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書14-16章

3/31/2015 星期二 書14-16章

「所以希伯崙作了基尼洗族耶孚尼的兒子迦勒的產業、直到今日.因為他專心跟從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希伯崙從前名叫基列亞巴.亞巴是亞衲族中最尊大的人.於是國中太平、沒有爭戰了。」 (書14:14,15)

人的一生是多面的:有起有浮、許多的經歷和心路歷程是別人不能知道的。

眾人對一個人最深刻的印象,常常是由他所做的一些事來決定;而這些事是從他生命中最根本品格的外在表現。

這種印象可能就是我們中國人所說的「蓋棺定論」;雖然不甚雅,但通常還是滿準確的。

我們對迦勒的印象就是這樣:「他專心跟從耶和華以色列的神」—他就是一個專心的人:他的生活不複雜、他的一生也很簡單、他有的心思意念也不多。

他很專心,他的專心在「跟從耶和華以色列的神」。

聖經上對迦勒所有的記載都是在敘述他如何的跟從耶和華。他似乎沒有什麼別的念頭、他也好像不看環境、他更是沒有感受到一點點同儕的壓力。他想做的事,只有一件,就是耶和華藉摩西所告訴以色列人的。

從四十歲當探子、到八十五歲將近迦南地的時候,迦勒的心思還是一樣的:「我們立刻上去得那地罷、我們足能得勝。」(民13:30) 四十五年的漂流、同儕的倒斃曠野,似乎對他毫無影響。

這也許就是耶和華使他能長青不老的原因—「看哪、現今我八十五歲了、我還是強壯、像摩西打發我去的那天一樣.無論是爭戰、是出入、我的力量那時如何、現在還是如何」(14:10,11) 。

希伯來文中的迦勒是個複合字:「迦」是完整、完全的意思、「勒」就是心;所以,迦勒就是全心全意。全心全意的跟從耶和華!多麼美的名字,放在迦勒的身上是完全合適的。

神並沒有給迦勒一個容易的任務,以八十五歲高齡,「迦勒就從那裡趕出亞衲族的三個族長、就是示篩、亞希幔、撻買」(15:14)。

想想看,我希望人怎麼樣來記念我?
我做的什麼事是最能表達我內在的品格?
我是一個專心的人嗎?外在的環境、他人的意見對我有多少影響?
我是個強壯的人嗎?還是常常在為那不復返的青春嘆息?

全心全意的跟從耶和華—迦勒,一個看來很簡單的人做到了。
但是,他實在有一個不平凡的人生,那是我由衷所羨羡的。

2015 讀經默想 – 書11-13章

3/30/2015 星期一 書11-13章

「那些城邑所有的財物、和牲畜、以色列人都取為自己的掠物.惟有一切人口都用刀擊殺、直到殺盡.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耶和華怎樣吩咐他僕人摩西、摩西就照樣吩咐約書亞、約書亞也照樣行.凡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約書亞沒有一件懈怠不行的。」 (書11:14,15)

人天生就會有同情弱者及受害者的心。因此,許多慕道友在讀到約書亞記都會問:為什麼對迦南人這麼殘忍— 一切人口都用刀擊殺、直到殺盡.凡有氣息的沒有留下一個。(11:14) 其實,這不僅是慕道友的問題,也是曾經困撓、或是仍在困撓我們的問題。

我想,最好的答案還是在聖經裏找。這些行動的來源是什麼?它的目的是什麼?要對我們這些讀經的人講什麼?

