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22:1-53

8/22/2017 星期二 王上 22:1-53

「…對米該雅說、眾先知一口同音的都向王說吉言、 你不如與他們說一樣的話、也說吉言。…米該雅到王面前、王問他說、米該雅阿、我們上去攻取基列的拉末、可以不可以?他回答說、可以上去、必然得勝、耶和華必將那城交在王的手中。 王對他說、我當囑咐你幾次、你纔奉耶和華的名向我說實話呢?」 (王上22:13-16)

人都喜歡聽好話。所以,也有人專門以說好話給別人聽來維持生計的。

美國人的厚黑學裏也有這樣的話:
— Yes is the new no! Start learning to say yes to life today!
— Yes always leads to something good. Never avoid opportunities, they may come in any form.

然而,聽了別人的好話,心裡雖然舒服;但自己在下意識中還是明白:這些人口是心非、說的只是奉承的假話。

北國亞哈王要與南國的約沙法王聯軍攻打拉末(22:4)。約沙法不放心,要亞哈先求問耶和華(22:5)。

約沙法對亞哈的 yes-men 可能早有所聞,所以,雖然有四百位先知說吉言,約沙法再問還亞哈:「這裡不是還有耶和華的先知、我們可以求問他麼?」(22:7)

約沙法用耶和華的先知來對比亞哈的先知,是有意的對比。

其實,經常聽好話的人心裏也知道,真像不見得就是自己想聽的。所以,當米該雅照著太監的話說吉言的時侯(22:13,14),亞哈倒不相信米該雅說的是真話(22:16)。

但是,米該雅說了真話之後(22:19-23),亞哈反又生氣了、要把米該雅下在監裏(22:27)。

真假先知的差別就在看他說的話是不是應驗(申13:1-5)。

亞哈雖然改裝上陣,還是逃不過真先知的話:他被一支亂箭,恰巧地射入甲縫裏,就陣亡了(22:34)。

在處處講究尊重個人的經歷、及自由選擇的後現代主義的今天,我們也很習慣的只想聽到吉言、或者非常温柔含蓄的意見;但是,聖靈的責備有時侯卻是很直接的。

其實,好話是真是假,自己的心也有數;問題是我們聽得進去實話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21:1-29

8/21/2017 星期一 王上 21:1-29

「亞哈聽見拿伯死了、就起來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 (王上 21:16)

男女、夫妻關係是人們最感興趣的話題之一;這種現象可以從1992年出版的一本書:「男人來自火星,女人來自金星」(Men Are from Mars, Women Are from Venus)曾長達兩年多被在美國最暢銷書寶座的記錄可看得出來。

除此之外,平民大眾對官官相護的痛恨與無耐,也是中外皆然。記得小時候跟著長輩在電影院中、看到包公用龍頭鍘痛斬陳世美的時候,真是大快人心。

從這兩個角度來看,亞哈王強奪拿伯葡萄園的這件事、的確是非常的突出。

丈夫應該是一家之首,在妻子的幫助下,他不但是家裡在物質上的主要供應者;他也是家裡在倫理、道德、和屬靈決定上的中心。

亞哈不但在國事上糊塗(20章),在家事上也是拿不起、放不下的人:為了買不到拿伯的葡萄園,他就悶悶不樂的回宮、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也不喫飯(21:4)。

亞哈就像一個長不大的孩子一樣,遇到了想要、但拿不到手的玩具,就不知道該怎麼辦:躺在床上、轉臉向內、不喫飯的在生悶氣。

一個不負責、不成熟的丈夫,不僅是妻子沈重的負擔;也是直接的放棄了他為一家之首的天責、把妻子推向了危險的邊緣。

雖然,在強奪拿伯葡萄園的這件事上,王后耶洗別是惡毒狠心的主謀和執行者;亞哈還是應該要付上絕大部分的責任。

為什麼亞哈聽見拿伯死了、什麼都不問,就起來下去、要得耶斯列人拿伯的葡萄園呢?他還存留一點點的常識嗎?

