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8:1-46

8/18/2017 星期五 王上 18:1-46

「俄巴底在路上恰與以利亞相遇、俄巴底認出他來、就俯伏在地、說、你是我主以利亞不是…恐怕我一離開你、耶和華的靈、就提你到我所不知道的地方去,這樣我去告訴亞哈、他若找不著你、就必殺我,僕人卻是自幼敬畏耶和華的。」 (王上18:7,12)

曾經有一個機會,與一位教會的負責人、談到了當前弟兄姊妹靈性上長進、和事奉上參與的困難,這位牧長亳無猶豫的馬上回答到:「生活太忙;沒時間思想屬靈的事、更找不到時間事奉。」

是的,應該親近神、應該羨慕善工,這些是基督徒都知道的事;但是,許多人還是把它當成一種在完美環境中才能做到的理論,而無法把它實踐在今天現實的生活之中。

然而,神對人的呼召、卻常常不是在人最方便的時候;神所呼召的人,也經常不是清閒的在家羨慕善工、而是原來就在忙碌的人。

這種突如其來、出人意料的呼召,在俄巴底巧遇以利亞的事上、就可以很明顯的看出來。

照現代人的描述,俄巴底實在是一位成功、而敬虔的代職事奉者:他身貴為王的家宰,在那麼惡劣的屬靈環境之中,不但花了許多錢、也冒著自身的安全,把一百位先知藏在洞裡、供養他們。(18:2-4)

對俄巴底而言,這就是他所能的極限;而且,從他與以利亞的交談中,我們可以看出來:他對自己所能做的事奉相當的滿意。(18:12,13)

雖然,俄巴底與亞哈王分頭去找以利亞,他從不認為以利亞會被他找到。因為,從以往的記錄來看,奉亞哈之命找以利亞的人、沒有一位有好下場的。(18:12)

俄巴底自認:像他這樣子自幼敬畏耶和華的人,不應該受到為了讓以利亞逃遁而被殺的下場。(18:12)

後來,以利亞對俄巴底的保證,讓俄巴底有勇氣向亞哈報告找到以利亞的消息。(18:15,16)

今天,你和我豈不是也很容易存著俄巴底的心態嗎?

就像俄巴底「僕人卻是自幼敬畏耶和華」的自百:我們有自己的底線 — 對自己的敬虔、自己的奉獻、自己所能擺上的事奉,都有非常清楚的打算。

當一個情景是超過了原有的底線時,我們第一個反應就是吃驚:「僕人有甚麼罪、你竟要將我…」(18:9)!然後就是討價還價的談判:「恐怕我一離開你…」(18:12) 。

然而,對神而言:祂的呼召是有能力的、不會使有回應人後悔的。(18:16)

彼得、安得烈在打漁的時侯、放下網(可1:18)、馬太坐在稅關上時、馬上站起來、跟從了耶穌(太9:9);他們都是忙人。

如果,你和我還在等退休之後、再來思想該如何回應事奉的機會;豈不是要與俄巴底一樣,感到汗顏的無地自容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6:29-17:24

8/17/2017 星期四 王上 16:29-17:24

「基列寄居的提斯比人以利亞、對亞哈說、我指著所事奉永生耶和華以色列的神起誓、這幾年我若不禱告、必不降露不下雨。耶和華的話臨到以利亞說、你離開這裡、往東去、藏在約但河東邊的基立溪旁…婦人對以利亞說、現在我知道你是神人、耶和華藉你口所說的話是真的。」 (王上17:1-3,24)

「禮失而求諸野」– 禮,象徵著孔子中理想文明境界;但在極度失望之中,孔子對當時上流的社會做了這個批評。

基於求學能力與機會,能夠實踐禮這種文明的自然是在朝;而有待提升的則是在野。

但朝已失禮,它本身除了仍是一種講求外表的社會高階層之外,禮對他們已經不具有實質意義。此時,所謂的野卻仍然保持著一點孔子的教誨。

聖經中與孔子的「禮失而求諸野」有不少雷同之處的是:在列王記上12到16章記載了混亂的以色利諸王之後,突然主題一轉,詳細記錄了以利亞的事蹟,開始引進了先知和君王的互動。神的話在野地得到印證。

