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賽38-40章

9/30/2015 星期三 賽38-40章

「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他與誰商議、誰教導他、誰將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將知識教訓他、將通達的道指教他呢。」 (賽40:12-14)

一個人如果長久生活在一個被限制、被忽略的環境中,很可能就習慣了逆來順受,以致於失去了進取、追求的心。

羅馬尼亞在齊奧塞斯庫25年(1965-1989)的獨裁政治中,因為禁止節育,而造成大批的棄嬰。這些孩子們從出生就成長在政府辦的孤兒院內。除了幾個孤兒院的職員外,與外人很少接觸,造成他們對人群、社會的適應力上有很多的困難。

據心理學家的追蹤報導,即使有些孩子從這些孤兒院被人領養了之後,也很難與領養的家庭建立正常的親子之情。

以賽亞書的歷史記載希西家求壽、蒙耶和華加增15年的年歲之後,就突然中斷了(賽38-39)。然而,最後提到了以賽亞宣告耶和華的話:「從你本身所生的眾子、其中必有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裡當太監的。」(39:7)

從40章開始,就是安慰的話:「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他宣告說、他爭戰的日子已滿了、他的罪孽赦免了、他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40:1,2)

可見得這些話(40-66章)是為了那些被擄70年後要回歸的百姓說的。

就像這些在羅馬尼亞孤兒院長大的孩子一樣,被擄的猶太人可能早己逆來順受慣了;那裡還寄望有回歸的一天呢!

所以,耶和華要用一整章的篇幅告訴猶太人:祂是怎麼樣有大能、獨行奇事的神。「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40:13) 神的做為不是人能測度的。當人在極其的絕望之中,神的應許必成就:「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30:31)

今天,我是不是也在靈性低谷呢?我能信過「必從新得力、必如鷹展翅上騰」的應許嗎?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羅11:33-36)

2015 讀經默想 – 賽35-37章

9/29/2015 星期二 賽35-37章

「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賽36:21)

「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是政治家喜歡引用的話。但事實告訴我們,民意也不盡然是合情合理的。否則,就不會有這句「譁眾取寵」的成語了!

莎士比亞在他的劇本「凱撒大帝的悲劇」中,生動地刻劃了凱撒的好友布魯特斯在刺殺凱撒時,說服了公民及議員們為什麼凱撒該死。

然而,凱撒的另一位好友安東尼,站在凱撒的屍體前,對百姓陳述了凱撒是如何的愛羅馬公民後;同一批人又為凱撒的死痛苦流涕、悔不當初。人民的眼睛真的是雪亮的嗎?

以賽亞書36章記載了另一個試圖改變民意的演說。亞述王差拉伯沙基對被圍城的百姓有一段心戰喊話:「列國的神有那一個救他本國脫離亞述王的手呢。哈馬和亞珥拔的神在哪裡呢、西法瓦音的神在哪裡呢、他們曾救撒瑪利亞脫離我的手麼。這些國的神、有誰曾救自己的國脫離我的手呢.難道耶和華能救耶路撒冷脫離我的手麼。」(36:19,20)

看著圍城的亞述大軍、聽完了這個喊話之後的耶路撒冷居民,準是七上八下的心驚膽跳了。他們會做什麼呢?「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36:21 )

然後,我們才看到了耶和華的拯救(37:33-38)。如果當時有一個人被嚇得要馬上棄械投降的話,以色列的歷史可能就要改寫了。

今天,在公司裏、在教會中,也難免聽到一些閒人秘語。我的反應是什麼?

主啊!不要讓我的好奇心和猜想來壞了大事。讓我可以做個靜默不言、等候你的人,等候你的作為彰顯!

2015 讀經默想 – 賽33-34章

9/28/2015 星期一 賽33-34章

「列國阿、要近前來聽。眾民哪、要側耳而聽。地和其上所充滿的、世界和其中一切所出的、都應當聽。」 (賽34:1)

時勢、新聞是大家要聽、要看的。一方面是因為它與我們的生活習習相關,另一方面,新聞所報導的社會問題也常常激起人們對公益活動的參與。

無可否認的是:世界上的苦難多、平安少。打開報紙,多是加州的乾旱、歐洲的難民潮、中國的經濟成長減緩…等的壞消息。

對世界大事的發展,除了身處在其中外,我們一點都沒有辨法改變它的方向。

難道人就只能無可奈何地跟著它走嗎?不是的!認識神的人知道:神不會任憑這個世界走它自己的路,神要參與在世事的走向。

天災、人禍必有一個結束:「天上的萬象都要消沒、天被捲起、好像書卷.其上的萬象要殘敗、像葡萄樹的葉子殘敗、又像無花果樹的葉子殘敗一樣。」(34:4)

