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22章

9/30/2016 星期五 啟示錄 22章

「聖靈和新婦都說來。聽見的人也該說來。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啟22:17)

啟示錄的背景是被放遂到拔摩海島的使徒約翰,寫給在正在遭受極大迫害的眾教會。

很顯然的,它的目的是帶給在為主受迫害的人安慰及盼望。

讀到這啟示錄的結尾,我們不難讀出它所帶給我們、及歷代聖徒的盼望。

然而,就在它快結束的時候,突然有一個快節奏的轉變:聖靈、新婦(教會、或新耶路撒冷城)、和許許多聽到啟示錄信息的人、異口同聲的說:「口渴的人也當來,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這讓我想到了一個自己的經歷:服兵役時,在一次的野地戰鬥訓練中,我與幾位戰友迷失了方向、與部隊失去了聯絡。

大半天過了以後,我們又飢又渴的、各人分散往不同方向尋找出路。

過一會,聽到了一陣大叫:「水!這裡有水!」。

立刻,大夥都不約而同的衝過去;顧不了衛生、也顧不了形象,我們都跪在小溪旁、兩手捧著水喝。

神的話也就像飢餓時的食物、乾渴時的溪水。

對在黑暗中行走的人來說、它是光;對在痛苦絕望的人來說、它是醫治和盼望。

神的道不是可以被一個自己人以為什麼事都知道的人所明瞭的;甚至一個雖有好奇心、但不肯被改變的人,也無法從中得到幫助。

只有真正嚐過神話語的美善的人、不論在任何困難的環境,都會忍不住對他身邊的人說:「水!這裡有水!」。

啟示錄不僅是寫給在苦難中的基督徒而已;更是寫給有凡是心尋找真理的人:「願意的都可以白白取生命的水喝!」。

這就是啟示錄給我們的「口裡留香」(aftertaste)。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21:9-27

9/29/2016 星期四 啟示錄 21:9-27

「城中有神的榮耀,城的光輝如同極貴的寶石、好像碧玉、明如水晶…那城內又不用日月光照,因有神的榮耀光照,又有羔羊為城的燈。列國要在城的光裡行走,地上的君王必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人必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 (啟21: 11,23-26)

神的榮耀是聖經中經常提到的名詞、也是一個很重要的觀念。

神的榮耀也常常在神與人的同在中,向人表現出來;這時候、不是有火、就是有光。所以,有人用神的榮耀把整本聖經連串起來,稱之為聖經的「金線」。

在這金線的結尾 — 啟示錄,就是神的榮耀的最高潮。

金線的火、代表了神的公義、和審判。而啟示錄中的七號、七碗、和白色大寶坐的審判,就是神似烈火公義的彰顯。

金線的光、代表了神的聖潔、光輝與榮耀,這在啟示錄 21章中記載的最為詳細了。

使徒約翰雖然用寶石、水晶、碧玉、玻璃、藍寶石、綠寶石、紅瑪瑙、黃璧璽、水蒼玉、紅璧璽、翡翠、紫瑪瑙、紫晶、珍珠、紅寶石、精金…這麼多的字彙,也只能說是「如同、好像」而已。因為神的榮耀是高貴、光榮到文字無法形容的。

在新耶路撒冷城中,不但有神的榮耀光照、還有羔羊為城的燈,以致於不需要日月的光照。

羔羊與十字架是相連的;所以,羔羊與十字架不是軟弱及羞恥的記號,而是與神的榮耀同等的光明、高貴。

在這個榮耀中,人為自己所追求的榮耀都黯然失色了。

所以,地上的君王將自己的榮耀歸與那城、人將列國的榮耀尊貴歸與那城是唯一的選擇。

新耶路撒冷城中也不再需要有聖殿,因為神親自與人同在、羔羊就在聖城中。

有了實體、那做為象徵神與人同在的聖殿也就不再需要了。

聖城成為神的居所;聖徒不單帶著榮耀的身體,變成主的樣式,更是榮上加榮,活在神光輝燦爛的榮光裏。

人在創世記中的一個完美的花園開始,在一個榮耀的聖城中直到永恆。

中間包含的是人的犯罪、和神的救贖;這就是聖經要每一個人都知道的信息。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21:1-8

