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11:1-15-12:25

6/30/2017 星期五 撒上 11:1-15-12:25

「耶和華既喜悅選你們作他的子民、就必因他的大名不撇棄你們。 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我必以善道正路指教你們。只要你們敬畏耶和華、 誠誠實實的盡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們所行的事何等大。」 (撒上12:22-24)

「知其不可而為之」是一個看城門的人對孔子的評語。

一個人明知自己所做的、在自己的有生之年是不可能看到結果,但他還是一絲不苟地堅持做下去、為自己的理想獻身。這人要不是一個理想主義者;不然就是他看到了平常人看不到的結局。

撒母耳就是一位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人。

他曾經把以色列從灰暗的士師時代帶出來(7:2-17)。他警告以色列人立王的危險、但他們不聽(8:6-22)。他勉強地替他們膏了掃羅(10:1-24),但百姓仍不能理解他們不能只靠看得見的王、而離開了神(12: 6-12)。直到撒母耳年老髮白的時候, 求了個在不該打雷降雨的時節中打雷降雨,百姓才承認他們犯了大罪(12:17-19)。

「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以致得罪耶和華」(12:23)。這是年老的撒母耳回答他們的話,他立志要為百姓所做的事奉。

為什麼呢?因為他知道他苦口婆心的勸告「只要你們敬畏耶和華、 誠誠實實的盡心事奉他、想念他向你們所行的事何等大」(12: 24),不見得在百姓身上能有果效。他就把百姓得罪耶和華的事、 放在自己的身上。

我的事奉態度又如何呢?上一次為了事奉生悶氣是什麼時候?

當我的好心被拒絕的時候,憂鬱的情緒要持續多久?過了多少時候我才能為冒犯我的人禱告?求饒恕?

在基督的恩典中,無論什麼過犯都有悔改、更正的機會。

如果人可能很快的傷害我們的話,讓我們更快地為冒犯我的人禱告、讓我們更主動地為他指教善道、和正路。

我們並不是知其不可而為之的人,因為我們有新的生命、復活的盼望。我們可以在聖靈裏,以基督復活的生命來看那別人看不到的結局—他必興旺、我必衰微。

我的事奉是那一類的事奉呢?

—至於我、斷不停止為你們禱告!求主賜給我這樣的心志。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9:1-10:27

6/29/2017 星期四 撒上 9:1-10:27

「從其中又掣出基士的兒子掃羅,眾人尋找他卻尋不著、就問耶和華說、那人到這裡來了沒有、耶和華說、他藏在器具中了。」 (撒上10:21,22)

歷史上所描寫的君王帝相,不是特別的好:像劉邦的「天縱英明」;不然就是特別的差:像那扶不起來的劉後主「無能為役」。

可是,我們從自己身上的經驗,都可以體認到:人是多面的、没有人一生下來就是天縱英明;也没有人一輩子是無能為役。

我們從聖經中的許多重點人物看出,他們也都不是一些單面人;有優點、也有不少缺點。問題不在優點、或是缺點,而是他怎樣的在性格上的多面性中發展。

掃羅是以色列的第一個王,他的長相、儀表都好:「掃羅又健壯、又俊美、在以色列人中沒有一個能比他的,身體比眾民高過一頭」(9:2) 。

然而,身材高大的掃羅,在他平生中最重要的一個場合上 — 被揀選為王的時候,卻臨時怯場、藏在器具中。

一個大個子的男人,躲在器具(可能是武器) 中,不是露了手腳、就是露了後半身,實在是個令人發笑的窘態、更別提是否够得上天縱英明了。

可是,這一位起初腆靦的掃羅,並不是謙卑,到後來竟無所不用其極的以各種不道德、不仁義的方法來設法保障他的王位。

所以,不論我是內向或外向、收斂或是進取的個性,這都不重要;問題是這些原生的性格,是不是可以交給神、讓神來塑造、使用。

大衛、彼得、保羅…都是有缺憾的人,但他們能超越那些缺憾、成為神所重用的人;掃羅有他天生的優點,但他執著於自己的路,優點也變成了缺點。

今天,我要怎麼來看自己的優點、缺點呢?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7: 5-8:22

