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讀經默想 –徒28:16-31

2/29/2016 星期一 使徒行傳 28:16-31

「他們和保羅約定了日子、就有許多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證明神國的道、引摩西的律法和先知的書、以耶穌的事、勸勉他們。他所說的話、有信的、有不信的。」 (徒28:23,24)

人對於自己所景仰羨慕的對象,總會千方百計的多收集一些資料來多了解他/她。

這就是那些影劇界的名星,要常常製造一些新聞、來滿足粉絲們的胃口。

聖經中令人景仰羨慕的對象也不少。在新約人物裏,保羅也該算是其中屬一、屬二的人物了!

如果要研究保羅生平與行蹤的話,使徒行傳該是最重要的資料之一。

但是,如果要把使徒行傳當成保羅生平的話,我們會滿失望的。因為,路加花了很多篇幅記載了保羅受審、上訴的過程,但沒有交待這些事情的結果。

使徒行傳是這樣子結束的:「保羅在自己所租的房子裡、住了足足兩年。凡來見他的人、他全都接待、 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28:30,31)

這一個月來,沈浸在保羅的宣教路程上,似乎是意猶未盡。路加這麼唐突的結束了使徒行傳,感覺像在緊急剎車,無緣無故的就突然停下來了。

然而,聖經的重點不在保羅身上,而是在神國的道。

保羅被拘禁了後不能自由出入,但還是有人到他的寓處來。保羅從早到晚、對他們講論這事、證明神國的道,他一點也沒有閒下來。

以保羅這樣有恩賜的傳道人,別人對他所說的話、還是跟對我們所說的反應一樣:有信的、有不信的。(28:24)

所以,使徒行傳還沒有結束,歷代宣教士的腳蹤、今天,我們的短宣、中宣、長宣…還在繼續寫著這本傳記:「放膽傳講神國的道、將主耶穌基督的事教導人、並沒有人禁止。」

在今天,這也可能有你和我的參與呢!

2016讀經默想 –徒28:1-15

2/28/2016 星期日 使徒行傳28:1-15

「土人想他必要腫起來、或是忽然仆倒死了,看了多時、見他無害、就轉念說、他是個神…從此、島上其餘的病人、也來得了醫治。他們又多方的尊敬我們.到了開船的時候、也把我們所需用的送到船上。」 (徒28:6,9,10)

曾經讀過到蠻荒地區宣教士所經歷的奇蹟,當時覺得不可思議、無法解釋、太神奇了!

直到自己有一次親眼看到:一個被車輪輾過的孩子,他從車輪底下爬起來,全身毫無傷痕;但他身上的背心還帶著車胎輾過的痕跡。這才知道:只要神作工,有些事,實在是我不能解釋的。

米利大島的士人對保羅被毒蛇咬了,卻能平安無事,也是與我同樣的驚訝。然而,他們不設法去找其他的解釋,就直接把保羅當神。(28:3-6)

這件事也使保羅及他的同工們受到當地人的接待。保羅後續行的醫病禱告,更使他受到遵敬。

在船上的人,保羅原是一個被押解的囚犯。但神使保羅在一群不了解身份有貴賤高低之分的土人面前,得到尊貴超過船上其他的人,這是神榮耀的彰顯。

事實上,主耶穌在交侍大使命之時,就已經有了這個應許:「他又對他們說、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不信的必被定罪。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就是奉我的名趕鬼,說新方言,手能拿蛇,若喝了甚麼毒物、也必不受害.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16:15-18)

受別人的尊敬是人人都希望的,但是在傳福音、做主工的上面,被人的尊敬是由先謙卑的服事對方,所帶來的自然結果。

這並不是自己有意經營的、或是藉著身份、地位加上去的。這種的尊敬是使榮耀歸神,而不是為增加自己的影響力。我想:「羨慕善工」的道理就是在這裏了。

2016讀經默想 –徒27章

2/27/2016 星期六 使徒行傳27章

「所以我勸你們喫飯、這是關乎你們救命的事。因為你們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於損壞。保羅說了這話、就拿著餅、在眾人面前祝謝了神、擘開喫。 於是他們都放下心、也就喫了。」 (徒27:34-36)