猶太人就像中國人一樣,土地不僅是財富的象徵;保守祖產更是一個人對家族最重要的本份。因而,拿伯起先拒絕亞哈所出的高價、應該是非常容易理解的。

但是,當耶洗別告訴亞哈拿伯死了,亞哈居然又像小孩子一樣,不問是怎麼回事、只想馬上抓到得手的玩具;這與大衛在類似情況下的小心謹慎(撒下24:18-25)、有多大的差別!

不成熟的丈夫把妻子當成媽媽;如果妻子也樂意做丈夫的媽媽、這問題就更大了!但最終的責任還是在丈夫。

所以,耶和華的審判是又快、又嚴峻的:「你殺了人、又得他的產業麼?狗在何處餂拿伯的血、也必在何處餂你的血…凡屬亞哈的人、死在城中的、必被狗喫、死在田野的、必被空中的鳥喫。」(21:19,24)

今天的法律可能不會讓我們親身遇到官官相護的情形;但是,在這男女平權的時代,丈夫和妻子的角色及責任越來越混淆。

我們不論是做丈夫的、或是為人妻的,可以從亞哈和耶洗別的互動、學到一點功課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20:1-43

8/20/2017 星期日 王上 20:1-43

「以色列王召了國中的長老來、對他們說、請你們看看、這人是怎樣的謀害我…於是以色列王悶悶不樂的回到撒瑪利亞、進了他的宮。」 (王上20:7,43)

在童話故事裡,一位好王的形象都是仁慈可親、不持己見、萬般皆可的老好人;而一位壞王則是剛愎自用、倔強乖戾、一意孤行的小少主。

在列王記中,亞哈王算是壞王排行榜上的頭幾名;但我們似乎無法把他投影在典型壞王的形象中。

亞哈王做了許多的壞事,但他卻不是一個剛愎自用的人;因為,所有關於亞哈王的記載,都說明他是一位膽小懦弱、沒有主見、不識大體的平庸之才。

首先,他懦弱的、一口氣就馬上答應亞蘭王便哈達無理的要求(20:1-4);直到便哈達變本加利的再次威脅之後(20:5,6)、才六神無主地召了國中的長老來替他評評理(20:7-10)。

當亞蘭大軍犤陣攻城時,亞哈什麼事也不做;要不是有一個先知提醒他要親自領軍迎敵(20:13-15),他還不知事態的嚴重呢。

在耶和華的保守下(20:14),以色列神蹟般的以少擊多的大勝後(20:20,21),亞哈即不知向耶和華感恩、又不留意聽先知的警告(20:22);無所事事的在等亞蘭大軍捲土重來(20:26,27)。

要不是耶和華再次的保守,以色列不可能再造一個更大的勝利神蹟(20:28-30) 。

在大勝之後,他又禁不了敵人的甜言蜜語,不但把所有的城池都還給亞蘭,還親自請便哈達打道回府(20:31-34)。

當先知宣告了他的錯時,不知道認罪悔改;「悶悶不樂的回到撒瑪利亞、進了他的宮」(20:43),他只是獨自在生悶氣。

雖然對評亞哈而言,我們今天有事後之明的優勢;但當我們自己遇到危機、有不順心的時候,又如何處理呢?

做個仁慈可親、不持己見、萬般皆可的老好人,固然不對;反之,做個剛愎自用、倔強乖戾、一意孤行的老頑固,更是不該!

在資訊發達的現代社會,雖然初看起來,人云己云是最保險的生存之道;然而,我們不可忘記的是:神的道、耶和華的話語才是我們行事為人的準則。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9:1-21

8/19/2017 星期六 王上 19:1-21

「那時耶和華從那裡經過、在他面前有烈風大作、崩山碎石、耶和華卻不在風中,風後地震、耶和華卻不在其中。地震後有火、耶和華也不在火中,火後有微小的聲音。以利亞聽見、就用外衣蒙上臉、出來站在洞口,有聲音向他說、以利亞阿、你在這裡作甚麼?」 (王上19:11-13)

有人曾問孟子,為什麼他這麼喜歡和別人爭辯?

