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讀經默想 – 賽64-66章

10/9/2015 星期五 賽64-66章

「耶和華阿、現在你仍是我們的父。我們是泥、你是窯匠,我們都是你手的工作。」 (賽64:8)

人都不免背負不少過去的包袱:出生的家庭、成長的環境、求學的經過…。這些都影響到我們是怎樣的人。

近來心理學家很強調的原生家庭,它可以拿來解釋許多的行為現象;可是更重要的還是如何拿掉過去的包袱,來過今天該過的日子。

「耶和華阿、現在你仍是我們的父」的現在,在原文中有「但是,現在」之意。所以,這個現在是個很急切的轉折。

當談起過去的包袱時,大概少有像猶太人背的那麼的沈重。幾千年來的歷史記載中,多是他們的犯罪,少有他們的復興。正如「你曾發怒、我們仍犯罪.這景況已久.我們還能得救麼?」(64:5)

好一個「但是、現在」,舊事己過,現在才是重要。以前所有的事,在現在看來都無關緊要了。

以前是我們犯罪,但現在「耶和華阿仍是我們的父」。

以前我們是中心,現在耶和華是中心。

以前認為是老祖宗不保護(亞伯拉罕不認識我們、以色列也不承認我們。63:16),現在我們知道最重要的是耶和華阿仍是我們的父。

「我們是泥、你是窯匠,我們都是你手的工作」,完全的降服在神的主權中。耶和華是那位主動者,我們完全的處在被塑造的地位上,我們完全依靠祂的作為、是祂手的工作。

為什麼我們要如此完全的降服呢?

首先,泥土沒有資格質問陶匠的作為,「你是誰、竟敢向神強嘴呢?受造之物豈能對造他的說、你為甚麼這樣造我呢?」(羅9:20)。

其次,耶和華是位守約施慈愛的神。祂對人的塑造是照著祂與人立的約。

如果我們真要究察歷史的話,最值得的是從神的信實來看看我們的過去。

我過去包袱的沈重嗎?現在有什麼是對我重要的?

2015 讀經默想 – 賽61-63章

10/8/2015 星期四 賽61-63章

「賜華冠與錫安悲哀的人、代替灰塵、喜樂油、代替悲哀、讚美衣、代替憂傷之靈.使他們稱為公義樹、是耶和華所栽的、叫他得榮耀。」 (賽61:3)

英國國家廣播公司在昨天(10/6/2015)有一項令人興奮的報導:在世界最嚴重的核子發電廠意外—俄國的切諾貝(Chernobyl)—的近三十週年之後,許多野生動物,包括幾乎絕跡的猞猁(Lynx),在附近的森林中又繁榮起來了。

新生命從廢墟中的再生— 這不只是童話裏的火鳥故事,而是生命的一個通則。

人的一生也常是在問題和困難中堆積起來的。但只要仔細察看,在這些的難處當中,有它的美。

有的人只看到眼前的困難,困坐愁城、什麼事也不能做。

另一些人專注在凌亂、骯髒的事上,莊敬自強、捨我其誰,但能夠恆久堅持的並不多。

更有另一種人,只想看到鳥語花香,要天天生活在迪斯耐樂園裏;但不願意去想鳥語花香是怎麼來的 — 迪斯耐樂園的年度票已漲到$1,049!

然而,活在現實生活的人知道,專注困難、及夢想童話世界都不是長久過日子的方式。

不僅要能欣賞鳥語花香,我也要注意到花的香是從那裏來的。

牛糞旁邊的果子最大、雞屎上面的花最美。

同樣的,華冠從悲哀而出;沒有灰塵與悲哀,難以體會從內心深處湧出的喜樂。

先有了憂傷之靈,才知道讚美、榮耀是這麼真實。

這不是自我麻醉的阿Q精神,而是耶和華的應許、主耶穌在十字架的榜樣和能力。

我是那種人?