聽說有經驗的救生員到位以後,不會馬上拉著在掙扎中的溺水者,而要等到對方再也使不上力氣了,一把就把他抓到、救上岸;免得兩個人都沈到水裏去。

人在危急中是很難冷靜下來的。求生的本能使他要抓著任何可能的機會逃生。

保羅上告羅馬該撒的行程中,有非常詳細的海難記載:這艘船有276人、被大風浪吹了三天後,大家就都認為得救的指望就都絕了。(27:20)

這時,似乎只有保羅一人能鎮靜的安慰眾人,他告訴大家「因我所屬所事奉的神、他的使者昨夜站在我旁邊說、保羅、不要害怕、你必定站在該撒面前.並且與你同船的人、神都賜給你了。所以眾位可以放心、我信神他怎樣對我說、事情也要怎樣成就。」(25:23-25)

在保羅受審之前、主的話「放心罷、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23:11)相信也就夠他用了。

眾人有十四天之久,沒吃什麼;又只有保羅提醒大家飯還是要吃的(27:33,34)。

保羅的擘餅、祝謝也讓人想起耶穌同門徒在最後晚餐的擘餅:供應的就是主自己。

除了船難之外,還有另外的殺身之禍:「兵丁的意思、要把囚犯殺了、恐怕有洑水脫逃的。」(27:42)這裡的 囚犯,當然包括了保羅。

但神的應許是不會落空的,最後,正如保羅所說的:「你們的性命、一個也不失喪…你們各人連一根頭髮、也不至於損壞。」(27:22,34)

在危急中,求主讓我也能成一個鎮靜的人,想到的是神的應許、做到的是把安慰帶給眾人。

2016讀經默想 –徒26章

2/26/2016 星期五 使徒行傳26章

「非斯都大聲說、保羅、你癲狂了罷,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亞基帕對保羅說、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阿。保羅說、無論是少勸、是多勸、我向神所求的、不但你一個人、就是今天一切聽我的、都要像我一樣、只是不要像我有這些鎖鍊。」 (徒26:23 -29)

世上的結盟大多數是為了保護自己的利益。但當褔音信息到的時候,反而讓有些原本不相合的團體聯合起來,抵擋神國的進展。

詩篇第二篇就描寫的很清楚:「外邦為甚麼爭鬧、萬民為甚麼謀算虛妄的事。世上的君王一齊起來、臣宰一同商議、要敵擋耶和華、並他的受膏者、說、我們要掙開他們的捆綁、脫去他們的繩索。」(詩2;1-3)

主耶穌上十字架之前,不但原本不合的法利賽人和撒都該人聯合控告耶穌,連大祭司與彼拉多都聯手將耶穌定罪。

保羅受審的過程也是如此。非斯都是巡撫,羅馬派來的官長;亞基帕王是猶太人,地方傀儡政權的頭。雙方雖然在表面是相安無事,但私下在權力的均衡中難免有所衝突。

非斯都把保羅這的難辦的案子丟給了亞基帕;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亞基帕是猶太人,對控訴、答辯雙方的背景應該更為清楚。(26:3)

然而,保羅答辯的內容卻出乎這兩位提審官員的意料之外。保羅不怎麼為自己辯護,倒藉此機會詳細的講了自己的見證(26:9-22)、和褔音的內容(26:23,27-29)。

整個的審判場面不像保羅受審問、倒是像非斯都、亞基帕在褔音的真理中受審判。賓主完全傾翻轉過來了!

非斯都的反應是:「保羅、你癲狂了罷,你的學問太大、反叫你癲狂了!」

亞基帕的反應是:「你想少微一勸、便叫我作基督徒阿!」

今天,我們知道非斯都、與亞基帕兩位,和福音擦肩而過,走向滅亡。看起來他們是有權柄的人,在審保羅;但是,那時卻是福音在審判他們!