6/28/2017 星期三 撒上 7: 5-8:22

「管轄你們的王必這樣行,他必派你們的兒子為他趕車、跟馬、奔走在車前…必取你們的女兒為他製造香膏、作飯烤餅。也必取你們最好的田地、葡萄園、橄欖園、賜給他的臣僕。…又必取你們的僕人婢女、健壯的少年人、和你們的驢、供他的差役。你們的羊群他必取十分之一、你們也必作他的僕人。」 (撒上8:11-17)

不久前英國慶祝伊麗莎白女王90歲生日。同時,大西洋兩岸、英美的影視煤體,也激起了一陣子對這位在英國歷史上、職掌王權最久女王的風潮。

「皇冠」(The Crown)是其中一個廣受好評的電視劇,不但因為歷史的正確性;也因為演技好、其中有不少描述皇室家族對於人、事、和自己的看法。

劇中皇室在準備女王的加冕典禮時,對於觀禮賓客的安排、禮儀的程序及其義意,有一些另人印象深刻的對話。

其一是加冕典禮的受膏時所講的話;基本上,除了受膏為王外,也是受膏為先知、和受膏為祭司。

英王即然是集君王、先知、及祭司於一身;所以皇室與人是有很大的差別,他們是神、人之間的中保,雖然住在人間、但是只直接聽命於神、没有必要對人民負責。

君王一旦有了先知、及祭司的心態,不需要問責於人,所以,老百姓自然地成為事奉君王的工具,無止無境的予取予求是件名正言順的事。

其實,中國的皇帝自稱「天子」也是同樣的心態。

奇怪的是:人為什麼心甘情願的被君王蹂躪呢?神在撒母耳記上、也曾經提出同樣的問題、和警告。

但是,人喜樂有與別人所有的、不論是好、是壞,只要大家都有、而我没有,這就成了我的遺憾。

從前的以色列人要王,今天的我們要金錢、成就、地位。

但是,要把信心、和生命、生活的中心擺在看不到的神上,卻是相當的不容易。

從前的以色列人聽到了神的警告,不聽!

今天的我聽到了神同樣的警告,聽、還是不聽?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6:1-7: 4

6/27/2017 星期二 撒上 6:1-7:4

「約櫃在基列耶琳許久.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 撒母耳對以色列全家說、你們若一心歸順耶和華、就要把外邦的神、 和亞斯他錄、從你們中間除掉、專心歸向耶和華、單單的事奉他. 他必救你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 (撒上7:2,3)

記得剛轉到高科技公司上班時,在一次的開發計劃講解會議之後, 我好心的問計劃主持人:「這一部分的工作要在什麼時候完成?」 不料,得到的答案是:「昨天!」

不久之後,我才明瞭這是科技公司的標準笑話。 它反映了硅谷的工作文化:在這高度的竟爭環境中,立刻、馬上、 越快越好、全天侯、24/7…等等,都是理所當然的。

在這種環境之中,上班族不但在公司的壓力大、工作時間長; 這種講求效率、要求立竿見影的成果、和無法耐心等待的習慣, 也在不知不覺的當中,漸漸帶到自己的家庭、甚至教會裏面, 造成不少困撓。

撒母耳記上在交待了撒母耳的出生、成長之後(1-3章), 緊接著記載了約櫃的行蹤:從約櫃被擄(4章)、 約櫃在大袞廟的經過(5章)、到約櫃回到基列耶琳(6章)。

如果說約櫃代表的是耶和華的同在;那麼,約櫃的離開、 再回到以色列人中也應該是一個從屬靈上的低落到復興的完整過程。 照當今職場上的行話該是:計劃已經完成了!

但第七章的開始卻有這個記載:「約櫃在基列耶琳許久, 過了二十年、以色列全家都傾向耶和華」(7:2)。

二十年對工商業界來說,幾乎是幾個世代之久。 很少人會想到二十年以後的事情、更少人有等二十年之後, 再來看結果的耐心。

這二十年之中發生了什麼事?「撒母耳對以色列全家說、 你們若一心歸順耶和華、就要把外邦的神、和亞斯他錄、 從你們中間除掉、專心歸向耶和華、單單的事奉他. 他必救你們脫離非利士人的手。以色列人就除掉諸巴力、 和亞斯他錄、單單的事奉耶和華」(7:3,4)。

原來,屬靈的建造是需要耐心、要花時間的。 這是從生命本質的改變,到外表行為上的修正。單憑一時的衝動, 帶出來的是曇花一現的熱心,是不能持久的。

不但個人如此,我們的教會、和普世教會都應該是如此。

今天,我在屬靈的事上對我自己、對我的家人、 對教會的弟兄姊妹有耐心嗎?

