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35-36章

6/30/2015 星期二 代下35-36章

「耶和華他們列祖的神因為愛惜自己的民、和他的居所、從早起來差遣使者去警戒他們。他們卻嘻笑神的使者、藐視他的言語、譏誚他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所以耶和華使迦勒底人的王來攻擊他們、在他們聖殿裡用刀殺了他們的壯丁、不憐恤他們的少男處女、老人白叟。」 (代下36:15-17)

歷史學家對朝代的興衰與更替興趣很大,也從各種不同的角度去分析,試著找到歷史演變的原因。然而不易達到一個定論,常常還是各說各話,指責對方(或敵國)的機會多一點。

歷代志的最後一章簡潔的敘述了猶大最後三個王:約哈斯(36:1-4)、約雅敬(36:5-10)、和西底家(36:11-14);他們王位的年歲分別是三個月、三個月零十天、與十一年(基本上是個傀儡政權)。可見得國勢下滑的急速。

歷代志對猶大亡國所提供的原因非常的直接:因為他們譏誚耶和華的先知、以致耶和華的忿怒向他的百姓發作、無法可救(36:16)。不是因為內憂、也不是由於外患;而是離開了耶和華、又不把握回轉的機會。

這不僅是王的問題、也是全國百姓的問題。所以,壯丁、少男處女、老人白叟在象徵神保守的聖殿喪生,王和眾首領被擄(36:17-20)。

然而,歷代志沒有在悲劇中的失望、和悲傷中結束:「地享受安息、因為地土荒涼便守安息(36:21)」。地土的荒涼是使地土享受安息,安息是為了再起。亡國不是結束,安息後還有再起的盼望。

今天,我怎麼看自己的成功、或失敗?
我可能找到很多原因,但與神的關係在其中嗎?

在失敗後,我能得安息嗎?
我能像但以理一樣(但9:2,3),在盼望中求神應許的實現嗎?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33-34章

6/29/2015 星期一 代下33-34章

「他在急難的時候、就懇求耶和華他的神、且在他列祖的神面前極其自卑。他祈禱耶和華、耶和華就允准他的祈求、垂聽他的禱告、使他歸回耶路撒冷、仍坐國位.瑪拿西這纔知道惟獨耶和華是神。」 (代下33:12,13)

自以為義是人的通病,這是一個人對正義感的追求、與以自我為中心的天性,兩者結合的現象。

就如,我們讀到了約拿單對大衛的指責:「你就是那人!」(撒下12:7)時,對約拿單的智慧與大衛的罪無法逃避的因境,都禁不住叫好。因為,我們常把自己當成一位看好戲的局外人。但聖經要我們知道的是:我們也是常在罪中而不自覺的人。

瑪拿西是猶大最惡的王之一,他不但拜偶像、甚至還在聖殿的院中築偶像的壇、又使他的兒女經火.又觀兆、用法術、行邪術、立交鬼的、和行巫術的、多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惹動他的怒氣(33:6)。他實在是一位十惡不得赦的大罪人!

照我們對歷代志的印象、惡人就會一惡到底。但出乎意料的是:33章幾乎用三分之一的篇幅記載這位惡王的自卑、悔改(33:12-17)。

雖然,他這個悔改是在毫無其他出路之下的行動(31:10,11),而且悔改也不澈底(31:17)。但耶和華仍然允淮他的禱告、接納他的悔改(33:13)。

今天,我是一個自以為義的人嗎?

如果神可以接納瑪拿西的悔改、我還有什麼理由,不把褔音傳給那些我不喜歡的人呢?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31-32章

6/28/2015 星期天 代下31-32章

「住猶大各城的以色列人、和猶大人、也將牛羊的十分之一、並分別為聖歸耶和華他們神之物、就是十分取一之物、盡都送來、積成堆壘。從三月積起、到七月纔完。」 (代下31:6,7)

做為基督徒的我們,尤其是在這新約時代,強調的是心靈和誠實的敬拜;所以,在金錢的奉獻上,通常我們也不是很講究的。然而,還是有人想知道十一奉獻只是舊約的律法?或是仍然可以做新約的參考呢?

