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35:1-36:13

4/24/2017 星期一 民數記 35:1-36:13

「在約但河東要分出三座城、在迦南地也要分出三座城、都作逃城。這六座城要給以色列人、和他們中間的外人、並寄居的、作為逃城、使誤殺人的都可以逃到那裡。」 (民35:14,15)

對於在美國的第一代中國人來說,美國人的守法精神是我們一到美國就印象相當深刻的。

有時候一不小心,不論是在駕車、對孩子的管教、或薟證、者移民手續上觸犯了美國的法律、規則,我們對美國人執法者嚴竣的態度常是一個很不舒服的經歷。

在情、理、法三者之間的平衡上,中國人看得最重的似乎是情。美國人只講法、而且幾乎完全不考慮情。

難怪我們在這方面的適應有很多的困難;所以都小心翼翼地,深怕觸犯了美國的法律。

迿私茍且、只看情面、置法律而不顧,顧然不對;但只講法律規則、沒有一點人情味也有它的缺點。

這可能是近來美國黑人與白人衝突的原因之一。

聖經中的律法有許多地方是非常有情的:如對寡婦、奴隸、外邦人的照顧(利19)。但是最突出的就是逃城的設立了!

逃城似乎給法律開了個後門:外人、寄居的、誤殺人的在法律上站不住腳,但逃城可以大大方方地收容他們。

逃城是設立在利末人的四十八個城之中(35:6,7),可見得恩情的顯多是在事奉神的人之中發表出來的。

「大祭司死了以後、誤殺人的纔可以回到他所得為業之地」(35:28),預表了大祭司的死代替了誤殺人的所欠的血債。

這個觀念一直到耶穌基督為了我們的罪上十字架了之後,才讓我們真正知道它的重要性。

我是一個高舉理性和規範的人嗎?

我能在我自己所認為的公正的理性和規範中站得住腳嗎?

在神的律法中我站得住腳嗎?

逃城對我有什麼意義?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33:38- 34:29

4/23/2017 星期日 民數記 33:38- 34:29

「耶和華曉諭摩西說、你吩咐以色列人說、你們到了迦南地、就是歸你們為業的迦南四境之地。」 (民34:1,2)

今天,如果問一個人,他的宗教情操、或信仰教義的內容是什麼?是精神上的、或是物質上的?

我想,我們所得到的答案可能是:宗教信仰是為了人精神上的需要、解決人精神上的難處。

事實上也是:幾乎所有的宗教、都強調著人精神層面的需要、過於對人物質上的需要。

所以,宗教信仰常常趨向於一種滿足人精神層面的哲理、而對物質上的事務採取一種輕視的態度。

聖經卻不是如此,聖經中的基本教義幾乎都是從一個一個有人物、有環境、有佈局的故事開始的;這裡面的人物、地區、社會環境…都是有實體的,而不只是一些抽象的概念而已。

就如神所應許亞伯拉罕的地土,早在他的僕人與羅得的僕人相爭的時候,神就已經指明給他了(創13)。

經過了四百多年後,摩西帶著以色列人要進迦南地之前,神再一次把迦南地的四境給摩西、和百姓再說一遍(34:1-12)。

因為,我們的神是創造宇宙、掌管萬有的;所以,衪不會像人所造的宗教、把一切物質上的東西都放下,只能把教義建築在人頭腦裡面的哲理上。

我們的神在歷史之中、卻超乎歷史;在物質的環境中顯現、卻超乎物質。

衪應許亞伯拉罕的地在四百多年後,要點滴不漏的應驗;今天,祂對我們的應許也要同樣的應驗。

衪的應許不只是在是精神層面上的、也是在有形有體的物質上。

從亞伯拉罕到摩西、衪在應許地上的信實,也讓今天的我們、對神在聖經中所有的應許上,有十足的把握。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32:33-33:39

4/22/2017 星期六 民數記 32:33-33:39

「以色列人按著軍隊、在摩西、亞倫的手下出埃及地所行的路程、記在下面。摩西遵著耶和華的吩咐記載他們所行的路程、其路程乃是這樣。」 (民33:1,2)

