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25:1-30

9/13/2017 星期三 王下 25:1-30

「又對他說恩言、使他的位高過與他一同在巴比倫眾王的位、給他脫了囚服。他終身常在巴比倫王面前喫飯。王賜他所需用的食物、日日賜他一分、終身都是這樣。」 (王下25:28-30)

到北京故宮參觀的遊客,大多會順道去景山公園看看。園內有一棵槐樹,旁邊的碑文上寫著「明思宗殉國處」。

我也不例外,在那棵「罪槐」下,睹物思情,想到了崇禎皇帝在亡國時對子女說的話:「你們何其不幸,生在這帝王之家」。

猶大亡國之君西底家的遭遇,可以說與崇禎不相上下。西底家在耶路撒冷被圍困近兩年的大饑荒後(25:2,3) 被帶到巴比倫王前受審。他在雙眼被剜之前,親眼見到自己的子女被殺(25:7)。

聖殿被完全摧毀(25:13-15)、官員被殺盡(25:21)、百姓被擄(25:11)。實在是難以想像,一個被神揀選 看顧的國家,怎麼可能遭受到這麼完全的毀滅?難到神的膀臂縮短了嗎?

最困撓讀聖經的人是:大衛之約(撒下7:12、王上2:4) 在這個景況下要怎麼成就呢?

25章最後記載了這件事:在猶大王約雅斤被擄後的37年,他突然被巴比倫王恩待到終身(25:27-30);似乎這留給讀經的人一絲希望。

事實上,神對猶大的忿怒一直沒有包括終止大衛之約,這也是猶太人到今天仍存在的盼望。但我們知道:大衛之約的成就是在耶穌身上(太1:1-17)。

我們讀了列王記之後,只是沈浸在悵然、捥惜的無耐中嗎?

還是仍期待著神更多的啟示、和應許的成就?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24:1-20

9/12/2017 星期二 王下 24:1-20

「這禍臨到猶大人、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要將他們從自己面前趕出、是因瑪拿西所犯的一切罪。又因他流無辜人的血、充滿了耶路撒冷.耶和華決不肯赦免。」 (王下24:3,4)

每次在野生動物的影片中,看到了弱小動物被獅子、老虎隨意獵食的鏡頭,都有些不忍心看下去。所以,有機會到了野外,忍不住想餵一下那些常在影片中的小動物;看到了將被獵食的犧牲品,也忍不住想幫它解圍。

但是,國家公園的管理員卻告訴我們,不要餵它們、也不要阻止它們的獵食。因為,那樣的做法會影嚮到生態的平衡,反而對那些動物不好。

如果說弱肉強食是自然界正常現象的話;在國與國之間更是如此。歷史上列國的興亡,也都是一個個血腥、殘酷的過程。

在約雅敬的猶大國就是如此:雖然約雅敬在服事巴比倫王三年之後、像困獸猶鬥一般的被叛了尼布甲尼撒,仍然逃不過他滅亡的命運。(24:1)

不但如此,連亞蘭軍、摩押軍、和亞捫人的軍隊也都來落井下石、來攻擊約雅敬,想要毀滅猶大。(24:2)

歷史學家可以像公園管理員一樣的告訴我們:這是國家興亡的常態;但是,猶大雖是小國,卻不是一般的國家,因為她是神親自揀選、帶著神應許的國家。

可是聖經上的評註卻是:這誠然是耶和華所命的、不是一般列國的興亡,是因四十年之前、瑪拿西所犯的一切罪。

在這一切講時效的今天,不論公司行號、或個人所看到的,都是這季度的盈餘、眼前的利益;很少人會想到五年、十年之後的事;妄論現在的選擇對三十、四十年之後有什麼影響了。

雖然我們不能預測四十年之後的事,但是聖經上對愛神、愛人有非常清楚的要求、及教導;這才是我們生活的準則。

下次,我們在職業、作為上必需做選擇的時候,可不可以把眼光放遠一點;免得做了神決不肯赦免的壞事還不自知呢!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23:1-37

9/11/2017 星期一 王下 23:1-37

「在約西亞以前、沒有王像他盡心盡性盡力的歸向耶和華、遵行摩西的一切律法,在他以後、也沒有興起一個王像他。然而耶和華向猶大所發猛烈的怒氣、仍不止息、是因瑪拿西諸事惹動他。」 (王下23:25,26)

孩子們還小的時侯,看電影時最常問的問題是:「他(她) 是好人還是壞人?」

在狄斯耐的卡通片裏,最後壞人一定失敗;而英俊王子和白雪公主一定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

