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詩27-30章

7/31/2015 星期五 詩27-30章

「因為他的怒氣不過是轉眼之間,他的恩典乃是一生之久。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 (詩30:5)

和許多人一樣,我常做夢。但能記起來的夢總是在醒來之前做的,其他的夢可能都忘了。所以,能記得的夢大多數是惡夢,原因是被自己的惡夢嚇醒了!

為什麼這麼多的惡夢?因為深深印在心裡裏的事常是憂慮,憂慮引出了懼怕;憂慮和懼怕其實是把一個原來可能可以控制的情況中的不定性放大無數倍。一宿的哭泣就從這裏而來了!

然而,隨著年歲和靈性上的成長,我的惡夢逐漸少了;反而是偶而能記住一些愉快的夢。

其實,我們遇到大多數的好事(或做的好夢),都不是出於我們自己的意志、或自己的手,那些的好東西是我們領受的。許多時候,這些好處甚至不是我們曾想要的,但就無原無故地臨到我們了,這就是恩典、從神而來的恩典。

好夢不常在一宿的哭泣之後。雖然,在一宿哭泣後、因神的恩待,早晨還可以歡呼;但我情願在睡覺前,默想我白天所學的聖經、有一宿的安睡。

早晨在好夢之中醒來,在神的恩典中歡呼、讚美神,是多麼喜樂、美好的一天的開始。

接著,讀一段聖經、哼一首詩歌、默想神給我的話,再處理今天要做的事。

你的一天是怎麼開始的呢?

2015 讀經默想 – 尼9-10章

7/8/2015 星期三 尼9-10章

「以色列人和利未人、要將五榖、新酒、和油、為舉祭、奉到收存聖所器皿的屋子裡、就是供職的祭司、守門的、歌唱的所住的屋子,這樣、我們就不離棄我們神的殿。」 (尼9:39)

人很容易生活在習慣當中,當生活習慣養成了以後,就不需要每一次都再要經過思考、可以自然而然的去做了。這也就是我們在孩子小的時候,就要花精神訓練他們養成良好習慣的原因:好習慣的養成可以成為他們一生的幫助。

同樣的,尼希米在城牆修復之後,請以斯拉講解律法書、看到了靈性復興的火苗開始出現了(8章);做為屬靈領袖的他想的是:如何維持這個火、甚至要使它更發揚光大?

首先,他要利末人帶領百姓認罪禱告(9:1-37);之後,他要百姓在與神立約的冊上簽名(9:38-10:27),表示他們的決心和立志。

除此之外,他要百姓把首先的事放在重要的位置,那就是把他們的注意力集中在敬拜的地點。在10:32-39,八節的經文中,有九次提到「神的殿」。當百姓的心在神的殿上,敬拜、禱告、奉獻、事奉都不再會有偏差了。這就像我們從小養成的好習慣一樣,那個果效是一生之久的。

在尼希米時代,人們並不是只經過聖殿、進去走走、看看,乃是以虔敬、慎重、敏銳心思崇拜神的地方。

今天,我對待聖毆的態度又是怎樣的呢?

「豈不知你們的身子就是聖靈的殿麼?」(林前6:19)
我會努力的養成健康的種種習慣、但我對聖靈的殿有多少注意力呢?

2015 讀經默想 – 尼7-8章

7/7/2015 星期二 尼7-8章

「他們清清楚楚的念神的律法書、講明意思、使百姓明白所念的。省長尼希米、和作祭司的文士以斯拉、並教訓百姓的利未人、對眾民說、今日是耶和華你們神的聖日,不要悲哀哭泣,這是因為眾民聽見律法書上的話都哭了。」 (尼8:8,9)

十六世紀的宗教改革運動,不僅是教會歷史的大事,也改寫了之後歐洲政治、經濟的發展走向。

宗教改革運動的直接原因,顧然是教皇與政治掛鉤、及羅馬天主教的腐敗。但研究歷史的學者們都同意的遠因是在一百年前古庭堡的活字版印刷,普及了聖經的流傳;及德文聖經在1466年的出版,使許多平常人有機會自己讀聖經。

所以,屬靈的復興,是神從聖徒的心中點燃祂自己的話語開始,再動員祂的子民贏得那些失去的靈魂。歷史上每一次信仰的復興,必然出於兩種衝激:一是神的話語、就是聖經的宣告;二是信徒配合的行動。

尼希米帶領的屬性復興也是如此。

當時外在的建築擴充後,就更容易顯出現靈命的真空。

重建城牆的計劃達成了,人們搬回到自己的居所(7:4)。城內秩序井然,防衛、統治皆上軌道、居民都有房子、工作、和完善的保護(7:77-8:1),然而還是缺少一些東西。

那就是朗讀神的話、改變便從此開始,不是用人的意見,而是用神所建立的律法(8:1)、人們懂得尊重真理,大家都側耳傾聽(8:2) 、真理被譂明,聽到的人能明白(8:3)、真理被應用,聽到的人都有所反應(8:6) 。

百姓都哭了。為什麼哭?他們知道他們犯了罪。回想以往的年歲,一直過著沒有屬靈生命的生活,也想起祖先因犯了罪而淪入被囚的景況。這些深深的認罪使得他們哭泣。在這感受罪惡的一刻,尼希米站起來說:停止哭泣吧!神是赦人罪的神(8:9)。

今天,聖經是這麼的普偏,我甚至有不下十種的版本。
但是,神話語的能力在那裏?

