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9:1-30

9/30/2017 星期六 歷代志上 29:1-30

「我算甚麼、我的民算甚麼、竟能如此樂意奉獻,因為萬物都從你而來、我們把從你而得的獻給你。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列祖一樣,我們在世的日子如影兒、不能長存。」 (代上29:14,15)

人在世的日子不長,但常會思想到永恆的問題。為了超越自己年歲的限制,有能力的人—不論是政治人物 或是資本家—常常興建高大的建築物,而且以自己的名字命名這些建築物,來延長自己在這個世界的影響力。

既使一些公眾建築、或寺廟,也利用人在這方面的軟弱,以義賣磚頭、柱子…等建材、照捐款面額,用與金額等比率大小的字、把捐款人的姓名刻上,讓一般中產階級的人,也可以稍嚐一些永恆的滋味。

但在聖經卻不是如此。聖殿是聖經中最重要、最宏偉、最輝煌的建築。歷代志上29:2-5大略的敘述了大衛為聖殿所預備建造的材料、及金費。

大衛不但自己盡心盡力、他也開放眾人在聖殿預備的參與:「今日有誰樂意將自己獻給耶和華呢?(29:5)」大衛問不是誰可以樂意捐多少、而是誰可以樂意獻自己?

為什麼他可以有如此高的要求?除了他自己的榜樣之外,最主要的是因為「這殿不是為人、乃是為耶和華神建造的(29: 1)」。

在這樣的同心為聖殿的作為中、和會眾傾心的奉獻之後(29:6-8),百姓和大衛都大大的歡喜。

接下來大衛的感恩禱告(29:10-19),就把奉獻的原則說明的非常清楚:

(1) 奉獻的主因是人在神面前以謙卑的態度感恩:「我算甚麼、 我的民算甚麼、竟能如此樂意奉獻」
(2) 奉獻的態度不是人把自己擁有的給與神,而是把從神而得的獻給神:「因為萬物都從你而來、我們把從你而得的獻給你」
(3) 奉獻的目的不是為自己留名後代, 而是感念永恆的神仍讓短暫的人參與在永恆的事工上:「 我們在你面前是客旅、是寄居的、與我們列祖一樣. 我們在世的日子如影兒、不能長存」

我們只要留意一下,就可以注意到其中的「因為萬物都從你而來、 我們把從你而得的獻給你」這句話每星期都出現在主日週報中。

今天,我為什麼奉獻?我奉獻的態度如何?我奉獻的目的是什麼?

我奉獻了多少?我能樂意將自己獻給神嗎?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8:1-21

9/29/2017 星期五 歷代志上 28:1-21

「我兒所羅門哪、你當認識耶和華你父的神、誠心樂意地事奉他,因為他鑒察眾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你若尋求他、他必使你尋見,你若離棄他、他必永遠丟棄你。你當謹慎、因耶和華揀選你建造殿宇、作為聖所,你當剛強去行。」 (代上28:9,10)

這個月初在女兒的婚禮上,我這做新娘父親的,所需要做的不多:除了要陪著女兒走到誓台前之外,還要準備一篇五分鐘的短講。

這一次的講雖然短,卻不容易準備,因為做父母的對自己的孩子們都有一定的期望,我怎麼能把愛她的心、對她的期望、與祝褔在五分鐘內表達的完全呢?

這期望不只是一般性的,像在社會中能做一個獨立自主、有用的人;也有對每一個不同的孩子、分開特別的期望。

這些特別的期望,有些是父母自己所有的,希望子女能承傳下去;有些是父母自己想有、但無法做到的,希望子女能達到那自己未曾做到的事。

難怪有不少中國父母逼孩子學業上拿第一名、又要彈的一手好鋼琴。

大衛愛神真切,所以他在鞏固了他的國位之後,所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把他想為耶和華造聖殿的心意向以色列各支派的首領、和輪班服事王的軍長、與千夫長、百夫長、掌管王和王子產業牲畜的、並太監、以及大能的勇士說明。(28:1)