從希西家在歷代志下31章,奉獻的例子中,或許可以找到一些奉獻的原則、和這個問題的答案。

甘心樂意地在財務、金錢的奉獻,是發生在除掉心中的偶像之後(31:1)。
奉獻的開始是在事奉的人到位了以後(31:2)。先有人、再有金費;這是與世界上先有錢、再找人辦事的次序完全相反的。
領導的人以身做則,在奉獻上的大方、及好榜樣是起帶頭作用的關鍵(31:3)。
領導的人要把這些需要,不但給百姓有清楚的解釋及教導、也需有要求 (31:4) 。
百姓的回應是漸進的,從小的(初熟五穀)開始、到各物(包括牛羊,31:5,6) 。
百姓需要一段時間才能做到完全的十一奉獻(三月起到七月纔完,31:7) 。
當百姓都能做到十一奉獻時,祭司不但喫飽、且剩下的甚多(31:10)。可見得百姓也得為先前祭司不夠的問題(29:34),要負一份的責任。
照十一奉獻以後的現象是:「凡他所行的、無論是辦神殿的事、是遵律法守誡命、是尋求他的神、都是盡心去行、無不亨通」(31:21)。

今天,我對金錢奉獻的觀念是如何?還需要遵守十一奉獻嗎?

我對金錢奉獻的實際做法如何?憑著當時的感動、習慣的養成、還是兩者都有?

我對今天各處傳道人、宣教士的缺乏是否也要負一份的責任呢?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29-30章

6/27/2015 星期六 代下29-30章

「正月間他們不能守、因為自潔的祭司尚不敷用、百姓也沒有聚集在耶路撒冷。王與全會眾都以這事為善。於是定了命令、傳遍以色列、從別是巴直到但、使他們都來、在耶路撒冷向耶和華以色列的 神守逾越節、因為照所寫的例、守這節的不多了。」 (代下30:3-5)

柏林圍牆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德國分裂和冷戰的重要標誌性建築,其目的是阻止東德居民逃往西柏林。

1989年11月9日,東德政府開始計劃放鬆對人民的旅遊限制,但當時中央政治局委員誤解上級命令,錯誤地宣佈柏林圍牆即刻開放。這導致數以萬計的市民走上街頭,拆毀圍牆,整個德國陷入極度興奮狀態。隨後數週,欣喜的人群鑿下柏林牆作為紀念品,歷史稱爲「柏林圍牆倒塌」事件。

在以色列歷史中,南國猶大及北國以色列之間的恩怨情仇不亞於東西柏林之間的衝突。他們也有一次拆毀中間所隔之牆的機會,這就是記載在歷代志下30章的故事。

希西家是南國的好王之一。他最受歷代志稱讚的事蹟,就是恢復祭司的功能、和獻祭的禮儀(29:3-36)。但是,他不以恢復為滿足;把一個原以家庭為單位的守逾越節(出12:1-20),擴大到一個全國一起記念的日子(30:1,2)。

因為自潔的祭司不夠,不能在原定的正月過逾越節。但這個缺乏正是復興的開始,難怪眾人都以此事為美(30:4)。於是,希西家把節期推後到二月、並邀請以色列全境的百姓到耶路撒冷過節(30:5-9)。

但是,接受希西家這個好意的人不多,反而譏笑他們(可能是由於政治上的考量,30:10)。然而,還是有少數北國的以色列人自卑、轉向神(30:11)。

希西家與祭司們也不在意,所以,參與的大家盡都喜樂、自從以色列王大衛兒子所羅門的時候、在耶路撒冷沒有這樣的喜樂(30:26)。

今天,我是不是在主裏有極大的喜樂、以致於產生了拆毀中間所隔之牆的勇氣?