「耶和華怎樣吩咐他僕人摩西、摩西就照樣吩咐約書亞、約書亞也照樣行.凡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約書亞沒有一件懈怠不行的。」(11:15)、「因為耶和華的意思、是要使他們心裡剛硬、來與以色列人爭戰、好叫他們盡被殺滅、不蒙憐憫、正如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11:20)、「這樣、約書亞照著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一切話、奪了那全地、就按著以色列支派的宗族、將地分給他們為業。」(11:23)

「耶和華所吩咐摩西的」在這幾節經文中重復了三次。這不只是在強調耶和華所吩咐的重要性,也是突顯了約書亞遵行耶和華所吩咐的執著—約書亞沒有一件懈怠不行的。

難道約書亞沒有自己的情緒嗎?難道約書亞沒有手軟的時刻嗎?聖經沒有提,我們也不知道。

但我們可以確定的是:即使他有,他也把自己的感受放在遵行耶和華所吩咐的底下。而且,聖經是以正面的語氣來描述這些事件。可見得,我們也需要以正面的角度來看這些事。

「於是國中太平沒有爭戰了。」(11:23) 爭戰的目的是為了太平,這是一個滿有弔詭性的陳述。歷代的君王、政客也曾用它來證明涉入爭戰的理由。

但是,最重要的還是在於爭戰的對象。對於進迦南的以色列人來說,他們先要把自己分別為聖、不受迦南人在信仰上淫亂的影響;才能把耶和華的福帶到萬民。在今天,我們首要的也是在屬靈的爭戰得勝。所以,屬靈的爭戰是為了屬靈的安息是合乎真理的。

哪裡是我的「迦南地」?什麼是我的「迦南人」?
我的爭戰是什麼?我是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爭戰?

2015 讀經默想 – 書9-10章

3/29/2015 星期天 書9-10章

「基遍是一座大城、如都城一般、比艾城更大、並且城內的人都是勇士…基遍人就打發人往吉甲的營中去見約書亞、說、你不要袖手不顧你的僕人.求你速速上來拯救我們、幫助我們.因為住山地亞摩利人的諸王都聚集攻擊我們。」 (書10:2,6)

「遠交近攻」是三十六計中的一計。從策略上來看,它是非常合埋的做法。

約書亞是個有謀略、有經驗的將領。在基遍人,遠交近攻的詐騙之下,這位常勝的將軍居然中了他們的詭計,「以色列人受了他們些食物、並沒有求問耶和華」(9:14)。這事件的缺失,很明顯的,也是歸咎於在屬靈上的不警醒。

在整個事件的敘述中,另一個很突出的地方是基遍人的態度。「基遍是一座大城、並且城內的人都是勇士」(10:2),這是耶路撒冷王亞多尼洗德對基遍人的印象。

為什麼實力這麼強壯的基遍人情願做以色列人的奴僕、丟下臉面、去向約書亞詐降呢?而且,當耶路撒冷王聯合其他四個王之後,他們似乎完全沒有抵抗的勇氣,馬上回去求約書亞的拯救呢?

原因可能在不同人對同一件事—「約書亞向耶利哥和艾城所行的事」(9:3),有不同的解讀。

基遍人完全降服在約書亞所率領的以色列人之下,亳無保留、一點都不後悔。

而「赫人、亞摩利人、迦南人、比利洗人、希未人、耶布斯人的諸王」(9:2),見到同樣的事,卻還想搏命一鬥,試一試自己的能耐。

我們都知道了他們的結局:五王都被擒見殺,而且他們的百姓,全然被滅。

基遍人成為約但河西住山地、高原、並對著利巴嫩山沿大海一帶的諸城中,惟一被留存下來的。

今天,我們也聽過不少神拯救和懲罰的見證和故事。對同一件神的工作,人有不同的反應:有人降服了、有人選擇抗拒、也有人起初降服,後來遇到困難,就改變了心意。基遍人告訴了我們什麼?

我警醒嗎?我做選擇的方式是什麼?先靠我的聰明和經驗?還是先求問神?

從不同人對相同的事、有不同的反應當中,我該怎樣的來看取捨的原則?

從前羨慕我的,今天因為我的信仰,反而被渺視、被攻擊,我該怎麼看走主道所遇到的難處?