9/28/2016 星期三 啟示錄 21:1-8

「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啟21:2-4)

自從亞當和夏娃被趕出伊甸園之後,人就一心一意的要建造一個堅固的城市,來保持社區的安全;在這城市的中心建造一個高大的建築,來彰顯自己的榮耀。

近年來在爭取世界最高大樓的競賽中,從1998年馬來西亞的雙峰塔,超過了美國芝加哥稱霸長達24年的Sears樓之後,不到6年就被台北101大樓取代了;台北101也只有6年的風光、在2010年被杜拜的哈利法塔打敗了。

不論人是如何的努力、希望能靠自力的力量,來創造那最終極的意義、和榮耀;但這個希望總是維持不了多久。

其中的原因並不見得是由於彼此之間的競爭,也是因為世間人事的變遷、和物件的損壞。

蘇軾的「大江東去,浪淘盡,千古風流人物」、就道盡了其中的無奈。

所以,我們如果為了一些只能帶來短時間的滿足感、而去賣命爭取的話;後到的失望比先前一時的興奮只會來的更深、更長。

啟示錄說,世上的城都將會隨現在的天地一起過去;永存榮耀的城不是人手所造、而是神自已為屬祂的人預備的。它在白色大寶座的審判之後、從天而降。

人的安全感不是來自堅固的城牆、而是因神的同在。在聖城新耶路撒冷來臨時,神的帳幕就長久的在新天新地的人間。

「他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他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這不只是在喪失親人時、安慰家屬的話;更是每一位基督徒在每天生活中真實的盼望。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20:7-15

9/27/2016 星期二 啟示錄 20:7-15

「我又看見一個白色的大寶座與坐在上面的;從他面前天地都逃避,再無可見之處了。我又看見死了的人,無論大小,都站在寶座前。案卷展開了,並且另有一卷展開,就是生命冊。死了的人都憑著這些案卷所記載的,照他們所行的受審判。若有人名字沒記在生命冊上,他就被扔在火湖裡。」 (啟20:11,12,15)

信主不久後,我在一個門徒訓練的課程中曾被問到了這麼一個問題:世界上什麼是永存的?

我當然沒有答的對;但我還記得這正確的答案是:神、神的話、和人的靈魂。

這個答案的正確性可以從啟示錄20:11得到印證。因為,神的寶座在這一次出現的時候,從前在四週敬拜的廿四位長老和眾天使都下見了;而且連天地都逃避到再無可見之處了!

剩下來的就是在永恆中,神審判各人的靈魂;可見得人的靈魂是多麼的重要、白色大寶座的審判是多麼嚴重的事!

在這個審判中,顯然是根據兩本書上的記載。頭一本書是記錄了各人生前所做的行為,這是無論大小、每一個人、每一件事的詳細記錄。

第二本書是生命冊,顯然是神在創世以前就蒙神揀選的基督徙名冊。

這個審判的過程也是很清楚:當一個等受審的人上來以後,首先,要先看看他的名字是不是在生命冊上,若不在,他就被扔在火湖裡。他所做的不論是好事、壞事都不算數!

然後,那些剩下來、在生命冊上的人,要照他自己的行為受審。

從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兩個非常重要的原則:第一是恩典與自由意志;第二是信心與行為。

生命冊上的人雖然是在創世以前就蒙神揀選的,但這是從神恩典的角度來看的。然而,從人的責任來看,這是人在他自由意志中對神恩典的回應。

除此之外,即使人憑藉著信心領受了神所預備的救恩,他也要在白色大寶座前把他從信心中所產生的行為拿出來給神看!