孟子有一段很長的回答。但這段回答的前後卻是以「吾豈好辯哉?吾不得已也!」把中間的原因包紮起來的。

大凡一個有志向、有使命的人,從外表來看,都有一種「雖千萬人,吾住矣」的勇氣;但真正能知道他們這種勇氣來源的人卻是不多。

以利亞就是一位「雖千萬人吾住矣」、偉大而勇敢的先知(18:20-46)。

但是,聖經也告訴我們,他也有軟弱的時候(19:3,4)。

耶和華不讓以利亞沉迷在他自己的沮喪中;神自始(17:4-16)、到終(19:5-8) 都一直在供應祂所呼召的人的生活需要。

不僅如此,祂而且照顧以利亞精神上的需要(19:9-18)。

耶和華不停留在以利亞對自憐的解釋之中,神要直接面對他。

神顯示自己:烈風、崩山、地震、大火都只是在祂面前鋪路的。但是,神卻以微小的聲音向以利亞說話(19:12)。

聲音雖然微小,話卻是不輕:「你在這裡作甚麼?」(19:13)

難道先知是該一個躲在山洞裏求死的人嗎?

神使以利亞重新得力、不再顧影自憐、讓他知道有同伴(19:18)、有新的差遣(19:15)、有接替他工作的人(19:16)。

神的工作,雖然不會因一人的軟弱而停止;但神恩典的細緻,也不會越過一個他所呼召的人的需要。

今天,我所期待神的大能顯現是什麼樣的情形?

是烈風、崩山、地震、大火;還是微小的聲音?

我怎麼樣來看在事奉上的困難?我在這裡作甚麼?

吾豈好辯哉?吾不得已也!

若不傳福音、我便有禍了!(林前9:16)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8:1-46

8/18/2017 星期五 王上 18:1-46

「俄巴底在路上恰與以利亞相遇、俄巴底認出他來、就俯伏在地、說、你是我主以利亞不是…恐怕我一離開你、耶和華的靈、就提你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去,這樣我去告訴亞哈、他若找不著你、就必殺我,僕人卻是自幼敬畏耶和華的。」 (王上18:7,12)

曾經有一個機會,與一位教會的負責人、談到了當前弟兄姊妹靈性上長進、和事奉上參與的困難,這位牧長亳無猶豫的馬上回答道:「生活太忙;沒時間思想屬靈的事、更找不到時間事奉。」

是的,應該親近神、應該羨慕善工,這些是基督徒都知道的事;但是,許多人還是把它當成一種在完美環境中才能做到的理論,而無法把它實踐在今天現實的生活之中。

然而,神對人的呼召、卻常常不是在人最方便的時候;神所呼召的人,也經常不是清閒的在家羨慕善工、而是原來就在忙碌的人。

這種突如其來、出人意料的呼召,在俄巴底巧遇以利亞的事上、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

照現代人的描述,俄巴底實在是一位成功、而敬虔的代職事奉者:他身貴為王的家宰,在那麼惡劣的屬靈環境之中,不但花了許多錢、也冒著自身的安全,把一百位先知藏在洞裡、供養他們。(18:2-4)

對俄巴底而言,這就是他所能的極限;而且,從他與以利亞的交談中,我們可以看出來:他對自己所能做的事奉相當的滿意。(18:12,13)

雖然,俄巴底與亞哈王分頭去找以利亞,他從不認為以利亞會被他找到。因為,從以往的記錄來看,奉亞哈之命找以利亞的人、沒有一位有好下場的。(18:12)

俄巴底自認:像他這樣子自幼敬畏耶和華的人,不應該受到為了讓以利亞逃遁而被殺的下場。(18:12)

後來,還是藉著以利亞對俄巴底的保證,讓俄巴底有勇氣向亞哈報告找到以利亞的消息。(18:15,16)

今天,你和我豈不是也很容易存著俄巴底的心態嗎?

