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耶47-48章

10/31/2015 星期六 耶47-48章

「摩押阿、你不曾嗤笑以色列麼?他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他便搖頭…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自高自傲、並且狂妄、居心自大。」 (耶48:27,29)

不論是從世界歷史、或地理上來看,摩押都不是一個起眼的國家。然而,聖經中用耶利米書48章、一整章47節來講摩押將受懲罰的預言。

倒底是為了什麼摩押的受審判是這麼重要呢?

這也是當時的列邦人問的問題。他們當時也想了一個可能的答案:「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自高自傲、並且狂妄、居心自大。」(48:29)

驕傲、狂妄、居心自大的個人和國家,古今中外數不勝數、到處都可以看到;摩押並不見得是個特例。

這個問題的解答可能就是在前面一節:「你不曾嗤笑以色列麼?他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他便搖頭」(48:26)。

原來,摩押在以色列的東邊,歷代中有許多與以色列人的戰爭。在猶大國末期,摩押先與巴比倫同盟攻擊猶大王約雅敬(王下24:1,2);後來又與猶大同盟,一起向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造反(27:1-7)。

在這反反覆覆的過裎中,摩押的心態一直是渺視猶大的:嗤笑、搖頭、把猶大玩弄於掌中,像在賊中查出來的囚犯一般。

然而,猶大是耶和華揀選的。摩押可以戰勝猶大、但她只是耶和華用來管教猶大的器皿。猶大是輪不到她來渺視的。

今天,基督徒在社會中被壓迫、被渺視的機會確實是不少。

但是,知道神「申冤在我、我必報應」,這帶給了我的安慰是何其的大!

2015 讀經默想 – 耶44-46章

10/30/2015 星期五 耶44-46章

「耶和華論列國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 (耶46:1)

現今是一個交通發達,旅行方便的時代。再加上中國的中產階層的財富快速成長,不但在渡假的花費增多,連出國旅遊都不再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了。

在3500年前的先知耶利米時代,出國卻不是這麼容易的事。除了被迫參加打戰、或是戰敗被擄,一個人一輩子所到之處很少離家超過方圓百里的。

耶利米年幼的時候,耶和華就選召他要做「列國的先知」(1:5)。他不只是單單受召作希伯來人的先知,也不是只在猶大宮中作教師,他先知的執事乃是屬於列國的。

這個頭銜適足以排除一些人的誤解,以為信仰只屬於某一特定的國家或文化。

人通常在意識之中,藉著與所有的接觸、在既定的環境中成長。

我們對人對事的了解和視野也是有地域性的,這使我們的注意力局限在親身經驗過的小圈子裡。

然而,神是世界、宇宙的創造、和管理者。

所以,當我們認識祂、跟隨祂,接受祂給我們的使命之後,我們的視野也應該從我們自身的限制之中擴充到神所關懷的範圍。

耶利米一生都在和狹隘的宗教觀裡奮戰。他用盡各種方法,為要使以色列人了解他們並非神唯一的選民,而且他們的信仰生活應該參與世界性的社會中。

耶利米未曾離開耶路撒冷,又如何能承擔作列國先知的使命呢?

他預言的對象竟有十個國家之多;包括埃及、非利士、摩押、直們、以東、大馬士革、基達、夏瑣、以攔和巴比倫。

我們留意耶利米寫給這十個外邦國家的信息,就會發現他對這些與他個人毫無關係的民族,竟有如此深刻的認識 — 不論是他們的地理、歷史、或政治,他有深入了解。

今天,許多在異文化傳道的宣教士,他們不但是有跨越種族的愛心、也有超出國界的認識。

主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是「直到地極的」,我的心胸和觀念跟得上主的托付嗎?