2015 讀經默想 – 賽58-60章

10/7/2015 星期三 賽58-60章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不是要把你的餅、分給飢餓的人,將飄流的窮人、接到你家中,見赤身的、給他衣服遮體,顧恤自己的骨肉而不掩藏麼。」 (賽58:6-7)

據統計調查,今天散佈在世界各地的猶太人,有將近半數(40%)是沒有任何宗教信仰的。也就是說,幾乎有一半的猶太人是走在世俗之中,不認為有一位神,也不進入猶太會堂或基督教堂敬拜神。這是一個很可悲的現象。

然而,猶太文化卻深深的影響到每一位猶太人。他們雖然不敬拜神,但對自己的骨肉同胞還存有一種特別的感情。

其中有一項就是:當一個年青人要出來做生意、創業的時候,附近的猶太人會自動籌款來幫助他,而且並不指望他要還回來。

有時有經營經驗的長者,更會進一步的做他的導師、帶領、指正他。這也許是猶太人很會做生意的原因之一。

這些習慣都是從聖經出來的,就如今天的經文一樣:「要顧恤自己的骨肉」(58:7)。

「我所揀選的禁食」(58:6) — 原來禁食不只是一種宗教的形式、或是個人屬靈的操練而己,它也有肢體關顧、及社會關懷的一面。禁食是要鬆開繩、解下軛、要把自己的餅、分給飢餓的人。

從這來看,不論我有的是多、是少;那些絕不是為我一個人而準備的。我有的是為了要與人分享。

如果我只為了自己的需要而生活、只為了自己的享受而擁有、我會永遠感覺不足、永遠要在貧窮的心態中過日子。

當我能給的時候,我就從貧窮到富足了。

我的給是邀請別人來與我一同領受神給我的豐富,一同在主的愛中團契。

因為主耶穌在世上為了人貧窮,使我今天能夠富足,我怎能再把我手頭所有的用繩子勞勞的綁好、套在自己的軛上,把在基督裏的自由出賣了呢?

當我們一起擘餅的時候,不論餅是多大多小,那都一定是足夠的。

當有一個人抓著餅不分給下一個弟兄的時候,感覺到飢餓的不是別人,而是他自己!

2015 讀經默想 – 賽54-57章

10/6/2015 星期二 賽54-57章

「因為那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如此說、我住在至高至聖的所在、也與心靈痛悔謙卑的人同居、要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也使痛悔人的心甦醒…惟獨惡人、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其中的水、常湧出污穢和淤泥來。」 (賽57:15,20)

歷史上當惡人當政的時候,百姓除了期待著一位草莽英雄出現、帶來一個改朝換代的機會以外,可以做的事不多。

以賽亞時代的猶太人連續在埃及、巴比倫及亞述的外患侵撓下,渴望被拯救的心必也是同樣的殷切。

然而,耶和華籍以賽亞告訴他們,施行拯救的不是草莽英雄,而是耶和華自己。他們不是什麼事都不能做,而是先要謙卑、痛悔。

「至高至上、永遠長存、名為聖者」的與「痛悔謙卑」的是一個極大的對比。

謙卑在原文與卑微同意,指的是在社會中最卑下、貧窮、不受人注意的那些人。

耶和華原住在至高至聖的地方,但祂答應要與最貧窮、無助的人同居(57:15) 。這怎麼可能呢?連天地都只是祂的腳凳,貧窮人的居所怎能容下神呢?

這個謎要等到基督上了十字架以後,才真正的解開:「他本有神的形像、不以自己與神同等為強奪的。反倒虛己、取了奴僕的形像、成為人的樣式,既有人的樣子、就自己卑微、存心順服、以至於死、且死在十字架上。」(腓2:6-8)

原來,神是籍著道成肉身的基督與痛悔謙卑的人同居。

同時,籍著聖靈的內住,也使「謙卑人的靈甦醒、使痛悔人的心甦醒(57:15) 」。

可是,神不是一位不分青紅皂白的老好人。這個恩典是有條件的:那是謙卑人與惡人的區別。「惡人、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其中的水、常湧出污穢和淤泥來(57:20)。」

誰的心好像翻騰的海、不得平靜?誰的舉止湧出污穢和淤泥來?–豈不是那不敬畏神的人嗎?

今天,我的心是平靜安穩?還是攪動翻騰?有虧可能湧出來污穢和淤泥嗎?這是是否與主同行的徵兆,我能不警醒嗎?