「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提後4:2),這是保羅的榜樣、也是對我的提醒。

2016讀經默想 –徒25章

2/25/2016 星期四 使徒行傳 25章

「保羅分訴說、無論猶太人的律法、或是聖殿、或是該撒、我都沒有干犯。但非斯都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問保羅說、你願意上耶路撒冷去、在那裡聽我審斷這事麼。」 (徒25:8,9)

據報導:今天在世界上,為了信仰而受迫害的基督徒超過了一億人,分佈在五十多個國家。

這些國家之所以打壓基督徒的原因各有不同。有些是在政治上的:怕人民對基督的信仰超過了對國家的忠誠;也有的是在宗教上的:怕基督信仰的吸引力超過了社會現有的宗教結構,以致於造成社會的動亂。

不論是那種因素,基本的原因都是在權力位置上的人,擔心自己的權益受到了干擾。

非斯都是羅馬政府派來接替腓力斯的巡撫。他新官上任就先拜訪了他的管區耶路撒冷。(25:1) 這顯然是拜碼頭,討好群眾的工作。

沒想到祭司長和猶太人的首領,仍然沒有忘記兩年多前要控告、殺害保羅的計劃。(25:2,3)

非斯都接了這燙手的山芋,不得不將雙方都找來該撒利亞對質。(25:5)

祭司長和猶太人告保羅的是:破壞猶太人的律法、及聖殿,造成耶路撒冷的動亂;但是他們主要的原因是擔心既得的權益受到了侵害。

非斯都要對羅馬皇帝該撒負責,他的擔心是一上任,耶路撒冷就出了亂子。

保羅的分訴是:「無論猶太人的律法、或是聖殿、或是該撒、我都沒有干犯。」(25:8)

這是事實,但是這卻不能解決保羅的問題。非斯都情願討猶太人的喜歡,想要把保羅帶回耶路撒冷去審斷。(25:9)

在政治、宗教的迫害中,有理是講不通的。保羅盡了他所有的選擇,現在只能要求到羅馬去上告該撒了。(25:21)

但主的話必安慰了保羅:「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罷、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 (23:11)

今天,同樣的,主也對我們說:「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我已經勝了世界。」(約16:33)

如果有一億人現在正為了基督的信仰而受迫害,主啊!求你賜給我也願意為你受苦難的心志。

2016讀經默想 –徒24章

2/24/2016 星期三 使徒行傳 24章

「保羅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腓力斯甚覺恐懼、說、你暫且去罷、等我得便再叫你來。腓力斯又指望保羅送他銀錢、所以屢次叫他來、和他談論。過了兩年、波求非斯都接了腓力斯的任.腓力斯要討猶太人的喜歡、就留保羅在監裡。」 (徒24:25-27)

「政教分離」是美國立國時就有的觀念。這是來自歐州歷史上政治逼害宗教的慘痛經驗。

然而,宗教也的確有利用政治,來達到它所得想到的時候。歐州中古史中教皇與封建貴族的利益相互溝通,是教會史上令人非常心痛的一段時期。

其實,宗教利用政治,在保羅的坐監過程中就已經突顯出來了。

大祭司亞拿尼亞、同幾個長老花錢請了一位精通羅馬法律的辯士帖土羅(律師)來,向巡撫控告保羅(24:1)。

帖土羅在一段恭維的官樣文章之後,所舉保羅的罪狀,正是巡撫腓力斯所最擔心的:聚眾生亂造反(24:5)。

保羅的辯才在他的自我分訴中,就明顯的比帖土羅中肯、誠實。最能中告方要害的是,原告不是本地人,而且根本缺席(24:18,19);這在羅馬法律上是站不住腳的。

腓力斯在無奈之下,以「保護羈押」之名,一下就把保羅拘禁了兩年之久!

以保羅的能力、才幹來說,這兩年實在是教會發展上的大損失。但保羅也利用機會,向腓力斯講論公義、節制、和將來的審判,使身貴為巡撫的腓力斯也甚覺恐懼。(24:25)

腓力斯指望保羅送他銀錢的目的沒達到,反而對保羅的講論又愛又怕。

不論是宗教利用政治、或是政治利用宗教都是不對的;只有真理是在宗教、及政治之上。

今天,身為基督徒固然要參與在政治的程序之中;但是如果還存著一些由政治來達到信仰上的認定的話,我們必然要失望的。

倫理、道德的問題無法用政治來解答;真理、聖潔的榜樣也不會因為政治人物、或社會名流的認同而真正的向前邁步。

屬神的生命是一天、一天的活出來;一點一滴的成長。

神的國度是因一個人、一個人生命的改變;沒有什麼分別,也沒有什麼捷徑。

讓政治的歸政治、宗教的歸宗教;我還是一步一步的跟隨基督、一個一個的把福音傳出去吧!