2015 讀經默想 – 耶42-43章

10/29/2015 星期四 耶42-43章

「倘若你們說、我們不住在這地、以致不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話、說、我們不住這地、卻要進入埃及地、在那裡看不見爭戰、聽不見角聲、也不至無食飢餓,我們必住在那裡…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們若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你們所懼怕的刀劍、在埃及地必追上你們,你們所懼怕的飢荒、在埃及要緊緊的跟隨你們,你們必死在那裡。」 (耶42:13-16)

單憑信心過生活不是一件很自然又容易的事。

我們雖然聽過、讀過一些信心偉人、和宣教士的感人見證,但輪到自己時,要做怎麼樣的選擇又是另外一回事。

對被擄後留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來說,隨著巴比倫入侵所帶來的戰亂,大大地影響到人的信仰生活。有五百年歷史的聖殿,如今只剩一堆亂石;原來隆重的崇拜儀式消失了;傳道人習慣的安慰言語,如今也沈寂了。

在這悲慘的時刻,只有耶利米激勵他的同胞,恐懼拋開,重新開始過信心的生活。

去埃及是一條比較容易的路。在那凡事都已經被建立好了,社會安定、民生富裕、甚至連墳墓(金字塔)都比其他地方雄偉。

耶利米選擇繼觸過信心的生活,這並不意味能得到別人的讚賞,也不意味每戰必盛;而是隨時得準備,依靠看不見、摸不著的耶和華,過個無法預測的生活。

猶太的餘民為他們前面的去處來請教耶利米:是去、還是留?

耶利米向神禱告,所得的指示與先前的一樣:這些餘民將留在耶路撒冷,神要以他們來興起一個聖潔、屬神的國,他們要繼做過信心的生活。(42:10-12)

「我們不住這地、卻要進入埃及地、在那裡看不見爭戰、聽不見角聲、也不至無食飢餓」(42:14)。

雖然他們敬重耶利米,可惜他們不信靠神;因此雖然請先知為他們祈求,結果卻並未照神的指示去行、他們已經過怕了信心生活,於是定意前往埃及。

他們希望有一個穩定的經濟環境,不再過著征戰的生活。然而,耶路撒冷是神的城、代表神的同在與應許。

所以,神的警告是「你們若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你們所懼怕的刀劍、在埃及地必追上你們,你們所懼怕的飢荒、在埃及要緊緊的跟隨你們,你們必死在那裡。」(42:17)

可惜的是,這些都應驗了!

今天,什麼是我的應許地?我的選擇是什麼?什麼又是我過信心生活的攔阻?

2015 讀經默想 – 耶39-41章

10/28/2015 星期三 耶39-41章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提到耶利米、囑咐護衛長尼布撒拉旦說、你領他去、好好的看待他、切不可害他.他對你怎麼說、你就向他怎麼行。護衛長尼布撒拉旦…打發人去、將耶利米從護衛兵院中提出來、交與沙番的孫子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帶回家去。於是耶利米住在民中…耶利米就到米斯巴見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在他那裡住在境內剩下的民中。」 (耶39:11-14,40:6)

4/9/1945破蹺,德國科森堡集中營內一個囚犯被納粹黨的手下送上刑場。數天後,盟軍勝利了;然而,39歲的潘霍華已獻身在殉道者的祭壇上。

潘霍華是一位出色的神學家,也是我最愛的作者之一。他的著作不多,但他的每一本書幾乎是經典之作。

潘霍華在歐戰爆發的前夕,正在美國訪問講學,他的覤朋好友都勸他不要回去。他的回答是:「假如現在我不跟我的同胞一起分擔當前的試煉,將來我便沒有資格與他們一起重建復原後德國的基督徒生活。」

耶利米也是一位生活和講台一致的先知。他在耶路撒冷被圍困的時候,冒著成為賣國賊的誤解,宣告神要以色列歸降巴比倫的信息。(38:18)