今天,這段經文對我們基督徙的提醒是:第一、傳福音是多麼急迫的事,第二,讓我們的行為與所蒙的恩典相稱。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20:1-6

9/26/2016 星期一 啟示錄 20:1-6

「我又看見一位天使從天降下、手裡拿著無底坑的鑰匙、和一條大鍊子。他捉住那龍、就是古蛇、又叫魔鬼、也叫撒但、把他捆綁一千年、我又看見幾個寶座、也有坐在上面的、並有審判的權柄賜給他們…我又看見那些因為給耶穌作見證、並為神之道被斬者的靈魂、和那沒有拜過獸與獸像、也沒有在額上和手上受過他印記之人的靈魂,他們都復活了、與基督一同作王一千年。」 (啟20,1,2,4)

還沒信主之前,我對基督徒的印象可以說是由在腦海中幾個圖像的綜合。

印象中,有好有壞;但其中一個比較負面的是漫畫中常出現的主題:一個衣衫不整的白髮老人、手舉著「明天就是世界末日」的牌子站在街口,但沒有一個路上的行人在意他。

在西方、很多人對基督徒的印象是道德主義者:老覺得世風日下;是負面主義者(nay sayer):總是說別人的不是;是悲觀主義者:喜歡告訴人世界末日要來了!

待我自己接受基督的救恩之後、仔細的讀了一遍聖經,才發現那些都是對基督徒的誤解;很深地被大眾傳媒錯誤的影響了,而不自知。

因為,照聖經的記載,在世界末日的進展過程,並不是單一方向的世風日下、越來越壞而己;而是在敗壞之間,有一段和平、光明的日子。這就是啟示錄 20章的千禧年。

在世界最後的結束之前,有一個常而持久的大復興 — 千禧年;在這一千年之中,撒但被捆綁,許多為主殉道者的靈魂復活、為主做見證;人還是有得救的機會、而且應該有許多人認罪悔改!

所以,基督徒的未世觀不是像漫畫中的又簡單、又悲觀的直線式未世;而是進取、樂觀的等待著與基督一同作王的興奮!

至於前千禧年、後千禧年、或是無千禧年,目前向未有一致的看法;讓我們把它們留給神學家去討論、研究吧!

重要的是:我們要多傳福音、警醒禱告,歡喜快樂的等候主的再來。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9章

9/25/2016 星期日 啟示錄 19章
「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我又看見一位天使站在日頭中、向天空所飛的鳥、大聲喊著說、你們聚集來赴神的大筵席,可以喫君王與將軍的肉、壯士與馬和騎馬者的肉、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的肉。」 (啟19:7,8,17,18)

聖經中有許多處提到了筵席,但是最有名、也最常為基督徒所提到的就是啟示錄19章中羔羊娶妻的婚筵。

從整本新約來看,我們都知道羔羊就是基督、新婦就是教會。在這個眾人期待的豪華婚筵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新婦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也許這就是今天在西式婚禮中,新娘一定是身穿白色細麻紗禮服的原因吧!

但啟示錄裡的這光明潔白的細麻衣,並不是新婦自己挑選的,而是「聖徒所行的義」。

這其中的意義在保羅書信中解釋的很清楚:「你們作丈夫的、要愛你們的妻子、正如基督愛教會、為教會捨己,要用水藉著道、把教會洗淨、成為聖潔、可以獻給自己、作個榮耀的教會、毫無玷污皺紋等類的病、乃是聖潔沒有瑕疵的」(弗5:26-28)。

這對教會的道德行為是個很高的要求。所以,在一廂情願地把自己想成在羔羊的婚筵中是那美麗的新娘之前,我們是不是該先想一想有那聖潔、榮耀、沒有瑕疵的光明潔白細麻衣嗎?那是教會全體(不是我一個人)對基督捨己救恩的回應。

另一方面,我們也不要忘了在羔羊婚筵的時候,又另一個可怕的大筵席同時進行著。那是在今世藉著權力來欺壓基督徙的王與將軍、壯士與馬和騎馬者、並一切自主的為奴的、以及大小人民所參加的筵席。

然而,他們不是坐上賓,而是盤中的肉,等著天空所飛的鳥去蠶食!(19:17,18)

除了羔羊的婚筵外、就是飛鳥的大筵;似乎沒有別的選擇了。這告訴我們什麼呢?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8章

9/24/2016 星期六 啟示錄 18章

「哀哉、哀哉、巴比倫大城、堅固的城阿、一時之間你的刑罰就來到了。地上的客商也都為他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 (啟18:10,11)