2016讀經默想 — 徒22:30-23:35

2/23/2016 星期二 使徒行傳 22:30-23:35

「當夜、主站在保羅旁邊說、放心罷、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 (徒23:11)

電影、小說裏面的主角多是萬夫莫敵、剛強勇敢的英雄人物。懼怕,在他們的心中似乎是根本不存在的。

使徒行傳後半部的中心人物是保羅。這一個星期以來,在讀使徒行傳時,我們幾乎也把他投影在這段歷史記載的英雄人物了。

保羅信主的轉變很神奇、他的崛起、恩賜、口才、熱心、工作果效…都令人印象深刻。

保羅在猶太眾人面前(22:1-21)、在公會面前(23:1-10)有條有理的講論及申訴,機乎像電影裏的英雄,大有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氣勢!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主親自在夜晚向他顯現;並且對他說:「你放心罷!」。

這除了代表主的慈愛體貼,另一方面可見的是:保羅當時對前面所要遭遇的事,並不是沒有擔心及害怕。

聖經就是這麼平舖直訴地,把我們對保羅的完全英雄印象沖淡了。我們該找的不是英雄、不是偶像,而是主自己。

「你怎樣在耶路撒冷為我作見證、也必怎樣在羅馬為我作見證。」顯然的,保羅當時在耶路撒冷為主作的見證是主所認可的;這也就回答了昨天「是不是可能有更適當的場合和時機來達到更好的效果呢?」的這個問題了。

保羅必平安的繼續到羅馬為主作見證,這在後來也是如此的印證了。

今天,我在為主作工時也並不是沒有擔心及害怕的;但願主的話「你放心罷!」不但安慰了保羅、也安慰了我。

2016讀經默想 –徒21:31-22:29

2/22/2016 星期一 使徒行傳 21:31-22:29

「在殿裡禱告的時候、魂遊象外、看見主向我說、你趕緊的離開耶路撒冷、不可遲延、因你為我作的見證、這裡的人、必不領受…司提反、被害流血的時候、我也站在旁邊歡喜,又看守害死他之人的衣裳。主向我說、你去罷,我要差你遠遠的往外邦人那裡去。」 (徒22:17-21)

不論是美國初期的暴民殺人(lynch)、或六零年代的中國政治鬥爭大會,都讓人對群眾運動產生了恐懼感。

所喟的「眾怒難犯」,就是叫人在公眾的面前,要明哲保身,千萬不要惹起眾人的氣憤。

保羅在耶路撒冷引起了一陣騷動之後,好不容易被千夫長帶出了險境(21:31-38),照常情,他該暫時避一下風頭,待騷動平靜下來再說。

然而,保羅卻要求千夫長給他一個對這騷動的群眾說話的機會。

千夫長必然是以為保羅可以藉這個機會來平息眾怒,倒底是解鈴還需繫鈴人!

但是結果卻完全相反:「眾人聽他說到這句話、就高聲說、這樣的人、從世上除掉他罷.他是不當活著的。眾人喧嚷、摔掉衣裳、把塵土向空中揚起來。」(22:22,23)

保羅在這麼危險的關頭上,為什麼偏要挑起眾怒呢?他講了什麼話?

保羅沒有為對他錯誤的控訴辯解(他沒有帶希利尼人進聖殿,21:28),反倒藉機向大家講解為什麼把外邦人排斥在救恩的門外是不對的!

難道保羅不知道眾怒難犯的道理嗎?難道他固執到了不察時勢的地步嗎?是不是可能有更適當的場合和時機來達到更好的效果嗎?

我們可以有很多的想法、以為有更好的建議。但是,就如主耶穌所講的:「你們的時候常是方便的。世人不能恨你們、卻是恨我,因為我指證他們所作的事是惡的。」(約7:6,7)

我是否也是常找方便的時候,以致於錯過了神的心意呢?