新的次序必要興起:「那時瞎子的眼必睜開、聾子的耳必開通。那時瘸子必跳躍像鹿、啞吧的舌頭必能歌唱.在曠野必有水發出、在沙漠必有河湧流。發光的沙、要變為水池、乾渴之地、要變為泉源.在野狗躺臥之處、必有青草、蘆葦、和蒲草。」(35:5-7)

這就是舊約中的褔音信息。這個褔音不僅是只針對猶太人的,而是針對萬國萬民的:「列國阿、要近前來聽。眾民哪、要側耳而聽」。(34:1)

這與我們熟習的另一個聽相對應:「以色列阿、你要聽.耶和華我們 神是獨一的主。你要盡心、盡性、盡力、愛耶和華你的神。」(申6:4,5) — 就讓我們知道耶和華對列國眾民的呼召與對猶太人的呼召是完全一樣的。

大使命不是從耶穌的升天開始的,神對普世救恩的計劃是從亞當犯罪之後就開始了。

我在大使命的角色是什麼?

2015 讀經默想 – 賽31-32章

9/27/2015 星期天 賽31-32章

「因為宮殿必被撇下,多民的城必被離棄,山岡望樓永為洞穴、作野驢所喜樂的、為羊群的草場。等到聖靈從上澆灌我們、曠野就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那時、公平要居在曠野、公義要居在肥田。」 (賽32:14-16)

數年前到北京旅游時,印象很深刻的一景點是圓明園遺址。除了親眼看到了那些曾經是奢華的皇室建築之外,在一片的癈墟中,也感受到世事的無常、戰爭的無情、以及國恥所帶來刻苦銘心的印記。

「宮殿被撇下,多民的城被離棄,山岡望樓為洞穴、作野驢、羊群的草場」的形容就好像圓明園遺址的景況一樣。

圓明園遺址的保留是為了激發中國人奮發圖強、超英趕美的心志;但以色列國家衰敗之因,聖經記載的很清楚:是因為他們偏離了耶和華。

中國人看到了圓明園,振奮了人心;以色列人想到了亡國被擄,回轉向神。

今天中國的國力己經到了超英趕美的水平;但國富之後,也遇到了新的挑戰:心靈中的空虛、傳統價值的瓦解、貧富差距的增加…。可見得只是冼清國恥不應該是最終的目標。

聖經記載的就深刻的多:「等到聖靈從上澆灌我們」,復興的開始是從靈性上的。人心的奮發不能長久靠外在環境的剌激,而是要等侍(昨天的默想),等侍神把聖靈從上澆灌我們。

然後,看到外在物質上的祝褔:「曠野就變為肥田、肥田看如樹林」。這種從靈性上的復興才是有根有基的建立。

接下來,「公平要居在曠野、公義要居在肥田」– 不論是鄉村(曠野)、城市(肥田)都有公平和公義;這是耶和華的方式和次序。

「所以不要憂慮、說、喫甚麼、喝甚麼、穿甚麼。這都是外邦人所求的.你們需用的這一切東西、你們的天父是知道的。你們要先求他的國、和他的義這些東西都要加給你們了。」(太6:31-33)

我的次序對嗎?

2015 讀經默想 – 賽29-30章

9/26/2015 星期六 賽29-30章

「耶和華必然等候、要施恩給你們,必然興起、好憐憫你們。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神,凡等候他的都是有福的。」 (賽30:18)

「等候神」是許多屬靈的前人對我們的提醒。的確,「你們得救在乎歸回安息,你們得力在乎平靜安穩。」(30:15) 等候神是我們屬靈成長路程中非常重要的功課。

然而,在30:18有兩個等候 –(1) 耶和華必然等候、(2) 凡等候他的。

原來,不只是人在等候神;在我們等候神之前,神早已在等候我們了!

耶和華在等著做什麼呢?「要施恩給你們、好憐憫你們」。

耶和華滿有恩典和憐憫,這是認識神的人都知道的事實,但是這裏的「要施恩、好憐憫」己經把這些名詞轉化成動詞了。

也就是說,從前我們所有的只是腦子裏的知識,但耶和華不久就要把這些理論、知識,變成我們親身的體驗。

耶和華的應許不是給所有的人,從上下文來看,這是對正在受苦、遭壓迫的人 — 「聾子必聽見這書上的話.瞎子的眼、必從迷矇黑暗中得以看見。謙卑人、必因耶和華增添歡喜.人間貧窮的、必因以色列的聖者快樂。」(29:18,19)

耶和華在等人的回轉 — 「他們對先見說、不要望見不吉利的事、對先知說、不要向我們講正直的話、要向我們說柔和的話、言虛幻的事。」(30:10) 受苦遭壓迫的人要回轉,認真的聽神的話。

不公正的官長要回轉,停止不公平的對待百姓;「因為耶和華是公平的神」,耶和華要把公平帶回到地上。

今天,我要等候神;但我也要知道:神也正在等候人。

我除了以信心等候神把公平帶回,在現今的社會上,我也有責任做一個公平的人 – 我怎樣對待我的親人、同事、雇工?我怎樣參與社會的公義、政治上投票的責任?

