、權力地位滿足;他不但有遠見、而且有領導能力,戴領大家一起建造。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10:1-44

10/30/2017 星期一 以斯拉記 10:1-44

「屬以攔的子孫、耶歇的兒子示迦尼、對以斯拉說、我們在此地娶了外邦女子為妻、干犯了我們的神、然而以色列人還有指望。現在當與我們的神立約、休這一切的妻、離絕他們所生的、照著我主和那因神命令戰兢之人所議定的、按律法而行。你起來、這是你當辦的事、我們必幫助你、你當奮勉而行。」 (拉10:2-4)

就如許多基督徒的經歷一樣,我信主之前對聖經(尤其是舊約)有許多疑問、甚至到了排斥、及難以接受的程度。

可是到了信主之後,我有一百八十度的轉變。就在旦夕之間,不但完全接受了聖經;還主動的在非基督徒前為聖經辯護。

然而,對聖經還是有一些問題是難以解釋、連自己也都找不到好答案的;這時只好把它們暫時放在一旁,希望慕道朋友們不要以這些問題來問我。

以斯拉記第十章裡所記載:強迫娶了外邦女子為妻的猶太人、把婚約解除,這些外邦女子休掉、放棄了他們的妻子與兒女。而且,受到波及的家庭超過了一百個之多。

我們或許可以說,一百多個家庭仍然是耶路撒冷人口之中的少數;所以這個行動並不會動搖以色列的國本。

或我們可以說,這只是在以色列歷史裡的一個特例,之後沒有再看到類似的事件再發生。但這些解釋並不能正面的給人一個滿意的答覆。

以斯拉在做這件事之前,的確是小心謹慎的去問示迦尼;示迦尼給他的答案卻是一個極端的做法:休這一切的妻、離絕他們所生的!

不但如此,示迦尼還加上這一句:「照著我主和那因神命令戰兢之人所議定的、按律法而行。」;這樣下來,以斯拉不得不照著去做。

問題是:在摩西律法中有多次警告不要娶外邦女子的;但我卻找不到如果娶外邦女子的話該怎麼辦的教導?

大衛的曾祖母路得就是外邦人,曾祖父波阿斯也是遵行摩西律法的;卻不見聖經對那個婚姻有什垢病之處。

一個立志遵行律法的人、是不是有可能過度熱心的、把自己的意思加到聖經在當時環境中的應用呢?

我們雖然不能肯定以斯拉在這一件事上做的是否太過了,但是可以肯定的是:我們所知有限、智慧不足;如果不讓聖靈指教我們字句背後的精意,我們犯錯的機會還是很大的。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9:1-15

10/29/2017 星期天 以斯拉記 9:1-15

「我的神阿、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神阿、我們因自己的惡行和大罪、遭遇了這一切的事、並且你刑罰我們輕於我們罪所當得的、又給我們留下這些人,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 (拉9:6,13)

英語有句俚語「The buck stops here」,是政治家在作重大決定時,常常喜歡用的話。這是杜魯門總統先開始用的,中文譯做責無旁貸。

然而,我們可以發現:除了在事情還沒明朗之前,政治家用「 責無旁貸」來顯示自己的決定大權之外,如果事情不幸失敗了之後,很少人會再聽到那個原先作決定的人再說:the buck stops here。

以斯拉是被擄回歸的祭司,對於耶路撒冷居民以前所做的事, 實在不是他的責任。然而,當他聽到了以色列人在婚姻上,沒有照摩西的律法分別為聖,「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9:2)」之後,他沒有先怪罪於當事人。

以斯拉以祭司的身份、先在神的面前認罪(9:6-15),他認罪、哭泣、俯伏在神殿前(10:1),那是刻苦銘心、真誠的悔改禱告。

這就展開了一個屬靈的大復興:接著,男女孩童、 聚集到以斯拉那裡、成了大會,眾民無不痛哭(10:1)。

甚至有人(示迦尼)建議採取非常激烈的做法,要休這一切與外邦人的婚姻(10:3)。

從現在人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是過於極端的做法。但當靈性復興時,遵守神律法的意志就超越了人性的軟弱,所以,「 會眾都大聲回答說、我們必照著你的話行(10:12)」。

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論的今天,我可以問,錯倒底出在那裏?

但我也有可能為(別)人的罪來認罪、哭泣、俯伏在神前嗎?