去年暑期,大女兒請全家到西雅圖旅遊五天,過了一個愉快、難得的家庭假期。

更難得的是,她送給父母的聖誕禮物、是一本她親手做的西雅圖旅遊畫冊。當中的照片、插圖、文字,都讓我們重新回味了這愉快的假期。

人對一個地域的感情,不僅是那地方的風景、環境,而更是這地方能夠使他回想到從前在那見到的人、發生的事。

在以色列人進入迦南之前,民數記33章就像一個回憶的畫冊一樣,記載他們在這四十年之間所經過的地方。

相信這三十多個地名、對當時的以色列人都有很深的意義。它們不只是在旅程中的一連串的路過小站而已,而是看到了每一個地名,就可以想到在那地方發生的事。

我們雖然無法把其中的每一個地名、都與聖經上記載的歷史故事連在一起;但從幾個比較熟悉的地名可以略窺其一二。

瑪拉(33:8)是摩西使苦水變甜的地方(15:23) 、以琳是有水泉之處(33:9)、約巴他(33:33)也是有溪水之地(申10:7)。

可見這曠野的四十年路、走的雖然辛苦,但神的恩典也是一路不斷;這是值得回憶的。

我們是否也該把自己的屬靈道路的過程、也一站一站的記錄下來呢?

「你以恩典為年歲的冠冕.你的路徑都滴下脂油。」 (詩65:11)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31:13-32:32

4/21/2017 星期五 民數記 31:13-32:32

「就是耶和華在以色列會眾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僕人也有牲畜。又說、我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把這地給我們為業、不要領我們過約但河。」 (民32: 4)

相信不少人在學習寫作文的年紀都曾寫過「我的志願」。還記得在那篇文章寫的是什麼嗎?

現在回想起來,那真是不合實際!但從另一個角度來說,又不得不懷念一段些愛做夢的時光。

面對現實是重要的;但把夢想/志願放在什麼地位,卻常常決定了人一生的方向。

可是,最重要的還是在我的志願倒底是什麼?

以色列人早在迦勒探迦南地時,就知道神所賜的地業在那裡(民13,14)。

近四十年曠野漂流的日子快過去了,最近,國勢的強盛、戰爭的得勝、和數不盡的擄物,讓人們的心裏紮實多了(民31)。

「流便子孫、和迦得子孫的牲畜、極其眾多」(32:1),「前面所攻取之地、是可牧放牲畜之地、你僕人也有牲畜」(32,4)。

這是不是該開始為自己打算的時候呢?這眼前己經到手的,豈不是耶和華所賜的嗎?

手中握的一隻鳥,總比還在天上飛的那兩隻實在一點吧!

於是,他們情願派遣軍兵與其他支派一同過約旦河爭戰,也不願放棄手中的這塊在應許之外的地。

後來的史實、證明了他們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有人把這個錯誤歸罪於摩西,他直接與這兩個半支派交涉、談判,而未到耶和華前尋求。

聖經的確沒有摩西在這件事求問的記載。倒底摩西求問沒有,我們也不得而知。

但是,流便、迦得、和瑪拿西半支派難道可以不為自己的選擇付代價嗎?

今天,我的夢想是什麼?我的夢想與神的話有關係嗎?

我常看我的環境嗎?

我對我所有的感恩、但我所有的、是不是消磨了我對神應許的盼望呢?

「他們若想念所離開的家鄉、還有可以回去的機會。他們卻羨慕一個更美的家鄉、就是在天上的,所以神被稱為他們的神、並不以為恥,因為他已經給他們預備了一座城。」 (希11:15,16)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30:1-31:12

4/20/2017 星期四 民數記 30:1-31:12

「倘若他丈夫天天向他默默不言、就算是堅定他所許的願、和約束自己的話、因丈夫聽見的日子向他默默不言、就使這兩樣堅定。」 (民30:15)

對於婦女在聖經中的角色比較注意的人,對昨天在27章讀到的西羅非哈些女兒們爭取產業的記載應該印象該很深刻。

但讀到了30章後,可能又有些疑問;為什麼總是把女人與小孩子放在一起?老是把女人在男人之後?