2015 讀經默想 – 賽26-28章

9/25/2015 星期五 賽26-28章

「我們也曾懷孕疼痛、所產的竟像風一樣.我們在地上未曾行甚麼拯救的事。世上的居民、也未曾敗落。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阿、要醒起歌唱。因你的甘露好像菜蔬上的甘露、地也要交出死人來。」 (賽26:18,19)

如果要找一件人們都經歷過的共同經驗的話,最有可能的答案是生老病死中間的「病」。

因為對大部分的人來說,生己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老也還要等一陣子;但是,在人們現在的生活中,最大的威脅是病。

這個病,不見得一定的身體上的,也可能是心理上的。不論是身體上、或心靈上的痛苦,痛到最深處時,常用的形容是懷孕生產之苦。

生產之苦過了之後,不見得就不會再一次受同樣的苦。所以,以賽亞說:所產的竟像風一樣、未曾行甚麼拯救的事。

然而,苦到盡頭,還是免不了要面對死亡,這是無法逃避的難題。

難怪,當那日在猶大地的人(26:1)希望的是「死人要復活、屍首要興起、睡在塵埃的要醒起歌唱、地要交出死人來。」(26:19)

這可能是猶大地的人對在以賽亞25:8應許的回應 — 「他已經吞滅死亡直到永遠.主耶和華必擦去各人臉上的眼淚、又除掉普天下他百姓的羞辱.因為這是耶和華說的。」

「死阿、你得勝的權勢在那裡?死阿、你的毒鉤在那裡?死的毒鉤就是罪.罪的權勢就是律法。感謝神、使我們藉著我們的主耶穌基督得勝。」(林前15:55-57)

生在以賽亞時代的猶太人只能盼望;但這世代的我何其有幸,因為死亡的吞滅在主耶穌的復活己經實現了!

2015 讀經默想 – 賽23-25章

9/24/2015 星期四 賽23-25章

「你使城變為亂堆、使堅固城變為荒場、使外邦人宮殿的城、不再為城、永遠不再建造。所以剛強的民、必榮耀你.強暴之國的城、必敬畏你。因為當強暴人催逼人的時候、如同暴風直吹牆壁、你就作貧窮人的保障、作困乏人急難中的保障、作躲暴風之處、作避炎熱的陰涼。」 (賽25:2-4)

據聯合國的統計,近年來世界人口急劇的向城市集中。今天,世界的70億人口己經有54%在城市居住。預計到2050年,又有另外25億的人口湧向世界各大城市。

主要的原因是農業機械化了以後,工作機會集中在城市。然而,踴擠的城市不僅帶來了公共衛生、資源的分配等問題;人與人之間的信任與關心因為城化,反而疏遠了。

這個現象在國內己經開始明顯化了。據經濟社會學家的研究,如果中國政府不儘速解決「戶口」問題,城市內貧富不均的兩極化問題因新居民加速;造成經濟生產率下降、社會不安的情緒增加,對中國國力會產生很大的負面影響。

類似的城市化、貧富不均情形,早在以賽亞書就有這樣的描述:迦勒底人建築大型城市(24:13)、堆積財貨(24:2)、貧窮人不受保障(25:4)。

然而,當有錢有勢的人以強暴催逼窮人的時候,耶和華要親自出來,作貧窮人的保障、作困乏人急難中的保障。(25:4)

神的恩慈和公義,不僅只是在永恒、屬靈的層面而己,對於今天現實的社會公義也是祂非常關心和在意的。

雖然我知道「到那日」(24:21) 、祂的公義必定完全成就;但今天也應該在我小小的生活圈子中,藉著對困乏人的幫助,把祂公義的屬性彰顯出來。

主耶穌說:「你們是世上的鹽.鹽若失了味、怎能叫他再鹹呢.以後無用、不過丟在外面、被人踐踏了。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太5:13,14)

願我是世上的鹽、世上的光。

2015 讀經默想 – 賽19-22章

9/23/2015 星期三 賽19-22章

「埃及人因為受人的欺壓哀求耶和華、他就差遣一位救主、作護衛者、拯救他們。耶和華必被埃及人所認識.在那日埃及人必認識耶和華、也要獻祭物和供物敬拜他、並向耶和華許願還願。耶和華必擊打埃及、又擊打、又醫治、埃及人就歸向耶和華.他必應允他們的禱告、醫治他們。」 (賽19:20-22)

在研究所讀書的時候,系上有位埃及同學,言行舉止都很好,頗得教授、同學們的喜愛。

畢業了之後,我才回到學校的查經班做一位慕道友。

初次讀出埃及記時,心裏總是想到這位埃及同學。一方面實在很難把聖經中的法老與他聯想在一起;另一方面覺得,這樣子說埃及,怎麼可能有埃及人聽信福音呢!