認罪的眼淚在那裏?
屬靈的復興在那裏?

我側耳傾聽神的話語嗎?
真理被譂明了嗎?

我明白所聽到的嗎?
我能應用所聽到的真理嗎?

2015 讀經默想 – 尼4-6章

7/6/2015 星期一 尼4-6章

「參巴拉聽見我們修造城牆就發怒、大大惱恨、嗤笑猶大人…百姓和他們的妻大大呼號、埋怨他們的弟兄猶大人…賄買他的緣故、是要叫我懼怕、依從他犯罪、他們好傳揚惡言毀謗我。」 (尼4:1,5:1,6:13)

世界上的人除了當皇帝之外,不管是多麼的不願意聽到別人對他的批評、毀謗、或抱怨,大概沒有人不會不踫到這些困難的。

然而,他是不是可以被神使用的一個僕人領袖,就完全看他對這些事情的反應和處理了。

就像尼希米這樣的一位屬靈的人、大發熱心做屬靈的事,不但有皇帝的支持(1章)、還有百姓們的回應(2章);但即是如此,做為一個領導者的他,在這方面,仍然不斷的受到挑戰。

首先是敵人的嗤笑與攻擊(4章)、接著的是百姓的埋怨(5章) 、再來的是惡者殺人的計謀(6章)。

這些反對的聲音都起自工程進行中。一小群人正從事這麼神聖而又龐大的工程,應該會引起欽慕之情才是。但事實並非如此,有些慣於現狀者的心胸,拒絕任何改變。

對這些人而言,改變是一種威脅。在任何組織中皆然,他們拒絕改變、尤其懷疑領導、批評攻擊改變的事。

然而,好領導者的是不發怒、或抱怨,而是先去評估批評本身的價值。他要去聽取並辨別批評的來源和批評者的動機。有時由批評中學習改進,有時卻又必須忽視批評。

對於參巴拉的嗤笑(4:1)、造謠(4:8)、和伏擊(4:10),尼希米先禱告(4:4,5)、武裝防禦(4:9,13,16)、再鼓勵百姓(4:14,22)。

對於百姓的抱怨(5:1-5),尼希米先心裡籌畫(5:6)、責備官長、給他們改過、及補救之道(5:8-13);最重要的是:他以身做則、不但先做榜樣、而且比別人都做的多、做的澈底(5:14-18)。

對於參巴拉的謀害之計(6:1,2;5-7),尼希米禱告(6:9,14)、明察(6:3,11,12)、差人去而不中敵人之計(6:3,8,11)。

今天,我也是站在不多不少領導的責任上,我對別人的批評、毀謗、或抱怨的反應又如何呢?
氣憤?抱怨?爭辯?或禱告?

我可以聽取並辨別批評的來源和批評者的動機嗎?
我可以由批評中學習改進,但有時卻又能忽視批評?

這樣的智慧那裏去尋呢?

2015 讀經默想 – 尼1-3章

7/5/2015 星期天 尼1-3章

「以後、我對他們說、我們所遭的難、耶路撒冷怎樣荒涼、城門被火焚燒、你們都看見了.來罷、我們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免得再受凌辱。我告訴他們我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並王對我所說的話.他們就說、我們起來建造罷。於是他們奮勇作這善工。」 (尼2:17,18)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的英國首相邱吉爾不但是一位著名的政治家、也是一位受人尊重的演說家。

1940年德軍佔領了比利時、和大部份的法國時,英國選舉的結果是由各黨派組織的聯合政府。

邱吉爾當時面對意見紛紜的國會發表了一篇「我們要在灘頭作戰」(We shall fight on the beaches)說:「…除了熱血、汗水、和眼淚以外,我一無所有…我們不計一切代價,不顧一切恐懼,不管路途是多艱難,一定要得勝;沒有勝利,我們就無法生存。」這篇演說鞏固了英國上下同心抗敵的決心。

同樣的,雖然尼希米個人對重建耶路撒冷的城牆很有負擔(1:2-11)、又得到了亞達薛西王完全的支持(2:1-8)、他也做了功課,私下考察實況(2:9-16);但他仍然需要耶路撒冷居民的合作。

