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4:13-20

9/20/2016 星期二 啟示錄 14:13-20

「我聽見從天上有聲音說、你要寫下、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 (啟14:13)

每一個人都有他的理想、也願意為他的理想付上代價;甚至自己的生命。

就像匈牙利詩人山多爾的名言:「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兩者皆可拋。」為了愛情、為了自由而捨命的人是有的。

然而,在激情中捨命雖是可能的,但他還要思考的問題是:這一切是值得的嗎?

名歌唱劇孤星淚(Les Miserables) 是描述法國大革命中的一個愛情故事。其中有一首歌叫「與我共飲」(Drink with me),是參加革命的熱血青年、在面對第二天政府軍攻擊時難免的傷亡所唱的:

當你倒下去時,這個世界會記念你嗎?
你的死亡有可能終究是毫無意義的嗎?
你的生命是否只是又一個謊言呢?

Will the world remember you When you fall?
Could it be your death Means nothing at all?
Is your life just one more lie?

是的,不論是為了愛情、為了革命獻上自己生命的人,在當時是不是都有這樣的疑問呢?

在教會歷史中,也有不少為主殉道的人。

然而,如果他們也有同樣的問題的話,他們帶著不必成為沒有答案的遺憾離開這世界。

因為,聖經已經提出了答案:「從今以後、在主裡面而死的人有福了,聖靈說、是的、他們息了自己的勞苦、作工的果效也隨著他們。」(14:13)

神要記念他們。

對世界來說,他們是息了在世上的勞苦;
對神來說,他們的工作是在永恒中存留著;
對存留的人來說,他們的犧牲堅立了我們的信心、作工的果效存留到世世代代的聖徒。

今天,我在世上很努力、很辛苦的做了很多事情,但這些在永恆中有任何價值嗎?

當離開了這個世界後,我作工的果效會隨著我嗎?

我的死亡有可能終究是毫無意義的嗎?

這些是值得思想的問題。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4:1-12

9/19/2016 星期一 啟示錄 14:1-12

「我又看見另有一位天使飛在空中、有永遠的福音要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他大聲說、應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因他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應當敬拜那創造天地海和眾水泉源的。」 (啟14:6,7)

1984年,我搬到一間新的研究室。與我共用研究室的一位美國同學,在牆上掛了一個好大的「世界末日鐘」(Doomsday Clock)。

這個鐘指著11:57分、也就是說:假設把地球的壽命在凌晨開始、正午12:00結束的話,我們還有3分鐘存活的時間。

當時是美俄冷戰時期、兩方的核子彈隨時一簇即發,那是可以了解的。但1990年代,隨著蘇聯的瓦解,這個鐘向後退了十多分鐘。

然而,去年(2015)它又回到了11:57分。因為,地球暖化、核子彈技術普及(北韓、伊朗、恐佈份子);使科學家又回到悲觀的角落了。

人對世界末日的好奇(還不到期待的地步)、是一直沒有間斷過的。

然而,啟示錄告訴我們:核子戰爭、地球暖化都不是世界的末日的指標;而是「永遠的福音傳給住在地上的人、就是各國各族各方各民」(14:6)。

原來,福音的廣傳、和世界的末日是習習相關的。

到那時,信靠神的人會大聲地敬拜神:「當敬畏神、將榮耀歸給他」(14:6)。

而對不信的人來說,那是「巴比倫大城傾倒了」(14:8)、「施行審判的時候已經到了」(14:7)的時候。

所以,使徒約翰對我們的提醒是:「聖徒的忍耐就在此.他們是守神誡命、和耶穌真道的」(14:12)。

因為如此,我對世界末日鐘的看法是不是該有一些修正了?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3章

9/18/2016 星期日 啟示錄 13章

「他又叫眾人、無論大小貧富、自主的為奴的、都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有了獸名、或有獸名數目的、都不得作買賣。」 (啟13:16,17)

啟示錄 13章以「一個獸從海中上來」(13:1)開始了在地上的爭戰。

這顯然指著是一個政治強權。當人治高漲的時候,人就抬高自己、不把神看在眼裡、還「開口向神說褻瀆的話、褻瀆神的名」(13:6)。

但是,這種政權是不能持久的:它的期限是「任意而行四十二個月」(13:5)。

接下來,「另有一個獸從地中上來」(13:11);但這個新的政權更糟,因為它是建築在那前一個政權的基礎上,要「地和住在地上的人、拜那…頭一個獸」(13:12)、而且帶來了更多的殺害(13:15)。