就像俄巴底「僕人卻是自幼敬畏耶和華」的自白:我們有自己的底線 — 對自己的敬虔、自己的奉獻、自己所能擺上的事奉,都有非常清楚的打算。

當一個情景是超過了原有的底線時,我們第一個反應就是吃驚:「僕人有甚麼罪、你竟要將我…」(18:9)!然後就是討價還價的談判:「恐怕我一離開你…」(18:12) 。

然而,對神而言:祂的呼召是有能力的、不會使有回應人後悔的。(18:16)

彼得、安得烈在打漁的時侯、放下網(可1:18)、馬太坐在稅關上時、馬上站起來、跟從了耶穌(太9:9);他們都是忙人。

如果,你和我還在等退休之後、再來思想該如何回應事奉的機會;豈不是要與俄巴底一樣,感到汗顏的無地自容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6:29-17:24

8/17/2017 星期四 王上 16:29-17:24

「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對亞哈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說、你離開這裡、往東去、藏在約但河東邊的基立溪旁…婦人對以利亞說、現在我知道你是神人、耶和華藉你口所說的話是真的。」 (王上17:1-3,24)

「禮失而求諸野」– 禮,象徵著孔子中理想文明境界;但在極度失望之中,孔子對當時上流的社會做了這個批評。

基於求學能力與機會,能夠實踐禮這種文明的自然是在朝;而有待提升的則是在野。

但朝已失禮,它本身除了仍是一種講求外表的社會高階層之外,禮對他們已經不具有實質意義。此時,所謂的野卻仍然保持著一點孔子的教誨。

聖經中與孔子的「禮失而求諸野」有不少雷同之處的是:在列王記上12到16章記載了混亂的以色利諸王之後,突然主題一轉,詳細記錄了以利亞的事蹟,開始引進了先知和君王的互動。神的話在野地得到印證。

當時以色利的景況是在一片拜巴力偶像之中(16:32)。

巴力代表自然界的恢復力量,使他們得到肥沃的土壤、牲口眾多、人丁興旺。

以利亞當著亞哈的面、直接宣告了神的審判:是耶和華掌管萬有、不是巴力使人富足。

所以,以利亞著所永生耶和華起誓,神可以把滋養大地的(夏天的)露水、和(冬天的)雨水關掉,這不是巴力可以解開的。但是,亞哈不聽。

面對著強大的反對勢力,是耶和華要以利亞逃到巴力的大本營基立溪(17:3)、西頓( 17:8)。

身為神的先知,以利亞也還得在基立溪、及西頓學習以信心仰賴耶和華供應的生活(17:5-16)。

以利亞為西頓寡婦帶來的不是飢餓、和死亡;而是麵果(17: 16)、和復活(17:22,23)。

之後,很具有諷刺性的是:真正知道「以利亞是神人、耶和華藉以利亞口所說的話是真的」,不是朝庭中的亞哈王,而是一位在巴力之鄉、野地之中的一位寡婦。

今天,基督徒不論是在中國、美國的主流社會都是弱小的少數。我們不在朝、而是在野。

同以利亞一樣的,神也把我們放在一些難處當中,讓我們留在基立溪的信心學校學習功課。

但是,我能像以利亞一樣的堅持神給我使命和信息嗎?

當我服事了像西頓寡婦一樣的一位不起眼的小人物時,我可以從其中看到神給我的肯定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5:1-16:1-28

8/16/2017 星期三 王上 15:1-16:1-28

「那時以色列民分為兩半.一半隨從基納的兒子提比尼、要立他作王,一半隨從暗利。但隨從暗利的民、勝過隨從基納的兒子提比尼的民.提比尼死了、暗利就作了王。…暗利用二他連得銀子、向撒瑪買了撒瑪利亞山.在山上造城、就按著山的原主撒瑪的名、給所造的城起名叫撒瑪利亞。」 (王上16:21-24)

2016的美國總統大選的競選活動非常熱鬧。一直到今天,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國到底打了什麼交道,都是報章雜誌分析和報導的好材料。