2015 讀經默想 – 賽51-53章

10/5/2015 星期一 賽51-53章

「他誠然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我們卻以為他受責罰、被神擊打苦待了。那知他為我們的過犯受害、為我們的罪孽壓傷.因他受的刑罰我們得平安.因他受的鞭傷我們得醫治。」 (賽53:4-5)

不論是在二次世界大戰中的納粹集中營,或是在文革時的監獄及勞改隊中,許多基督徒所表現出的承擔苦難、不恢心喪膽、及盼望將來的見證,不僅令當時的人受到鼓舞;即使我們現在讀到了這些事蹟之後,也非常的被激勵。

悲傷不能拖累他們到恢心、困難不能使他們成失望;這些難處都無法讓他們怨天尤人、或讓他們無法承受壓力而破碎。

在一個很大的壓力下,如果沒有辦法找到舒緩壓力源頭的可能性,又不願意往崩潰之途,惟一解決的可能性就是有外在的資源來增加抗壓的能力。

對於基督徒來說,我們最大的能力來源是從那受苦的基督而來:是他擔當我們的憂患、背負我們的痛苦、為我們受了責罰。所以,我們不是獨立的在背負這些重擔。事實上,我們所承受的只是一少部份、大半的憂患痛苦,耶穌已經為我們背負了。

不僅是消極的減輕了我們的負擔、更是積極的讓我們可以脫離罪的纏繞,使我們可能原諒傷害我們的人,讓我們從抱復、仇恨的綑綁中走出來,做一個真正自由的人。

這時,苦難不再是我們無法逃離的咒詛,而是一個成長的機會。我們雖然不會自找苦難,但是我們有能力去面對苦難。

主啊!因你受的刑罰我得平安.因你受的鞭傷我得醫治。你在十字架上代替了我該得的刑罰,你在復活的早晨帶給了我戰勝弛死亡、痛苦的能力。

求你讓我明白,今天不論是順境或逆境,都不再是我一人的經歷。你為我而死,所以我要為你而活。

2015 讀經默想 – 賽48-50章

10/4/2015 星期天 賽48-50章

「主耶和華賜我受教者的舌頭、使我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 (賽50:4)

從剛信主開始,我們就被教導要每天讀經禱告。遇到了難處時,我們還是被教導要讀經禱告,來等候神、尋求神的旨意。難怪有時候教會的牧者們被調侃成:除了叫人讀經禱告之外,其他什麼事都不會做的人!

然而,讀經禱告的確是人和神雙向溝通的管道。我們的信仰是一種關係式的信仰,基於我們和神的關係。

關係是需要花時間相處、常常要面對面與對方藉聽和講,來增加彼此的認識、支取生活的力量、和享受彼此的同在。

聖經就是神對我講的話。我要有一個聆聽的耳朵、使我能聽到神藉著聖經對我說的話。所以,我每天都要讀經。

禱告是我對神講的話。神不會只期待我一直只做一個被動的聆聽者。因為溝通是雙向的,只聽不說,就和只說不聽一樣,都不是健全關係的現象。所以,我要常常禱告。

好學生一定會問問題:我問的問題把我的尋求、我的渴慕、我的敞開、我的疑惑帶了出來。我如果想真正學到一點東西的話,一定會問問題。

所以,神不但願意藉著聖經對我講話,祂更喜歡我把我的問題、害怕、疑慮、痛苦說給祂聽。

「主每早晨提醒、提醒我的耳朵、使我能聽、像受教者一樣。」我就是那受教者,所以我要被提醒,使我有受教者的耳朵能聽。

我就是那受教者,所以我要被提醒,使我有受教者的心能想。我要思考,知道自己還有不足不懂的地方,要問。

我也是可以幫助別人的人—如果我要知道怎樣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我就要有受教者的舌頭。這舌頭不只是會講給別人聽的,在能夠用言語扶助疲乏的人之前,受教者的舌頭是先到神的恩典寶座前求的。

讀經和禱告是每早晨神賜給我的嗎哪。

2015 讀經默想 – 賽45-47章

10/3/2015 星期六 賽45-47章

「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要聽我言、你們自從生下、就蒙我保抱、自從出胎、便蒙我懷搋。直到你們年老、我仍這樣、直到你們髮白、我仍懷搋。我已造作、也必保抱、我必懷抱、也必拯救。」 (賽46:3,4)

一個孩子是不是己經長大成熟了,可以從他對環境的反應看得出來。

還沒長大孩子的喜怒哀樂,是外在環境刺激下的立即反應;但比較成熟的孩子,會以從前的經歷,來看現在的環境及將來可能的結果,然後再決定他的反應。

從這個原則來看,一個人思念的深度和廣度,與他在時間層面的思考是很有關係的。能超越當時的環境,在時間上考慮的越長(不是猶豫不決的長,而是從經歷、到未來的長),這個人越成熟。

這不但是看個人的原則、整個國家民族也可以同樣適用的。

對亡國被擄在巴比倫的猶太人來說,他們對神的認知和視野有多深呢?