當時以色利的景況是在一片拜巴力偶像之中(16:32)。

巴力代表自然界的恢復力量,使他們得到肥沃的土壤、牲口眾多、人丁興旺。

以利亞當著亞哈的面、直接宣告了神的審判:是耶和華掌管萬有、不是巴力使人富足。

所以,以利亞著所永生耶和華起誓,神可以把滋養大地的(夏天的)露水、和(冬天的)雨水關掉,這不是巴力可以解開的。但是,亞哈不聽。

面對著強大的反對勢力,是耶和華要以利亞逃到巴力的大本營基立溪(17:3)、西頓( 17:8)。

身為神的先知,以利亞也還得在基立溪、及西頓學習以信心仰賴耶和華供應的生活(17:5-16)。

以利亞為西頓寡婦帶來的不是飢餓、和死亡;而是麵果(17: 16)、和復活(17:22,23)。

之後,很具有諷刺性的是:真正知道「以利亞是神人、耶和華藉以利亞口所說的話是真的」,不是朝庭中的亞哈王,而是一位在巴力之鄉、野地之中的一位寡婦。

今天,基督徒不論是在中國、美國的主流社會都是弱小的少數。我們不在朝、而是在野。

同以利亞一樣的,神也把我們放在一些難處當中,讓我們留在基立溪的信心學校學習功課。

但是,我能像以利亞一樣的堅持神給我使命和信息嗎?

當我服事了像西頓寡婦一樣的一位不起眼的小人物時,我可以從其中看到神給我的肯定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5:1-16:1-28

8/16/2017 星期三 王上 15:1-16:1-28

「那時以色列民分為兩半.一半隨從基納的兒子提比尼、要立他作王,一半隨從暗利。但隨從暗利的民、勝過隨從基納的兒子提比尼的民.提比尼死了、暗利就作了王。…暗利用二他連得銀子、向撒瑪買了撒瑪利亞山.在山上造城、就按著山的原主撒瑪的名、給所造的城起名叫撒瑪利亞。」 (王上16:21-24)

2016的美國總統大選的競選活動非常熱鬧。一直到今天,川普的競選團隊與俄國到底打了什麼交道,都是報章雜誌分析和報導的好材料。

不論是那一個黨派、是正面、或是負面的新聞;政治評論員常常是看這些參選人的公職經驗和以前政績(tack record)。

如果列王時代也有像今天的政治新聞分析,相信暗利會成為一個很好的總統候選人。

暗利的經驗豐富:是以色列營中的元帥(16:16)。他在七日之內就平息了一場血腥的政變(16:15,18)。軍而優則從政,是順理成章、又很平穩的轉換。

暗利深得民心:以色列眾人擁載他(16:16)。

在內政上,暗利統一了分列的以色列:他把隨從提比尼的人民收服了(16:22)。

在外交上,暗利精明能幹:他僅僅用了二他連得的銀子,就以外交手腕買下了撤瑪利亞、擴張了國土(16:24)。

無論從那一個角度來看,暗利都是一位一等一的政治家。

但是,聖經對他的評語卻是:「暗利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他以前的列王作惡更甚。因他行了尼八的兒子耶羅波安所行的、犯他使以色列人陷在罪裡的那罪、以虛無的神惹耶和華以色列神的怒氣。」(16:25,26)

今天,在道德低落、以立法來合法化墮胎、同姓戀、大麻煙、安樂死的美國,也是在行耶和華眼中看為惡的事、比以前作惡更甚、惹耶和華的怒氣。

我是不是該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個國家的政治?

不是看經驗和政績、內政、外交、或軍事,而是用神的角度來看!