2016讀經默想 –徒21:17-30

2/21/2016 星期日 使徒行傳 21: 17-30

「那七日將完、從亞西亞來的猶太人、看見保羅在殿裡、就聳動了眾人、下手拿他…合城都震動、百姓一齊跑來、拿住保羅、拉他出殿、殿門立刻都關了。他們正想要殺他、有人報信給營裡的千夫長說、耶路撒冷合城都亂了。」 (徒21:27,30,31)

近來,報章雜誌的頭條新聞都在美國兩黨的總統侯選人、及提名的競選活動上。

這兩天,天主教教宗與川普(Trump)之間的針鋒相對,更是記者炒新聞的好材料。

據分析,美國選民對各侯選人政見之間的區別並不是很清楚;投票的選擇常是基於對侯選人的一般印象而定。

這種印象是來自傳媒的報導;報導中侯選人的一句話、或一件事就決定了他/她受支持的百分比。

所以,侯選人常要製造一些新聞來增加自己的曝光度。

簡單的說,在競選中,譁眾取寵就是致勝之道。

反對保羅的猶太人也深知其道:他們不是耶路撒冷的人,反到耶路撒冷製造混亂;他們自己不出面,反倒聳動當地人動手拿保羅。(21:27)

他們不管事實的真相(保羅實際上沒有帶希利尼人進聖殿,21:28),只找容易挑起眾怒的話題來刺激群眾。

群眾只有激情、不會訴於理智。他們的反應是喊叫、跟著跑;要打、要殺保羅。(21:31,32)

今天,只要看看新聞就知道:人並沒有改變。

一聽到事情來了,不論青紅皂白,喊打、喊殺的人還是大有人在。

能安靜一下嗎?能等一下嗎?能察驗一下事情的真相嗎?

最重要的是:在反應之前,我能把它帶到主的面前嗎?

2016讀經默想 –徒21:1-16

2/20/2016 星期六 使徒行傳 21:1-16

「找著了門徒、就在那裡住了七天.他們被聖靈感動、對保羅說、不要上耶路撒冷去。過了這幾天、我們就起身前行。他們眾人同妻子兒女、送我們到城外、我們都跪在岸上禱告、彼此辭別。」 (徒21:4,5)

在使徒行傳的記載中,保羅辭別以弗所(昨天的經文)、和推羅(今天的經文)的弟兄姊妹,都是非常溫馨感人的。

但是,一個令人困撓的問題是:在兩處都有愛保羅的弟兄姊妹,受到聖靈的感動,勸保羅不要去耶和撒冷,但他為什麼還是執意而去呢?

保羅在之前順服聖靈的帶領(16:6-10),難道現在他卻聽不到聖靈的聲音嗎?

我想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不!早在米利都保羅就己經知道了:「聖靈在各城裡向我指證、說、有捆鎖與患難等待我。」(20:23)

然而,保羅「卻不以性命為念、也不看為寶貴、只要行完我的路程、成就我從主耶穌所領受的職事、證明神恩惠的福音。」(20:24)

他對猶太同胞得救的負擔,可以從這看出來:「我在基督裡說真話、並不謊言、有我良心被聖靈感動、給我作見證,我是大有憂愁、心裡時常傷痛。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就是自己被咒詛、與基督分離、我也願意。」(羅 9:1-3)

所以,可能我不需要太過專注在討論保羅的這趟耶和撒冷之行,是不是違背了聖靈的指證,而白白走上了殉道之路。

所要思考的是:我對於我弟兄、我骨肉之親得救恩的迫切之情,有多少呢?

保羅為了猶太同胞的得救,擺上了自己的生命。

我們今天看來,這真是教會極大的損失。如果他再多活一段時間,不曉得我們對教義、教會的牧養和管理上,有多麼大的助益呢!

然而,「我們便住了口、只說、願主的旨意成就便了。」(21:14) 正是我們該有的態度。事實上,主的旨意真的是成就了呢!

主啊!求你也給我願意為我弟兄、我骨肉之親的救恩擺上了自己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