如果他們只看自己現在的環境,恢心喪膽、失去信心是可想而知的。所以,耶和華要提醒他們(「雅各家、以色列家一切餘剩的– 被擄的餘民」),把眼光放遠放一點。

「你們自從生下」–「你們」是指以色列民族:「生下」是指以色列民族的開始從一個人、到一家族、到一個民族、到一個國家。這中間的過程豈不是耶和華的「保抱、懷搋、懷抱、和拯救」嗎?

反之,看看其他國家的興起:「彼勒屈身、尼波彎腰.的偶像馱在獸和牲畜上、他們所抬的如今成了重馱、使牲畜疲乏。都一同彎腰屈身、不能保全重馱、自己倒被擄去。」(46:1,2) 彼勒、尼波是巴比倫的偶像。這些偶像不但不能保護巴比倫,還要靠巴比倫的牲畜來彎腰重馱、背著走。

中國人與猶太人有很相似的歷史經驗。中國人與猶太人一樣,也不但是聰明、勤快;也是一個常駐足深思的民族。所以,中國人應該也可以從自我民族觀擴大到神對整個人類救贖的心懷中。

今天,我是不是也可以把我的眼光從專注自己目前的情況,擴大到神整個的救恩歷史來看呢?

我的信心不停止在我自己的經歷中,而是神在世世代代中對祂子民的信實、和教會歷史中無數屬靈巨人的見證上。

2015 讀經默想 – 賽43-44章

10/2/2015 星期五 賽43-44章

「耶和華說、你們是我的見證、我所揀選的僕人.既是這樣、便可以知道、且信服我、又明白我就是耶和華、在我以前沒有真神、在我以後也必沒有。」 (賽43:10)

十多年前,趁到美國首府華盛頓DC旅游的時候,參觀了大屠殺博物館(Holocaust Museum)。這是專為紀念二次大戰,將近6百萬猶太人,在納粹統治下的德國集中營喪生的博物館。

在非常肅穆數小時的流覽之後,突然注意到大廳牆上刻的一句話:「你們是我的見證–以賽亞43:10」(You are my witness – Isaiah 43:10),那好像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總結。

當時有點不解 – 這個你們(You),是指這些在集中營喪生的猶太人呢?還是我們這些參觀博物館的人?

這是大屠殺的見證:「你們」是博物館展出的資料,「我」是在集中營喪生的猶太人。這些資料見證了納粹軍國主義的凶殘、人假聖戰之名去消滅另一種族的可怕。

從別的角度來解釋:「你們」是參觀博物館的人。你們參觀後,也可以因心態的轉變,做為反對滅種屠殺的見證人,好像也說得通。

仔細讀了以賽亞書才明白,兩種解釋都不是很恰當。因為這個見證不是為大屠殺。我的見證的「我」指的是耶和華。

為什麼猶太人如此的被殘害,還可以做耶和華的見證呢?這個見證是在眾偶像之前來證明耶和華是獨一的真神(42:29,44:9-20)。同時,在萬民之間來證明耶和華是救贖、保守以色列的(43:1-9)。

原來,這個見證不是為人的苦難而來,不是要為了奪取人的同情、或是為了記取歷史的教訓;是為了見證神的信實和揀選。是神自己招回了那些有眼而瞎、有耳而聾的以色列民(42:9)。

所以,「你們是我的見證」是往前看的見證。

猶太人經過了這些水火之鍊,今天還可以存在於世界,就是神的見證。

「我們不至消滅、是出於耶和華諸般的慈愛、是因他的憐憫、不至斷絕。每早晨這都是新的,你的誠實、極其廣大。」(哀3:22,23)這是多麼大的信心,多麼令人敬佩的胸懷!

你們是我的見證 — 在苦難中我還可以見證神嗎?