但大衛此舉的用意不是為了要得到大家的同意、和支持;而是要為他的兒子所羅門將來能完成他自己無法開始的建殿工程作準備。

和眾人交待了他建殿的心意以後,大衛轉向子所羅門、交待同樣的事:為耶和華造聖殿。(28:9,10)

然而,大衛先不與所羅門談建殿的事,反而從認識耶和華、事奉耶和華開始。顯然,大衛自己一生的經歷是以認識耶和華、事奉耶和華為中心。

所以,大衛知道這些的重要性:「因為他鑒察眾人的心、知道一切心思意念」。而且他知道認識耶和華的途徑、和其重要性:「你若尋求他、他必使你尋見,你若離棄他、他必永遠丟棄你」。

最後,大衛才提到建殿的工程:「你當謹慎、因耶和華揀選你建造殿宇、作為聖所,你當剛強去行」。

今天,在一切講求實效的社會中,我們身為父母的也需要這個提醒:不要為了只看學業、事業成就的結果,而忽視了他們與神的關係。

必竟,認識神、愛神、與事奉神才是我們能給孩子們的最好禮物。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7:1-34

9/28/2017 星期四 歷代志上 27:1-34

「以色列人二十歲以內的、大衛沒有記其數目、因耶和華曾應許、說、必加增以色列人如天上的星那樣多。 洗魯雅的兒子約押動手數點、當時耶和華的烈怒、臨到以色列人,因此、沒有點完、數目也沒有寫在大衛王記上。」 (代上27:23,24)

除了為登記支出而看帳簿的人外,有兩種人常常翻自己的帳簿。一種是窮乏人、為了要使收支平衝、不得不如此;另外一種是很有錢的人、他們的動機是:從自己的帳簿得到滿足感。

大衛數點以色列人的事件在聖經上有許多次的記載:撒下24章、代上21章、和今天的代上27:23,24。這些的重復表示了這件事在學習屬靈功課上的重要性,而且每一次的強調重點也稍為有些不一樣。

撒下24章中,籍著約押的話,讓我們知道大衛希望人數的增加。

代上21章更明顯的說明了那是出於撒但的攻擊,激動大衛以能拿刀的以色列人數目、成為自己國家武力的代表,而取代了對耶和華的依靠。

從今天的經文中,我們可以看出:數點以的動機也在、用以色列的人口為大衛自己所擁有的產業;而忘記了以色列人口的眾多,其實是耶和華對亞伯拉罕應許的實現,並不是大衛自己的成就。

今天,我們也很容易落入撒但的攻擊,像一些從自己的帳簿得到滿足感的人一樣,為了自己的榮耀來數算自己所擁有的;而忘了對耶和華的依靠和感謝。

即使在屬靈的事也是一樣:教會人數的增長是為了擴張神的國?還是建立自己的勢力範圍?

主耶穌說:「你的財寶在那裏、你的心也在那裏」(太6:21)。

今天,我常數的是什麼?我的心在那裏?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5:1-26:32

9/27/2017 星期三 歷代志上 25:1-26:32

「大衛和眾首領分派亞薩、希幔並耶杜頓的子孫、彈琴、鼓瑟、敲鈸、唱歌。他們供職的人數、記在下面。亞薩的兒子撒刻、約瑟、尼探雅、亞薩利拉、都歸亞薩指教、遵王的旨意唱歌。」 (代上25:1,2)

在受浸聚會中,常常聽到這樣的見證:褔音朋友之所以能認真的思考屬靈的事,除了弟兄姊妹熱情的接待吸引了他們之外,另一個原因,就是早在他們承認主名之前,敬拜時的詩歌就己經深深的感動了他們。

為什麼詩歌、音樂可以這麼直接、又深刻的引導人接受褔音呢?一個可能的原因:敬拜詩歌是人把對神的讚美、渴慕唱給神聽,把人的憂愁、掛慮向神傾訴。不論是否為基督徒,這是人共同的願望。