除了為這些行惡的政治人物、這個偏離神的國家禱告之外,我神聖的這一票該投給誰?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4:1-31

8/15/2017 星期二 王上 14:1-31

「耶羅波安對他的妻說、你可以起來改裝、使人不知道你是耶羅波安的妻、往示羅去,在那裡有先知亞希雅,他曾告訴我說、你必作這民的王。現在你要帶十個餅、與幾個薄餅、和一瓶蜜、去見他、他必告訴你兒子將要怎樣。」 (王上14:2,3)

先知是神和人之間的橋樑,當人遇到難處、又不知道該怎麼呼求神的時候,先知是很被大眾需要的人物。

有一次在巴西短宣隊佈道會後的陪談中,一位慕道友突然拿起他的手機、指著上面的照片,問我說:「你從美國加州來的,應該認識這位牧師吧!他是先知、禱告特別靈;你的禱告靈不靈?幫我兒子禱告好不好?」

雖然,我誠實的告訴他:我不認識這位先知牧師、我的禱告也不見得靈。

因為,禱告蒙垂聽是在神的主權、和求告人自己的信心;但他還是接受了我為他兒子能順利到巴西與他團圓的禱告。

同樣的,耶羅波安在他的兒子重病時,也是心神不寧的想知道將來的事會怎麼樣;這原是我們可以理解的:為人父母的常情。

可是,當我們仔細讀上下文,不難發現這裡講的是列王的興衰。所以,對耶羅波安這位看重權位的王來說,他關心的不僅是他兒子的病情、更是將來他王位的繼承問題。

亞希雅曾預言耶羅波安有朝一日能身加黃袍為王(11:29-31),而且,日後這事果然應驗了;可想而知,在耶羅波安心中亞希雅是一位很靈的先知。

但是,先知不見得會迎合權勢的喜好;耶羅波安心中自知:他為了政治上的考量,在伯持利鑄造金牛犢,陷以色列人於不義(12:25-33),他自己知道他得罪神、他也心虛,所以要他的妻換裝求見亞希雅。

然而,年老瞎眼的亞希雅、有從耶和華來的話,眼瞎心明,對耶羅波安下了非常嚴厲的審判:不但是他兒子馬上要死,而且他家的王朝保不住、子孫也都不得好死!

我們沒有看到耶羅波安的反應:他是震驚呢?悲傷呢?還是氣忿呢?

顯然,他對先知的指控:「你卻不效法我僕人大衛、遵守我的誡命、一心順從我、行我眼中看為正的事,你竟行惡、比那在你以先的更甚、為自己立了別神、鑄了偶像、惹我發怒、將我丟在背後」(13:8,9),無可辯駁;對從先知來的審判,也無話可說。

今天,我還沈迷於靈性高超的、有先知恩賜的、替我解決疑難、預言未來、禱告求醫治嗎?

難道不該先審視自己有沒有得罪神?

神是滿有恩慈、憐憫,這是沒錯;但祂也是聖潔、公義的。

面對著神,憐憫、和審判都是我可以預期的事。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3:1-34

8/14/2017 星期一 王上 13:1-34

「安葬之後、老先知對他兒子們說、我死了你們要葬我在神人的墳墓裡、使我的屍骨靠近他的屍骨。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 (王上13:31,32)

溥儀是中國的最後一位皇帝,他幾次的登基、和退位,都是被真正當權的人物玩弄於手掌之間的結果。

溥儀名為皇帝(他可能心也想當個好皇帝),但其實沒有皇帝的權力。他坎坷又戲劇化的一生,似乎給中國的帝王時代劃下了一個諷刺的句號。

同樣的,我們可說列王記13章中,有關兩位先知懸異離奇的記載,也是兩位想當好先知、但卻以自己的生命寫下了二個不稱職先知的模樣。

第一個先知從猶大下到伯特利、帶來了神對耶羅波安在當也鑄金牛犢犯罪(12:28,29) 的審判。

從他宣告審判的立即應驗(13:4,5),可以看出來他是一位真先知。

但是,他一時的疏忽,未察覺另一位伯特利老先知的謊言,就送掉了自己的生命(13:24)。

另一位伯特利老的先知(可能這時是位假先知)、顯然起初是跟著耶羅波安到拜金牛犢錯誤中的一位(13:11)。

他聽到了猶大來的先知那樣有光彩的事奉,想到了自己沒有果效的事奉、和日漸衰殘的身體,巴不得也能分享一些他人的光彩(13:19)。

想不到的是耶和華帶給這位老先知的話、竟是對從猶大來的那第一位先知的審判(13:21,22),而且這審判也是馬上奇蹟般的應驗了(13:26)!

