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耶52章

11/4/2015 星期三 耶52章

「猶大王約雅斤被擄後三十七年,巴比倫王以未米羅達使猶大王約雅斤抬頭、提他出監,又對他說恩言、使他的位高過與他一同在巴比倫眾王的位、給他脫了囚服。他終身在巴比倫王面前喫飯。巴比倫王賜他所需用的食物、日日賜他一分,終身是這樣、直到他死的日子。」 (耶52:31-34)

記得剛上大學不久,我借到了一本小說「未央歌」。打開之後,就像著了迷一樣,書不釋手、不眠不休地在三天之內讀完了它。

未央歌是部長篇小說,它的背景是與抗戰時期的西南聯合大學、雲南和昆明的一群天真的大學生,在烽火連天的歲月裡,有愛有恨、有笑有淚的校園故事。

耶利米書也是寫在烽火連天的歲月裡、愛恨交加的一部大先知書;但不一樣的是:耶利米書寫的是神的愛與恨、未央歌講的是人的愛與恨。

讀了耶利米書之後,有讀未央歌相似的感覺:這樣的結束太快了,許多人物、情節的發展還沒有交待呢!耶利米最後的結局如何?他的同工巴錄的下場又如何?

正因為這些懸疑,使讀耶利米書的人,也可以有很長的回味。正如我當時,在未央歌的情節中,想像著自己將來的四年大學生活;耶利米書也使人想像著神選民在被擄之後的生活。

雖然耶利米自己的下落不明,但耶利米書最後交待了猶大王約雅斤的結局 — 約雅斤在被擄三十七年之後,被巴比倫的新王釋放、恩待、抬舉。

約雅斤親眼見到他叔父西底家被剜掉眼睛之後,被擄、坐監,王室遭減族之災、耶路撒冷被毀(52:4-11)。他在這三十七年之久生活中的心情可想而知:只能茍延殘喘,生命沒有價值,生活也沒有任何指望。

但巴比倫王以未米羅達無緣無故地對他好起來了,這就是耶利米書最後的結論:還有一絲希望。

今天,我的希望在那裡?讀完了耶利米書之後,是不是多了一份生活的勇氣和希望?

2015 讀經默想 – 耶51章

11/3/2015 星期二 耶51章

「示沙克何竟被攻取.天下所稱讚的、何竟被佔據.巴比倫在列國中、何竟變為荒場。海水漲起、漫過巴比倫.他被許多海浪遮蓋。他的城邑、變為荒場、旱地、沙漠、無人居住、無人經過之地。」 (耶51:41-43)

1970年代我在賓州唸書的時候,新澤西州的大西洋城(Atlantic City),是許多留學生在計劃假期旅遊的首選之地。

其原因是:它離賓州不遠、靠近海邊、風景不錯;但最吸引人的是吃、住都便宜,而且高樓華廈、五光十彩的旅館賭場氣派,是我們這些窩在大學城的窮學生所羨慕的。

然而,據近來的報導:因為現在賭客只要隨時拿出手機,就可以把餞直接送給賭場,不需要再老遠地親自到大西洋城了。

因此,大西洋城賭場、旅館紛紛倒閉關門,人口流失;靠政府賙濟的貧民達人口的30%。有一記者預測,再過20年,大西洋城將只剩下幾堆沙丘了!

在耶利米的當時,巴比倫城是首善之區,經濟、政治中心;建築也是歷史有名的 — 巴比倫的空中花園,當今被列為古代世界七大奇蹟之一。

然而,耶利米在耶和華的默示中看到的只是一荒場、旱地、沙漠、無人居住、無人經過之地。

今天,我們也很容易被宏偉的建築、雄厚的財力、勢力所吸引著。

像我每次開車經過Homestead 和Wolfe Ave時,都不禁向旁邊望一望,看看蘋果電腦「太空船」辦公室的工程進度如何。

然而,我們現在很難想像幾十年之後,蘋果電腦的太空船將如何。

據一位都市規劃的專家評論,太空船對Cupertino市將是禍而不是福。因為有一天,如果蘋果電腦不再興旺,用不到這麼大的地方,它給Cupertino留下的是別的公司行號無法使用的龐大怪物。

倒底什麼是暫時的?什麼是永恆的?這是現在就得思考的問題!