我是不是很擔心「好人沒有好報」,以致於失去了做為恩典出口管道的機會?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26-28章

6/26/2015 星期五 代下26-28章

「但那裡有耶和華的一個先知、名叫俄德、出來迎接往撒瑪利亞去的軍兵…你們竟怒氣沖天、大行殺戮。如今你們又有意、強逼猶大人和耶路撒冷人作你們的奴婢。你們豈不也有得罪耶和華你們神的事麼。現在你們當聽我說、要將擄來的弟兄釋放回去、因為耶和華向你們已經大發烈怒。」 (代下28:9-11)

身份的認定,對我們的子女來說是一個很重要、又令人困撓的問題。他們是中國人?美國人?在美國的中國人?還是有中國血統的美國人?倒底身份的認定是由膚色決定?由出生地決定?由生長環境決定?還是由文化的認同決定?

這不僅是旅美華人的問題,也是歷代以色列人的問題。以色列人知道他們是耶和華的選民,他們也引以為傲。但誰是以色列人?看父母嗎?如果有一方是外邦人怎麼辦?看出生地嗎?那被擄後出生的怎麼辦?

在猶大國最敗壞的亞哈斯王之時,北國以色列大敗了猶大國、一日殺了12萬猶大人(28:6)、又有20萬猶大人被擄、將要到北國做奴隸(28:8)。

這時,北國有一位先知俄德、站出來講話了:倒底誰是以色列人?不是基於地理位置、也不是基於政治國界,而是知道自己得罪了耶和華的人(28:9)。在這個基礎上,猶大國、及以色列國都是得罪耶和華的(28:10),所以,彼此是兄弟,不是敵人(28:11) 。

於是以色列人認罪,不但放了被擄猶大的人,還給他們衣物、鞋、及吃喝(28:25)。這是在亂世之中一件被記念的美事。

今天,誰是神的選民?豈不是因信稱義的人嗎?

我是中國人?還是美國人?會比我是基督徒重要嗎?

我要怎麼樣幫助我的子女找到他們的自我認定?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24-25章

6/25/2015 星期四 代下24-25章

「耶何耶大年紀老邁、日子滿足而死.死的時候、年一百三十歲。葬在大衛城列王的墳墓裡.因為他在以色列人中行善、又事奉神、修理神的殿。」 (代下24:15,16)

很多人對諸葛亮的印象是從三國演義中來的,他可說是中國歷史上絕頂聰明的代表:他的謀略、他做事的精明,幾乎到了神奇的地步。

可是,讀過「出師表」的人,對諸葛亮的推崇就不止在他的智慧而己;而是在劉備託孤後,他對後主劉禪盡心盡力、凡事親力親為、憂國忘家的忠誠。這感動了許多人,他的「鞠躬盡瘁、死而後已」也成為後代無數仁人志士的座右銘。

在猶大國的歷史上也有一位類似的人物,那就是輔佐約阿施的祭司耶何耶大。

列王時期的先知和祭司,在國家的政策及方向上是一個幫助君王的角色;聽不聽、做不做是君王自己的選擇,但耶何耶大所做的是遠超過了他的職責。

耶何耶大從保留大衛家遺孤開始(22:11,12)、到策劃政變,罷拙亞他利雅(23:1-15);然後幫助約阿施與眾民立約,做耶和華的民(23:16-20)。在約阿施長大以後、有意重修耶和華的殿時,他協調在財務、工程上的諸多事務;修建完成之後,也常與眾人在殿中獻祭(24:14)。

難怪在歷代志的諸君王之中,祭司耶何耶大的事蹟記載的非常詳細,所用的篇幅甚至比許多的君王還長。他是被神記念的!