我讀經、禱告了以後是不是馬上想看到果效呢?

我如何評估事奉的果效?我看重事工的成敗、還是看重生命的改變?

我是否不經意的把世界的方法和觀念帶到我的事奉裏面?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4:1-5:12

6/26/2017 星期一 撒上 4:1-5:12

「他給孩子起名叫以迦博、說、榮耀離開以色列了,這是因神的約櫃被擄去、又因他公公和丈夫都死了。」 (撒上4:21)

廿世紀初,德國神學家馬丁布伯,在他的經典之著「我和祢」中,用兩個觀念「我和它」、及「我和衪」來描述人和神、以及人和人之間的關係,對之後的神學、及哲學發生了很大的影響。

原來,人和神間的關係,就像一般人和人的關係一樣,應當建築在相愛、互信的基礎上;從這個基礎再發展出來的互相遵重、依靠、及得好處,那是一個健康、能維繫到長久的關係。

反之,人如果把「人我」的關係、降格到「物我」的關係,把對方的利用價值、放在彼此對於另一方品格的遵重、互信、愛的關係之上的話,這種關係帶來的將會是恢心、失敗的慘劇。

在撒母耳記上、神的約櫃被擄的經過,就是這一個原則的好例子。

祭司以利的兒婦非尼哈在將死之前的這一句話:「榮耀離開以色列了」,就是總結了以色列人在當時失望的心情。

非尼哈所悲嘆的不僅是生命悲慘的遭遇:一日之間,她的公公和丈夫都死了,她自己也即將在產難中死亡;更另人傷心的是:她生命中最基礎的依靠 — 神的榮耀(以約櫃代表) ,也突然的被推翻了。

以色列人在當時不只把約櫃視為與神同在的象徵,更把約櫃成為神保護的實體。所以,當抬約櫃出戰,不但不能使以色列人得勝,反而約櫃被非利士人擄去,實在是一個大大的意外。

這就是以色列人把他們與耶和華的關係,從我和衪降格到我和它。其實,早在抬約櫃出戰之前,他們已經把與神愛和信的關係,以使用工具一般的物我關係取代而不自知。

今天,我是不是也有這種傾向,以一些屬靈的習慣:或是禱告、敬拜、教會、活動,當成自己必蒙祝福的尚方寶劍嗎?

不要等到「榮耀離開以色列了」的那一天,才猛然自覺「我和祢」的關係早已成為「我和它」而不自知呢!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2:12-3:21

6/25/2017 星期日 撒上 2:12-3:21

「當那些日子、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 一日以利睡臥在自己的地方,他眼目昏花、看不分明。 神的燈在神耶和華殿內約櫃那裡、還沒有熄滅…」 (撒上3:1-3)