靈性的復興是許多人期待的,我可能是那個代禱的人嗎?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8:1-36

10/28/2017 星期六 以斯拉記 8:1-36

「我招聚這些人在流入亞哈瓦的河邊、我們在那裡住了三日、我查看百姓和祭司、見沒有利未人在那裡…又告訴他們當向易多和他的弟兄尼提寧說甚麼話、叫他們為我們神的殿帶使用的人來。」 (拉8:15,17)

來美國之後,常常不知不覺的有些憶舊之情、忍不住算一算今天是農歷的什麼日子。

正巧今天是九月九日重陽節,使我想到了王維的詩:「獨在異鄉為異客,每逢佳節倍思親。遙知兄弟登高處,遍插茱萸少一人。」

這裡的少一人,當然是指作者王維他自己。這也難怪,人的思想總是以自己為中心;否則,這首千古傳誦的詩、就失去了它吸引人的地方了!

然而,當以斯拉第二次帶領一些猶太人,從巴比倫返回耶路撒冷,繼續聖殿的修復時,他想到的不只是他自己; 而是全部團隊的整體性。

除了願意回鄉參與建築的百姓、和可以在聖殿服侍的祭司之外、以斯拉突然發現沒有住在百姓之中、可以為百姓專心事奉神的利未人!

所以,以斯拉不辭辛勞的找了百姓的首領:以利以謝、亞列、示瑪雅、以利拿單、雅立、以利拿單、拿單、撒迦利亞、米書蘭,又召教習約雅立、和以利拿單(8:16),為著就是要把那缺少的利未人補齊。

近來我們教會也開始思想植堂的事工,並且積極的為植堂所需要的人手、恩賜的配撘、事工的預備禱告。

我們需要的不只是一批參與的弟兄姊妹、願意走出自已所熟習的教會環境、到新的會堂開創一個教會;更需要的是一些像利未人一樣的,願意全人、全心、全力的把自己為植堂擺上的工作人員!

遍插茱萸少一人,這少的一人不是在重陽節登高之處,去插茱萸好玩的; 而是願為神國的擴張把自己的人!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7:1-28

10/27/2017 星期五 以斯拉記 7:1-28

「以斯拉說、耶和華我們列祖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他使王起這心意、修飾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又在王和謀士、並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於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從以色列中招聚首領、與我一同上來。」 (拉7:27,28)

兩年前美國最高法院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決,引起基督徒許多的檢討與反思。

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題目是:在一個政治、經濟、與宗教信仰生活互相緊扣的環境中,我們該怎麼看它們之間的關係?

就拿同性婚姻來說:反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在政治圈是受排斥的;這也是一些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遇到的難處,他們要爭取選票、還是堅持信仰?

在經濟上也是有同樣的困撓:對那位在肯塔基州,拒絕為同性辦理婚姻手續的市府職員來說,他冒著失去工作的危險;對堅持不受理同性婚姻的教會來說,它冒著失去非營利組織免稅的可能性。

以斯拉也遇到類似的問題。但他的處境與我們所處的有一個正好相反的地方:以斯拉在政治、及經濟上有與他在宗教的信仰,有完全一致的絕對優勢:亞達薛西王完全支持以斯拉建殿、而且提供他完全的經費支持(7: 12-26)。

對一般人來說,這實在是一個神大大賜福的事工。以斯拉只要順水推舟、稍微使把勁、就成事了,還有什麼可擔心之處?

但是以斯拉知道:建殿是一回事、要恢復聖殿的功能,使百姓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律例、典章(7:10) 卻又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靠亞達薛西王在政治、經濟的支持可以做得到的。

以斯拉的這種心態可以從他對百姓的呼籲(7:27,28)、及聖旨中(7:12-26)對神稱呼的對比看得出來。

雖然在中文聖經用的都是「神」,但在一些英文版本(KJV, NIV)中,我們可以發現:在7:12-26用的是神(God);在7:12-26用的是我們的主(Our Lord)。

神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主是一個主觀的關係。

屬靈的建造就是把神當成主,這是從政治、經濟上達不到的範疇。

以斯拉留意到了、今天,我也留意到了嗎?政治、經濟上的順境與逆境、並不代表屬靈上的高低。

我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判決的失望是什麼?

我擔心的是什麼?

堅持著不合潮流的觀點(political incorrect)而成了大眾的笑柄?在報稅時, 失去我奉獻的免稅額?