現在,耶利米的話應驗了,假先知的謊言也拆穿了。耶路撒冷除了少數老弱婦孺、毫無利用價值的人被留下之外,其餘的人都要被迫穿越七百哩酷熱的沙漠,被擄到巴比倫去。

然而,幾乎征服了世界的尼布甲尼撒王,竟然指定要給耶利米選擇的權利。

耶利米過去被人嘲笑、在獄中幾乎喪命;如今,他有權帶若王的承諾到巴比倫去過一個完全自由、受王禮遇的安定生活。

耶利米選擇了繼續留在一生所居住的耶路撒冷。

在一個人力、資源和物資缺乏的環境中,對於一個60多歲,該退休的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

但是,耶利米早已不以自己財富的多寡、生活舒適的與否來判斷人生的機會。

他一直仰望神的恩典。對他而言,每早晨都是新的(哀3:23)。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選擇留在混亂、貧窮的耶路撒冷。

他相信神要為著祂自己的榮耀,興起這批人做祂的子民;他的工作還沒有做完。

在大家都想著趕快多賺點錢、好提早退休的今天,我的選擇是什麼?

2015 讀經默想 – 耶37-38章

10/27/2015 星期二 耶37-38章

「西底家王打發人提出他來、在自己的宮內私下問他說、從耶和華有甚麼話臨到沒有.耶利米說、有.又說、你必交在巴比倫王手中…西底家王對耶利米說、我怕那些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恐怕迦勒底人將我交在他們手中、他們戲弄我。」 (耶37:17,38:19)

「小人得志,君子道消」是許多人的感慨。

就如兩天前我們主日敬拜所讀的詩篇73篇:「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他們所得的、過於心裡所想的。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詩73:3,7,16)

讀耶利米書時,這種感覺特別明顯。先知耶利米被下獄、毫無人道地被關在淤泥中的地牢裡(38:6);而這萬惡不赦的惡王西底家,卻仍在手掌大權、操縱民意(38:5)。

詩人疑惑的解決是;從神的角度來重新看人這些現象:「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你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詩73:17-19)。

感謝主!我們在耶利米書中馬上就可以看到,事情的發展真是照著這些經文發展的。

西底家王從牢中提耶利米出來,私下問他!「耶和華有甚麼話臨到沒有」,就顯明了西底家王一方面怕民意的走向、另一方面對自己的行為心有不安。

但先知直率的答覆:「你必交在巴比倫王手中。」並沒有帶給他想聽到的安慰。

當人執意不改,這不安的心情就像滖雪球般,越來越大。「我怕那些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恐怕迦勒底人將我交在他們手中。」

原先西底家是在埃及、與巴比倫衝突的夾縫中求生;現在,他又得怕自己的同胞(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因為,不用迦勒底人的強大軍事力量、這些猶大人就會要他的命!

「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果然,不久之後西底家在驚恐中被巴比倫擄走了。(39:5)

今天,我是不是也可以從神的角度來重新看我身邊的這些現象呢?

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一個最好的結論就是:「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 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5,26)

2015 讀經默想 – 耶35-36章

10/26/2015 星期一 耶35-36章

「於是耶利米又取一書卷、交給尼利亞的兒子文士巴錄、他就從耶利米的口中寫了猶大王約雅敬所燒前卷上的一切話.另外又添了許多相彷的話。」 (耶36:32)

「好總統創造歷史,惡總統編撰歷史」– 據說這是最近南韓總統朴槿惠可以在首爾看到的標語。

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在1961的一次政變中取得政權後,在1974年開始執行官方出版的唯一歷史教課書。這個政策一直到2004年才放鬆成自由出版,但還得經過政府審核的方式。

去年朴槿惠當選了總統之後,為了要糾正左傾思想、恢復朴正熙的一世英明,又回頭規定只有欽定版、純正思想的歷史教課書才能帶上課堂。

但是,倒底是培養有獨立思考的下一代重要?還是防止左傾的正統思想重要?這是一個值得再思考的問題。

猶太王約雅敬比起朴槿惠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時正是九月、王坐在過冬的房屋裡、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燒畄的火。猶底念了三四篇、王就用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王和聽見這一切話的臣僕、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36:22-24)