不論是那一個黨派、是正面、或是負面的新聞;政治評論員常常是看這些參選人的公職經驗和以前政績(tack record)。

如果列王時代也有像今天的政治新聞分析,相信暗利會成為一個很好的總統候選人。

暗利的經驗豐富:是以色列營中的元帥(16:16)。他在七日之內就平息了一場血腥的政變(16:15,18)。軍而優則從政,是順理成章、又很平穩的轉換。

暗利深得民心:以色列眾人擁載他(16:16)。

在內政上,暗利統一了分列的以色列:他把隨從提比尼的人民收服了(16:22)。

在外交上,暗利精明能幹:他僅僅用了二他連得的銀子,就以外交手腕買下了撤瑪利亞、擴張了國土(16:24)。

無論從那一個角度來看,暗利都是一位一等一的政治家。

但是,聖經對他的評語卻是:「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16:25,26)

今天,在道德低落、以立法來合法化墮胎、同姓戀、大麻煙、安樂死的美國,也是在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以前作惡更甚、惹耶和華的怒氣。

我是不是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國家的政治?

不是看經驗和政績、內政、外交、或軍事,而是用神的角度來看!

除了為這些行惡的政治人物、這個偏離神的國家禱告之外,我神聖的這一票該投給誰?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4:1-31

8/15/2017 星期二 王上 14:1-31

「耶羅波安對他的妻說、你可以起來改裝、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羅波安的妻、往示羅去,在那裡有先知亞希雅,他曾告訴我說、你必作這民的王。現在你要帶十個餅、與幾個薄餅、和一瓶蜜、去見他、他必告訴你兒子將要怎樣。」 (王上14:2,3)

先知是神和人之間的橋樑,當人遇到難處、又不知道該怎麼呼求神的時候,先知是很被大眾需要的人物。

有一次在巴西短宣隊佈道會後的陪談中,一位慕道友突然拿起他的手機、指著上面的照片,問我說:「你從美國加州來的,應該認識這位牧師吧!他是先知、禱告特別靈;你的禱告靈不靈?幫我兒子禱告好不好?」

雖然,我誠實的告訴他:我不認識這位先知牧師、我的禱告也不見得靈。

因為,禱告蒙垂聽是在神的主權、和求告人自己的信心;但他還是接受了我為他兒子能順利到巴西與他團圓的禱告。

同樣的,耶羅波安在他的兒子重病時,也是心神不寧的想知道將來的事會怎麼樣;這原是我們可以理解的:為人父母的常情。

可是,當我們仔細讀上下文,不難發現這裡講的是列王的興衰。所以,對耶羅波安這位看重權位的王來說,他關心的不僅是他兒子的病情、更是將來他王位的繼承問題。

亞希雅曾預言耶羅波安有朝一日能身加黃袍為王(11:29-31),而且,日後這事果然應驗了;可想而知,在耶羅波安心中亞希雅是一位很靈的先知。

但是,先知不見得會迎合權勢的喜好;耶羅波安心中自知:他為了政治上的考量,在伯持利鑄造金牛犢,陷以色列人於不義(12:25-33),他自己知道他得罪神、他也心虛,所以要他的妻換裝求見亞希雅。

然而,年老瞎眼的亞希雅、有從耶和華來的話,眼瞎心明,對耶羅波安下了非常嚴厲的審判:不但是他兒子馬上要死,而且他家的王朝保不住、子孫也都不得好死!

我們沒有看到耶羅波安的反應:他是震驚呢?悲傷呢?還是氣忿呢?

顯然,他對先知的指控:「你卻不效法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像、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13:8,9),無可辯駁;對從先知來的審判,也無話可說。

今天,我還沈迷於靈性高超的、有先知恩賜的、替我解決疑難、預言未來、禱告求醫治嗎?

難道不該先審視自己有沒有得罪神?