2015 讀經默想 – 書7-8章

3/28/2015 星期六 書7-8 章

「以色列人在當滅的物上犯了罪。因為猶大支派中、謝拉的曾孫、撒底的孫子、迦米的兒子亞干、取了當滅的物。耶和華的怒氣、就向以色列人發作…眾人在亞干身上堆成一大堆石頭、直存到今日.於是耶和華轉意、不發他的烈怒。因此那地方名叫亞割谷、直到今日。〔亞割就是連累的意思〕」 (書7:1,26)

許多在職場的人都知道:當一項工作圓滿結束後,少不了一番慶祝;反之,當一項工作不幸失敗以後,少不了一個檢討會議(postmortem meeting,postmortem 原意是驗屍)。

艾城之戰是聖經中記載以色列人進迦南,繼耶利哥的勝利後的第二場戰爭,也是他們的第一場敗戰。

在這場戰役中,以色列人照著他們的往例,先派人偵察戰情(7:2)、再制定戰術(7:3),然後才開始展開行動(7:4);但他們居然被打敗了(7:5) !

以色列人希望找到失敗原因的心情,應該與現代人的檢討會議差不多。如果在今天,有不同的專家、學者可以提供分析報告。就如:只派三千人,是不是太輕敵了(7:4)?

但約書亞便和以色列的長老與現代人的做法不一樣:他們把灰撒在頭上、在耶和華的約櫃前、俯伏在地、直到晚上。(7:6)

屬靈的爭戰,得用屬靈的分析、得找屬靈的答案。而屬靈的答案是神給的:「以色列人犯了罪、違背了我所吩咐他們的約、取了當滅的物.又偷竊、又行詭詐」(7:11)。以致於應受祝福的、反成被咒詛的(7:12)。

「我…看見…就貪了」 (7:21)是亞干的回答。從耶和華的怒氣,到耶和華轉意之間所發生的事,不只在亞干的認罪,也是在眾人對他的懲治。

這對亞干是過於嚴酷嗎?「連累」在短短的二節(7:25,26)中出現了三次。可見得所強調的是一人犯罪、全體受連累。

約書亞記第七章的頭一節從耶和華的怒氣發作開始,最後一節在耶和華轉意、不發他的烈怒結束。中間所夾的發展是:(1) 取當滅的物、(2) 連累了眾百姓、(3) 滅了貪心的人。

今天,我是否也常常用我的邏輯、和我的經驗來找問題的答案?
我是否常用以屬靈的眼光來看事情?
我有可能像約書亞一樣在耶和華的前面、俯伏在地、直到晚上?

我做選擇的時候,想得到那些人會受我決定的連累嗎?
我貪嗎?在那些方面我容易貪?我能承受得了耶和華的烈怒嗎?

2015 讀經默想 – 書4-6章

3/27/2015 星期五 書4-6章

「約書亞靠近耶利哥的時候舉目觀看、不料、有一個人手裡有拔出來的刀、對面站立.約書亞到他那裡、問他說、你是幫助我們呢、是幫助我們敵人呢。他回答說、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約書亞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書5:13,14)

當孩子們還小、與父母一起看電影的時候,他們常問的問題是:他是好人、還是壞人?

其實,這也是在我們大人心中常啄磨的問題—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好人與壞人的區分是在於他是與我有利呢、還是有害的。

在危急中,這種分辨心態尤其明顯。約書亞率領以色列人進迦南的第一戰之前,他的心必然被這場戰爭勝負的重擔所佔滿了。所以,當他突然看到了一個人、手裡的刀己經拔出來的時候,他頭一個反應就是:他是是好人、還是壞人?