聖經的真理大多數是神向人說的話;但詩歌音樂是人對神說的話。甚至在真正認識神之前,我們藉著詩歌,已經開始把心打開向神了。

只有基督徒對詩歌音樂的重視是超於其他所有的宗教信仰。這是有歷史的根據的:歷代志上25章全部的31節都是記載利末人在音樂及詩班的事奉。

從這一章可以看到有關音樂事奉的一些原則:

(1) 有精心、健全的組織:共有288人,分為24班、每班12人。
(2) 要經過嚴格的訓練:「都歸亞薩指教(25:2)」、「都歸他們的父親指教(25:3)」、「學習頌讚耶和華(25: 7)」
(3) 依照恩賜事奉:「善於歌唱的(25:7)」
(4) 同工之間的協調與配搭:「彈琴、鼓瑟、敲鈸、唱歌(25:1)」
(5) 詩歌的內容:「遵王的旨意唱歌(25:2)」是指詩篇中許多大衛的詩,不是隨意挑選的

今天,我是不是也常被詩歌所感動呢?

我是不是該提醒自己,重要的是:詩歌是唱給神聽的,自已的享受還在其次?

對於詩歌的內容,我是不是該多留心、思想呢?

對於唱詩的態度,我是不是該更用心、嚴肅呢?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3:1-24:31

9/26/2017 星期二 歷代志上 23:1-24:31

「大衛年紀老邁、日子滿足、就立他兒子所羅門作以色列的王。大衛招聚以色列的眾首領、和祭司利未人。利未人從三十歲以外的都被數點、他們男丁的數目、共有三萬八千。」 (代上23:1-3)

自古以來,一個國家是否強大,就是看它的軍隊是多大、武力有多強。

同樣的,在教會圈子裡,彼此常聽到的也是:你的教會有多少人、每年的預算是多少。但神所記念的並不見得是我們平常所關心的。

神不喜悅大衛數點以色列、猶大人中手裡拿刀的軍人,降瘟疫處罰大衛的愚昧(21:1-8) 。

然而,在歷代志上22,23章總結大衛王朝的豐盛時,倒是詳細的記下來大衛數點以色列的祭司、和利未人。

單從數目上的比例來看:三萬八千人的祭司和利未人,還不及一百五十七萬拿刀軍人的百分之二點五,這只可說是大衛王朝裡極小的零頭。

值得我們注意的是:神不但不責備大衛數點祭司和利未人,反而更仔細的把他們的名字、家族、及供職的內容都清清楚楚的記載在聖經裡。

可見,一個國家軍力的喜悅不是神所看重的、一個教會人數的多少也不是神所看重的;神所記念的是能專心依靠祂、事奉祂的人。

可惜的是,我們很少聽到任何的教會有詳細的參與事奉弟兄姊妹的名單資料、及佔教會人數的比率;反而總人數及總預算是大家所關心的。

這可能是因為現在教會中的牧養、關懷工作漸漸的由弟兄姊妹在事奉直接的參與,轉成了專業性節目的安排;所以,預算大表示請專業機構人仕幫助教會的機會多,節目的品質也比自己家中準備的要好。

但是,聖經告訴我們:教會是基督的身體,而我們是教會的肢體;肢體在身體裡是相互扶持、幫補的、沒有任何一個肢體是在身體裡不供應、只消耗的。

所以,教會的同工群應該是教會全體;參與事奉的同工與教會人數的比例應該是百分之百!

巴不得我們教會是弟兄姊妹百分之百的參與事奉;我們弟兄姊妹的名字、家族、及事奉的內容都清清楚楚的為神所記念!