2001年世貿大樓被恐佈份子襲擊倒塌後的27小時, 營救人員從高達數層樓的癈墟之中, 救出了最後一位生還者Genelle McMillan。

事後,這位生還者回憶她等待被營救的過程:當大樓倒塌後, 她雙腿被倒下的樓梯夾著,眼前一片黑暗。

不久, 她了解自己的處境,估計生還的機會不大。 她只能想像著向神不停的禱告,希望可以平靜地回到天家。

不知道過了多久,正當她要放棄求生的意志時, 突然遠處有一束光線穿過黑暗,從上照下來。就是這點光, 重新挑燃了她求生的希望。

又不知道過了多少時後, 她隱隱約約地聽到有人說話的聲音。她想大聲呼喊, 卻發現自己的聲音己經沒有了!她只能呻吟、求奇蹟的出現… 剩下的故事,我們就用不著說了。

撒母耳生在士師時代的後朝,那是以色列歷史上最灰暗的一段日子, 他們屬靈的光景用這句話就可看得出:「當那些日子、 耶和華的言語稀少、不常有默示」。

神的百姓就像在癈墟中等待被營救的人一樣, 期待著聽到耶和華的聲音;但耶和華的言語稀少。

然而,神的燈還在神耶和華殿內約櫃那裡、沒有熄滅。 這也像在絕望中的McMillan一殷,就是這麼一點光, 就衝破了那漆黑的環境,帶給人一個盼望。

「那光是真光、照亮一切生在世上的人」(約1:9), 我們所等待的光,在基督耶穌裏、已經來了。

可惜的是,該看守神的燈的人—祭司以利,他眼目昏花、 看不分明。該聽到神的聲音的人,不但聽不到, 也不怎麼在意聽到神的聲音這件事(3:4-9)。

今天,耶和華的言語稀少嗎?耶和華的燈還沒有熄滅嗎?

我所處的環境在什麼光景中?教會在什麼光景中? 我自己的光景如何?

在黑暗中,我期待那個光嗎?我期待聽到那個聲音嗎?

我常聽到神的聲音嗎?

2017 每日讀經 — 撒上 1:1-2:11

6/24/2017 星期六 撒上 1:1-2:11

「以利說、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願以色列的神允准你向他所求的。哈拿說、願婢女在你眼前蒙恩.於是婦人走去喫飯、面上再不帶愁容了。」 (撒上1:17,18)

在橫量一個人之前,中國人的習慣是先察一察他的出生世家、再看看他的教育程度,然後才審視一下他的言行談吐、辦事能力。

尤其是在尋找對象時,不論是為了子女找媳婦、半子;或為了自已的婚姻,這幾乎是個通則。

然而,在神的國裡,神卻經常的在人們意想不到的時間、興起人們意想不到的屬靈偉人,來成就祂的旨意。

撒母耳的出生,就是充滿了這種的曲折性。

以利可以說並不是一位理想的先知:他照習慣性的坐在殿旁的坐位上,不但無法察覺哈拿在痛苦中向神呼求,反而指責哈拿醉酒 — 這實在不像一位好牧者。

以利後來向哈拿說的:「你可以平平安安的回去、願以色列的神允准你向他所求的」,似乎也像習慣性的安慰話;少了一點同理心的感性在其中。

然而,哈拿卻從其中得到極大的安慰及釋放:「願婢女在你眼前蒙恩,於是走去喫飯、面上再不帶愁容了」。

今天,我們的禱告蒙應允、沈重的心得釋放,也不見得必需靠著別人的好靈性、好經驗;而是由於自已心裡真實的景況、從內心發出的呼求。

以利出生好、又是祭司,論家世、學問、談吐、做事能力都是高人一等的。

哈拿生活在一個功能失調家庭當中,一個不懂事丈夫、一個處處與她作對的小二;她是一個在愁苦中的平凡人的寫照。

但神可以藉著一位不稱職的牧者,帶出來一位信心的偉人:哈拿不但是得到了一時的安慰,而且體察神的心意、帶領撒母耳走屬靈的道路。

哈拿的禱告–「我的心因耶和華快樂,我的角因耶和華高舉,我的口向仇敵張開,我因耶和華的救恩歡欣。只有耶和華為聖、除他以外沒有可比的、也沒有磐石像我們的神…」(2:1,2)

這成為歷代研究救恩史的神學家們一個重點。神永恆的旨意怎麼藉著一位平凡的婦人、向世世代代的後人說話?

我有什麼值得自誇的出生、教育、能力嗎?神看重的是我的什麼?