尼希米怎麼動員這些長久妥協在自私、偏安的百姓們呢?與當今愛開空頭支票的政治候選人不一樣的是:他沒有答應事後的甜頭。他只提醒大家要面對遭難的事實,「你們都看見了」、但沒有人出來做任何事。所以,他的呼籲是「來罷、我們重建…城牆!」

從我開始、但我需要你們。來罷!這件工程對我們的好處,就是重建我們為神子民的尊嚴、免得再受凌辱。

再加上尼希米的個人見證:「我告訴他們我神施恩的手怎樣幫助我、並王對我所說的話」– 神的施恩放在王的詔書前面,這正是這一代基督徒政治家所缺乏的。

百姓的回應是什麼?「他們就說、我們起來建造罷。於是他們奮勇作這善工。」

為什麼百姓願意答應尼希米的提議呢?

尼希米不但如邱吉爾一般,是一位上等演說者;更重要的是他靠著神的引領,能夠激發百姓們內在的熱情、也能移觸及他們內心痛癢的深處 — 一位有效的領導者是能作到這一點的。

今天,我不見得要像尼希米、或邱吉爾一般,能做那麼大的事。
但我能像他們一樣,看得到大家不願去看的事實嗎?

現在教會的光景荒涼嗎?

如果不荒涼、為什麼基督徒被邊緣化?
為什麼教會被嘲笑是跟不上現實的死硬派?

來罷、我們起來建造罷!我的反應是什麼?

2015 讀經默想 – 拉9-10章

7/4/2015 星期六 拉9-10章

「我的神阿、我抱愧蒙羞、不敢向我神仰面、因為我們的罪孽滅頂、我們的罪惡滔天。神阿、我們因自己的惡行和大罪、遭遇了這一切的事、並且你刑罰我們輕於我們罪所當得的、又給我們留下這些人,我們豈可再違背你的命令。」 (拉9:6,13)

英語有句俚語「The buck stops here」,是政治家在作重大決定時,常常喜歡用的話。這是杜魯門總統先開始用的,中文譯做責無旁貸。

然而,我們可以發現:除了在事情還沒明朗之前,政治家用「責無旁貸」來顯示自己的決定大權之外,如果事情不幸失敗了之後,很少人會再聽到那個原先作決定的人再說:the buck stops here。

以斯拉是被擄回歸的祭司,對於耶路撒冷居民以前所做的事,實在不是他的責任。然而,當他聽到了以色列人在婚姻上,沒有照摩西的律法分別為聖,「為自己和兒子、娶了這些外邦女子為妻、以致聖潔的種類和這些國的民混雜(9:2)」之後,他沒有先怪罪於當事人。

以斯拉以祭司的身份、先在神的面前認罪(9:6-15),他認罪、哭泣、俯伏在神殿前(10:1),那是刻苦銘心、真誠的悔改禱告。

這就展開了一個屬靈的大復興:接著,男女孩童、聚集到以斯拉那裡、成了大會,眾民無不痛哭(10:1)。甚至有人(示迦尼)建議採取非常激烈的做法,要休這一切與外邦人的婚姻(10:3)。

從現在人的角度來看,這似乎是過於極端的做法。但當靈性復興時,遵守神律法的意志就超越了人性的軟弱,所以,「會眾都大聲回答說、我們必照著你的話行(10:12)」。

在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論的今天,我可以問,錯倒底出在那裏?

但我也有可能為(別)人的罪來認罪、哭泣、俯伏在神前嗎?

靈性的復興是許多人期待的,我可能是那個代禱的人嗎?

2015 讀經默想 – 拉7-8章

7/3/2015 星期五 拉7-8章

「以斯拉說、耶和華我們列祖的神是應當稱頌的、因他使王起這心意、修飾耶路撒冷耶和華的殿。又在王和謀士、並大能的軍長面前施恩於我。因耶和華我神的手幫助我、我就得以堅強、從以色列中招聚首領、與我一同上來。」 (拉7:27,28)

上週五美國最高法院對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判決,引起基督徒都許多的檢討與反思。

其中一個值得深思的題目是:在一個政治、經濟、與宗教信仰生活互相緊扣的環境中,我們該怎麼看它們之間的關係?

就拿同性婚姻來說:反對同性婚姻的基督徒,在政治圈是受排斥的;這也是一些共和黨總統候選人遇到的難處,他們要爭取選票、還是堅持信仰?

在經濟上也是有同樣的困撓:對那位前天在肯塔基州,拒絕為同性辦理婚姻手續的市府職員來說,他冒著失去工作的危險;對堅持不受理同性婚姻的教會來說,它冒著失去非營利組織免稅的可能性。

以斯拉也遇到類似的問題。但他的處境與我們所處的有一個正好相反的地方:以斯拉在政治、及經濟上有與他在宗教的信仰,有完全一致的絕對優勢:亞達薛西王完全支持以斯拉建殿、而且提供他完全的經費支持(7:12-26)。

對一般人來說,這實在是一個神大大賜福的事工。以斯拉只要順水推舟、稍微使把勁、就成事了,還有什麼可擔心之處?