「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麼、是困苦麼、是逼迫麼、是飢餓麼、是赤身露體麼、是危險麼、是刀劍麼…然而靠著愛我們的主、在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羅8:35,37)

這就是神要我做的見證。

2015 讀經默想 – 賽41-42章

10/1/2015 星期四 賽41-42章

「看哪、先前的事已經成就、現在我將新事說明、這事未發以先、我就說給你們聽。」 (賽42:9)

一個在苦難中的人要怎麼看現在的處境呢?大部份的人總是會想到從前還沒有遇到困難的日子,因為那是他們僅有忘記現在的方法、只能暫時抓到的解脫。

然而,對於一位在苦難中的基督徒來說,他得著安慰的方式不是一味的回想過去、而是盼望將來。

不論現在是多麼的黑暗、情況有多複雜,我們確實的知道這個世界今天之所以可以照常規的運行,是因為神仍在掌管萬事、神在仍在維繫萬物。

「洪水泛濫之時、耶和華坐著為王.耶和華坐著為王、直到永遠。」(詩29:10) 因為耶和華坐著為王,所以我們還有機會為更好的將來著想。

「看哪、先前的事已經成就」– 對當時的猶太人來說,先前的事是指以賽亞書前39章的審判;對現在的基督徒來說,先前的事是指我們被罪的纏累。

「現在我將新事說明」– 對當時的猶太人來說,新事是指以賽亞書40章以後的安慰;對現在的基督徒來說,新事是指我們將來必像基督的盼望。

「看哪、我的僕人、我所扶持、所揀選、心裡所喜悅的」(42:1),當時的猶太人需要用心裏的眼睛去看;而我們現在己經能親眼見到基督的榮光、親身經歷基督的救贖。

當我們彼此牽著手感恩、代禱的時候,那在主裏團契的力量能超過環境的挑戰,是新事的實現。

我可能成為一個整天回想從前的人,也可以做一個盼望將來的人。先前的事已經成就了,新的事就要來了,我的選擇是什麼?

2015 讀經默想 – 賽38-40章

9/30/2015 星期三 賽38-40章

「誰曾用手心量諸水、用手虎口量蒼天、用升斗盛大地的塵土、用秤稱山嶺、用天平平岡陵呢。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他與誰商議、誰教導他、誰將公平的路指示他、又將知識教訓他、將通達的道指教他呢。」 (賽40:12-14)

一個人如果長久生活在一個被限制、被忽略的環境中,很可能就習慣了逆來順受,以致於失去了進取、追求的心。

羅馬尼亞在齊奧塞斯庫25年(1965-1989)的獨裁政治中,因為禁止節育,而造成大批的棄嬰。這些孩子們從出生就成長在政府辦的孤兒院內。除了幾個孤兒院的職員外,與外人很少接觸,造成他們對人群、社會的適應力上有很多的困難。

據心理學家的追蹤報導,即使有些孩子從這些孤兒院被人領養了之後,也很難與領養的家庭建立正常的親子之情。

以賽亞書的歷史記載希西家求壽、蒙耶和華加增15年的年歲之後,就突然中斷了(賽38-39)。然而,最後提到了以賽亞宣告耶和華的話:「從你本身所生的眾子、其中必有被擄去、在巴比倫王宮裡當太監的。」(39:7)

從40章開始,就是安慰的話:「神說、你們要安慰、安慰我的百姓。要對耶路撒冷說安慰的話、又向他宣告說、他爭戰的日子已滿了、他的罪孽赦免了、他為自己的一切罪、從耶和華手中加倍受罰。」(40:1,2)

可見得這些話(40-66章)是為了那些被擄70年後要回歸的百姓說的。

就像這些在羅馬尼亞孤兒院長大的孩子一樣,被擄的猶太人可能早己逆來順受慣了;那裡還寄望有回歸的一天呢!

所以,耶和華要用一整章的篇幅告訴猶太人:祂是怎麼樣有大能、獨行奇事的神。「誰曾測度耶和華的心、或作他的謀士指教他呢?」(40:13) 神的做為不是人能測度的。當人在極其的絕望之中,神的應許必成就:「但那等候耶和華的、必從新得力、他們必如鷹展翅上騰、他們奔跑卻不困倦、行走卻不疲乏。」(30:31)

今天,我是不是也在靈性低谷呢?我能信過「必從新得力、必如鷹展翅上騰」的應許嗎?

「深哉、神豐富的智慧和知識。他的判斷、何其難測、他的蹤跡何其難尋、誰知道主的心、誰作過他的謀士呢、誰是先給了他、使他後來償還呢。因為萬有都是本於他、倚靠他、歸於他.願榮耀歸給他、直到永遠。阿們。」(羅11:33-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