現在,老先知所能做的只是為第一位先知哀哭;他羨慕之情甚至到要把自己的屍骨靠近第一位先知的屍骨(13:31),在自己死後也要沾他一點光。

然而,耶和華仍然使用老先知帶給耶羅波安同樣的審判:「因為他奉耶和華的命指著伯特利的壇、和撒瑪利亞各城有丘壇之殿、所說的話、必定應驗」(13:32),這是與他之前的事奉完全的相反!

今天,我在事奉上是警醒的嗎?

我是否也可能像猶大的先知那樣,在一件大事完成之後,就放鬆了自己的心?

在羨慕善工之時,我可能會像伯特利老的先知那樣,用不正當的手段來達到事奉的果效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2:1-33

8/13/2017 星期日 王上 12:1-33

「王卻不用老年人給他出的主意…對民說、我父親使你們負重軛、我必使你們負更重的軛,我父親用鞭子責打你們、我要用蠍子鞭責打你們。」 (王上 12:8,13,14)

一個月前,在忙碌的舊金山機場上,一架加拿大航空公司的飛機在降落時,誤把滑行道(taxi way)當成跑道(run way),瞄準了在滑行道等待起飛的四架載滿旅客的飛機、快要撞下去了。

就在這緊要關頭,其中一架待飛的駕駛,在無線電中呼叫:「(加航代號)他到那裡去了?這是滑行道!」;這震驚了塔台,塔台控制員立刻要求加航放棄降落,把機頭拉高,重新再降落一次。

據事後的分析,才知道只差59呎、不到10秒鐘,加航就撞到待飛的四架飛機。那時,五架客機會同時起火燃燒,傷亡人數高達千人以上,將成為世界航空史上最大的空難!

這種錯誤,對像我一樣、持有飛行執照的人來說,簡直是不可思議地、錯得離譜!

因為,滑行道與跑道是決對不可混淆的:這是教練在還沒讓學員登上駕駛座前,就一再耳提面命的大事。

為什麼一位有超過兩萬小時飛行經驗的客機駕駛員、會犯這種基本錯誤呢?

據分析,一個合理的解釋是人心中即定的「盲點」:當一個人內心已決定了一件事之後,他的眼睛就再看不到別的東西;環境中的任何資料,只是可能再加強他心中那即定的意念而已。

羅波安在要求百姓服苦役上的事上,就是陷在盲點之中。

羅波安先詢問了耆老們對這件事的議見;顯然的,他聽不進去,一直要等到那些一同與他長大的年青人道出他心中的想法後;才照著年青人的議見、對百姓說了難聽的大話,來雄壯自已的威嚴。

不料,這一舉竟惹了大禍,照成了國家的分裂:十二支派中只有猶大、和便雅憫,兩支派留下來。

這事之後,羅波安顯然在此學了一個功課,就在興兵伐亂之前、他聽了示瑪雅的勸告,因而避免了一場血腥的內戰。(12:22-24)

然而,他起初的盲點、已經使國家一分為二;他也成為以色列歷史上的一個民族大罪人。

今天,我也得好好檢討自已:我有盲點嗎?在那兒?

我能看見環境給我的警告嗎?

我能聽到聖靈的聲音?我能順從聖靈的帶領嗎?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1:1-43

8/12/2017 星期六 王上 11:1-43

「所羅門王在法老的女兒之外、又寵愛許多外邦女子… 所羅門卻戀愛這些女子…這些妃嬪誘惑他的心… 耶和華向所羅門發怒…」 (王上11:1-3,9)

英國文豪魯益師(C. S. Lewis)在他的名著《四種愛》中提到:第一種愛是親情、 第二種愛是友誼、第三種愛是愛情、第四種愛是神的聖愛。

其中最高、最神聖的愛是神的愛。當其他三種愛昇華到聖愛時,才是被愛的對方真正所需要的那種堅定的、誓約的愛情。

然而,愛被私慾蠶食後,不可能會昇華,而是從誓約的愛、墜落到尋樂趣、美色、及情慾當中的低等的愛。

很不幸的,所羅門在愛的過程中,就是一路走下坡;他尋找的不是真愛,反而把原有的愛,蠶食、降底了。

「大衛..生了兒子、給他起名叫所羅門。耶和華也喜愛他。就藉先知拿單賜他一個名字叫耶底底亞、因為耶和華愛他」(撒下12:24,25):所羅門生下就是特別蒙神的聖愛眷顧的人。