2015 讀經默想 – 耶50章

11/2/2015 星期一 耶50章

「看哪、有一種民從北方而來.並有一大國和許多君王被激動、從地極來到。他們拿弓和槍.性情殘忍、不施憐憫.他們的聲音像海浪匉訇。巴比倫城阿、他們騎馬、都擺隊伍、如上戰場的人、要攻擊你。」 (耶50:41,42)

黑格爾研究了中國歷史以後,曾經感嘆地說:「中國沒有歷史,祇有文化的延續、歷史的循環。兩千多年的專制統治,沒有變化,沒有進步,沒有產生新思想…。」

這些無情的評語,引起了許多中國歷史學者的辯駁,也帶來了中國人一些反省的機會。

當讀到耶利米書50章,對審判巴比倫的預言時,也有一番似曾相似的感覺。尤其是在41,42節講到了從北方而來的威脅「一種民從北方而來…從地極來到」。

原來,這句話早在第六章就出現過:「耶和華如此說、看哪、有一種民、從北方而來.並有一大國被激動、從地極來到。他們拿弓和槍.性情殘忍、不施憐憫.他們的聲音、像海浪匉訇.錫安城阿、他們騎馬、都擺隊伍、如上戰場的人要攻擊你。」(6:22,23)

比較一下,才發現這兩段經文除了「錫安城」與「巴比倫城」的對比之外,其他的是一字未改!這可以說是真正的歷史循環。

猶太人拜假神,引起了神的怒氣,興起了巴比倫從北方來,懲罰錫安城。巴比倫在之前的歷史中,從來對猶太人造成任何的威脅。所以,它好像是從地極來到的、完全出乎意料之外。

同樣,在耶利米的時代,巴比倫是世界第一大強權,當時誰也不會想到從北方而來的亞述,在巴比倫帝國的短短不到70年後,將它取而代之。

難到歷史真的是一再的循環而己嗎?基督徙的歷史不是循環的。

人在亞當開始犯罪的時候,神就預備了救恩;猶太人的拜假神雖帶來了神的審判,神把他們被擄歸回的盼望早已點起來了。

巴比倫只是神用來管教猶太人的工具,它自己要向神的公義負責。

今天,我是站在有利的歷史點來觀察這一切事情的演變。我是不是讓我也成為歷史循環的一部分?還是讓我自己在神救贖的這一時段,這是我的選擇。

2015 讀經默想 – 耶49章

11/1/2015 星期天 耶49章

「後來我還要使被擄的亞捫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到末後、我還要使被擄的以攔人歸回.這是耶和華說的。」 (耶49:6,39)

不論是讀小說、或看電影,總是期待著有一個圓滿的結束。這圓滿的結束就是惡有惡報、善有善報。

但是,不見得所有的故事都是這樣結束的。

有的是看不到結果就結束了,這是吊人味口;有的是惡人得勝、善人吃虧到底,這是令人氣憤;但很少是惡人、善人到最後都有好結果的。

然而,耶利米論到對十國預言的時候,居然有多次的提到「使被擄的…人歸回」!這包括了埃及(46:26)、摩押(48:47) 、亞捫(49:6) 、和以攔(49:39)。

被擄、和歸回,這是耶和華對以色列的懲罰、和恩典,是猶太人歷史的縮影,應該只留給以色列的;神怎麼會也如此的恩待埃及、摩押、亞捫、和以攔呢?

為什麼埃及、摩押、亞捫、和以攔這些作惡的民族,是耶和華興起來懲罰以色列人的,竟然有與以色列人同樣的結局呢?可能這很難通過人有限的理性判斷。

但是,當我想到了上個主日第一堂的新人介紹時,有一對從芝加哥來探望他們福音中所結的果子(G1- 陳志惠、楊靜宜)的美國夫婦,先生竟是埃及人!這個問題對我就迎刃而解了。

「神是不偏待人,原來各國中、那敬畏主行義的人、都為主所悅納。」(徒10:34,35)

我是不是也該調整一下自己的觀念呢?可能是太狹隘了吧!

2015 讀經默想 – 耶47-48章

10/31/2015 星期六 耶47-48章

「摩押阿、你不曾嗤笑以色列麼?他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他便搖頭…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自高自傲、並且狂妄、居心自大。」 (耶48:27,29)

不論是從世界歷史、或地理上來看,摩押都不是一個起眼的國家。然而,聖經中用耶利米書48章、一整章47節來講摩押將受懲罰的預言。

倒底是為了什麼摩押的受審判是這麼重要呢?