那時,很想再問一問這位埃及同學對基督教的看法,可惜己經連絡不上了。

這個心結一直等讀到以賽亞書19章才被解開了 — 原來神不偏待人,早在舊約裏,神就把救恩為埃及人也預備好了!

埃及人,就如任何一個起初不認識神的人一樣:自以為有智慧、以擁有的財務為傲、以為可以永久的在平安、享樂的環境中(13:5-11)。

直到耶和華使的手在他們身上,他們才戰兢懼怕、呼求神(13:16-20)。

神對埃及的拯救與對以色列人的拯救是相同的:他就差遣一位救主拯救他們(像摩西拯救以色列人)、在埃及的邊界上有耶和華的一根柱(像摩西的杖和分開的海)、埃及人認識耶和華、也獻祭物敬拜耶和華。(19:21)

相信如果一位埃及人看到這兒,他也該釋懷了!

又擊打、又醫治、就歸向耶和華;應允他們的禱告、醫治他們(19:22)。不僅在以色列人、在埃及人身上是同樣的,也是今天許多人的靈程經歷。

主啊!讓我做一個心中柔軟的人,不必等到很大的擊打、和醫治後,才得認識你!

主啊!讓我對福音的大能有信心,它能救一切相信的人(當然包括像常被咒詛的埃及人)!

2015 讀經默想 – 賽16-18章

9/22/2015 星期二 賽16-18章

「到那日雅各的榮耀、必至枵薄、他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當那日人必仰望造他們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他們必不仰望祭壇、就是自己手所築的、也不重看自己指頭所作的。」 (賽17:4,7,8)

在後現代主義的風氣影響下,真正的無神論者不多。一般人也對我們的信仰有一定程度的遵重。

然而,人常常以自己的成就來證明他的宗教情操也不見得比我們所傳的福音不好。

這就像今天讀的經文:以賽亞在論到摩押(16章)、及古實(18章)將要受到的禍患之中,突然箭頭轉向以色列(雅各17:4)。

雅各當時自以為處於一個富裕的環境中(肥胖的身體)、在一個榮耀的地位上。也有一些宗教生活 — 自己手所築的、自己指頭所作的祭壇。一切都這麼美好。

這聽起來有點熟悉,不正是很像今天身邊的許多在工作、經濟上有成就的硅谷人嗎!

然而,他的榮耀會像中空的大樹(枵薄)、他的財富也都保不住(肥胖的身體、必漸瘦弱)。

這些苦難是為著要他再一次回到真誠的信仰中– 仰望造他的主、眼目重看以色列的聖者。

宗教的情操、宗教的活動不是神所要的。衪要的是對祂真實的信心與信靠,仰望造他的主。

我有可能把富裕的環境、榮耀的地位當成一個屬靈的指標呢?求神向我說話,我不需要等到「那日」,今天就可以再回轉向衪。

2015 讀經默想 – 賽13-15章

9/21/2015 星期一 賽13-15章

「你心裡曾說、我要升到天上.我要高舉我的寶座在神眾星以上.我要坐在聚會的山上、在北方的極處、我要升到高雲之上.我要與至上者同等。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 (賽14:12-14)

在聖經裏,除了撒但之外,最受到咒詛的可能就屬巴比倫了。

從創世記的巴別塔(創11章)、到啟示錄的大淫婦(啟17章),再加上以賽亞書的13、14章,都是講到神對巴比倫的嚴厲審判。

到底巴比倫做了什麼萬惡不赦的罪,使耶和華要重重的懲罰它呢?

以賽亞14:12-14對這個問題有一些解答:我要升、我高舉、我要坐、我要能(與至上者同等)。

是不是當我太多了以後,就忘記了我是誰?忘記我是誰以後,也就忘記了神是誰,竟然要和至上者同等!

其實,驕傲自大並不是一件很少見的現象。在唯利是圖的資本主義中,自大與自信的分別不大,甚至在教育、在職場成為一種好的品格,去值得學習的方向。

可是,耶和華最厭惡的就是這種人,要受耶和華重重懲罰的也是這種人。

「然而你必墜落陰間、到坑中極深之處」中的「然而」把這些驕傲自大的人在極度的驚愕下所發現的現實描述的真好。

太多的我、太大的我是直接向創造我的神挑戰。它只有一種結局,就是墜落陰間、掉到坑中極深之處。

我雖然沒有向神挑戰的初衷,但驕傲自大的心卻不時、不經意的冒了出來。

「我真是苦阿、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這不只是保羅的心聲、也是我的呼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