約雅敬在冬天聽先知耶利米寫的歷史、時勢評論(其實是耶和華的話)。才聽了前面一點,就忍不住怒火中燒,顧不了天冷、也顧不了體面,拿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

聖經對約雅敬的評語是:聽見這一切話,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他的舉動是非常的出乎一般人應有的反應。

耶和華對他此舉的回答是:「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雅敬說.他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我必因他、和他後裔.並他臣僕的罪孽、刑罰他們。我要使我所說的一切災禍臨到他們、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猶大人.只是他們不聽。」(36:30,31)

歷史是燒不掉的–「巴錄就從耶利米的口中寫了猶大王約雅敬所燒前卷上的一切話.另外又添了許多相彷的話」。

孔子著春秋,亂臣賊子懼。今天,我不雖不至於是亂臣賊子,春秋也比不上聖經。

但是,如果春秋對亂臣賊子有那麼大的影響,而我可以不懼怕神的話嗎?

2015 讀經默想 – 耶33-34章

10/25/2015 星期天 耶33-34章

「西底家王與耶路撒冷的眾民立約、要向他們宣告自由、叫各人任他希伯來的僕人和婢女自由出去、誰也不可使他的一個猶大弟兄作奴僕。所有立約的首領和眾民、就任他的僕人婢女自由出去、誰也不再叫他們作奴僕.大家都順從、將他們釋放了。後來卻又反悔、叫所任去自由的僕人婢女回來、勉強他們仍為僕婢。」 (耶34:8-11)

我們都有與人立約的經驗,不論是買賣、貸款、工作、婚姻…都是契約。

美國也是很重視契約的國家、違反契約不但在財務上受到損失、信用評分降底、甚至嚴重到有坐牢的可能。

然而,人權衡輕重之後,在可能的情況下,還是儘量的想擺脫約的限制。

在申請研究所時,我不久就拿到了一個不錯學校的入學許可和獎學金,興奮之餘立刻與將跟隨的導師聯絡,表示準備要去了。

然而,在正式的接受函截止的二天後(四月十七日),突然接到從另一個頂尖大學旳電話,不但入學許可,還有更多的獎學金;同時,唸的會是我從小最喜歡的專業。

掙扎了一夜之後,我接受了這個新的機會。同時,寄快信向原先的那位導師報歉,請求他的諒解。那所大學雖然沒有到法院告我;但是那位導師回了一封非常嚴厲的信,痛責了我一番。

這件事深深的刻印在我的心中。八年之後,我信主了;這是我在神面前第一個認的罪。只是我再也找不到那位教授去認罪了!

西底家王、首領、和眾民也都是一些只求方便、不守約的人。

他們與耶路撒冷的眾民立約、要向僕人婢女宣告自由的原因並不是要遵守摩西的律法(34:13,14),而是因為巴比倫王圍城,打防禦戰的人手不夠了(34:7)。

後來,可能是戰場不那麼吃緊,所以,「後來卻又反悔、叫所任去自由的僕人婢女回來、勉強他們仍為僕婢」。(34:11)

他們站在社會中的強勢地位,雖然在倫理道德上這是站不著腳的。但是,被壓迫的僕人婢女又能怎樣呢?

不然!「你們沒有聽從我、各人向弟兄鄰舍宣告自由.看哪、我向你們宣告一樣自由、就是使你們自由於刀劍飢荒瘟疫之下.並且使你們在天下萬國中拋來拋去。這是耶和華說的」(34:17)。

後來,以色列的歷史證明了耶和華的些話都實現了。

耶和華是守約,施慈愛的神,祂也要祂的子民向祂守約。

今天,我還是個轉彎抹角、尋找方便之路的人嗎?

我在婚姻、工作、金錢上是守約的人嗎?

我對神守在祂面前承諾了的約嗎?

我付得起不守約的代價嗎?