可惜的是,約阿施也是一個扶不起的阿斗。耶何耶大死了以後,他就胡作非為了(24:17-22)!約阿施王死後,不得葬在列王的墳墓裏(24:25)、而祭司耶何耶大死後葬在列王的墳墓裏(24:16),這就說明了一切!

今天,我在神的家中是一個只盡自己職責的人嗎?

我隨時的向人要我事奉的範圍(job description)、還是把神家中的事,看成自己家的事?

現代還有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人嗎?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22-23章

6/24/2015 星期三 代下22-23章

「耶路撒冷的居民立約蘭的小兒子亞哈謝接續他作王.因為跟隨亞拉伯人來攻營的軍兵曾殺了亞哈謝的眾兄長.這樣、猶大王約蘭的兒子亞哈謝作了王。在耶路撒冷作王一年.他母親名叫亞他利雅、是暗利的孫女。亞哈謝也行亞哈家的道.因為他母親給他主謀.使他行惡。」 (代下22:1-3)

中國近代史上,袁世凱在1916年當了不到三個月的皇帝,卻帶給國家巨大的傷害。主要的是讓日本籍著21條、及他個人的政治野心,滋養了他們的侵華政策。雖然他死在二次大戰之前,但八年抗戰所引發的生靈塗炭,他也是主要前因之一。

短短三個月的皇位,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影響?同樣的問題,也可以用在亞哈謝身上。

亞哈謝在耶路撒冷只作王一年,他做了不少壞事(22:4-7),也不得好死(22:8,9)。但他所留下來最大的問題在「亞哈謝的家無力保守國權」(22:9)。這幾乎使大衛家在猶大國的王位中斷了(22:10-12)。

怎麼會如此?因為亞哈謝聽從他母親的計謀,把北國最壞王之一的亞哈的作為帶到了南國(22:3-5)。或許是亞哈謝的母親是亞他利雅、亞哈的女兒,他難免不受到母親、及外公的影響。但是,他也有一位好父親:盡心尋求耶和華的約沙法(22:9)。

為什麼亞哈謝不效法父親呢?人可以怪罪於生長家庭、或外在環境,但終究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今天,我是一個常常把自己的失敗,怪罪於原生家庭的人嗎?
我一時錯誤的選擇,不僅影響了我自己、也很可能留給後人無盡的傷害。我能不謹慎嗎?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20-21章

6/23/2015 星期二 代下20-21章

「有人來報告約沙法說、從海外亞蘭那邊有大軍來攻擊你…約沙法便懼怕、定意尋求耶和華、在猶大全地宣告禁食。於是猶大人聚會、求耶和華幫助.猶大各城都有人出來尋求耶和華。」

在列王記、歷代志中南國猶大、及北國以色列記載的諸王之中,很清楚的分別好王、壞王;先知的直言通常也落在聽不進去的耳朵裏;所以,耶和華藉著外邦人的攻擊來懲罰以色列人。似乎神恩慈的一面在這幾卷書中不常出現。

但是,在歷代志下20章中,約沙法對亞捫人和摩押人的入侵的記載,使我們不得不承認神的恩慈一直沒有改變,祂對悔改的人所行的拯救從舊約到新約都是一致的。

昨天我們看到約沙法資財豐富之後,影響了他的道德標準和判斷、在未求告耶和華的情況下,與以色列聯盟攻基列(18:1-3),以致被先知當面指責(19:1-3)。

但在20章,這一次的防禦之戰中,約沙法在考慮他的軍事、政治上的可能選擇之前,在懼怕中的他定意尋求耶和華、而且要求猶大全地宣告禁食。

他接著的禱告(20:6-13)是非常經典的哀歌:大能的神、守約施慈愛的神、我們的無助、以及我們的信靠。

耶和華要他們把信心化成實際的信心行為:「不要爭戰、要擺陣站著、看耶和華為你們施行拯救」(20:17)。約沙法的信靠、成了以詩班極大讚美耶和華的聲音,打羸了大軍壓境的戰爭(20:21-30)。這是以色列人歷史中的大事。