神是滿有恩慈、憐憫,這是沒錯;但祂也是聖潔、公義的。

面對著神,憐憫、和審判都是我可以預期的事。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3:1-34

8/14/2017 星期一 王上 13:1-34

「安葬之後、老先知對他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裡、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 (王上13:31,32)

溥儀是中國的最後一位皇帝,他幾次的登基、和退位,都是被真正當權的人物玩弄於手掌之間的結果。

溥儀名為皇帝(他可能心也想當個好皇帝),但其實沒有皇帝的權力。他坎坷又戲劇化的一生,似乎給中國的帝王時代劃下了一個諷刺的句號。

同樣的,我們可說列王記13章中,有關兩位先知懸異離奇的記載,也是兩位想當好先知、但卻以自己的生命寫下了二個不稱職先知的模樣。

第一個先知從猶大下到伯特利、帶來了神對耶羅波安在當也鑄金牛犢犯罪(12:28,29) 的審判。

從他宣告審判的立即應驗(13:4,5),可以看出來他是一位真先知。

但是,他一時的疏忽,未察覺另一位伯特利老先知的謊言,就送掉了自己的生命(13:24)。

另一位伯特利老的先知(可能這時是位假先知)、顯然起初是跟著耶羅波安到拜金牛犢錯誤中的一位(13:11)。

他聽到了猶大來的先知那樣有光彩的事奉,想到了自己沒有果效的事奉、和日漸衰殘的身體,巴不得也能分享一些他人的光彩(13:19)。

想不到的是耶和華帶給這位老先知的話、竟是對從猶大來的那第一位先知的審判(13:21,22),而且這審判也是馬上奇蹟般的應驗了(13:26)!

現在,老先知所能做的只是為第一位先知哀哭;他羨慕之情甚至到要把自己的屍骨靠近第一位先知的屍骨(13:31),在自己死後也要沾他一點光。

然而,耶和華仍然使用老先知帶給耶羅波安同樣的審判:「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13:32),這是與他之前的事奉完全的相反!

今天,我在事奉上是警醒的嗎?

我是否也可能像猶大的先知那樣,在一件大事完成之後,就放鬆了自己的心?

在羨慕善工之時,我可能會像伯特利老的先知那樣,用不正當的手段來達到事奉的果效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2:1-33

8/13/2017 星期日 王上 12:1-33

「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對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王上 12:8,13,14)

一個月前,在忙碌的舊金山機場上,一架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降落時,誤把滑行道(taxi way)當成跑道(run way),瞄準了在滑行道等待起飛的四架載滿旅客的飛機、快要撞下去了。

就在這緊要關頭,其中一架待飛的駕駛,在無線電中呼叫:「(加航代號)他到那裡去了?這是滑行道!」;這震驚了塔台,塔台控制員立刻要求加航放棄降落,把機頭拉高,重新再降落一次。

據事後的分析,才知道只差59呎、不到10秒鐘,加航就撞到待飛的四架飛機。那時,五架客機會同時起火燃燒,傷亡人數高達千人以上,將成為世界航空史上最大的空難!

這種錯誤,對像我一樣、持有飛行執照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地、錯得離譜!

因為,滑行道與跑道是決對不可混淆的:這是教練在還沒讓學員登上駕駛座前,就一再耳提面命的大事。

為什麼一位有超過兩萬小時飛行經驗的客機駕駛員、會犯這種基本錯誤呢?

據分析,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人心中即定的「盲點」:當一個人內心已決定了一件事之後,他的眼睛就再看不到別的東西;環境中的任何資料,只是可能再加強他心中那即定的意念而已。

羅波安在要求百姓服苦役上的事上,就是陷在盲點之中。

羅波安先詢問了耆老們對這件事的議見;顯然的,他聽不進去,一直要等到那些一同與他長大的年青人道出他心中的想法後;才照著年青人的議見、對百姓說了難聽的大話,來雄壯自已的威嚴。

不料,這一舉竟惹了大禍,照成了國家的分裂:十二支派中只有猶大、和便雅憫,兩支派留下來。

這事之後,羅波安顯然在此學了一個功課,就在興兵伐亂之前、他聽了示瑪雅的勸告,因而避免了一場血腥的內戰。(12:22-24)

然而,他起初的盲點、已經使國家一分為二;他也成為以色列歷史上的一個民族大罪人。

今天,我也得好好檢討自已:我有盲點嗎?在那兒?

我能看見環境給我的警告嗎?

我能聽到聖靈的聲音?我能順從聖靈的帶領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