2015 讀經默想 – 耶32章

10/24/2015 星期六 耶32章

「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要將這封緘的、和敞著的兩張契、放在瓦器裡、可以存留多日。因為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將來在這地必有人再買房屋、田地、和葡萄園。」 (耶32:14,15)

對於我們在灣區定居的華人來說,很少踫見不曾想買房子的同胞。每一個人對房屋市場、利率貸款…雖不及專業做房地產買賣的經紀人熟習,但都多少知道一些大原則。

就連我這個外行人都知道,房地產買賣的三個最重要的項原則是「地點、地點、地點」:情願在好地區買破房子,也不要在壞地區買好房子。

其次要留意的就是時機,選擇對的時間下單、對的時間上市 — 買底賣高,就一定穩賺不賠了!

聖經卻記載了一件非常不尋常的土地買賣,就是在耶利米32章的買亞拿突那塊地。

這個交易的時機是在西厎家王十年,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的大軍圍困耶路撒冷的時候(32:1,2)。面對著即將開始的生死一役,當時房地產市場的景氣如何,是可想而知的。

「我叔叔的兒子哈拿篾…來到護衛兵的院內、對我說、我在便雅憫境內、亞拿突的那塊地、求你買來、因你買來是合乎承受之理、是你當贖的、你為自己買來罷」(32:8)。耶利米在護衛兵的院內不是做客,而是被囚(32:2)。

哈拿篾這位堂弟來到囚房,不是來慰問探訪的,而是來賣房地產。他口裏說的冠冕堂皇:「你買來是合乎承受之理、是你當贖的」,骨子裏還不是趁著戰亂之前,趕快脫手。

耶利米豈是傻子,不知道哈拿篾的心思意念嗎?

然而,這件事是早在耶和華對先知的啟示之中(30:6)。所以,耶利米就以十七舍客勒銀子的高價向他買下來了(32:9)。

可想而知的是,旁邊的人都在竊笑耶利米這個傻子,十七舍客勒銀子買來的是幾張無用的癈紙。

但「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這封緘的、和敞著的兩張契、放在瓦器裡、可以存留多日」(32:14)。耶利米照著做的原因是他知道「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說話的重量和信實。

這從耶利米馬上的禱告看得出來:「你曾用大能和伸出來的膀臂創造天地、在你沒有難成的事」(32:17)。

但耶利米不是沒有心中的掙扎:「主耶和華阿、你對我說、要用銀子為自己買那塊地、又請見證人、其實這城已交在迦勒底人的手中了」(32:25)。

其實,今天我對神的話語是真的可以毫無保留的完全接受嗎?我的掙扎可能比先知更多,但我的信心卻與先知差的太遠了!

耶利米十七舍客勒銀子買到的是在歷史上神信實的見證。今天,我的時間、精力、甚至在硅谷的房子都將消滅在歷史之中灰飛煙滅。

倒底誰是傻子?

2015 讀經默想 – 耶30-31章

10/23/2015 星期五 耶30-31章

「我先前怎樣留意將他們拔出、拆毀、毀壞、傾覆、苦害、也必照樣留意將他們建立、栽植,這是耶和華說的。當那些日子、人不再說、父親喫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但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凡喫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 (耶31:28-30)

特權(privilege)是個不很好的字眼,所以很少人會認為自己在特權之中;而是以自己為標準,凡是別人比我多有的資源和條件,就是他的特權,而我總是一個受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

但是,仔細想一想,我自己也是一生享受了很多特權的人:世界上有多少人能夠生長在有自來水、有電的環境中?有多少想讀書的人就能有書看?有多少希望受到好教育的人就有家庭毫無保留的支持?

可是,我們還常常的抱怨自己的環境:如果我生在他家,就不必去打工賺學費了;如果我有他的容貌和家世,我就無往不利了;如果我有他那樣的關係,我就不必非得這樣汲汲營營地來養家糊口了。

耶利米時代的猶太人也是如此:「父親喫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這是兒子為自己找的藉口,兒子的牙酸不是他自己的責任;而是因為父親喫了酸葡萄。

似乎,現在也常聽到類似的話。為什麼我不能有一心愛妻子的表達呢?因為我父親是位不苟言笑的軍人!為什麼我不能有一心敬重丈夫的表示呢?因為我母親是位女強人,我父親對母親總是言聽必從的…。都是原生家庭惹的禍!