我們現在已經過了幻想在童話故事裏的年齡。但是,在讀聖經的時侯,還是免不了有一種「好人在今生必有好報」的念頭。

如果報著這種心態來讀約西亞的生平,我們難免要失望的。

約西亞王對耶和華的敬畏(23:1-3)、他在宗教政策改革的徹底(23:4-24),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列王記甚至把約西亞與摩西相比(23:22,25)。但是,他的改革沒有扭轉猶大國走向滅亡的命運(23:26)、他的敬虔換不到他一個善終(23:29,30)。

列王記輕描淡寫地交待了約西亞陣亡在戰場,甚至不多解釋一下為什麼他的結局與女先知戶勒大所說的不一樣(22:20)!

這個疑問的答案在:耶和華的怒氣仍不止息、是因瑪拿西諸事惹動他(23:26)。

我們都巴不得只經歷到神的恩典知祝福;但因人的罪而惹動神的怒氣,是一直存在的(羅1:18)。

在經歷神的恩典之中,我對神的公義有更深一層的認識嗎?

我對神的認識還是停留在卡通片裏的幻想?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22:1-20

9/10/2017 星期日 王下 22:1-20

「…沙番就在王面前讀那書。王聽見律法書上的話、便撕裂衣服、吩咐祭司希勒家…說、你們去、為我、為民、為猶大眾人、以這書上的話求問耶和華,因為我們列祖沒有聽從這書上的言語、沒有遵著書上所吩咐我們的去行、耶和華就向我們大發烈怒。」 (王下22:10-13)

屬靈的復興、和靈性的低潮一樣,一直是很吸引基督徒的題目;以「屬靈復興」為題的證道不難見到、以「靈性低潮」為名的書也曾是屬於暢銷書藉的行列。

我們有興趣的是:怎麼把靈性低潮轉變成一個屬靈復興?激起屬靈復興的因素是什麼?有沒有一些原則讓我們去嚐試?

約西亞時期的屬靈復興就是在聖經中非常顯著、也極令人羨慕的一個例子。

從前在教會裡,有一個自稱為約西亞團契,那是一個好名字;讓人一聽就知道這個團契的宗旨是什麼。

我們可以這麼說:約西亞的復興是從修理聖殿開始的(22:3-6);或許更確切的說:那是從誠實、信譽開始的(22:7)。

當對屬靈認真的一群人、誠實地在行出來清潔的生活,就有機會成為神聖潔的器皿、帶來屬靈的復興。

不是嗎?約西亞先修理聖殿,才能在耶和華的殿裡得到一本律法書(22:8)。

然而,只靠律法書還是不夠,還得加上有人認真讀律法書(22:8,10);只靠讀律法書還是不夠,還得加上有人真正的聽進去(22:11a)。

只靠聽律法書還是不夠,還得加上有人誠心的認罪(22:11b),只靠認罪還是不夠,還得加上有人到神面前求問、以實際悔改的行動來帶動這個屬靈的復興(23:1-24)。

有人說:屬靈復興是從禱告開始的,這個說法沒錯;但那只是一個開始。

然而,合用的器皿、神的話語、人的認罪、悔改的行動都是缺一不可的元素。

但是,如果復興不是建築在聖經(神的話語)的話,那只是人感情上的衝動、不能持續長久的。

其實,我們每天讀經、默想,豈不也是在期待著屬靈復興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20:1-21:26

9/9/2017 星期六 王下 20:1-21:26

「希西家對以賽亞說、你所說耶和華的話甚好,若在我的年日中、有太平和穩固的景況、豈不是好麼。」 (王下20:19)

孟子勸梁惠王行仁政的時侯,用了一句「民望之,若大旱之望雲霓也」,生動的形容當時在水深火熱生活中的老百姓,在等待商湯王來拯救他們的心情。

這就像今天我們在乾旱的加州,巴不得德州水災的雨,有一些是下在我們加州。

同樣的,在列王記中,我們讀到了一個接另一個王的敗壞:拜偶像、搞政變、興起戰爭、陷百姓於痛苦中。我們期侍著一位好王的心情,也可用「若大旱之望雲霓也」來形容。

好不容易讓我們等到了希西家,他是個「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正的事、效法他祖大衛一切所行的(18:3)」的好王。

希西家在宗教信仰上「廢丘壇、毀木偶、碎銅蛇、專倚靠耶和華(18:4-6)」,在軍事上「不事奉亞述王、攻擊非利士人、堅固樓城(18:7, 8)」。

我們巴不得故事就到此結束,給大家留一個模範就夠了。可是,聖經接下來記載的是希西家在危機考驗中的反應,雖然有好的一面、但也有失敗之處。

從大處來看:在國難中,希西家求問先知(19:2)、向耶和華禱告(19:15);但那是在用大筆的金銀求和不成(18:14,15),才發生的事。這是不是造成他向巴比倫王的兒子顯示寶庫財寶(20:13) 的前因呢?