上個月,楊弟兄在主日與弟兄姊妹分享中國的城市植堂事工時,提到了近年來,中國人口急劇地都市化:目前都市人口已經超過了總人數的50%。

而且,預計在未來十五年中,這個比率會增長到60%以上。也就是說:將有一億以上的中國人、將在2030年之前、湧向城市。

在這趨式下,除非中國城市教會能隨城市人口同步的高速成長,中國基督徒的比例將逐漸下降。

城市化是現今全球普偏的現象,因為城市的工商業集中、發達,帶來很多的高薪就業機會。

同時因為忙碌的工作、提升的生活水平,在城市中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變得淡薄、找到假期就嚮往世界級的旅遊景點,反而不願意留在本城。

在這個巨變之中、城市和鄉村的差距越來越大,使得城市人越發驕傲、忘記了人口擁擠的城市之所以可以維持生活必需品的基本原因,是因為附近鄉村的人在食物、環境、勞力上對城市的支持。

教會初期的羅馬城,據說有上百萬的人口、是當時政治、經濟、及文化的中心。但她也是靠著旁邊許多的鄉村人口、及城市中的奴隸支持的。

然而,羅馬城因驕傲,長期忽略下層奴工的問題,在過度的奢靡中忘了神的恩典、甚至褻瀆神;以致於她的刑罰就來到,在第六世紀時,羅馬城的人口不及三萬!

啟示錄這麼詳細的例舉了「金、銀、寶石、珍珠、細麻布、紫色料、綢子、朱紅色料、各樣香木、各樣象牙的器皿、各樣極寶貴的木頭和銅、鐵、漢白玉的器皿、並肉桂、荳蔻、香料、香膏、乳香、酒、油、細麵、麥子、牛、羊、車、馬、和奴僕、人口」(18:12,13)來描寫羅馬奢侈商業的興盛;然而,她的結局也很悲慘:「地上的客商也都為他哭泣悲哀、因為沒有人再買他們的貨物了」(18:11)。

今天,不論是我們所居住的硅谷、或中國的各個大城市,也都是有奢侈、驕傲、很多不信神的人。

如果我們只把啟示錄當成末世小說來欣賞,而忘了我們自己也在當中、激不起我們對褔音、宣教的負擔,那是非常可惜的事。

在末日要來之時,我們要如何警醒?

本地傳褔音、和對城市植堂、宣道的參與,該是不可少的一部份。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7章

9/23/2016 星期五 啟示錄 17章

「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因為羔羊是萬主之主、萬王之王.同著羔羊的、就是蒙召被選有忠心的、也必得勝。」 (啟17:14)

凡是知道初期教會歷史的人,都不難了解啟示錄讀17章所記載的大淫婦就是羅馬帝國、大巴比倫城就是羅馬城。

羅馬是當時的政治、經濟、文化、及宗教的中心;但羅馬人的淫亂也是歷史有名的。

啟示錄用「坐在眾水上」(17:1)、「坐的眾水、就是多民多人多國多方」(17:15)來形容她的影響力。

在羅馬帝國的強大國威之下,四週的國家都紛紛巴結她。啟示錄用「王同心合意、遵行他的旨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17:13)來形容。

然而,就像個人一樣:驕傲是毀敗的前聲。

羅馬皇帝自大到要人民把他當神明來敬拜。多基督徒不從,因而殉道(17:6)。

對基督徒的壓迫,就是直接對神的挑戰。

這場爭戰的結果是很明顯的:「他們與羔羊爭戰、羔羊必勝過他們」(17:14)。

不但如此,聖經還把他們(羅馬帝國)敗亡的過程講明了:剛開始「 (多國多方的) 王同心合意…把自己的國給那獸」(17:13)。

但後來使亡了羅馬帝國的也是他們 –「你所看見的那十角、與獸(列國)、必恨這淫婦(羅馬帝國)、使他冷落赤身.又要喫他的肉、用火將他燒盡」(17:16)。

歷史學家告訴我們,羅馬帝國滅亡的七大原因是:

1) (從德國、西班牙來) 西方野蠻民族的侵略
2) 過度倚靠奴隸、使得經濟混亂
3) 拜占庭帝國從東部蹶起
4) 國防支出高居不下
5) 腐敗貪污
6) 匈奴及哥德的興起
7) 基督徒的增加

其中(1)、(3)、(6)、(7)都是與啟示錄17章的預言吻合;這又是一個聖經預言的應驗!