今天,我的懼怕是什麼呢?
我能從過去的失敗中學到功課嗎?
我能以我的行動來表現我的信心嗎?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18-19章

6/22/2015 星期一 代下18-19章

「約沙法大有尊榮資財、就與亞哈結親…先見…耶戶出來迎接約沙法王、對他說、你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因此耶和華的忿怒臨到你。」 (代下18:1,19:2)

大多數的人都覺得自己的錢少了一點。所以,財富的增多是一件受人歡迎的好事。然而,太多的資財也會負面的影響到人的道德標準、和判斷力;這是我們都知道的。

但我們比較少聽到的是:不僅是個人、連國家的元首、甚至整個國家都可能受到資財豐富的負面影響。

約沙法就是一位這樣的王。從各方面來看,他都值得稱為好王。他奮勇自強、防備以色列人(17:1)、他行他祖大衛初行的道、不尋求巴力、只尋求他父親的神遵行他的誡命(17:3,4)、他差遣臣子帶著耶和華的律法書、走遍猶大各城教訓百姓(17:9)。

然而,約沙法大有尊榮資財之後,他就忘了列國、眾民向他貢納禮物的原因是「耶和華堅立他的國」(17:5)。所以,雖然在作王之初防備以色列人(17:1)、除掉邱壇和木偶(17:6),現在反而要與北國最敗壞的王亞哈結親(18:1)。

財富影響一個人做正確的判斷,被先見耶戶的這句話說的很清楚:「豈當幫助惡人、愛那恨惡耶和華的人呢?」(19:2)

今天,我生活在世界的科技中心硅谷,資財的增加、聲名的遠播,都是世界各地的人所羨慕的。但是,我會不會在資財豐富之後,影響了我的道德標準、和判斷力呢?

「我求你兩件事、在我未死之先、不要不賜給我.求你使虛假和謊言遠離我。使我也不貧窮、也不富足賜給我需用的飲食。恐怕我飽足不認你、說、耶和華是誰呢.又恐怕我貧窮就偷竊、以致褻瀆我神的名。」 (箴30:7-9)

2015 讀經默想 – 代下15-17章

6/21/2015 星期天 代下15-17章

「耶和華的眼目遍察全地、要顯大能幫助向他心存誠實的人。你這事行得愚昧.此後、你必有爭戰的事。亞撒因此惱恨先見、將他囚在監裡。那時亞撒也虐待一些人民。」 (代下16:9,10)

于禁是三國時期曹操手下大將。他整頓軍隊、討伐黃巾、平了張繡的反叛 、守執節義,原是一位非常得眾望的將領;可惜的是在關羽攻樊城時,變節投降。後來抑鬱而終。

難怪人之所以說:蓋棺才能定論,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是晚節不保的人,他所做的好事記得的人不多,留給人的印象總是負面的。

亞擻王就是一位令人惋惜、而晚節不保的王。

亞擻行耶和華眼中為善的正事、國中太平(14:1-5) ;在古實王的入侵時,仰賴耶和華、大敗古實人(14:9-15);貶了拜偶像的太后(15:16)、與百姓立約,盡心盡性的尋求耶和華(15:11-15)。國中35年沒有爭戰的事。

一切是這麼的順利、美好,如果停在這裡就太完美了!

但是,為了要對付北國以色列的侵擾,亞擻未求告耶和華、就採取了遠交近攻的策略,直接找亞蘭王求救,招得先知哈拿尼的責備(16:7-9)。亞擻不但聽不進去,反而把哈拿尼關在牢中(16:10)。

亞擻死在腳上的重病(16:12),這與他的晚節不保似乎是相對襯的。

今天,我的環境一切都順利嗎?
平順的環境是不是使我警醒的心鬆懈下來了?

晚節不保是多麼可惜的事!我的晚節會怎麼樣子的結束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