但耶和華說:「我先前怎樣留意將他們拔出、拆毀、毀壞、傾覆、苦害」;過去的傷痛也是神的作為,神恩典的特權不見得時時刻刻都跟我自己想的一樣。

「也必照樣留意將他們建立、栽植」;這是耶和華的應許。遠嗎?其實不遠 –「當那些日子、人不再說、父親喫了酸葡萄、兒子的牙酸倒了。」那一天我不再推卸責任、那一天我不再怪罪於人,那一天我就是在被神建立、栽植的過程中。

「凡喫酸葡萄的、自己的牙必酸倒」、這是耶和華公平的原則。我的牙酸是我自己喫了酸葡萄。我的婚姻、工作、家庭、事奉、人際關係都是我自己人格的反應。

「各人必因自己的罪死亡」、這是多麼嚴重的後果!

今天,我是享有許多特權的人,不是一個受不公平待遇的受害者。所以,不必專注在自己身上;

身邊有多少更不幸的人更需要「當那些日子」的來到?這是我要更關注的!

2015 讀經默想 – 耶28-29章

10/22/2015 星期四 耶28-29章

「你們要蓋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種田園喫其中所產的。娶妻生兒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在那裡生養眾多、不至減少。我所使你們被擄到的那城、你們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耶和華說、我知道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 (耶29:5-7;11-13)

近日湧入歐洲的難民潮,讓世界各國再一次反省了自己的移民政策。在經濟、人道、及民族等不同角度的考量下,要如何達到一個平衡點。

從另外一個移民個人的角度來看,每個人都習慣於自己從小生長的環境。沒有特殊的理由,沒有一個人願意離鄉背井,到一個新的國家,一切得從頭開始。

即便不得己、到了個新的國家,心是還記念著故鄉,總希望還有回老家的一天。

對我們這些美國的第一代移民來說,這更是每天親身的感受和問題:這兒真是我的家嗎?

對耶利米時代被擄到巴比倫的猶太人來說,他們更是難以在敵國的地土上能安定下來。

在多日的盼望之中,他們接到耶利米從老家寄來的一封信(29:3)。他們可能最希望的是,能從先知的信中,讀到一些敵人既將失敗、他們不久可以重回家園的信息。

然而,他們又失望了;「你們要蓋造房屋住在其中、栽種田園喫其中所產的。娶妻生兒女、為你們的兒子娶妻、使你們的女兒嫁人、生兒養女、在那裡生養眾多」。你們不要想馬上就可以回來,而是要蓋造房屋(不是搭帳篷)、栽種庄稼、娶妻生兒…安頓下來,做長期的打算。

不但如此,還要「為那城求平安、為那城禱告耶和華!」把愛家園的心轉移到這片新的土地(雖然是敵人的)。

為什麼呢?因為「那城得平安、你們也隨著得平安」。是為了自己的好處!

雖然在一個不情願的環境中,不要忘記了這是神的帶領。「我向你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

這是多麼令人安慰的應許:「要叫你們末後有指望。你們要呼求我、禱告我、我就應允你們。你們尋求我、若專心尋求我、就必尋見。」

今天,我也是個移民、生活在美國,這個我得想辨法適應的國家。我的心態是什麼呢?身在曹營心在漢?還是安穩的參與在美國的社區、文化、政治之中?

神向我所懷的意念、是賜平安的意念、不是降災禍的意念,為叫我末後有指望。我要呼求神、禱告神、神就應允我。我專心尋求神、就尋見 — 這不就是我的寫照嗎?如果不來美國、我就不會尋求神、信靠神。除了感謝神之外、我還可以說什麼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