教會的大小並不是首要、重要的是:教會裡的弟兄姊妹在靈性、及事奉都是成熟、穩重、神所記念的。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21:1-22:18

9/25/2017 星期一 歷代志上 21:1-22:18

「大衛在那裡為耶和華築了一座壇、獻燔祭和平安祭、求告耶和華。 耶和華就應允他、使火從天降在燔祭壇上… 只是大衛不敢前去求問神,因為懼怕耶和華使者的刀。大衛說、這就是耶和華神的殿、為以色列人獻燔祭的壇。」 (代上21:24,25)

神的殿是代表神和人相遇的地方,那麼,神的殿最好是建在那個地方呢?什麼地方可以代表神和人的相遇呢?這是一個令人遐思的問題。所以,每一個文化、每一個宗教都有不同的做法。

就拿中國人來說,北京天壇建築宏偉。在地點的選擇上,天壇與故宮不遠;似乎是為皇帝的方便,而且在故宮的南面、似乎是希望上天不會干擾皇帝的統治。

所以,祭天只是皇帝的事;上天也最好不要太過於參與皇帝的日常生活。

對聖殿在耶路撒冷的地點選擇,聖經在歷代志上21章有詳細的記載。

在21章中,首先大衛數點以色列人數,大大的得罪了耶和華(21:8)。人口普查在今天是很正常的事,但大衛數點可以拿刀的人(21:5)基本是計算國家的武力。

猶大國不是一個常備職業軍隊的國家,國王不是決定參與戰爭惟一的決定者;耶和華才是他們的元帥。所以,大衛這個舉動是犯了大罪(21:7)。

在神降瘟疫的急迫情況中,大衛用重金買下了阿珥楠的禾場(21:25)、在那裏獻燔祭、耶和華也從天上降火下來、停止了瘟疫,表示祂了悅納(21:26)。

這個禾場後來就成為聖殿的建築地點(21:31)。

所以,聖殿地點的含意是什麼呢?

(1) 神與人會面的地方、
(2) 神悅納人獻祭的地方、
(3) 人帶著痛悔的心,求神饒恕的地方、
(4) 不惜花重價的準備,求神施恩典的地方、
(5) 使人想起人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的地方。

今天,我固然靠著主耶穌的寶血,可以袒然無懼的來到神施恩寶座面前。

但是,大衛選擇聖殿的地點,是不是也提醒了我:在主的面前,不可以輕看了神的公義。

今天,我常在主的面前為自己的罪悔改、求神饒恕嗎?

我有「不用他人的物獻給耶和華、也不用白得之物獻為燔祭(21:24)」的心態嗎?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19:1-20:8

9/24/2017 星期天 歷代志上 19:1-20:8

「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於是大衛差遣使者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僕到了亞捫人的境內見哈嫩、要安慰他…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 (代上19:2,8)

有人說:人與人之間的難處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同樣的、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是國與國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

這個說法似乎有些道理,然而,它卻忽略了人罪性的問題:對於以一直沉浸在罪中為樂的人來說,再多的溝通也解決不了問題。

國家也是如此,如果靠溝通就可以避免戰爭的話,二次大戰後聯合國的誕生,世界上就應該再也不該看到戰爭了。

近來令人頭痛的北韓就是一個例子:年青的金正恩為了要表示自己比他的父親、祖父都還有魄力,就不顧人民的福祉、國際的和協,一味的發展核子武力、而且揚言要使用核子武力來催毀敵人。

亞捫的王、哈嫩也是如此:大衛好心的差遣使者為新王哈嫩的喪父安慰他,他不但不領情、還責怪大衛來窺探、傾覆他這位新王;而且不照國家之間對待使節的常理、當眾羞辱大衛的使者。

之後,哈嫩出兵擺陣求戰,大衛派了身經百戰的約押統帶勇猛的軍隊相迎、擊敗了亞捫人。(19:6-15)

哈嫩仍然心有不甘、找了亞蘭人幫忙、再次擺陣。這一次,大衛親自帶兵擺陣攻擊,澈底了擊潰了亞蘭人、鞏固了猶大國在鄰邦中的地位。(19:16-19)