除了在政治上的迫害之外,更可怕是在經濟上全盤的控制:「在右手上或是在額上、受一個印記,除了那受印記..的、都不得作買賣」(13:17)。

經濟及貿易是社會繁榮、人民能安居樂業過生活的原因;在作買賣上的限制,是政治強權更澈底、完全地對人民的控制。

現今世界正朝著強權爭取控制各國的經濟、貿易上的路急速前進。

美國所推展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 ,Trans-Pacific Partnership)醉翁之意不在酒,而是有意的圍堵中國在亞洲太平洋國家中的經濟影響力。

中國也不甘示弱,以大量投資「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 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來吸引需要資金的各個亞洲太平洋國家。

相信不久之後,經過全球貿易的整合,世界經濟要被少數的超級強權所控制。

到了那凡是「那沒有受印記的,都不得作買賣」的那一天,基督徒將受到更全盤深度的壓迫。

這時的出路、還得要等到下一章了。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2章

9/17/2016 星期六 啟示錄 12章

「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啟12:10,11)

阿凡達(Avavta)是2009年美國推出的一部賣座很好的電影;它的內容是在另外一個星球上,有一個巨人社會,是根據在地球人類的意念而作息的。

奇特的是:這部片子不僅在美國、連許多不同種族、文化的第三世界都有影迷。

有一些社會學家就這現象的分析是:現代科技所帶來的虛擬世界(Virtual Reality, VR),使人容易把自己投影到另一個理想世界。

在那裡,現實的缺憾都不存在了;而阿凡達的巨人世界就是人逃避現實的地方。

這也可以解釋為什麼現今有這麼多人(包括成人在內),沈迷在電動遊戲中出不來。

從人在地上的世界來影響另一個世界 — 這是人一甘情願的想法。

但是,地上的事、確實與天上發生的事相關的,這可以從聖經看得出來。(例如:弗6:12,13。)

然而,這其間的順序是反過來的:天上發生的事影響了地上的事、而不是地上影響了天上!

在使徒約翰描述地上的大爭戰之前(13-20章),啟示錄 12章寫的是天上的爭戰:天上現出大異象來(12:1)、在天上就有了爭戰(12:7)…。

原來,我們弟兄們為了信仰的見證,受到了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的苦難,是來自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撒但)。

但在地上的大苦難還沒有來臨之前,天上己經有大聲音宣告了爭戰的結果:「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他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12;10)。

再一次的,這是歷代聖徒為主受苦、甚至殉道的動力。(前一次在第10章的默想)

今天我們要活出得勝生活的動力、何嚐不也是有同樣的原因和把握呢?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1章

9/16/2016 星期五 啟示錄 11章

「第七位天使吹號、天上就有大聲音說、世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他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在神面前、坐在自己位上的二十四位長老、就面伏於地敬拜神、說、昔在今在的主神、全能者阿、我們感謝你、因你執掌大權作王了。」 (啟11:10)

饒孝楫牧師在上週六晚的宣道年會信息中,有一段整本聖經中有關「神的國」的經文講解,在我們教會的網站上可以聽到:

我們可以看到:從創世記到啟示錄一直都是有聯貫性的講到神的國。

可想而知的,啟示錄是神的國的終極實現。所以,我們讀啟示錄時非得對神的國付上特別的注意力才可;否則,不但讀不懂、也還像入寶山而空手回,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

啟示錄11章正好在整本書的中間(啟示錄共22章),而且是述說到災禍最高潮的第七號的開始、神的國應該還沒有到。

然而,就像在暴風雨之前的平靜:在地上的大災難開始之前,使徒約翰突然把我們的焦點從地上轉到天上了。

地上雖然亂(啟9章),但天上卻是二十四位長老為主基督的國所作的敬拜。

他們敬拜的內容是世上(地上)的國、成了我主和主基督的國;主基督要作王、直到永永遠遠!

這就是神為了預備在大災難中受苦的人的安慰和希望、是神國的先嚐。

雖然,天國降臨的詳細情節還沒有啟示(在18章之後),但藉著二十四位長老在天上的敬拜,讓我們看到了神的國將要降臨、主基督要作王、神的旨意行在地上要如行在天上。

這時,我們的焦點也跟轉到天上;我們不再看自己的環境、而是自然而然的與天上的聖徒一起敬拜神。

我們的敬拜不是為了逃避現實的困難,而是從心裡感謝神的救贖、渴慕神國的降臨、慶賀主基督的得勝!