還是世人(甚至我自己)已把信仰客觀化、神已經不是人的主了?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5:1-6:22

10/26/2017 星期四 以斯拉記 5:1-6:22

「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拉4:2,5:3)

一件能引人入勝的歷史事蹟,不僅是因為它的結果、或產生的影響;更重要的因素是它中間曲折的過程。

以斯拉記中的被擄、回歸、和重建聖殿的過程就充滿了懸疑和逆轉的曲折。

以色列人能在被擄70年後回歸(1:1,2)、就是神應許的應驗;古列王準許他們重建聖殿也是一個格外的恩典(1:3)。

所以,雖然王要他們奉獻(1:4),回應的人即多又踴躍(1:5,6);當立殿的根基時,百姓的欣喜、和哭號的聲音甚至無法分辨(3:13)。

工程開始以後,有遷居來的外邦人自願要幫忙、但被猶太人拒絕了(4:2,3)。這是因為猶太人痛定思痛,知道在信仰上妥協後,所帶來的惡果。

然而,他們也承擔了因這個堅持所付的代價:手發軟、受擾亂(4:5);甚至被新王下令停工(4:23)。

當另外一位王(大利烏王)當政時,猶太人開始了停擺許久的工程,但又受到了挑戰:「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5: 3)」。

今天,我是不是期待著我的事奉和擺上都一切順利呢?

是不是為神發的熱心,神都會祝福呢?

求神讓我看到事情的本相、 讓我不被眼前看到的分散了我起初的愛心。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3:1-4:24

10/25/2017 星期三 以斯拉記 3:1-4:24

「然而有許多祭司、利未人、族長、就是見過舊殿的老年人、現在親眼看見立這殿的根基、便大聲哭號,也有許多人大聲歡呼,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歡呼的聲音、和哭號的聲音、因為眾人大聲呼喊、聲音聽到遠處。」 (拉4:12,13)

我們對往事的回憶不只是止於人和事,也包括了地方、甚至建築物。

我自從大學畢業以後,輾轉的搬過好多次家;我對往事的懷念也多是從曾經住過的家開始的:不論這個家是軍營、學生宿舍、或是自己的家,每一個家對我都有不同、又特別的意義。

聖殿對以色列人來說也是一個非常有意義的建築物,因為那不止是他們日常生活中敬拜、獻祭的一部分,也是神與神的選民以色列人同在的一個象徵。

當被擄的以色列人歸回到耶路撒冷的時候,他們雖然除了安頓自己的生活之外,儘力的恢復祭壇、守節…等的習俗。但是,對他們來說,還有一個比起已往不足的地方,就是缺少了聖殿。

所以,當波斯王古列允許以色列人回歸故居、重建聖殿時(1:2),他們興奮、及迫不及待的心情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在將近五萬人長途的遷移之後,第二年的二月、他們就開始了重建聖殿的工程(3:6) 。

建殿的工程將是一條漫長、又區折的路。工程一開始、才立根基的時候,聖經對他們興奮的反應,有很生動的描述:「見過舊殿的老年人、現在親眼看見立這殿的根基、便大聲哭號,也有許多人大聲歡呼。甚至百姓不能分辨歡呼的聲音、和哭號的聲音」。

歡呼是可以理解的、哭號也是情感上控制不住的發洩;但建造的工程不能停止在根基的建立而已;工程的進行也不能只靠一時情緒上的激動。

接下來,我們馬上看到的是困難的環境、敵人的控告、及工程的中斷(4:1-24) 。

我們上屬靈上的建造也是如此:雖然萬事起頭難,但恆心持久更是可貴。

今天,如果我們要靠不斷的眼見來挑起興奮的情緒,那麼,生命的成長是片面、不勞靠的;基督為我們立的根基、但我們也得在建造中擺上自己的那一份。

— 2017 每日讀經 — 以斯拉記 1:1-2:70

10/24/2017 星期二 以斯拉記 1:1-2:70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古列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 (拉1:1,2)

「回家」對大多數的人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回家卻是人生中值得記念的一件大事。

來美讀書後的第三年,意外的我有個機會回家探望父母、及家人,那是一個難忘的旅程。

但是,這與我的伯父在1984年回老家,看到了他38年未見的妻兒、與從未見面的孫子、及曾孫,那種的情緒上的澎湃,是我只能以想像來言傳、無法去意會的!

以斯拉記就從這個「回家」的主題開始。

那是被擄後70年(代下36:21)發生的事,所以除了少數的老者之外,這些人都是生在外地的尋根者。

但是, 對具有強烈民族意識的以色列人來說,這個回家的確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我們這可以從出現頻繁的 house(家)這個字看出來:殿宇(1:2)、神的殿(1:3)、子孫(2:3-57)、宗族譜系(2:59-62)、自己的城(2:70) …等都是家、和家有關的字。

在這裏,神的殿與人的家、城、子孫、譜系聯結在一起。回家,不僅是回到自己的家、故鄉,也是因為回到了神的殿、能與祭司一起讚美耶和華的慈愛(3:11-13)。

這是多麼值得珍惜之處,難怪金銀財寶的奉獻是不缺的(1:5-11)。

今天,那裏是我的家?我回家了嗎?