我們雖然不知道北韓的危機將會怎麼樣的解決,但金正恩的逞強與哈嫩的頑固的確是有許多的相似之處。

同時,我們很容易站在大衛的角度來看哈嫩的頑劣:一次的教訓還不夠、非得要完全的失敗後才學到功課。

但在屬靈上的學習、我們何曾不是如此嗎?一次的教訓通常是不夠的,除非真正的被神對付到走頭無路、完全的失敗後才學到功課。

或許,我們可以學聰明一點:多體貼聖靈的提醒、吃過一次苦頭就夠了。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19:1-20:8

9/24/2017 星期天 歷代志上 19:1-20:8

「大衛說、我要照哈嫩的父親拿轄厚待我的恩典厚待哈嫩。於是大衛差遣使者為他喪父安慰他。大衛的臣僕到了亞捫人的境內見哈嫩、要安慰他…大衛聽見了、就差派約押、統帶勇猛的全軍出去。」 (代上19:2,8)

有人說:人與人之間的難處是源於人與人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同樣的、國與國之間的戰爭是國與國之間的溝通出了問題。

這個說法似乎有些道理,然而,它卻忽略了人罪性的問題:對於以一直沉浸在罪中為樂的人來說,再多的溝通也解決不了問題。

國家也是如此,如果靠溝通就可以避免戰爭的話,二次大戰後聯合國的誕生,世界上就應該再也不該看到戰爭了。

近來令人頭痛的北韓就是一個例子:年青的金正恩為了要表示自己比他的父親、祖父都還有魄力,就不顧人民的福祉、國際的和協,一味的發展核子武力、而且揚言要使用核子武力來催毀敵人。

亞捫的王、哈嫩也是如此:大衛好心的差遣使者為新王哈嫩的喪父安慰他,他不但不領情、還責怪大衛來窺探、傾覆他這位新王;而且不照國家之間對待使節的常理、當眾羞辱大衛的使者。

之後,哈嫩出兵擺陣求戰,大衛派了身經百戰的約押統帶勇猛的軍隊相迎、擊敗了亞捫人。(19:6-15)

哈嫩仍然心有不甘、找了亞蘭人幫忙、再次擺陣。這一次,大衛親自帶兵擺陣攻擊,澈底了擊潰了亞蘭人、鞏固了猶大國在鄰邦中的地位。(19:16-19)

我們雖然不知道北韓的危機將會怎麼樣的解決,但金正恩的頑強與哈嫩的愚頑的確是有許多的相似之處。

同時,我們很容易站在大衛的角度來看哈嫩的頑劣:一次的教訓還不夠、非得要完全的失敗後才學到功課!

但在屬靈上的學習、我們何曾不是如此嗎?一次的教訓通常是不夠的,我們也常是除非真正的被神對付到走頭無路、完全的失敗後才學到功課。

或許,我們可以學聰明一點:多體貼聖靈的提醒、吃過一次苦頭就夠了!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17:1-18:17

9/23/2017 星期六 歷代志上 17:1-18:17

「自從我領以色列人出埃及、直到今日、我未曾住過殿宇、乃從這會幕到那會幕、從這帳幕到那帳幕。凡我同以色列人所走的地方、我何曾向以色列的一個士師、就是我吩咐牧養我民的說、你為何不給我建造香柏木的殿宇呢。」 (代上17:5,6)

人很容易不知不覺的被限制在自己的習慣當中。

孩子小的時候,在游泳池興高釆列的玩「馬可波羅」的遊戲:一個人閉著眼叫馬可,其他的人回應波羅。

當時,我這從來沒見過這種遊戲的「外國人」,很誠心的問他們:為什麼馬可一定要是波羅呢?叫馬可的人多的是,為什麼一定得姓波羅?