從小處來看:希西家在病重時,聽不進耶和華的話,強求延長在世的年日(20:1-11)。

在他多活的十五年中,生下了邪惡的瑪拿西王:瑪拿西12歲登基(21:1)、惡行昭彰(21:2-17)。

最令我們不解的是:他似乎看自己在世上的褔祉,遠比國家、民族的前途來得重要(20:19)。

如果用大旱之望雲霓來看希西家的話,我們又得失望了!

今天,在屬靈成長的路上,我還期盼著一位模範導師嗎?

「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仰望為我們信心創始成終的耶穌。」(希12:1.2)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19:1-37

9/8/2017 星期五 王下 19:1-37

「以色列人哪、我賜你們一個證據,你們今年要喫自生的、明年也要喫自長的,至於後年、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喫其中的果子。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必有餘剩的民、從耶路撒冷而出,必有逃脫的人、從錫安山而來,耶和華的熱心、必成就這事。」 (王下19:29-31)

「斷章取義」是自古被文人所忌的;因為一個人如果錯誤的引用別人的句子,不但被同儕嘲笑、還可能會影響他的仕途。

然而,不要斷章取義、這個觀念在現今的社會裡,已經被逐漸的淡化了。

現在的資訊是非常個人化的;電腦儲存了每個人的網站收尋資料,它知道我們的性向、及喜好;所以,它會挑選適合我們味口的新聞及資料,來滿足我們、有目標的向我們推銷我們有興趣的廣告,其中斷章取義是隨時都有的。

在讀聖經時,不要斷章取義、也是我們得非常小心、謹慎去遵守的原則。

因為,許多基督徒對聖經的了解、和熟習程度還停留在金句的階段;他們對每一部書卷缺乏整體的認識、也不熟習這些金句的上下文,就憑著字面的意思、和自已的想像,來應用在生活上了。

「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就是一個例子:這八個字即工整、又對稱,誏誏上口的很容易記;而且很有激勵人心的潛能。

有一年,一個靈性復興大會的主題就是「往下扎根、向上結果」;海報上畫著一顆結滿果子的大樹、地底下錯縱複雜的樹根也讓人看的清楚。

底下的是這麼一行字:「基督徒的生命像一棵樹;扎根深,果子多,不扎根,沒果子。基督徒不能只有外表,而缺乏深度的屬靈生命。讓我們來好好扎根、建造,好為主結果子。」在之後的括號內是:列王記下19章30節。

然而,列王記下19章根本就不是在講基督徒的生命。這句說話的背景是猶大面對亞述帝國的侵略,大軍壓境,耶路撒冷面對兵臨城下的困局。

神藉著以賽亞的預言,說亞述會失敗,猶大在兵荒馬亂之後會死裡逃生,那些劫後餘生的人民會再行耕種,「仍要往下扎根,向上結果」。那是在講神對猶大的安慰:在農耕收成上豐盛的應許。

另一處的「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在以賽亞37:31;那兒上下文提到的也是:「你們要耕種收割、栽植葡萄園、喫其中的果子」,而並不是指著一個人的屬靈生命。

「往下扎根、向上結果」是對猶大家所逃脫餘剩的人所說的;來聽那個靈性復興大會的弟兄姊妹們、是預備好了面對神的審判(逃脫了耶路撒冷的毀滅)嗎?

如果不先面對神的審判、那裡有「往下扎根、向上結果」的提醒呢?