但我們如果心平氣和地、從整章的語氣來看的話,很容易察覺到:它的目的是保護女人。

許願的人原本就該向自己許的願負責 — 男人的許願沒有轉回的餘地(30:2)。

但是聖經在這裏卻開了一扇門,讓父親可以取消少女的願(30:3-5)、新婚的丈夫可以取消少婦的願(30:6-8)、丈夫可以取消妻子的願(30:10-12)。

列舉少女、少婦、和妻子的目的都是為了增加一層保護網,避免她們受到口中冒失話的損失(30:8)。

另一方面,神也要求做帶領的父親和丈夫首先盡到他們警醒、看守的責任 —「聽見卻向他默默不言,他所許的願就都要為定」。

否則,「就要擔當婦人的罪孽」(33:15)。

可見得權柄的另一面就是更多的責任;不責任帶來的後果不僅是權柄的失去、更是要承單罪孽的後果。

警醒是主動的參與、「默默不言」是被動的放棄– 放棄做帶領的責任。

神設立了家庭和婚姻的制度,在其中帶出了次序的原則:父母在子女之前、丈夫在妻子之先。

它的目的不是在貶低子女、妻子的地位,而是要保護那些容易被傷害的人。

順服的功課是不容易學的—「又當存敬畏基督的心、彼此順服」(弗5:21)。

只有在基督裏才能體會到基督的愛;只有在基督的愛裏,才能存著敬畏基督的心;只有存著敬畏基督的心,才能彼此順服。

我是帶領誰的?
我知道做帶領責任嗎?
我盡到做帶領責任嗎?

我是被誰帶領的?
我了解神立次序的心意嗎?
我順服帶領我的人嗎?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28:1-29:40

4/19/2017 星期三 民數記 28:1-29:40

「七月十五日、你們當有聖會、甚麼勞碌的工都不可作、要向耶和華守節七日。又要將公牛犢十三隻、公綿羊兩隻、一歲的公羊羔十四隻、都要沒有殘疾的、用火獻給耶和華為馨香的燔祭。」 (民29:12,13)

住棚節是以色列人所過的最重要的節日之一,在約翰福音第七章以「節期的末日、就是最大之日」來描述住棚節的最後一天。

原來,住棚節是連續七天的節慶。而且,在這七天之內,每天都要獻上很多的祭物:公牛犢、公綿羊、公羊羔、素祭、奠祭、燔祭、和贖罪祭。

其中很特別的一點是:第一天要獻13隻公牛犢、以後每天遞減一隻,直到第七天獻7隻公牛犢。

七天共獻了:13+12+11…+7=70隻公牛犢,這個數量確實是不少;而且、七十這個數目,正好是挪亞洪水以後,在創世記十章記載的列國的數目。

因此,猶太人將住棚節的獻祭、視為他們履行祭司的職分:為列國獻祭給神。

這就是在出埃及記中,神對以色列人的命令:「你們要歸我作祭司的國度、為聖潔的國民。」 (出19:6)

神不只是以色列的 神,也是列國的神;神不但要與以色列人同在,也要與萬民同在。有一天,萬國萬邦都會認識、並敬拜這位獨一真神。

然而,這祭司的職分不僅是交待給以色列人、也是交待給今天的我們。

所以,我們不僅要有廣大的胸襟、和眼光,也要準備付上很大的心血、和代價。

但是,那最大的代價是罪得贖的代價,主耶穌己經為我們付了。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26:52-27:23

4/18/2017 星期二 民數記 26:52-27:23

「西羅非哈的女兒…站在會幕門口、在摩西和祭司以利亞撒、並眾首領、與全會眾面前、說、我們的父親死在曠野、他不與可拉同黨聚集攻擊耶和華、是在自己罪中死的、他也沒有兒子。為甚麼因我們的父親沒有兒子、就把他的名從他族中除掉呢?求你們在我們父親的弟兄中分給我們產業。於是摩西將他們的案件、呈到耶和華面前。」 (民27:1-5)

做帶領的人都不願遇到難以處理的事情,但困難總是會發生。

對於領導人來說,即使這些免不了的事發生了,最好是可以私下解決了事。

在大眾之前的公然投訴,可能是屬於非常難處理的事!