美國南北戰爭的時候,有人問林肯總統:「打戰之前,你們禱告、南軍也禱告。但只有一方能打勝,神倒底要聽你的禱告呢?還是他們的禱告?」

林肯的回答是:「先生,我關心的不在神是不是站在我這一邊;我最關心的是我是不是在神這一邊。因為,神永遠是對的。」

「不是的、我來是要作耶和華軍隊的元帥」(5:14) 就是如同林肯的回答。而「就俯伏在地下拜、說、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就是我該有的回應。

今天,有什麼事在困撓著我?
我是不是把身邊的人都標籤成「讚成我的人、還是反對我的人?」
我是不是該轉變一個以神的角度來重新檢視我的喜怒哀樂?

主啊!請你來作我的元帥!我主有甚麼話吩咐僕人?

2015 讀經默想 – 書1-3章

3/26/2015 星期四 書1-3章

「我的僕人摩西死了。現在你要起來、和眾百姓過這約但河、往我所要賜給以色列人的地去。」 (書1:2)

人在身體上、人格上、或靈性上的成長,大多是一點一滴、慢慢累積起來的。

但一個人生命中的重大改變,卻常常不是由於自己刻意的經營,而是因一些自己無法掌握的外在客觀環境改變,成了他一生的關鍵的時刻。

摩西的死就是約書亞一生的關鍵的時刻。約書亞很早就開始跟從摩西,他聽從摩西的吩咐,去爭戰(出17:9)、陪著摩西上山領律法(出24:13)、探迦南(民14:6)、也曾受到摩西的按手,分享了一些摩西的尊榮(民27:18)。

約書亞是一個忠心的跟隨者,他習慣地在摩西的帶領之下,他所聽到的耶和華的話,都是經過摩西轉述的。摩西就像一棵大樹,一直穩穩地豎立在約書亞身邊。

現在,摩西死了,耶和華也直接向約書亞說話了:「耶和華的僕人摩西死了以後、耶和華曉諭摩西的幫手嫩的兒子約書亞」(1:1)。

耶和華一開始就說到了他的痛處—摩西死了!(1:2) 約書亞難到不知道他的恩師離去的事嗎?(申34:5-7) 也許,他的哀慟還沒有完全恢復呢!(申34:8)

但是,神的工作沒有停頓的時間,神要約書亞從悲傷中出來,他要帶領眾百姓過這約但河。(1:2)

我們也可能有難以承擔的重責 (big shoes to fill);但以色列人對約書亞期盼之高,是我們難以想像的。

約書亞也知道前面道路是不容易的:「趕出迦南人、赫人、希未人、比利洗人、革迦撒人、亞摩利人、耶布斯人」(3:11),那正是上一代人所懼怕的強敵。

約書亞面對眼前的困難,他的信心從那裡來呢?就在神的話—「你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你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你的神必與你同在。」(1:9)

今天,我的心憂傷、沈重嗎?
我怎麼樣從沈重的心中走出來?
我的懼怕是什麼?我的使命在那裡?
我有什麼選擇?

這律法書不可離開我的口.總要晝夜思想、好使我謹守遵行這書上所寫的一切話.如此我的道路就可以亨通、凡事順利。我當剛強壯膽.不要懼怕、也不要驚惶、因為我無論往那裡去、耶和華我的神必與我同在。(1:8,9)

2015 讀經默想 – 申33-34章

3/25/2015 星期三 申33-34章

「以下是神人摩西、在未死之先、為以色列人所祝的福… 他疼愛百姓.眾聖徒都在他手中…以色列阿、你是有福的、誰像你這蒙耶和華所拯救的百姓呢.他是你的盾牌幫助你、是你威榮的刀劍.你的仇敵必投降你、你必踏在他們的高處。」 (申33 :1,3,29)

大多數的人不是很喜歡聽別人對自己講嚴厲的話。所以,有些在講台上比較率直牧師、或傳道人,常常被人以「愛罵人」這三個字來形容他。

但是,我還是得常提醒自己的是:當一個人站在講台時,他是神話語的出口,他所講的是神要他講的話。我聽他講的目的,是透過他、聽到神要對我說的話;而不能使我對他的印象,成為神對我說話的攔阻。

另外一方面,我也必需承認的是:我不能單單以他講台上的態度、或表達方式來認定他。他在台下的心思、意念才是他為人更整全的表現—那是我不知道的。

摩西在傳講神的話語時,常把祝福和咒詛都擺在百姓面前,那是他在台上講神的話。照現在人的標準,他可能也會被一些人標視為「愛罵人」的呢!