當然,除了遭到孩子們一頓數落之外,我並沒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同樣的,對於猶太人來說,聖殿就是神的住處、是神與猶太人同在的明證,聖殿的神聖是無可懷疑的。

因此,當司提反講到「大衛在神面前蒙恩、祈求為雅各的神預備居所。卻是所羅門為神造成殿宇。其實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徒7:46-48)的時候,猶太人就受不了,拿著石頭把司提反當場打死。

歷代志上17章可以說是整本歷代志上、下的中心。其內容就是神對大衛想建聖殿心意的回應(17:1-15)、和大衛感恩的禱告(17:16-27)。

然而,其中最引人入勝的是在一個字「屋子」的三個不同的含意。

同一個字house (英文在此同希伯來文一樣,用同一個字) 在17:1的中文翻成「宮中」;但在17:3-6,同樣的house中文翻成「殿宇」。最後,神對大衛建聖殿心意的回應,中文以「家室」代表house。

大衛由自己的house(皇宮)想到了神的house(殿宇、聖殿)。

神雖然不許他為神造聖殿,但卻以保障大衛的家室長久坐在王位上(house,大衛的王朝、大衛的國17:11,12)為回應;這是人和神之間多麼美麗和諧的交流。

「我未曾住過殿宇、我何曾向你說何不給我建造殿宇呢?」這是神給大衛的問題,正是要提醒他,至高者並不住人手所造的殿宇。

神不會讓人手所造的物品限制著的。可惜的是,當猶太人把聖殿形像化、習慣化了以後,就陷入只要聖殿、不要神的錯誤當中了!

今天,在屬靈上,什麼是我己經習慣的人、事、和物?

是誰代替了我對神自己的渴慕?名牧師?長老?或是屬靈偉人?

是什麼事代替了我對神自己的渴慕?主日崇拜?團契?主日學?

是什麼物代替了我對神自己的渴慕?教會的建築物?還是聖地的旅遊?

— 2017 每日讀經 — 歷代志上 16:1-43

9/22/2017 星期五 歷代志上 16:1-43

「你們要稱謝耶和華、求告他的名、在萬民中傳揚他的作為。要向他唱詩、歌頌、談論他一切奇妙的作為。」 (代上16:8,9)

在這人人都想創業、成功、發財的硅谷;能夠成為一家公司行號的創始人,是非常令人羨慕的。

但在所有的創始人當中,有一些被稱為「有遠見的」創始人(Visionary),更是受大家的尊敬。

這些有遠見的人所開的公司,不但是業績迅速成長,也像火車頭一般,帶動許多其他的相關工業、一同興旺起來;同時,完全的改造了原有的工業景觀。

像張忠謀之於半導體晶圓廠、蘋果公司的喬布斯(Steve Jobs)之於智慧手機、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Tesla)之於電動汽車、太空X(Space X)之於太空工業…都產生了巨大的影響。

與遠見同樣的字,在聖經裡的翻譯也叫「異象」。從字面上來看,這就似乎是說:神讓人看見一個非常特別、一般人看不到的神秘景觀。

但是,這異象原來的意思只是一個看見的意思;其實,看到「象」的含意,比那「異」的含意要來的多。

更進一步來說:異象就是以神的心意、用神的眼光、來看神的事情;這並不一定是特別、異類、或是奇怪的看見。

歷代志上十六章,大衛在耶和華約櫃前的事奉、頌揚、讚美神的時候,在他的禱告當中,就顯出他看到的異象。

大衛在呼籲他的弟兄、以色列人要稱謝耶和華、求告他名的時候,突然眼光轉向了世界上所有的人–萬民;要萬民唱詩、歌頌、談論耶和華一切奇妙的作為。

自古以來,以色列人都是自以為是、貴為神的選民;猶太人不肖與外邦人來住;然而,大衛在這裡呼籲他的以色列人、要在萬民中傳揚耶和華的作為。

原來神的心意不只在選民而己、乃是在萬民。福音的普世性不是從新約才開始,仍是從舊約就早己存在的觀念。

歷代以來,遠渡重洋到異國奉獻一生的宣教士,他們是有遠見、有異象的一群人。

這些宣教士不是看到了我們無法看到的奇怪景觀;而是他們用神的眼光看今天世界的需要、並且對這個需要有回應。

今天,我們也不必羨慕、尊敬有遠見的那些公司創始人。

神國需要的異象、在聖經上已經很清楚的告訴我們了;問題在我們怎樣回應這個遠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