摩西在帶領以色列人出埃及、頒布律法、數點人數後,一切的安排都已就緒了;就在這個時候,西羅非哈的女兒們突然的在眾首領、與全會眾面前要求為她們主持公道!

摩西的教育、資歷、地位、及聲望與西羅非哈的女兒們是天地之別,她們的行為顯然是有失體面。

摩西當時會是怎想的?聖經沒有記載,但這給我們了一些想像的空間:律法畢竟已經頒布了,社會秩序也上了軌道,西羅非哈的這些女兒們怎麼可以如此大膽的挑戰權威?難到耶和華曉諭的律法不夠完全嗎?

憑著摩西的智慧和聲望,他大可草草的打發這些升斗小民快快的離開。

但是,摩西將他們的案件、呈到耶和華面前。

「就要把他的產業給他族中最近的親屬、他便要得為業。這要作以色列人的律例、典章、是照耶和華吩咐摩西的。」(27:11) — 於是一項重大的產業繼承法就從此就定案了。

這也許是以色列歷史上第一次成功的民眾陳情事件、也可能是第一次有關爭取女權的記載。

摩西的謙卑、謹慎、及敬畏神的心,把一件難以處理的事帶到一個美善的結果。這是智慧人做事的方法。

我是怎麼樣處理衝突的?

我重視我的面子過於事情的本身嗎?

我凡事先講理呢?或是先考慮前規、傳統呢?

還是先求告神?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25:1-26:51

4/17/2017 星期一 民數記 25:1-26:51

「祭司亞倫的孫子、以利亞撒的兒子非尼哈、使我向以色列人所發的怒消了.因他在他們中間、以我的忌邪為心、使我不在忌邪中把他們除滅…這約要給他和他的後裔、作為永遠當祭司職任的約、因他為神有忌邪的心、為以色列人贖罪。」 (民25:11,13)

以色列人在什亭,百姓與摩押女子行起淫亂,百姓「就」喫他們的祭物、跪拜他們的神、與巴力毗珥連合,因而犯了大罪(25:1-3)。

由性行為的淫亂、到信仰上的淫亂,這是歷史上一再出現的悲劇。

這件事看起來沒有什麼前因,但後來在民31:8,16的記載,我們才知道這是巴蘭的計謀、他也因此而喪命。

然而,身為神應許的承受者、以色列人卻沒有理由在淫亂上受到巴蘭計謀的影響。

當以色列人知道他們所做的錯事之後,「摩西和以色列全會眾在會幕門前哭泣」(25:6)。

但接下來所記載兩個人的行動卻是兩個極端:首先,心利、西緬一個宗族的首領,在眾人哭泣之中,帶著米甸女人哥斯比行淫(25:14,15)。

其次,非尼哈在眾人之中挻身而出,以槍刺透了正在行淫的兩人。

我們對於顯明的事都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眾人在錯誤中時,我們也常有一種要為真理站出來的衝動。

但是,跟隨年歲的增長,我們銳氣不再,行動也保守了一些,那種做為第一個挻身而出的人所需的勇氣也漸漸消失了!

有些時候,是否在不公義情況下保持著沈默的人、比那犯罪的人好不了多少呢?

非尼哈以神的忌邪為心,神以永遠當祭司職任的約來記念他忌邪的激動。

我是否習慣了以沈默阻礙神的工作呢?

我是否還保持著那敏銳忌邪的心?