但是,摩西的最終對以色列民的遺言中只有祝福。那是在台下,他講自己心中的話。

在摩西人生最後的時刻,他不責備人、沒有念記百姓的背逆;他不自憐、沒有提到自己未能進迦南地的悵然;他想的只有神的托付、和百姓的褔祉。

在摩西的遺言中,他強調耶和華的尊貴、他知道耶和華疼愛百姓、他了解耶和華對以色列人有更大的旨意。他接著對各支派祝福,讓人看到耶和華的豐富、仁慈和能力。

我是否曾經以我的片面之見,來阻攔了神對我說話的機會?
神啊!求你幫助我越過我的軟弱。

如果我今天要寫遺言的話,內容會是什麼?
放心不下?悔恨?感恩?還是祝福?

神啊!求你讓我能像摩西、至死忠心。

2015 讀經默想 – 申31-32章

3/24/2015 星期二 申31-32章

「你當追想上古之日、思念歷代之年。問你的父親、他必指示你、問你的長者、他必告訴你。至高者將地業賜給列邦、將世人分開、就照以色列人的數目、立定萬民的疆界。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他的產業、本是雅各。」 (申32:7-9)

我們親身目睹了資訊時代的來臨,信息、資料、記錄、甚至大數據…都是垂手可得的。在這快速的資訊傳遞中,現場、最新是比較能吸引人;對歷史、和上古之日的事情有興趣的人不多。

但是資料需要經過分析整理才能成為訊習,訊習需要經過思考判斷才能成為智慧,智慧才能幫助人做正確的選擇。

我們從所接觸的人和事當中,日積月累地建立自己的知識、經驗、和價值體系。這些知識和經驗的累積,幫助我們對現在所遇到的人和事該做的回應—這就是我們的智慧。

所以,我們不但需要珍惜自己過去所存的經歷,還要能夠從別人的經歷、甚至從歷史的教訓,來累積、加增我們的智慧。

智慧是能適切地把存在心裏的知識和經驗,以敏銳、靈活、優雅、而且帶著恩慈地應用在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上。我們要尋求的不是重新再製造一個相同的經驗,而是如何適切地把知識和經驗應用在我們的今天的生活中。

在別人的經歷什麼是值得我們學習的呢?「至高者將地業賜給列邦、將世人分開…立定萬民的疆界。耶和華的分、本是他的百姓。」就是幫助我們認識神的主權(至高者)、神的揀選(將世人分開)、和神的恩典(耶和華的分)和保護(是他的百姓)。

我們無法記著所有曾經的遭遇。這是神的恩典,使我們可以忘記從前。

但有些事情我們能夠記得,這也是神的恩典。而且有些上古之日、歷代之年的事情是可以幫助我們多認識神、得著智慧的,那是我們要追想、思念的。

我是一個只知道很多資訊的人、還是一個智慧的人?
我對上古之日的事有興趣嗎?我能吸收屬靈前輩對神的認知嗎?還是樣樣我都要親身經歷?
我能靈活、恩慈地把我記得的事,應用在我們現在所處的環境上嗎?
我必需靜下心來問自己:「你是智慧人?還是愚昧人?」

2015 讀經默想 – 申29-30章

3/23/2015 星期一 申29-30章

「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惟有明顯的事、是永遠屬我們和我們子孫的、好叫我們遵行這律法上的一切話。」 (申29:29)

如果你曾經與4-6歲的小孩打過交道的話,可能還記得他們幾個常問的問題中,少不了的是:「為什麼?」、和「會怎樣?」。為什麼是對眼前看到事情的解釋;會怎樣是對還沒有發生事情的好奇。

這種尋找答案的心態原是無可厚非的。遠從亞當、夏娃的犯罪;近到現代科技的進步,不都是從這裏出來的嗎?