「所羅門愛耶和華、遵行他父親大衛的律例」(3:3):所羅門一開始也以愛來回應神的聖愛。

但當所羅門所羅門的王室興盛、名聲遠播、財富增加了以倣後,他開始放縱情慾,心思意念就漸漸被這些寵愛的妃嬪佔滿了。

當愛的中心從聖愛走向愛情、甚至淪落到情慾上的滿足時,神就不在他的生活之中了。

之後,「不遵守神所吩咐你守的約和律例」(11:11a) 就是會很自然的事情。

「我必將你的國奪回、賜給你的臣子(11:11b)」就成了羅門所羅門王室的下場。

今天,我還在尋找我心中最嚮往的愛嗎?那該是那一種愛?

我是以神的聖愛來做我其他愛的基礎、還是以其他的愛來沖淡了神的聖愛?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10:1-29

8/11/2017 星期五 王上 10:1-29

「對王說、我在本國裡所聽見論到你的事、和你的智慧、實在是真的…你的臣子、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聽你智慧的話、是有福的。耶和華你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他喜悅你、使你坐以色列的國位,因為他永遠愛以色列、所以立你作王、使你秉公行義。」 (王上10:6-9)

誰是世界上最有錢的人?前一陣子,貝佐斯(Bezos, 亞馬遜公司的總裁),因亞馬遜的股票上漲,而登上世界上最有錢的寶座。

但是不到六個小時,亞馬遜的股票又跌回去了,貝佐斯的寶座又還給了前微軟公司的總裁、比爾蓋茨。

為什麼報章雜誌對這一則新聞特別有興趣?顯然這也是社會大眾的興趣。

同樣的,當我們讀到列王紀上第十章時,難免對所羅門的財富印象深刻:「所羅門每年所得的金子共,有六百六十六他連得。另外還有商人、和雜族的諸王、與國中的省長、所進的金子」(10:14)。

六百六十六他連得的重量為約73,260磅,目前市價為15億美元;年收入15億美元、實在是個驚人的數字!

如果今天的新聞記者來採訪所羅門的話,他的財富必然是報導的主題。

然而,聖經卻用了一個外邦人,示巴女王的到訪、和她的評語,道出所羅門真正的豐富:「你的智慧、實在是真的.. 你的臣子、你的僕人、常侍立在你面前、聽你智慧的話、是有福的」。

示巴女王是不是因為自己也很有錢(10:2,10),所以才不太注意所羅門的財富呢?

不是的!「將事察清、乃君王的榮耀」(箴25:2) 。

示巴女王知道:一個君王要將事察清的困難。所以,她對所羅門的智慧,大為震驚。

同時,藉著示巴女王的口、把所羅門在豐富中的最重要的原因、和信息帶出來了:「耶和華你的神是應當稱頌的、他喜悅你、使你坐以色列的國位,因為他永遠愛以色列、所以立你作王、使你秉公行義」。

今天,我關心的是什麼?我羨慕的是什麼?

如果一位外邦人都知道在豐富之中,要追求的是智慧、要稱頌的是耶和華我的神;那我又該如何呢?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9:1-28

8/10/2017 星期四 王上 9:1-28

「倘若你們和你們的子孫轉去不跟從我、不守我指示你們的誡命律例、去事奉敬拜別神、我就必將以色列人從我賜給他們的地上剪除。並且我為己名所分別為聖的殿、也必捨棄不顧,使以色列人在萬民中作笑談、被譏誚。這殿雖然甚高 將來經過的人必驚訝、嗤笑、說、耶和華為何向這地和這殿如此行呢。人必回答說、是因此地的人離棄領他們列祖出埃及地之耶和華他們的神、去親近別神、事奉敬拜他.所以耶和華使這一切災禍臨到他們。」 (王上9:6-9)

前一陣是畢業典禮的季節,對家人及親友來說,那真是一個慶祝的場合;對畢業生本人來說,也是一個要開始面對新的現實的時刻。這從英文的Commencement 的直譯是「開始」而不是「畢業」看得出來。