2017 每日讀經 — 路得記 4:1-22

6/23/2017 星期五 路得記 4:1-22

「我想當贖那塊地的是你、其次是我、以外再沒有別人了、 你可以在這裡的人面前、和我本國的長老面前說明、你若肯贖就贖、 若不肯贖就告訴我.那人回答說、我肯贖。波阿斯說、 你從拿俄米手中買這地的時候、也當娶死人的妻摩押女子路得、 使死人在產業上存留他的名。那人說、這樣我就不能贖了、 恐怕於我的產業有礙、你可以贖我所當贖的、我不能贖了。」 (得4:4-6)

2014年8月,日本著名的資深自由記者後藤健二, 為營救早前被綁架的好友湯川遙菜,決定前往極端伊斯蘭組織。 不料,一去之後,音訊全無。

直到1/20/2017伊斯蘭國( IS)在網路上,要求日本以兩億美元交換人質, 這才引起媒體廣泛的注意。

當日本政府還在對交換人質的回應辯論之時,伊斯蘭國分別於1/ 24及1/31在網路公伂了湯川遙菜、 及後藤健二被斬首殺害的影片,引起國際上對伊斯蘭國的公憤。

這個事件讓人想到什麼救贖的條件?從路得記中, 我們可以歸納出幾個原則:

首先,被贖的人有一個願意被贖的意願:「我是你的婢女路得、 求你用你的衣襟遮蓋我」(3:9)。 路得願意聽從拿俄米的安排,向波阿斯求遮蓋。

第二,贖人的人也有一個願意提供救贖的心願:「女兒阿、 現在不要懼怕、凡你所說的、我必照著行」(3:11a)、「 那人今日不辦成這事必不休息」(3:18)。 波阿斯願意伸出他的手,盡全力幫助路得。

第三,贖人的人有能力付出救贖的代價:「你們今日作見證、 凡屬以利米勒和基連、瑪倫的、我都從拿俄米手中置買了」(4: 9)。波阿斯不但願意、他也有能力付出那救贖的代價。

第四,贖人的人、與被救贖的人, 他們彼此有與這個救贖行動相稱與關係:「 因為你是我一個至近的親屬」(3:11b)。 如果波阿斯對路得是一位莫生人,這個救贖就師出無名了。

第五,整個救贖的行動,不僅要合情合理,也得合法。「 我實在是你一個至近的親屬、只是還有一個人比我更近」(3: 12)、「那人對波阿斯說、你自己買罷、於是將鞋脫下來了」( 4:8)。

後藤健二願意救湯川遙菜,我們也相信後者也願意被救; 但是後藤健二並不具備救贖後者的能力。在救贖的行動中, 他們兩人關係不被伊斯蘭國承認、而且, 倒底什麼是合法的程序也無法確定。所以, 我們雖然敬佩後藤健二的勇敢,卻惋惜他白白地送上了自己的生命。

今天,耶穌對我的救贖完全地附合這五項要件:我願意被贖、 祂願意贖我、祂有能力贖我、祂是我的至親、 祂為我完全了贖罪的律法。

我對基督救贖的了解完全嗎?是不是還有欠缺的地方?

我對基督救贖的偉大有感受嗎?是不是還有遲鈍的地方?

我對基督救贖的感謝夠嗎?是不是還有保留的地方?

2017 每日讀經 — 路得記 2:1-3:18

6/22/2017 星期四 路得記 2:1-3:18

「波阿斯對路得說、女兒阿、聽我說、不要往別人田裡拾取麥穗、也不要離開這裡、要常與我使女們在一處。」 (得2:8)

我從小生長在一個不是很富裕的家庭、全家看不到有什麼擺設;但是父母親總是會在光禿禿的牆壁上,貼上幾張從畫報上剪下來的圖片。

其中一張印象非常深刻的是三位婦女、在金色陽光的背景下,在田裡撿東西。

其實,我繪圖並不是很敏感;而我對這幅畫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在同學家中,常看到一落雜誌,它每一期的封面都是這一幅畫、而且有國學大師吳稚暉的題字「拾穗」。