縱使我們有熱心追求屬靈生命的長進,也不好把聖經金句斷章取義的靈意化、不是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18:1-37

9/7/2017 星期四 王下 18:1-37

「百姓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因為王曾吩咐、說、不要回答他。」 (王下18:36)

曾聽一位學傳播的同學說:歷史上最短、又最有果效的演講是記錄在1935年納椊的宣傳片「意志的勝利」 (Triumph of the Will)。

在那個影片的結束前,希特勒有段不到一分鐘的演說;在擠滿納椊黨員的大堂、震耳欲聾的歡呼中,希特勒出現在講台。

待大家都安靜下來、摒息以侍以後,希特勒睜眼瞪著會眾,久久不發一言。

他伸出右手朝天,只說了這一句:「我們走!」接著,所有人都歇斯底里地高喊:「希特勒萬歲!勝利萬歲!勝利萬歲!」

這些人並不是在意志上決定朝勝利而行;而是在緊張的情緒中 突然放鬆了後,任憑感情在無法控制之下,盡情的發洩。

我們現在都知道,那帶來的結果,不是意志上的勝利,而是完全、澈底的失敗。

列王記下18章記載了一個非常相似的緊張時刻,百姓在極大的壓力下,他們的表現卻完全相反:「靜默不言」(18:36)。

亞述王的大軍逼城(18:13),猶大王希西家傾家蕩產地求和不成(18:14-16)。

在耶路撒冷城上的百姓,聽到了亞述的將軍拉伯沙基對他們的心戰喊話:除了立刻投降之外 他們會像以往抵抗亞述的國家、城邑一般,完全被剿滅 沒有一個活口(18:34,35)。

百姓該怎麼回應呢?縱然是心裏千頭萬緒、七上八下;但是,他們選擇了聽從王的吩咐: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18:36) 。

因為百姓如此的反應,希西家王才有機會撕裂衣服、披上麻布、進了耶和華的殿(19:1)、有機會見先知以賽亞(19:2)、有機會聽到神拯救的應許(19:20-34) 有機會後來看到神為他們爭戰、得勝(19:35-37)。

今天,不論在教會、在辦公室、甚至在社會中,都常常遇到懷疑論者(naysayer)傳佈令人有興趣、又令人擔心的傳言。

問題是我對這些事情的反應如何?

熱心地高喊:我們跟著走!

還是靜默不言、並不回答一句?

是不是該先到神面前傾訴呢?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17:1-41

9/6/2017 星期三 王下 17:1-41

「這是因以色列人得罪那領他們出埃及地、 脫離埃及王法老手的耶和華他們的神、去敬畏別神、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神、在他們所有的城邑、從瞭望樓直到堅固城、建築丘壇,在各高岡上、各青翠樹下、立柱像和木偶、在丘壇上燒香、效法耶和華在他們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的、又行惡事惹動耶和華的怒氣。」 (王下17:7-11)

人為什麼會做一些行為上的選擇?這是研究人類行為的社會學家非常有興趣的題目。

社會學家做了許多研究分析,來探討遺傳、性別、原生家庭、教育程度、社會環境、文化背景…等各種因素,但常常忽略了人的(犯罪)本性、和意志上的選擇。

由於這些分析的廣傳,人習慣地把自己的行為解釋成:一些不可抗拒的外在因素所造成的結果,卻忽略了自己要負的責任。

列王記下16,17章記載了北國以色利的亡國、也做了為什麼下場如此悲慘的分析。

一路讀到此處,我們應該對這個問題有很明確的答案 就是這些列王違反了十誡的第一誡「除了耶和華以外,不可以有別的神」(出20:3)。

但是,聖經上的定論「這是因…」卻不是我們所想像的:「以色列人得罪…耶和華」(17:7)、「以色列人暗中行不正的事、違背耶和華他們的神」(17:9)。 以色列的眾人,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

以色列的眾人明明知道不可以拜別的神,卻「暗中」行不正的事;他們還能怪罪於列王不正確的帶領、及偶像充斥的環境嗎?

是以色列眾人自己選擇了「隨從耶和華在他們面前所趕出外邦人的風俗、和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17:7,8)。

雖然,他們處在以色列諸王所立的條規之下,但是不是要循例照著這些違反十誡的條規去做,卻是每一個人自己作的選擇、自己要負的責任。

今天,我很容易指出下一代找藉口、怪環境,不好好的珍惜學習的機會。

但是,在作主門徒的道路上,我是不是也期待著帶領我的人為我的懶散負責?