這也是當時的列邦人問的問題。他們當時也想了一個可能的答案:「我們聽說摩押人驕傲、是極其驕傲,聽說他自高自傲、並且狂妄、居心自大。」(48:29)

驕傲、狂妄、居心自大的個人和國家,古今中外數不勝數、到處都可以看到;摩押並不見得是個特例。

這個問題的解答可能就是在前面一節:「你不曾嗤笑以色列麼?他豈是在賊中查出來的呢?你每逢提到他便搖頭」(48:26)。

原來,摩押在以色列的東邊,歷代中有許多與以色列人的戰爭。在猶大國末期,摩押先與巴比倫同盟攻擊猶大王約雅敬(王下24:1,2);後來又與猶大同盟,一起向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造反(27:1-7)。

在這反反覆覆的過裎中,摩押的心態一直是渺視猶大的:嗤笑、搖頭、把猶大玩弄於掌中,像在賊中查出來的囚犯一般。

然而,猶大是耶和華揀選的。摩押可以戰勝猶大、但她只是耶和華用來管教猶大的器皿。猶大是輪不到她來渺視的。

今天,基督徒在社會中被壓迫、被渺視的機會確實是不少。

但是,知道神「申冤在我、我必報應」,這帶給了我的安慰是何其的大!

2015 讀經默想 – 耶44-46章

10/30/2015 星期五 耶44-46章

「耶和華論列國的話臨到先知耶利米。」 (耶46:1)

現今是一個交通發達,旅行方便的時代。再加上中國的中產階層的財富快速成長,不但在渡假的花費增多,連出國旅遊都不再是一件非常特別的事了。

在3500年前的先知耶利米時代,出國卻不是這麼容易的事。除了被迫參加打戰、或是戰敗被擄,一個人一輩子所到之處很少離家超過方圓百里的。

耶利米年幼的時候,耶和華就選召他要做「列國的先知」(1:5)。他不只是單單受召作希伯來人的先知,也不是只在猶大宮中作教師,他先知的執事乃是屬於列國的。

這個頭銜適足以排除一些人的誤解,以為信仰只屬於某一特定的國家或文化。

人通常在意識之中,藉著與所有的接觸、在既定的環境中成長。

我們對人對事的了解和視野也是有地域性的,這使我們的注意力局限在親身經驗過的小圈子裡。

然而,神是世界、宇宙的創造、和管理者。

所以,當我們認識祂、跟隨祂,接受祂給我們的使命之後,我們的視野也應該從我們自身的限制之中擴充到神所關懷的範圍。

耶利米一生都在和狹隘的宗教觀裡奮戰。他用盡各種方法,為要使以色列人了解他們並非神唯一的選民,而且他們的信仰生活應該參與世界性的社會中。

耶利米未曾離開耶路撒冷,又如何能承擔作列國先知的使命呢?

他預言的對象竟有十個國家之多;包括埃及、非利士、摩押、直們、以東、大馬士革、基達、夏瑣、以攔和巴比倫。

我們留意耶利米寫給這十個外邦國家的信息,就會發現他對這些與他個人毫無關係的民族,竟有如此深刻的認識 — 不論是他們的地理、歷史、或政治,他有深入了解。

今天,許多在異文化傳道的宣教士,他們不但是有跨越種族的愛心、也有超出國界的認識。

主耶穌給我們的大使命是「直到地極的」,我的心胸和觀念跟得上主的托付嗎?

2015 讀經默想 – 耶42-43章

10/29/2015 星期四 耶42-43章

「倘若你們說、我們不住在這地、以致不聽從耶和華你們神的話、說、我們不住這地、卻要進入埃及地、在那裡看不見爭戰、聽不見角聲、也不至無食飢餓,我們必住在那裡…萬軍之耶和華以色列的神如此說、你們若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你們所懼怕的刀劍、在埃及地必追上你們,你們所懼怕的飢荒、在埃及要緊緊的跟隨你們,你們必死在那裡。」 (耶42:13-16)

單憑信心過生活不是一件很自然又容易的事。

我們雖然聽過、讀過一些信心偉人、和宣教士的感人見證,但輪到自己時,要做怎麼樣的選擇又是另外一回事。

對被擄後留在耶路撒冷的猶太人來說,隨著巴比倫入侵所帶來的戰亂,大大地影響到人的信仰生活。有五百年歷史的聖殿,如今只剩一堆亂石;原來隆重的崇拜儀式消失了;傳道人習慣的安慰言語,如今也沈寂了。

在這悲慘的時刻,只有耶利米激勵他的同胞,恐懼拋開,重新開始過信心的生活。

去埃及是一條比較容易的路。在那凡事都已經被建立好了,社會安定、民生富裕、甚至連墳墓(金字塔)都比其他地方雄偉。

耶利米選擇繼觸過信心的生活,這並不意味能得到別人的讚賞,也不意味每戰必盛;而是隨時得準備,依靠看不見、摸不著的耶和華,過個無法預測的生活。

猶太的餘民為他們前面的去處來請教耶利米:是去、還是留?