但是以斯拉知道:建殿是一回事、要恢復聖殿的功能,使百姓遵行耶和華的律法、律例、典章(7:10)卻又是另外一回事。那不是靠亞達薛西王在政治、經濟的支持可以做得到的。

以斯拉的這種心態可以從他對百姓的呼籲(7:27,28)、及聖旨中(7:12-26)對神稱呼的對比看得出來。

雖然在中文聖經用的都是「神」,但在一些英文版本(KJV,NIV)中,我們可以發現:在7:12-26用的是神(God);在7:12-26用的是我們的主(Our Lord)。

神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主是一個主觀的關係。

屬靈的建造就是把神當成主,這是從政治、經濟上達不到的範疇。

以斯拉留意到了、今天,我也留意到了嗎?政治、經濟上的順境與逆境、並不代表屬靈上的高低。

我對同性婚姻合法化判決的失望是什麼?

我擔心的是什麼?

堅持著不合潮流的觀點(political incorrect)而成了大眾的笑柄?在報稅時,失去我奉獻的免稅額?
還是世人(甚至我自己)已把信仰客觀化、神已經不是人的主了?

2015 讀經默想 – 拉4-6章

7/2/2015 星期四 拉4-6章

「對他們說、請容我們與你們一同建造、因為我們尋求你們的神、與你們一樣…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 (拉4:2,5:3)

一件能引人入勝的歷史事蹟,不僅是因為它的結果、或產生的影響;更重要的因素是它中間曲折的過程。以斯拉記中的被擄、回歸、和重建聖殿的過程就充滿了懸疑和逆轉的曲折。

以色列人能在被擄70年後回歸(1:1,2)、就是神應許的應驗。古列王準許他們重建聖殿也是一個格外的恩典(1:3)。所以,雖然王要他們奉獻(1:4),回應的人即多又踴躍(1.5,6)。當立殿的根基時,百姓的欣喜、和哭號的聲音甚至無法分辨(3:13)。

工程開始以後,有遷居來的外邦人自願要幫忙、但被猶太人拒絕了(4:2,3)。這是因為猶太人痛定思痛,知道在信仰上妥協後,所帶來的惡果。然而,他們也承擔了因這個堅持所付的代價:手發軟、受擾亂(4:5);甚至被新王下令停工(4:23)。

當另外一位王(大利烏王)當政時,猶太人開始了停擺許久的工程,但又受到了挑戰:「誰降旨讓你們建造這殿、修成這牆呢?(5:3)」。

今天,我是不是期待著我的事奉和擺上都一切順利呢?
是不是為神發的熱心,神都會祝福呢?

求神讓我看到事情的本相、讓我不被眼前看到的分散了我起初的愛心。

2015 讀經默想 – 拉1-3章

7/1/2015 星期三 拉1-3章

「波斯王古列元年、耶和華為要應驗藉耶利米口所說的話、就激動波斯王古列的心、使他下詔通告全國說、波斯王古列如此說、耶和華天上的神、已將天下萬國賜給我.又囑咐我在猶大的耶路撒冷、為他建造殿宇。」 (拉1:1,2)

「回家」對大多數的人是很平常的事,但是在一些特殊的情況下,回家卻是人生中值得記念的一件大事。

來美讀書後的第三年,意外的我有個機會回家探望父母、及家人,那是一個難忘的旅程。但是,這與我的伯父在1984年回老家,看到了他38年未見的妻兒、與從未見面的孫子、及曾孫,那種的情緒上的澎湃,是我只能以想像來言傳、無法去意會!

以斯拉記就從這個「回家」的主題開始。那是被擄後70年(代下36:21)發生的事,所以除了少數的老者之外,這些人都是生在外地的尋根者。但是,對具有強烈民族意識的以色列人來說,這個回家的確是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

我們這可以從出現頻繁的house(家) 這個字看出來,殿宇(1:2)、神的殿(1:3)、子孫(2:3-57)、宗族譜系(2:59-62)、自己的城(2:70)..等都是家、和家有關的字。

在這裏,神的殿與人的家、城、子孫、譜系聯結在一起。回家,不僅是回到自己的家、故鄉,也是因為回到了神的殿、能與祭司一起讚美耶和華的慈愛(3:11-13)。

這是多麼值得珍惜之處,難怪金銀財寶的奉獻是不缺的(1:5-11)。

今天,那裏是我的家?我回家了嗎?

家是個安歇之處、提供安全的窩;沒有神同在的家能找到安歇、安全嗎?
沒有弟兄姊妹一同敬拜的地方、能稱為是屬靈的家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