我是不是也怪因我有工作、家庭的責任,使我無法專心跟隨主?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16:1-20

9/5/2017 星期二 王下 16:1-20

「亞哈斯…卻效法以色列諸王所行的、又照著耶和華從以色列人面前趕出的外邦人所行可憎的事、使他的兒子經火,並在丘壇上、山岡上、各青翠樹下、獻祭燒香。」 (王下16:3,4)

美國在行政上,強調把宗教、和政治分開,不要讓宗教信仰影響到國事的運作。

但是另一方面,在競選的時候,也常看到這些候選人、在自己對宗教虔誠的那一面上大做文章;顯然易見的,他們這麼做的用意是在爭取有宗教信仰選民的支持。

這樣看來,政治是很難與宗教分開的;在民主制度中、決策是由地方代表、國會議員、及各地政府共同設定的;但其中只要有人的參與、就難免受到個人宗教信仰的影響。

其實,聖經並不把人的信仰、與他的行為、工作、甚至在政治上的參與分開;因為人是整體不能分割的,每一個部份都對其餘的部份有影響。

同樣的,一個國家的宗教信仰、和政治運作不但不可分開;而且,她的宗教信仰直接的影響到她在政治上的運作;所以,宗教信仰是更基本、和更重要的一部份。

這從列王記下16章對猶大王亞哈斯的描述看得出來:前(16:1-4)、後(16:10-18)的兩大段是他在信仰上犯的錯、中間(16:5-9)是很簡短的記載他在國事上所犯的錯。

亞哈斯沒有學到他前面諸猶大王的敬虔,反而向北國以色列諸王行耶和華中可憎的事;其中使他的兒子經火(用火燒死來獻給偶像)、更是讓人難以理解。(16:3,4)

可惜、學以色列,並不討以色列的好;反而招使以色列與亞蘭的聯盟、圍困耶路撒冷。(16:5)

亞哈斯想以遠交來對付近攻、投靠了亞述;用的卻是耶和華殿中的金銀。(16:8)

更過份的是:為了迎合亞述王,把聖殿中的壇、廊子和一些其他的傢俱都改了。(16:10-18)

這是從信仰上的罪、延申到內政外交上的錯誤;因為,投靠亞述是不依靠耶和華的表現。(賽7:1-8:10)

投靠亞述帶來了更多、更大在信仰上的錯誤;因此,亞哈斯名列猶大諸王中最壞的王之一。

今天,如果我們也把信仰與工作、信仰與家庭、信仰與公眾事務的參與分開的話,是不是也很可能深沉到了向下滑的漩渦中而不自知呢?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下 15:1-38

9/4/2017 星期一 王下 15:1-38

「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所行的、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 (王下15:9,18,24,28)

廿一世紀是屬誰的?近來大家都公認了:這將是美國、和中國兩個國家之間、爭奪這寶座的世紀。

美國挾著廿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後雄厚的經濟力量、以及世界第一大強權的餘威,可以繼續保住這個寶座嗎?許多學者專家對這種說法持著懷疑的態度。

這是因為:現今美國的政黨間意識形態之爭、以及白人民族意識的抬頭,已經使美國政府成為她國力增長的負擔、而不是帶領國家駛向富強的火車頭。

美國三權分立的政治原則、和民族大溶瀘的向上心,近年來已經被短視的政客、與短視近利的公司大老板消磨了很多。

再看中國:據評論家說,她即不熱心實踐共產主義、也不是心迷於專治獨裁;而是在中國人民族主義的共識上、以強勢的中央精英領導,藉著長期目標的設定、和幾個五年經濟計劃的實施,像個有效的超大型企業王國、追求關鍵績效指標(KPI),把資本主義的原則、發揮到極至。

估且不問這是不是學者專家一廂情願的想法,但中美兩國國勢的消長、的確是我們這些在海外中國人所關心的。

同樣的、在列王記十五章中,南國猶大、及北國以色列彼消此長,也是很吸引人的。

在當猶大的連續幾個好王:亞瑪謝、烏西雅、約坦在位時,以色列則是屢出亂象。

撒迦利雅、做以色列王六個月,就他被屬下殺死、篡位。(15:10)

沙龍登基、在撒瑪利亞作王一個月後,也同樣的被殺、篡位。(15:14)

米拿現雖做了十年王,受到了亞述的攻擊、也沒有過過好日子。(15:19)

比加轄做了二年王,就被殺、篡位。(15:25)

之後的比加、做了二十年王,也逃不過內憂、外患、被殺、篡位的結局。(15:30)

這就像掉到漩渦中的人,越往下沈、就越難以自拔了。

列王記在這五個王之間,有一個共同的評語:「他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效法他列祖所行的、不離開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15:9,18,24,28)

没有人能預測一百年以後的世界大局;但是照現在的走勢來看:美國正在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不離開美國人陷在罪裡的那罪;中國如果執意不重視精神文明,不誠心的遵重宗教自由,其前景也是令人擔憂。

誰是廿一世紀是的超級強權並不見得那麼重要;但屬神的子民是否在這個世紀中,把國家的命運以耶和華的眼光扭轉朝正?這是我們要思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