同樣的,在所羅門建殿和獻殿的高潮之後,耶和華向他第二次顯現,也是一方面對他的肯定、另一方面對他的警惕:以色列將要開始面對新的現實和責任。

既使所羅門的王室、及國力是那麼的深厚與輝煌,神對所羅門王朝的統治和保守還是帶有條件的 — 9:6 開始的「倘若」、就是看所羅門對耶和華的忠心是不是像他的父親大衛一樣(9:4)。

「你們和你們的子孫」:這不只是所羅門的全家、也是他以後子子孫孫的全家所要警醒的(9:6)。

耶和華雖然是有豐盛的慈愛,但他也是一位要施行公義審判的神。得應許、或審判這完全還是看所羅門和他子孫是否遵守誡命律例而定,既使聖殿也不見得是神保守的保證(9:7)。

最令人驚心的是:神可以使用不認識神的外邦人(萬民)來指出以色列人被剪除的原因:「人必回答說、是因此地的人離棄領他們列祖出埃及地之耶和華他們的神、去親近別神、事奉敬拜他,所以耶和華使這一切災禍臨到他們」(9:9)。

但是,以色列人自己卻渾然不覺地仍然陶醉在高大雄偉的聖殿上(9:8)。

讀過舊約的人都知道,耶和華對所羅門所提的這些警告,過了不久,都一一地應驗了!

今天,我們也常常習慣於我們舒適的環境當中。

我們也容易把世界上的成就及享樂當成神與我們同在的指標 我們只要神的恩典、而忽略了神誡命和律例。

求神讓我們及早面對事實,不要重蹈以色列人的覆轍:被外邦人指出我們的不是!

2017 每日讀經 — 王上 8:37-66

8/9/2017 星期三 王上 8:37-66

「論到不屬你民以色列的外邦人、為你名從遠方而來、(他們聽人論說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並伸出來的膀臂)向這殿禱告、求你在天上你的居所垂聽、照著外邦人所祈求的而行、使天下萬民都認識你的名、敬畏你像你的民以色列一樣, 又使他們知道我建造的這殿、是稱為你名下的。」 (王上8:41-43)

對有些初信耶穌的基督徒來說,禱告是一件不容易的事。但是我們也聽過,有些還沒有信的朋友們,他們的禱告也蒙神的垂聽 — 這有沒有聖經的根據?

列王記上8章所記載的所羅門在獻殿的禱告,是聖經中的一個非常重要的禱告。它不僅內容長(8:22-53)、而且豐富。

這個禱告,從神在大衛之約的信實(8:22-26)開始、在神應許摩西的實現結束(8:53)。其中又包括了人神的赦免和對禱告的垂聽(8:27-30)、及一連串的祈求:

(1)鄰舍間罪的判定(31,32)、
(2)戰敗後的認罪(33,34)、
(3)久旱不雨時的認罪(35,36)、
(4)飢荒、災禍時的認罪(37-40)、
(5)外邦人的禱告(41-43)、
(6)爭戰得勝的祈求(44,45)、
(7)在被擄時人面前的憐恤(46-50)。

這七個禱告,後來都應驗在以色列的歷史之中。

其中(5),對求外邦人禱告蒙應允的祈求是非常的特別,因為只有這個祈求沒有牽涉到罪與赦免。

它的要點是「使天下萬民都認識你的名、敬畏你(43)」,這些外邦人「聽人論說你的大名、和大能的手、並伸出來的膀臂( 42)」。

用今天的話來說,就是這些慕道友們,因為聽到了我們的見證,他們就向神禱告。

神不先看這些人的罪、並照他們所祈求的而行。因而,這些慕道友們後來也向我們一樣認識神的名、敬畏神,而歸向神。

所羅門的這個禱告顯然是摸著了神的心意、蒙神悅納的。

傳福音的大使命原來不是從馬太褔音28章開始、而是在整本聖經中,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現和強調的。

求神用我來在朋友當中聽人論說我的大名、和大能的手、並伸出來的膀臂。

今天,我是否也該為慕道友可以自己禱告而禱告呢?我也可以常常鼓勵慕道友禱告吧!