相信這只是第一次的應驗;不僅如此,今天驕傲仍然是毀敗的前聲 — 現在逼迫基督徒的將來也要被他自己的同夥人滅亡。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6章

9/22/2016 星期四 啟示錄 16章

「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看守衣服、免得赤身而行、叫人見他羞恥的、有福了。」 (啟16:9)

年青的時候,我參加過一個「如何欣賞古典音樂」的課程,一方面是好奇、另一方面也因為興趣。

在課堂上,雖然嚐試了盡心去學,對不少的音樂理論、和音樂形式(Form)還只能說是一知半解;但至今還記得幾個簡單的原則。

其中的一個是:注意什麼是重複、一再出現的旋律,因為那可能就是曲調的主題。

另外一個原則是:注意什麼是突然出現的音符,初聽起來、與其他部份不協調、很突顯,那可能就是作者用巧思,要人深思它與主題的關係。因為,它可能就是能正確地解釋主題的關鍵。

啟示錄讀到了16章的七災,實在不容易了解神為什麼要會七位天使帶來這麼多、廣、又深的災難?

然而,我們可以發現「並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16:9)、「褻瀆天上的神、並不悔改所行的」(16:11)、「人就褻瀆神」(16:21)是很相似的句子。

可見得這一章的重點很可能就是:在大災難之時,人雖然明明知道這是神對不敬虔的世界之審判;但人不但不悔改、將榮耀歸給神,反而還要硬著頸項褻瀆神。

但面對著不悔改的人們,神就只是坐視旁觀、無動於衷嗎?

不是的!這段經文中有一個很不協調的句子:「看哪、我來像賊一樣。那儆醒的…有福了!」(16:9)–這是主耶穌用過的 (太24:43,44)。

可見得,神在災難中不悔改的人,還是滿有恩慈地等待著人的悔改—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要重複的說「並不悔改所行的」:原來就是叫人看到堅持不悔改的人是何等不合理。

不論在什麼時候,悔改都是有效的、唯一的出路。

欣賞古典音樂的原則可以用在解釋聖經上,實在是件令人歡喜的事。

然而,其中的信息還是最重要的:啟示錄所帶出來的還是福音的信息!

2016讀經默想 — 啟示錄 15章

9/21/2016 星期三 啟示錄 15章

「我又看見在天上有異象、大而且奇、就是七位天使掌管末了的七災,因為神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 (啟15:1)

在公司上班時,美國同事常常用「現在我終於看到了光在隧道的盡頭」(Finally, now I can see the light at the end of the tunnel),來形容在長時間的辛苦作工之後,終於有一些可以休息一下的希望了。

啟示錄給大家的印象除了難懂之外,就是世界結束前的大災難。所以,能引起一般人去仔細讀它的原因,似乎是不多。

但是,一旦我們認真、好好地仔細讀的時侯,會發現這其實是一本能夠鼓勵人、在困難環境中,堅特下去、滿有盼望的書。

啟示錄 15章開始了空前的大災難。

之前的這些災難與之前一印、一活物(第六章),一天使、一吹號(第八章)所帶來的各災難很不一樣:因為每一次就是一災。

但這一次是由七位不同的天使、掌管末了的七個不同的災。他們在很短的時間內、把他們手中的碗倒出來。

七是表示完全;一波未平、另一波又起。災上加災,那是我們難以想象的患難。

然而,聖經在這七災還沒開始之前,就從文字的安排上、先給人所需要的盼望:「因為神的大怒在這七災中發盡了」(15:1)。

在七災還沒開始之前,神要告訴人說:七災雖然可怕、但不是無窮無盡的延長下去、它是有期限性的,神的大怒在七災中「發盡了」。

也就是說:過了這七災以後,神就不會再大怒了!

美國人要自己先在黑黑的隧道中,才能看得到在隧道盡頭的光;但是讀聖經的人可以在七災還沒有開始之前、就先看到七災之後的光。

在難處的人有時難免會像亞薩一樣的問:「難道主要永遠丟棄我、不再施恩麼?」(詩77:7);但在內心的深處、我們知道:神的忿怒會有一個結束;但神的愛是不會停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