耶利米向神禱告,所得的指示與先前的一樣:這些餘民將留在耶路撒冷,神要以他們來興起一個聖潔、屬神的國,他們要繼做過信心的生活。(42:10-12)

「我們不住這地、卻要進入埃及地、在那裡看不見爭戰、聽不見角聲、也不至無食飢餓」(42:14)。

雖然他們敬重耶利米,可惜他們不信靠神;因此雖然請先知為他們祈求,結果卻並未照神的指示去行、他們已經過怕了信心生活,於是定意前往埃及。

他們希望有一個穩定的經濟環境,不再過著征戰的生活。然而,耶路撒冷是神的城、代表神的同在與應許。

所以,神的警告是「你們若定意要進入埃及、在那裡寄居,你們所懼怕的刀劍、在埃及地必追上你們,你們所懼怕的飢荒、在埃及要緊緊的跟隨你們,你們必死在那裡。」(42:17)

可惜的是,這些都應驗了!

今天,什麼是我的應許地?我的選擇是什麼?什麼又是我過信心生活的攔阻?

2015 讀經默想 – 耶39-41章

10/28/2015 星期三 耶39-41章

「巴比倫王尼布甲尼撒提到耶利米、囑咐護衛長尼布撒拉旦說、你領他去、好好的看待他、切不可害他.他對你怎麼說、你就向他怎麼行。護衛長尼布撒拉旦…打發人去、將耶利米從護衛兵院中提出來、交與沙番的孫子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帶回家去。於是耶利米住在民中…耶利米就到米斯巴見亞希甘的兒子基大利、在他那裡住在境內剩下的民中。」 (耶39:11-14,40:6)

4/9/1945破蹺,德國科森堡集中營內一個囚犯被納粹黨的手下送上刑場。數天後,盟軍勝利了;然而,39歲的潘霍華已獻身在殉道者的祭壇上。

潘霍華是一位出色的神學家,也是我最愛的作者之一。他的著作不多,但他的每一本書幾乎是經典之作。

潘霍華在歐戰爆發的前夕,正在美國訪問講學,他的覤朋好友都勸他不要回去。他的回答是:「假如現在我不跟我的同胞一起分擔當前的試煉,將來我便沒有資格與他們一起重建復原後德國的基督徒生活。」

耶利米也是一位生活和講台一致的先知。他在耶路撒冷被圍困的時候,冒著成為賣國賊的誤解,宣告神要以色列歸降巴比倫的信息。(38:18)

現在,耶利米的話應驗了,假先知的謊言也拆穿了。耶路撒冷除了少數老弱婦孺、毫無利用價值的人被留下之外,其餘的人都要被迫穿越七百哩酷熱的沙漠,被擄到巴比倫去。

然而,幾乎征服了世界的尼布甲尼撒王,竟然指定要給耶利米選擇的權利。

耶利米過去被人嘲笑、在獄中幾乎喪命;如今,他有權帶若王的承諾到巴比倫去過一個完全自由、受王禮遇的安定生活。

耶利米選擇了繼續留在一生所居住的耶路撒冷。

在一個人力、資源和物資缺乏的環境中,對於一個60多歲,該退休的人來說,這並不是一個很明智的選擇。

但是,耶利米早已不以自己財富的多寡、生活舒適的與否來判斷人生的機會。

他一直仰望神的恩典。對他而言,每早晨都是新的(哀3:23)。

所以他毫不猶豫地選擇留在混亂、貧窮的耶路撒冷。

他相信神要為著祂自己的榮耀,興起這批人做祂的子民;他的工作還沒有做完。

在大家都想著趕快多賺點錢、好提早退休的今天,我的選擇是什麼?