阿們!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0章

9/15/2016 星期四 啟示錄 10章

「我從天使手中把小書卷接過來、喫盡了.在我口中果然甜如蜜,喫了以後、肚子覺得發苦了。」 (啟10:10)

使徒約翰在啟示錄作者的身分上、是一位不折不扣的先知;然而他對神話語的感覺,卻歷代讓讀聖經的基督徒在內心深處、有非常相似的共鳴。

神的話就是我們生命的糧食,是我們屬靈生命成長中不可缺少的元素。

感謝主!這生命的糧不像有一些難以下嚥的養生食品、而就如約翰所說的:「果然甜如蜜」,它是很吸引人的。

所以,我們要陪養一個有規律的讀經,並不需要花九牛二虎之力、它原是很自然的事。

同時,「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叫屬神的人得以完全、預備行各樣的善事」(提後3:16,17)。

就是因為柛的話有教訓、督責的功效;所以,當人把神的話讀進了內心的深處時,聖靈會在我們身上的做於教訓、督責的工作。這可能就是「喫了以後、肚子覺得發苦了」的原因。

一個認真讀聖經的人不會沒有什麼感覺的,不是在口中甜如蜜、就是在肚子裡發苦;但大部份是又甜又苦的。

想想看初期教會在許多的壓迫和患難中讀啟示錄的感覺:它一方面把末世神公義審判的盼望帶出來了,這是甜如蜜;同時看到了將要來的末世大災難,這又是發苦了。

這也該是我們讀啟示錄的感覺:它並不只是來滿足我們對將來的好奇心;而是把我們的世界觀改變了、以致於我們更有力量在磨難中過一個討主喜樂的成聖生活。

我們積極的參與在這個世界、又不屬於這個世界!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9章

9/14/2016 星期三 啟示錄 9章

「其餘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還是去拜鬼魔、和那些不能看、不能聽、不能走、金、銀、銅、木、石、的偶像。又不悔改他們那些凶殺、邪術、姦淫、偷竊的事。」 (啟9:20,21)

曾經見過不少的福音朋友說:「如果真的有神,現在就給我變一個神蹟、我就信了!」。

也曾經聽過有人的受浸見證是 — 我禱告說:「神你如果把我這個難關解決了,我一定信你!」,所以我現在信了。

當基督徒傳福音久不見果效時,心裡也可能嘀咕:「如果神給你來一個大災難,看你還會不會這麼驕傲!」。

這些都是人自己心中的想法;不但是不合理、沒有作用,也是毫無果效、沒有聖經根據的。

啟示錄的第五(9:4-10)、第六(9:15-19)號帶來了人類空前的損傷:不僅是物質、經濟上的毀壞、也是許多人的傷亡。

然而,令人吃驚的是:「其餘未曾被這些災所殺的人、仍舊不悔改自己手所作的」(9:20)!

一個人的心硬以後,神蹟、恩典、災難都無法使他軟化下來,拜偶像的、還是照常拜偶像;做凶殺、邪術、姦淫、偷竊這些不道德事的、還是我行我素。

啟示錄帶出的不僅只是對不敬虔人的災難、和認識神的人的盼望;也是對人犯罪的一個真實的寫照。

除非一個人能在神面前謙卑的安靜下來,承認自己的無知、和頑固;外在環境的改變是無法讓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的。

今天,我之所以能站在「有神印記的人」(9:4)這一邊,完全是神的恩典。

但同時,這個意會念豈也不令我們為身旁還不信的親友們著急嗎?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8:7-13

9/13/2016 星期二 啟示錄 8:7-13

「我又看見一個鷹飛在空中、並聽見他大聲說、三位天使要吹那其餘的號、你們住在地上的民、禍哉、禍哉、禍哉。」 (啟8:13)

號角聲通常是君王來臨的前兆、也是陪伴著得勝將軍腳蹤的先聲。

在爭戰之前,敵我雙方面都會聽到同樣的號角聲。

對得勝的一方,那是即將來的勝利的記號;但對失敗的一方,它卻帶來了毀壞和死亡。

啟示錄的第七印在揭開之後,接下來的七號也有相同的作用。

前三個號聲帶來了自然界中的大災害:從地上(第一號)、水中(第二號)、到天空(第三號)無一倖免 (8:7-11),接著的是太空來的大患難(第四號, 8:12)。

到這時,天使才宣告了那些自然界的傷害只是人類災禍的前奏。

「禍哉、禍哉、禍哉」的三個重覆是代表著災禍的廣和深!

前四個號是來的這麼快,真使人措手不及;但是真正的重頭戲還在後面。

就像電影莫扎特傳(Amadeus)的片頭音樂、莫扎特第25號G小調交響曲的起頭:快速、緊張、另人不安。

但那只是起頭,接下來平緩的慢板,不但不能酥緩人心,反而更增加了一些懸疑的氣份。

然而,對基督徒來說,這些天災並不是為了增添我們不安、懸疑的氣份;而是要提醒我們末日審判的來到。

今天我們的心態不是慌亂、害怕,而是警醒禱告、預備主的再來!