但是,我必需承認的是:我對神的認識是遠遠地少於我自己所願意承認的。

當我問神為什麼和會怎樣的時候,其實,我已經走到了對神的了解的極限了。

所以,我應當經常有這個禱告:「主啊!請你指教我,使我可以能更認識你。求你使你的光照耀在你要我所行的路上。」

因為,我在了解神和祂的旨意上,我與許多人有同樣的爭扎。我甚至對已經明暸的事、及接受現在祂在我身上工作也都有困難。

但是,在這許多的不知裏,我需要有信心在耶和華已明顯的事上。這些明顯的事就是神律法上的一切話、整本聖經的啟示。

衶顯明這些事的目的,不是要來我滿足我的好奇心,而是我要來遵行的,為了給我帶來祝褔的。

因此,當我爭扎在神聖潔的帶領時,那個轉機的起點是接受「隱祕的事、是屬耶和華我們神的」。

我應該有這個信心:神知道我前面的道路,神愛我,祂就會不厭其繁地清理祂要我走道路上的攔阻。

我能把問神為什麼、和會怎樣的心,轉換成對耶和華己明顯事上的信心嗎?
我是否真知道神的道路是比我起初想的要近的多?

2015 讀經默想 – 申28章

3/22/2015 星期天 申28章

「你若留意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謹守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他必使你超乎天下萬民之上。你若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這以下的福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你若不聽從耶和華你神的話、不謹守遵行他的一切誡命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這以下的咒詛都必追隨你、臨到你身上。」 (申28 : 1,2,15)

有人曾做過了這樣子的計箅:對於一位每週日參加主日崇拜、每年參加一、二次特會的基督徒來說,他一年會聽到五、六十篇的信息。五年、十年以後,他至少聽過三、五百篇道了。

這位「老基督徒」逐漸地形成了一個聽道的習慣— 他能很快的從講題和經文中猜想到講道的重點;他也很容易地來分辨這篇講道的內容、或是判斷證道者的表達是不是附合他的期昐。

在聽道時,他微微地點頭表示同意、或讚許,稍稍地皺皺眉頭表示不讚同、或懷疑。

對出埃及後的第二代以色列人來說,他們的心態可能與這位老基督徒不差了多少。倒底是生在、長在壙野,在那近40年中,他們看過了多少獻祭、聽過了多少講論。相信老摩西在申命記所講的,對他們來說,不會是完全莫生的。

申命記28章是摩西非常長的一篇講道(4-28章)的總結。28章這裏的第一節就回到起初在4:1的「聽」:要留意聽、不但要聽、而且要「從」。

摩西指出了他們兩個可能選擇:聽從、或不聽從。沒有第三條路走,不是問他們讚成、或不讚成,也不是問他們這篇道講的好、或不好!

接下來,摩西把聽從所帶來的祝褔,詳細的說明(28:1-14);也用更多的篇幅、更詳細的描述,把不聽從所帶來的咒詛,不厭其詳地列舉出來(28:15-68)。

不知道當時的第二代以色列人聽了摩西這一篇講道後的回應是什麼?但是,從以色列後來的歷史來看,很令人可惜的是,28:15-68的咒詛,到後來竟都成為了事實。

我今天是以怎麼樣的態度來聽道?
不可否認的,一不留心,我就落入了撒但的計倆,以欣賞、甚至論斷的態度來聽道。
主阿!求你救我脫離這個凶惡!

神今天要我怎樣回應我所聽的道?
神要的是一個選擇要祝褔、或選擇咒詛的決定。

主阿!求你使我愛慕你的道,如鹿渴慕溪水。
求你讓我有決心、有能力走那承受祝褔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