2015 讀經默想 – 耶37-38章

10/27/2015 星期二 耶37-38章

「西底家王打發人提出他來、在自己的宮內私下問他說、從耶和華有甚麼話臨到沒有.耶利米說、有.又說、你必交在巴比倫王手中…西底家王對耶利米說、我怕那些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恐怕迦勒底人將我交在他們手中、他們戲弄我。」 (耶37:17,38:19)

「小人得志,君子道消」是許多人的感慨。

就如兩天前我們主日敬拜所讀的詩篇73篇:「我見惡人和狂傲人享平安、就心懷不平。…他們所得的、過於心裡所想的。我思索怎能明白這事、眼看實係為難。」(詩73:3,7,16)

讀耶利米書時,這種感覺特別明顯。先知耶利米被下獄、毫無人道地被關在淤泥中的地牢裡(38:6);而這萬惡不赦的惡王西底家,卻仍在手掌大權、操縱民意(38:5)。

詩人疑惑的解決是;從神的角度來重新看人這些現象:「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你實在把他們安在滑地、使他們掉在沉淪之中。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詩73:17-19)。

感謝主!我們在耶利米書中馬上就可以看到,事情的發展真是照著這些經文發展的。

西底家王從牢中提耶利米出來,私下問他!「耶和華有甚麼話臨到沒有」,就顯明了西底家王一方面怕民意的走向、另一方面對自己的行為心有不安。

但先知直率的答覆:「你必交在巴比倫王手中。」並沒有帶給他想聽到的安慰。

當人執意不改,這不安的心情就像滖雪球般,越來越大。「我怕那些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恐怕迦勒底人將我交在他們手中。」

原先西底家是在埃及、與巴比倫衝突的夾縫中求生;現在,他又得怕自己的同胞(投降迦勒底人的猶大人)。因為,不用迦勒底人的強大軍事力量、這些猶大人就會要他的命!

「他們轉眼之間、成了何等的荒涼.他們被驚恐滅盡了!」果然,不久之後西底家在驚恐中被巴比倫擄走了。(39:5)

今天,我是不是也可以從神的角度來重新看我身邊的這些現象呢?

等我進了神的聖所、思想他們的結局,一個最好的結論就是:「除你以外、在天上我有誰呢?除你以外、在地上我也沒有所愛慕的。我的肉體、和我的心腸衰殘.但 神是我心裡的力量、又是我的福分、直到永遠」。(詩73:25,26)

2015 讀經默想 – 耶35-36章

10/26/2015 星期一 耶35-36章

「於是耶利米又取一書卷、交給尼利亞的兒子文士巴錄、他就從耶利米的口中寫了猶大王約雅敬所燒前卷上的一切話.另外又添了許多相彷的話。」 (耶36:32)

「好總統創造歷史,惡總統編撰歷史」– 據說這是最近南韓總統朴槿惠可以在首爾看到的標語。

朴槿惠的父親朴正熙在1961的一次政變中取得政權後,在1974年開始執行官方出版的唯一歷史教課書。這個政策一直到2004年才放鬆成自由出版,但還得經過政府審核的方式。

去年朴槿惠當選了總統之後,為了要糾正左傾思想、恢復朴正熙的一世英明,又回頭規定只有欽定版、純正思想的歷史教課書才能帶上課堂。

但是,倒底是培養有獨立思考的下一代重要?還是防止左傾的正統思想重要?這是一個值得再思考的問題。

猶太王約雅敬比起朴槿惠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那時正是九月、王坐在過冬的房屋裡、王的前面火盆中有燒畄的火。猶底念了三四篇、王就用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王和聽見這一切話的臣僕、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36:22-24)

約雅敬在冬天聽先知耶利米寫的歷史、時勢評論(其實是耶和華的話)。才聽了前面一點,就忍不住怒火中燒,顧不了天冷、也顧不了體面,拿文士的刀將書卷割破、扔在火盆中、直到全卷在火中燒盡了!

聖經對約雅敬的評語是:聽見這一切話,都不懼怕、也不撕裂衣服。他的舉動是非常的出乎一般人應有的反應。

耶和華對他此舉的回答是:「耶和華論到猶大王約雅敬說.他後裔中必沒有人坐在大衛的寶座上.他的屍首必被拋棄、白日受炎熱、黑夜受寒霜。我必因他、和他後裔.並他臣僕的罪孽、刑罰他們。我要使我所說的一切災禍臨到他們、和耶路撒冷的居民、並猶大人.只是他們不聽。」(36:30,31)

歷史是燒不掉的–「巴錄就從耶利米的口中寫了猶大王約雅敬所燒前卷上的一切話.另外又添了許多相彷的話」。

孔子著春秋,亂臣賊子懼。今天,我不雖不至於是亂臣賊子,春秋也比不上聖經。

但是,如果春秋對亂臣賊子有那麼大的影響,而我可以不懼怕神的話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