我人生中的「非尼哈時刻」在哪?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23:13-24:2

4/16/2017 星期日 民數記 23:13-24:25

「雅各阿、你的帳棚何等華美。以色列阿、你的帳幕何其華麗,如接連的山谷、如河旁的園子、如耶和華所栽的沉香樹、如水邊的香柏木。水要從他的桶裡流出、種子要撒在多水之處、他的王必超過亞甲、他的國必要振興。」 (民24:5-7)

英文中有一句話:”beauty is in the eye of beholder”,中譯為「情人眼裡出西施」。

這個翻譯雖然典雅,但似乎把原意中廣泛的美麗之意、只限制在男女感情之中,是有些可惜。

其實,當一個人看到他所親愛的,難免不把美麗加在他所愛的對象上。

就像從前聽到人稱讚新生嬰兒的美麗、和可愛時,總覺得有些矯情;因為,客觀的來看,新生嬰兒實在是不怎麼美麗。

然而,直等到當爸爸的時候、才知道為什麼自己的新生孩子、是那麼樣的完好無瑕、全然美麗。

同樣的,在曠野漂流多年的以色列,不論是外表、或內涵,都應該與華美相差甚遠。

所以,巴蘭拿了巴勒的金銀之後,面對著以色列漂流的曠野、詛咒以色列當是不難的事。

可是,當巴蘭閉上眼目,他「得聽神的言語、得見全能者的異象」(24:4),讚美雅各、和以色列的話就不覺而出。

今天,我們在教會裡面,看到的人和事也不見得完全華美、合意。

但是,不要忘記教會(當然也包括我們自己)是基督的新婦,基督是怎樣的看我們!

難怪,使徒保羅有這個焦慮:「我為你們起的憤恨、原是神那樣的憤恨,因為我曾把你們許配一個丈夫、要把你們如同貞潔的童女、獻給基督。我只怕你們的心或偏於邪、失去那向基督所存純一清潔的心、就像蛇用詭詐誘惑了夏娃一樣。」 (林後11:2,3)

「我們要歡喜快樂、將榮耀歸給他,因為羔羊婚娶的時候到了、新婦也自己預備好了。就蒙恩得穿光明潔白的細麻衣、這細麻衣就是聖徒所行的義。」(啟19:7,8)

我們是不是自己預備好了?

2017 每日讀經 — 民數記 21- 23:12

4/15/2017 星期六 民數記 21- 23:12

「巴蘭回答巴勒的臣僕說、巴勒就是將他滿屋的金銀給我、我行大事小事也不得越過耶和華我神的命。現在我請你們今夜在這裡住宿、等我得知耶和華還要對我說甚麼。」(民22:18,19)

如果有人想練習人物查經的話,巴蘭可以是一個很好的題目。描述他的篇幅不多,但內容卻很豐富。

巴蘭似乎是認識神的人、神也與他說話(22:9);他也好像是聽神的話(22:13,18),但是神卻要藉著他平日所騎的驢子向他說話,他才真正的聽見(22:30)。

巴蘭認罪(22:34),但沒有悔改(22:41);他做事似乎不衝動 — 「你們今夜在這裡住宿、我必照耶和華所曉諭我的、回報你們」(22:8,19,38);但貪財的心卻是非常的堅定(22:7,17)。

巴蘭到底是個怎樣的人呢?一個好先知變壞了、或是一個壞先知想要做好事?

對巴蘭最正確的評估還是要回到聖經:「巴蘭就是那貪愛不義之工價的先知」(彼後 2:16);「為利往巴蘭的錯謬裡直奔」(猶11);「這巴蘭曾教導巴勒將絆腳石放在以色列人面前、叫他們喫祭偶像之物、行姦淫的事」(啟 2:14)。

巴蘭原是一個拜偶像、外邦人的祭司;他熟習靈界的事,他所認識的耶和華與他平常玩弄在手掌之中的諸神祗並沒有什麼不一樣;他敬虔的言語和外貌是他賺取錢財的方法。

原來,民數記22-24章是用諷剌的語法、描繪一個想利用神的人、反倒是怎麼被神來用。

如果我們不以全貌來看這個人的話,也是容易被那些看似虔誠的外表欺騙了!

想想看巴蘭什麼都有:金錢(22:18)、名聲(22:6)、權力(22:36)。

今天這個以追求金錢、名聲、權力為首的世界裏,如果巴蘭還在的話,仍然可能是很多人所羨慕的對象;但人貪財的心還是永遠沒法被滿足的。

如果我今天對生活還有一點缺憾的話,那該是什麼?

我常想的是什麼?

我的敬虔是在外貌還是在內心?

求主不讓我有貪財的開始、枉論在貪財的錯謬裡直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