家是個安歇之處、提供安全的窩;沒有神同在的家能找到安歇、安全嗎?

沒有弟兄姊妹一同敬拜的地方、能稱為是屬靈的家嗎?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下 35:1-36:23

10/23/2017 星期一 歷代志下 34:1-33

「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因為愛惜自己的民、和他的居所、從早起來差遣使者去警戒他們。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 藐視他的言語、譏誚他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所以耶和華使迦勒底人的王來攻擊他們、在他們聖殿裡用刀殺了他們的壯丁、不憐恤他們的少男處女、老人白叟。」 (代下36:15-17)

歷史學家對朝代的興衰與更替興趣很大,也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分析,試著找到歷史演變的原因。

然而,他們不易達到一個定論,常常還是各說各話,指責對方(或敵國)的機會多一點。

歷代志的最後一章簡潔的敘述了猶大最後三個王:約哈斯(36:1-4)、約雅敬(36:5-10)、和西底家(36:11-14);他們王位的年歲分別是三個月、三個月零十天、與十一年( 基本上是個傀儡政權),可見得國勢下滑的急速。

歷代志對猶大亡國所提供的原因非常的直接:因為他們譏誚耶和華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36:16)。

不是因為內憂、也不是由於外患;而是離開了耶和華、又不把握回轉的機會。

這不僅是王的問題、也是全國百姓的問題。所以,壯丁、少男處女、老人白叟在象徵神保守的聖殿喪生,王和眾首領被擄(36:17-20)。

然而,歷代志沒有在悲劇中的失望、和悲傷中結束:「地享受安息、 因為地土荒涼便守安息(36:21)」。

地土的荒涼是使地土享受安息,安息是為了再起。亡國不是結束,安息後還有再起的盼望。

今天,我怎麼看自己的成功、或失敗?

我可能找到很多原因,但與神的關係在其中嗎?

在失敗後,我能得安息嗎?

我能像但以理一樣(但9:2,3),在盼望中求神應許的實現嗎?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下 34:1-33

10/22/2017 星期天 歷代志下 34:1-33

「沙番就在王面前讀那書。王聽見律法上的話、就撕裂衣服、吩咐希勒家…說、你們去為我為以色列和猶大剩下的人、以這書上的話求問耶和華、因我們列祖沒有遵守耶和華的言語、沒有照這書上所記的去行、耶和華的烈怒就倒在我們身上。」 (代下34:19-21)

基督徒在社會上影嚮力的衰退、是大家都知道的事實,於是,不時的有人高聲急呼的向神求一個靈性復興的機會。

有的人為靈性復興著書立論、有的教會開靈性復興大會、有的機構舉行哭求復興禱告會…但至今,我們似乎還是沒看到靈性復興的來臨。

為什麼?約西亞時代的復興說不定可以讓我們找到一些原則:

1) 去除偶像(34:3-7) :雖然有一點遲「到了十二年、才開始…」(34:3) ,但這第一步是必要的。
2) 修復聖殿(34:8-13) :從居民干心的銀子奉獻、到經手人誠實的辦事、到木匠、石匠、和利末人熱心的參與,表現了在屬靈上的同心。
3) 回到聖經(34:14-20) :最重要的,還是要回到摩西所傳的律法(聖經) ,這樣的建造才是有根有基的復興。
4) 認罪悔改(34:21-28) :「撕裂衣服、向我哭泣」(34:27) 不只是情緒上一時的極動,而是讀了聖經之後、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虧欠、和曾受的苦難是為什麼而來的。
5) 立約順從(34:29-33) :立約是立志表示要長久遵行的決心;順從包括了遵守神一切的誡命、法度、律例(34:31) 。

如此看來,靈性復興不是一場活動、或是一個運動可以點燃的。

我們若心中還存著偶像(金錢、地位、子女…)、在誠實公義上打折扣、不能同心,不熟習、甚至不愛讀神的話語;那麼,我們的認罪悔改只是浮淺的自我安慰而已。

除此之外,沒有一個願意長久遵行神律法的心志、而一頭就盼望著有一個靈性的復興,也豈不是緣木求魚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