長大以後,才知道這幅畫的名字、就叫拾穗,是法國名畫家米勒最著名的作品之一,目前存放在巴黎的奧塞美術館。

原來,在金色的陽光是夕陽、田裡的禾捆是農主收好的莊稼、三位婦女撿的東西是農主收莊稼後掉下來的稻穗。

而且,那裡有濃厚的聖經背景:幾乎是路得記的一個場景。

可是,米勒的拾穗給人是一個溫暖(金色)、溫柔(婦女) 、和樂(禾捆)的感覺;但是真正拾穗的工作卻不是那麼容易。

這些靠拾穗生活的,都是極度貧寒的人;她們要冒著被人欺負(2:9)、羞辱(2:15)、叱嚇(2:16)、飢渴(2:9,14)的危險,只能檢到一點填飽肚子的份量。

但路得卻是一位非常幸運的拾穗者,她有農主波阿斯的特別關顧,因而她能放心大膽的拾穗,不但讓自己吃飽了,還可以把所拾取的帶進城、給婆婆吃。

這才是由艱辛到溫暖的轉變:因為有波阿斯的關顧。

1978年九月,我初到賓州的一個大學城、一切都很新鮮。不久,就到了十一月的感恩節,不料所有的店、包括學校餐廳都關門了。

我們幾個中國學生、只好在各人寢室、宿舍裡收集剩下的乾糧充飢,略嚐了拾穗的味道。

接下來十二月的聖誕假期,我就學聰明了:向學校申請了一位招待家庭(host family),在他們家的農場上、過了一星期難忘的農家生活。

更難忘的是:臨走前他們送我一本中文聖經(雖然他們不懂中文),這仍是我珍藏、也常讀的一本聖經。

對一個留學生來說,他們的對我關顧,使我初嚐在異鄉的溫暖。

今天,我不是也有很多機會、把這個溫暖白白的送給需要的人!

2017 每日讀經 — 路得記 1:1-22

6/21/2017 星期三 路得記 1:1-22

「路得說、不要催我回去不跟隨你、你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 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你的國就是我的國、 你的神就是我的神。你在那裡死、我也在那裡死、也葬在那裡. 除非死能使你我相離、不然、願耶和華重重地降罰與我。」 (得1:16,17)

還記得婚禮中的誓言嗎 —「我願意娶身邊這位姑娘做我的妻子,愛她、安慰她、 尊重她、保護他,像我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 不論她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於她,相親相愛, 直到死使我們分離。」

「 我願意嫁給我身邊這位青年人做我的丈夫,愛他、安慰他、尊重他、 保護他,像我愛自己一樣。在以後的日子裡,不論他貧窮或富有, 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貞於他,相親相愛,直到死使我們分離。」

這簡單、樸實、動人心弦的誓詞, 原來是從路得對她婆婆拿俄米所說的話而來的。

在灰暗的士師世代裏,路得記中各個人物的忠貞、温柔、慈愛、 良善、信實、愛情給我們一個渙然一新的希望。

原來,人與人之間的堅貞感情不只限於男女之情、血緣關係而己。

拿俄米與路得之間濃厚的婆媳感情, 相信是每一個自身處在姻親關係中的人都羨慕的。

為什麼路得在極其困難的大環境中,不為自己打算、 堅持的跟隨拿俄米走向一個生活沒有保障的未來?

可能是路得天生就有温順、良善的天性; 也可能是拿俄米一向對待路得如自己的女兒。

但是為什麼路得不停在「你往那裡去、我也往那裡去,你在哪裡住宿、我也在那裡住宿」;而又繼續地說:「 你的國就是我的國、你的神就是我的神」?

路得是位摩押女子、外邦人,她為什麼願意捨去自己的祖國、 離開自己的家鄉,到一個文化、風俗、語言完全不一樣的新環境? 一個正常的人,在沒有相當的認識、和把握之前, 不可能會輕易的走向未知的。

所以,我們可以有把握的說, 路得不但對婆婆個人的人品有相當大的信心;她對婆婆的國 — 以色列;和婆婆的神 — 耶和華,也有相當程度的認識。

拿俄米的人品,婆媳之間的感情是路做決定的一個要素,但不是全部的因素。

拿俄米的國、和拿俄米的神更是她所嚮往的。

路得對以色列、耶和華的信心和認識從何來?拿俄米!

當士師世代的祭司無法把以色列全國帶到神的道路上時, 一個流落在外邦的寡婦, 卻能把她身邊的外邦人媳婦完完全全地帶到神的面前, 這是多麼大的對比!

今天,我的國是什麼?中國、美國、還是神的國?

我的見證是什麼?人能藉我認識、甚至選擇跟從我的神嗎?

不論貧窮或富有,生病或健康,始終忠誠,相親相愛, 直到離開這個世界 — 這個誓言的基礎在那裏?是我的決心、還是與神的盟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