因為,這七個號聲對別人來說是毀壞和死亡,但對我們卻是得勝、和平安。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8:1-6

9/12/2016 星期一 啟示錄 8:1-6

「另有一位天使拿著金香爐、來站在祭壇旁邊,有許多香賜給他、要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獻在寶座前的金壇上。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 (啟8:3,4)

人在急難中、或是受到很大的冤屈時,常不自覺的要呼天喚地;是不是在下意識中、一個向天的祈求,是得到平安、平反的希望呢?

其實,聖經中也的確有這方面的記載:就在啟示錄的第七印要揭開的時侯,緊接著那突然的寂靜(8:1),是天使拿著金香爐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一同升到神面前的景象。

這個寂靜、和奉獻,展開了響亮的七號、及更重毀滅的序幕(8:7-9:13);可見得眾聖徒的祈禱不但是會達到神面前;而且帶來了世界上很大的改變。

所以,可以這麼說:我們在地上教會的禱告,其價值和天使在天上金壇的煙是同樣的貴重。

地上的敬拜與天上的敬拜是合在一起的,兩者合而為一、達到神面前。

地上的這些敬拜與禱告,不只是達到了天上;但它卻也不會停在天上,而是要再回到地上;這就是神對受苦聖徒的回答。

從人的角度來看,這些聖徒的禱告帶來了雷轟、地震、冰雹;似乎是災禍;但是從這些為信仰受苦的聖徒來說,這卻是禱告蒙垂聽的印證!

上星期一(9/8/2016)的一項有關去年五月在美國眾議院外交委員會的一個聽證會的新聞報導:國際救難組織Roads of Success探訪了在2015年年初被ISIS (伊斯蘭國)斬首的21名基督徒(Coptic Christian)受難家庭對這悲劇的看法。

一名受難者的父親說:「我為我的兒子感謝主,因為他現在在天上。」;另一受難者的妻子說:「我要到利比亞避難,我會遇到危險。但如果我不幸罹難,請教導我的孩子們耶穌基督的原則。」。

不知道為什麼美國的三大新聞台ABC, CBS, NBC選擇不報導這個聽證會,而只有一個小新聞機構CNS在一年以後才挖出這篇報導:Christian Father Beheaded by ISIS: ‘Teach My Children the Principles of Jesus Christ’。

然而,「那香的煙、和眾聖徒的祈禱、從天使的手中一同升到神面前」,他們的禱告必蒙神記念!

雖然我們還未為信仰遭到那麼大的苦難,但我們在苦難中的禱告也是同樣的珍貴。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7章

9/11/2016 星期日 啟示錄 7章

「所以他們在神寶座前、晝夜在他殿中事奉他,坐寶座的要用帳幕覆庇他們。他們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他們。因為寶座中的羔羊必牧養他們、領他們到生命水的泉源,神也必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 (啟7:15-17)

懂得敬拜神的人必定是一個事奉神的人。

而一個人之所以能全心全意的敬拜神,是因為他對神的恩典有特別深切的體認。

這就是啟示錄中所記載那些多到無法勝數、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的、站在寶座和羔羊面前敬拜神的人。(7:9)

他們是在第六印的大災難(6:12-16)中所存留下的人,他們對神救恩的體認特別深刻。所以,他們與眾天使一同敬拜神的時候、是那麼的和協。(7:11,12)

在敬拜中事奉神(7:15)、在事奉中敬拜神(7:12);敬拜和事奉是緊緊相連的。

在事奉中得到神的帳幕覆庇、羔羊的牧養,以致於以前所經歷過的飢餓、乾渴、炎熱、和眼淚不再有了。(7:16)

這對曾經、或正在經歷難處的人,是一個多麼大的安慰!

就好像在台灣眷村長大的我,耳濡目染地見過有老兵一輩子在長官家忠心的服事:雖然他有機會離開、為自己的前途打拼,但他還是選擇留下來。

這不僅是因為從前長官在戰亂中把他帶出來;也因為現在對他的保護、晚輩對他的敬重,已經使他自然地成為長官家中的一個成員了。

今天,我們也確信自己也是身穿白衣、從各國各族各民各方來敬拜神的人;我們也成為神家中的一個成員。

所以,神必擦去我們一切的眼淚、領我們到生命水的泉源、不再飢、不再渴,日頭和炎熱、也必不傷害我們。

這是啟示錄帶給世世代代在苦雖中的基督徒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